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叛逆之子》第二十五回:闇境 Shirman 叛逆之子 19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8-31 18:14
  彌七郎跟隨著大部隊前進,在返回清洲城的路上拖著腳步,心情低沉。信長騎在隊伍的最前頭,表情尤其嚴肅。
  今天清晨,他們收到齋藤家的長子義龍發動叛變的消息,便立刻從清洲城出發前往馳援齋藤家,然而就在即將抵達長良川河邊的時候,又收到信長岳父齋藤道三已經全面潰敗、道三入道本人也已自盡的消息,於是半途折返。
  齋藤道三的死代表著信長失去了最後一個盟友,尾張的其他對手將會更加速無忌憚。
  大雨滂沱,回到清洲城的時候,彌七郎簡直迫不及待地想脫掉身上又冰又冷的盔甲還有濕透的上衣,找個火爐好好取暖。
  但是不行,他不能這麼做,出門打個一仗不代表可以不照表站哨,彌七郎還得繼續在信長的寢室前再站個半個時辰才行。他換了套衣服,把盔甲好好地擦了一擦,很快就回到自己的崗位。
  信長端坐在廊上看著雨勢,下人早已點起炭盆,擺在信長身旁給他烤火。看見彌七郎過來,便把炭盆推了過來,說道:「把身體烤乾一點,別著涼了。」
  風雨如晦,房內一片陰暗,即便小姓點起幾盞燈火也無濟於事,讓信長的臉壟罩在幽暗之中,在彌七郎眼裡彷彿一個巨大的窟窿開在信長臉上
  「殿下,要不要回房裡去?雨都吹到你身上了。」彌七郎開口。
  「不了,房間裡悶,在外面吹吹風比較暢快。」
  彌七郎聽見走廊上傳來襪子在地板摩擦的聲音,他轉過頭去看,一個小姓前來報告。
  「殿下,土田御前就在城門口,您要接見他嗎?」小姓伏在地上向信長請示。
  彌七郎和信長不約而同地對望了一眼。
  風勢更烈,吹得房內火光搖曳,照在土田御前臉上。此刻的她正閉目養神,由著身旁兩位侍女為她擦拭被風雨打濕的衣襟及袖口。
  然後她兩手一揮,好像在驅趕蒼蠅一樣,侍女們看到手勢便順從的退出房外。
  她睜開雙眼,臉上面無表情,盯著彌七郎說道:「你不讓閒雜人等退下嗎?」
  「我和我的親信之間沒有祕密,」信長回答。
  土田御前把視線拉回信長,輕哼了一聲,「呵,如果你在一個老女人面前也需要個侍衛幫忙壯膽的話,就隨你了。」
  「老女人接下來要講的事情會被幾個人聽到都無所謂,我不在乎!妳接下來會講什麼所有人都心裡有數,傳出去或沒傳出去對我而言沒有差別,」信長表情盡顯不耐,「趕快開始吧,別浪費我時間!」
  夫人抿上嘴,被信長一番話惹得惱火,彌七郎還以為她會拂袖而去,但是她坐在原地,開口說道:「形勢很明顯了,向你哥哥臣服吧,你和他都是從我肚子裡生出來的,我不想看你們濺血。」
  「這是妳從小到大第一次關心我,謝謝了,母親大人。」信長臉上表情似笑非笑,「不過父親生前是指名我繼承家業。」
  土田夫人盯著信長,揚起眉頭,表情無奈地像是聽到三歲小孩的童言童語,她開口說道:「你父親一輩子都是堅定而果決的人,要是在平日他絕對不會被感情所動搖。他會說出讓你繼承家業這種話,不過是因為被病痛折磨過頭,才會一時迷糊,鑄下大錯…
  「…如果在他神智清醒的時候,他絕對會指名一個能帶領織田家走向昌盛的人繼承家業。兒子啊…很遺憾那個人不會是你,作為他的妻子,也作為你的母親,我很了解這點。今天我來這邊,一來是要給你個機會,二來就是要彌補他的過錯,」
  土田御前頓了頓,然後平靜地說道:「…我不會讓你毀了織田家。」
  一陣狂風呼嘯而來,頓時吹息不少燭火,讓信長的神色壟罩在黑暗中,與被暖光照耀的土田御前形成對比。小姓們趕緊進入房間,重新點起燈火,但是風不斷地鑽進房間,讓他們的工作困難重重。
