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秦王朝閒聊篇-戰國革命】 史前文話 大秦王朝 185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9-2 11:41
蘇秦張儀這兩個人,基本上是走到哪一國,哪一國就把相印奉上。
先討論一件事:其實在春秋戰國,各國的第一實權者,並非都是相國。
雖然我讀得不多,也知道秦為大良造、楚為令尹。

相本身做為動詞,主察看輔佐之意。
我在懷疑的是,國君之相,很可能僅僅是類似漢代幕府參軍的職務。
幕府底下第一人通常是長史,長史不會多,諸葛亮也就分個內外兩史。

參軍這種輔佐就可以有很多個了。

這樣的輔佐官去授予客卿,我想是比把治理國家的權責交給客卿來得實際。
以管仲晏嬰來看相,那就是治理國家的相國無誤。

但戰國初期以蘇秦張儀來看相,那根本就是外交官員吧。
他們雖然會帶兵打仗,但明顯沒有軍權。
更不要提什麼國家法律政策推行了。

從這邊開始延伸,基本上,戰國中期以前對於國際關係的概念是薄弱的。
事實上,整個春秋時代,中國人並沒有太多國家平行結盟的概念。

國家就是天子國,大國,小國。
上層可以命令下層這樣。
春秋時代的國君,費盡心思就是想要讓自己往上爬,站在上面號令天下。

清朝如果中國人沒有去接觸洋學問,也覺得理所當然要有皇帝啊。
理所當然我是世界中心,怎麼會去跟其他國家結盟呢?
但外國人就會組八國聯軍。

縱橫家把垂直(縱)的從屬關係,發展成為水平(橫)的同盟關係。

對現代的我們當然是很輕易的概念轉換,但戰國時代的人就未必了。
一旦發展成橫向關係,霸主就不會出現了。

國家之間會互相幫助,也會互相牽制。

儒家非常喜歡吹噓霸主的重要性,甚至把齊桓晉文列為古聖人。
……所以才會得到帝王家的青睞。

我們認真去看春秋史,不難發現,富國強兵的稱霸過程,對國家百姓是好事沒錯。
但大會諸侯稱霸之後,就是兵禍的開端。

小型領土爭奪戰,大多都還打得很有分寸。
但會盟之後的大戰,牽連範圍廣、死傷也更為慘重。

這個時候,出現一個強調富國強兵,聯盟自保,抑止霸主再現的學派,也是非常合理的事情吧?

張儀人生的最後,也曾經派出了一個從事官前往楚國,以楚國的名義去出使齊國。
蘇秦除了他本人之外,也有兄弟在幹同樣的行當。

意思是這種國際型外交客卿,在當時並非蘇秦張儀的個人才幹專利。
一般我們會稱之為說客。

說客也未必就是縱橫家。
遊學、遊說,在那個年代相當盛行。

18.png



所謂春秋戰國,諸子百家,這時紛紛想爭取研究經費來證實自己的理論正確。
而縱橫家之異於他人,就在於他們給自己的定位,是國君之上。

最後我想說的是,在這個一直攻來保持平衡的縱橫家對面,其實最合理應該是墨家。
其實我想像中的鬼谷學派,多少是根基著墨家的結構成型的。

墨家是一個很奇怪的組織。
這是這次讀春秋戰國史才發現的……簡單說,以當時的概念而言,墨家是一個國家。

因為當時並沒有組織這種概念。

據傳,墨子是宋國大夫。大夫在春秋時代,本身就是小領主的機率很高。
孔子不同,他老爸雖然也是大夫,但孔子是個私生子。
孔丘「少也賤」,長大也不過是當個小官員。

孔子的組織,才真的是學派。
透過教學建立起來的互助互惠關係。

而墨子的出身跟組織架構,都顯示出他是一個小小國,一個莊園領主,用自己的方式組織了領民。
所以他的政治理念是建立在他有可控小模型的基礎上,並非空談。

他的理論不建築在辯駁上,而是講究去做,去實行。

有趣的是,由於孔老師不是領主,養不活弟子,所以他的弟子會到處去做官。
墨家很可能因此受到啟發,所以採取了同樣的方式來增加影響力。
一路到了戰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四處求官,展現自己比各大國底下的小國主更棒的才能,就這麼開啟了新的時代。

是的,春秋卿大夫多半只是世襲領主,智商跟才能並不是他們擔任官職的主因。
當然初期會有一些影響:誰的領地大生產多繳稅漂亮,肯定就是誰一開始擔任大官的原因。

初期能夠在治理領地上比人強的,自然有些本事。
但傳了幾代,如果沒有大紛爭,就算是個笨蛋兒子也還是能繼承大官啊。

從春秋到戰國,包括戰爭型態、國家關係、國家組織,都隨著人類的思考進入了全新的局面。

最後的最後說一個笑話,我們常常說古代因為營養跟醫療水平的關係,壽命普遍不長。
這件事情,透過精確記錄的國君在位與繼承時間得到印證。

但你知道嗎?根據這些混亂史料的推估。
張儀活了六十四歲。
孔子七十三歲。
墨子九十二歲。

這些人可不是整天待在家裡,而是山東湖北四川甘肅各地到處亂跑呢。
如果不考慮記錄的差錯,大概就是運動有益身心健康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