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三十一章 - 蒼天變.銀河滅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9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9-3 14:55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第三十一章 ■蒼天變.銀河滅

  建安二十四年八月,火紅的蒼天烈雲滾動,舊稱建業的南獄方向瀰漫的灰燼飄向中原,傳馬來告,徐州、揚州遭到海嘯襲擊,郡縣大半泡在水裡。

  無視天災,中原的戰雲仍在催動。

  「諸君,整軍的工作不能停歇。」精靈「天將」埃蘭納歐婉轉自己的手指,指著赤紅的熊雲,以一貫旁若無人的姿態說道。

  「要置黎民百姓於不顧嗎?是否應該整編我部賑災。」代表征南將軍曹仁出席霸府的會議的陳矯詢問埃蘭納歐道。陳矯出身海嘯災區的徐州,曾任陳登功曹,通曉東南事務。

  「我族昆第有個千年箴言,『撲滅日頭,則月夜無光。』,摧毀食靈者,天象將回歸倫常,食靈者勢力已經蠢蠢欲動,所以整軍的工作不能停歇。」埃蘭納歐在空氣中舞弄著手指,似乎用指頭導引著什麼。

  「徐州是我的故里,敢問天將,寄宿在江東的魔族,有多大的能耐能招喚天災的?眼前急難不治,難道受制於當年太平道那類妖術傳聞?」陳矯問道。

  在同族間被稱為「星辰之眼」的埃蘭納歐平舉指尖,一隻飛蛾飛落在他的指頭,緩緩拍動著翅膀。

  「像這樣的小生靈,在艾洛斯之地有很多,牠們緩緩拍動翅膀,替風元素領域增加了因果律,滋長了整個空間的連鎖效應,然後就有一定的可能性,發生一場劇烈的風暴。」埃蘭納歐解釋著,然後輕輕的吹出哨音,隨著音頻,飛蛾忽然被無名火點燃,燒滅在埃蘭納歐的指上。

  「食靈者無法招喚天災,但祂們會吞食一切,排放出業力,如果食靈者繼續釋放業力到中原的風元素領域中,將會引發更多異變,天災異變將會越形失控。所以,我們就得撲滅那因果的源頭。」埃蘭納歐的眼瞳迸發出銀色的機芒,雖然燒滅了一隻飛蛾,但對埃蘭納歐來說,那不過是將飛蛾微小的生命能量重新釋放回自然。

  「任何生靈死亡,其能量都會回歸元素循環,獨獨被食靈者吞滅之物,只會化為負數。這負數會成為變因,抵消正數的世界,使宇宙走向虛寂。」

  埃蘭納歐品味著自己的哲思,然後他將指尖指向陳矯,適才冒出火焰的指尖,卻是透出了一股寒氣。連智者陳矯都為此倒抽了一口氣。

  就這樣,曹軍拍板發兵。

  陳矯趕回襄陽通知征南將軍曹仁所部做籌備。

  以臨時轉封為征西將軍的二代曹家將曹真為主將,精靈埃蘭納歐以輔員之姿,充任南征軍團軍師祭酒。

  原征西將軍夏侯淵改封右將軍,補了已逝的勇將樂進的缺。表面上曹軍抽離了西北戰區指揮編制,實際上身為劉備大將張飛姻親的夏侯淵,仍督西北軍事,肩負著監控西蜀的責任,而曹真則統領司隸地帶的新軍南下。

  而曹操正監督世子曹丕,籌備統合征東將軍張遼的軍力,進行東線合肥水路的整治,籌措更大規模的運兵事宜。

  埃蘭納歐諦聽風語,萬象都透發著各種跡象,埃蘭納歐由這座大陸的風土水文揣測出了人類霸者的心思,救援南方漢人呂蒙的部隊其實僅是爭取時間的前導部隊。霸者曹操並未將全部的心思放在聯合各勢力對抗食靈者,而是待機而動要併吞中原。

  在南邊負責接應南征部隊的是襄陽守將曹仁,他在軍歷和宗室輩分上都高於南征軍主將曹真,所以將曹真提至征西將軍位置,這個布局不言可喻,拔擢新人之際,讓兩人可以同座論事,但曹仁可以不受曹真制約,仍然進行重要的固守任務,而由資淺的曹真進行試探性進擊。