  臉孔壟罩在陰影裡的人一時之間沒有回答,然後回復了平靜,說道:「真遺憾,『母親大人』,一起相處了這麼多年,妳卻不了解自己的丈夫。」
  又是一陣輕蔑的鼻息,土田夫人把頭側過一邊,看向房外的風雨,「你從小到大都很喜歡用拳頭說話那一套,我們就來比比拳頭。你哥哥得到半數家臣支持,從你父親一輩就開始在我們家做事的人幾乎都在你哥哥這裡,這當中就包括我們家第一勇士柴田權六大人。以及林通勝、通具這兩位大人,林家從他們封地拉出來的兵力就已經勝過你引以為豪的馬迴眾了。也別忘了平手家,你對你平手爺做的事情實在是太過份了,這是你天怒人怨的明證。」
  「少提爺爺的事情,你懂什麼!?」
  「我懂什麼?我懂你是條恩將仇報的貨色!你跟美濃那條蝮蛇簡直臭味相投,難怪一見面就能把婚事談成,我早就知道了…」土田御前又轉頭看向房外的風雨,如今雨勢已經減小不少,但是房內的風暴卻未止息,「從你小的時候我就不喜歡你,一抱你就哭,餵你奶你咬傷我!天知道是不是哪個狼心狗肺的惡棍,把我真正的兒子抱走,調包成你這野種!」
  「不用說些我早就知道的事情,妳對待我跟其他兄弟的差別,我會看不出來嗎?」沒有臉孔的人用力一揮手,好像要驅趕一個糾纏不清的惡夢,「少講一些嚇唬我的話,我也有自己的耳目,站在你們那邊的人可沒有妳說得那麼多。」
  「只是在做壁上觀罷了,」土田夫人把話接下去,「有身家和封地的城主們都很識時務的,你說說剩下的人在權衡之後會往哪邊靠?你可是在那古野城下扎扎實實地吃了一場敗仗。話說回來,你那邊又有多少人?」
  「我手下的人跟我一樣身經百戰。」
  「你那幫在津島結識的小混混朋友?他們算什麼?莫非是楠木正成、弁慶再世?還是唐土的關、張投胎?你那幫朋友恐怕得個個是萬人敵、千人斬才能和你哥哥的軍力相抗衡。」
  「打仗不只是點人頭。」
  「士氣、裝備、訓練、補給,是是是…老朽我只是個女人家,哪懂那麼多呢?」土田御前站起了身,「言盡於此吧,說再多都不過是紙上談兵。你哥哥派我來伸出友誼之手,我作為母親只是希望你能把握住,避免你在骨肉相殘中粉身碎骨。」
  「粉身碎骨的人不會是我。」
  「隨便你怎麼逞強吧。」土田御前起身離開,衣襬在木板地上拖曳而行。
  走出幾步,她又回過頭,「你不是我的兒子,我終究只是在對牛彈琴。」
  「來人,送客。」信長沒有理她。
  「呵,」夫人走到門口時自言自語道:「對同一條牛彈了十幾年的琴啊……呵呵呵。」
  不知是冷笑還是苦笑,彌七郎聽著土田御前的笑聲在走廊上迴盪,伴隨著她的身影一同遠去。
  彌七郎跟著信長來到天守閣,看著表情漠然的信長透過天守閣的窗子,俯視著土田御前的轎子在雨中漸行漸遠。
  等到轎子消失在雨霧之中,他便把丹羽長秀叫來。
  「津島眾的事情談得如何了?」信長問道。
  「非常抱歉,這個……」丹羽長秀表情糾結,「會面已經談妥了,但是地點是在津島鎮。」
  「所以現在的我已經不配把他們叫來,而是我要過去見他們了。」表情漠然的信長依然看著窗外雨勢。
  「是屬下無能……」丹羽長秀俯身低頭。
  「無能的是我。」信長轉過身來,倚著牆箕踞而坐,雙臂擱在膝蓋上,「無妨,去就去吧。」
  「殿下,我到現在算了幾遍,但還是不敢肯定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單羽長秀神色憂沉,「您確定要做這件事嗎?」
  信長的臉上盡顯疲態,彌七郎不禁想起土田御前和生駒家談妥吉乃婚事的那個夜晚。
  「相信我,這不是意氣用事,這種事我一向算得很準。」他的語氣非常篤定。
  兩天後,彌七郎跟著信長的腳步來到津島神社,他們隨著下人的指引走在神社迴廊上,接著下人便向右一轉,把他們帶到神社西廂的會客室。
  神社將空置的廂房租給尾張的大人物用作政治會談並不稀奇,尤其這間神社的大宮司就是津島眾的一員—真野資綱,便更不足為奇,此時他就坐在這間房間內,等著信長上座。
  房內,津島眾的成員齊聚一堂,除了堀田道空、真野資綱外,大橋重長、服部友貞這些巨頭也沒缺席,除此之外還有鷲巢光康、林長正、秋山信純、平野賢長、舟橋枝賢、恒川信景……等人,看來津島眾這次不是隨便應付。
  「請趕快上座吧,信長大人,一天雖然漫長,但還有許多生意要做。」大橋重長指引著信長上座。
  織田信長坐在房內的主席,彌七郎、野野村分立兩側,其他隨行的馬迴眾則在房外警戒。
  堀田道空還是搖著他那把扇子,「嘿嘿,信長大人,不好意思,如果您今天大費周章把我們請出來,只是為了要借錢的話,可以容許我先離席嗎?」
  津島眾有兩、三位成員跟著發出輕蔑的淺笑,其他人則不為所動,鷲巢光康甚至眉頭微皺。
  「錢,當然是要借。」織田信長話音剛落,津島眾人就開始竊竊私語。
  「但是,」信長特意拉大了音量說道,然後停頓了一會等嘈雜聲止息,「今天我來,主要是為了宣傳即將在領內推行的新政策,希望眾人能多配合?」
  「喔?是怎樣的政策會讓信長大人親自前來說明呀?」堀田道空問道。
  「因為是我出生前的事情,所以我都是聽老人家說來的,我記得在我父親之前,要在尾張做生意,大和守和伊勢守都會派人來收取關稅,沒有交的話,貨根本就出不了尾張,對吧?」信長問道。
  年紀幾乎跟堀田道空一樣年長的平野賢長附和道:「沒有錯,當年我們家做生意,財庫裡都要備好兩筆錢,等著大和守和伊勢守隨時來收。」
  「而且他們收稅的方式都是不定時、不定量,想到就收,打仗、舉辦宴會都會來跟你們收一筆,對吧?」
  「是這樣沒錯,其實大人的祖父月巖大人來到津島前的情況更糟,不過都是過去的事了。」
  「在我父親當家的時代,因為有他大力斡旋,所以關稅變成每月定額,我父親獨佔七成,上、下守護代分三成,讓各位的負荷大為減輕,對吧?」
  其實信秀是以武力逼迫尾張的勢力就範,這當中就包括自己的主君下守護代織田信友,眾人對此自然心知肚明,只不過在談及此事時多會配合粉飾。
  「確實如此,所以我們跟信秀大人的合作關係一向良好,對他的主張也都大力支持。」堀田道空話講到一半,又瞄了一眼左右,「如果他今天還在世的話,我們自然是會支持他,這點無庸置疑。」
  不少人聽了點頭附和,態度明顯。
  「信長大人,」大橋重長說道,「我就直言了吧,尾張的其他勢力在你父親死後都有來找過我們,他們開的價碼更低,收的稅更少,甚至給出更多優惠待遇。光是維持你父親開的條件,並不會讓我們滿意。」
  「這我也明白,所以我今天才會來此,請各位仔細聽好。」
  彌七郎看見津島眾諸位豪商正襟危坐,豎起耳朵,唯有堀田道空一派輕鬆、漫不經心,甚至帶著一抹促狹的微笑,彷彿把信長即將宣布的事情當成一場猴戲。
  織田信長說道:「從今以後,我的領內不收任何關稅。」
  堀田道空的臉垮了下來,信長的那句話像是巴掌一樣打在他臉上,彌七郎心裡暗自竊喜。
  「信長大人,」大橋重長說道,「就算你不收我們的稅,其他人跟我們收稅,我們恐怕還是會照繳無誤,這樣大人難道不介意?」
  「其他人收的雜稅,津島的各位愛怎麼繳,就怎麼繳。只是我要說一句,只要讓我掌握尾張全境,這些苛捐雜稅,一律免除!」織田信長說得自信滿滿。
  津島眾聽了倒吸一口氣,彼此議論紛紛。
  信長話雖說得很美,但是要唬到這些老狐狸恐怕還是差了一點。
  「呵呵,信長大人此意甚美,我等自然是欣然接受,」堀田道空舔了舔嘴唇,「只是…自古貴人多忘事,不知道大人可否親筆寫下白紙黑字,聊以備忘呢?」
  「此事倒是可免。」津島眾人聞言,有人臉色一垮,也有人雖然不動聲色,但是舉手投足間已經少了七、八分興趣。
  信長卻繼續說道:「明天我就會貼出公告,成為我領內的法令,我稱為『樂市樂座』,凡在我領內做生意的人,我都不會收他一毛關稅。」
  津島眾人興奮了起來,彼此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連堀田老頭聽完似乎都有些心動。
  「大…大人,此、此事至關重大,請容我等先行討論一下。」
  「那當然,只不過我還有幾點要補充。」眾人又轉向信長,準備好聽他要說些什麼,「這項政策牽連甚多,所以也不會一下子就全面施行,而是逐步開放。此外想要獲得免稅的商家,也得先上書給我家的奉行,證明是我境內商人,等審核通過之後,才能獲得關稅免許的證書。」
  「但是呢,審核是需要漫長時間的,所以越快來找我的商家就能越快獲得免稅。對了,我不接受津島眾集體上書,有意者請代表各自的商家來找我。」
  信長拍拍衣袖起身,「所以你們好好討論吧,希望不會耽擱到你們自己的時間,我要先回去了。」
  信長領著彌七郎和野野村走出房外,聽著房內的津島眾爆出激烈的爭論。
  「信長現在麾下的領土連一郡都不到,說什麼樂市樂座的大夢!別被騙了!」
  「但是,當年也沒人看好信秀大人啊,要不是我們當初站對了邊……」
  「是呀!而且信長至今屢屢擊敗無數對手,他們哪一個不是占盡優勢?萬一真的讓信長擊敗信行,到時候整個津島鎮都要遭到清算了!」
  「喂!你們是不是忘了我們事前的結論?信長的財務可是入不敷出的狀態呢!只要我們不出手幫他,他絕對必敗無疑………」
  彌七郎拋下腦後的爭議,隨著信長回到清洲城。
  那天下午,信長就像平日一樣,把空閒時間拿來練箭、騎馬、讀書,來找他的津島眾是一個也沒有,彌七郎看著信長一派輕鬆的樣子,心裡卻無比著急。
  直到晚膳前,才有個人前來面見信長。
  那人走進房時步伐沉重,一臉落腮鬍,彌七郎馬上就認出了他是鷲巢光康。
  「鷲巢大人!真是稀客!」信長一見面就說道。
  「嘿嘿,其他人還在跟原本訂下密約的勢力討價還價呢!」鷲巢摸了摸他的下巴,「就只有我這個大鬍子事前都沒人理睬,乾脆就不等他們,直接過來了。」
  「鷲巢大人絕對不會為此舉後悔的,我會讓鷲巢大人底下的商家享有一個月的免稅獨佔,第二位來申請的商家會直到次月才開始免繳關稅。」
  「不夠,三個月!」
  「別太過分,兩個月,不會再多了。」信長說道。
  「哼,這種關頭還在討價還價,你真該來當商人,」鷲巢光康笑了,然後和信長握起手來,「成交。」
  「那麼,我的條件談妥了,你要什麼呢?年輕人?」鷲巢搓著自己的鬍子問道。
  「我要錢,很多很多錢,這些錢直接換成糧食、刀具、盔甲,送到清洲城來。」信長開口。
  「所以說,那些說你不出半年就會油盡燈枯的傳言都是真的了?嗯,我的財力也許還不夠養活你手下的人,但我會盡力滿足你的要求。」
  「津島眾的其他人都會陸陸續續來的,你不用替我擔心。」
  「嗯,那倒也是。」鷲巢光康雙手抱胸,心領神會,「還有嗎?還有其他要求嗎?」
  「有。」信長回答道,「我要木材,很多很多木材,我會跟每個人都這麼說,你們可以一起籌資幫我進貨,這我不管,只要送到清洲城來就行。」
  
  鷲巢光康走後,津島眾的其他人都陸續前來與信長洽談合作,到最後就連堀田道空都不得不親自來一趟,他來的時候態度卑微,不斷懇請信長原諒他之前的冒犯。
  而每個人他都開出相同的要求,糧食、武器、盔甲,還有木材。
  彌七郎忍不住問道,「要這麼多木材究竟要做什麼?」
  「這個嘛……」織田信長回答,「我想給信行一個不得不主動攻擊我的理由。」

===================================================

本作品同步更新於粉絲團,如欲收到作品最新更新,可前往訂閱,網址如下:
https://goo.gl/BF61uj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