  埃蘭納歐的目標,則是趁著這次加盟曹軍,透過軍師的角色,取得南向兵力的主控權,進而影響整場戰爭。

  所以這次由精靈朝廷徵得了五十名的合音劍手、一百名的鐵葉矛手,三百名的護林弓手,一頭被正在棲眠的鴞獸,併入曹軍中作戰。

  「星辰之眼」埃蘭納歐隨著靈船進入中原後,水銀王朝的長老們就圖謀著該如何宰制這片異土。而他的摯友伊坦拉音主則傾向於聯合一切力量徹底對抗食靈者。

  而埃蘭納歐總是冷澈地站立在星辰之下,與伊坦拉籌備著與深淵惡者『熵魔』對決的日子。

  但是有一晚,他由這異界星空所綻放的光譜,辨認出有些星辰也同樣出現在艾洛斯世界的夜空,是艾洛斯的古老神明「蘶拉」們的化身。

  這片星辰點醒了他,他埃蘭納歐真正該關注的,並非精靈「昆第」一族的「水銀王朝」的統治力量,或這塊大陸萬千生靈的存續。老神們另有使命交託給他,他理解到「熵魔」、「食靈者」的存在,威脅的是整個宇宙的生滅。

  熵魔能夠吞滅能量,化為虛寂。這讓他醒悟到熵魔並非威脅水銀王朝或現在的中原而已,他們是威脅宇宙發展的異類,甚至能摧毀掉老神們的創造。

  所以他放棄了與摯友音坦拉共同對抗熵魔的天真想像,利用水銀王朝的長老們想宰制大陸的精靈本位主義,欺騙他們發兵是想制約漢人。

  他必須利用所有的機率,與食靈者同歸於盡,使宇宙不至於回歸虛無。那漢人、霸者曹操、甚至是「水銀王朝」,都是他填補深淵的籌碼。

  他騎乘著中原人的坐騎,身旁是萬千的漢軍將士,那漢族少女陳冰靠了上來:「音主,你在想什麼?」

  「想什麼?」埃蘭納歐不能理解少女為何詢問,這少女又是一個發育迅速,也將迅速衰老的存在,詢問的都是稍縱即逝的問題。精靈不同於思緒煩擾反覆的漢人,當一個意見發生時,就會留駐在精靈的靈魂中,成為一種定見。

  埃蘭納歐的銀眼不為陳冰的關心所動,對他而言,與食靈者同歸於盡,已經成了他生命的本質,而當前所有奮鬥都只是客觀的手段而已。

  「我正想像精靈協助漢人奪回中原。中原終於太平。」這不是欺騙陳冰的謊言,而只是完成真正目標的理性利用手段。

  「真的嗎?我相信音主一定做得到的。因為音主殺死食靈者救了陳冰阿!」陳冰愉悅的說。

  「殺死?他們是殺不死的,他們不是有靈魂的生命,只能破壞他們,使他們失去作用力。」

  「反正音主一定能協助丞相勘定亂世的。」

  兩人並騎在馬上,精靈衛隊和漢人的校事官則隨行在後,後頭還有輛牛車所拖拉的巨大廂車,廂車上繪有元素鑲紋,內裡藏匿著精靈所豢養的幻獸。

  前頭是曹真所部的帥旗,江東的使節孫鄰也在帥部隊伍中,但是少壯的大將曹真目前並未在這支隊伍中,而是一如他出身的虎豹騎的風格,率領著精銳騎兵,先大軍而行。

  道路兩旁是川流不息的曹軍縱隊,正在拆卸的前沿營區漫出炊煙,大戟士背負著重裝整隊,伙頭軍負責熄滅炊煙,將臨時的土灶夷平。

  各路漢人嘲嘲竊竊的發出渾渾噩噩的語音,數百具的丸首、筒袖同時發出摩擦的噪音。

  在埃蘭納歐聆聽下,這壯盛的軍伍只是如同蝗害般的生靈。

  漢人,一種膚色似土的存在,隨著耕地輪迴轉世,稍縱即逝的存在。

  即是眼前那昂揚的陳冰,也經不起時光的沖刷...

  陳冰提到了上回與食靈者的戰鬥,讓埃蘭納歐注意到陳冰身旁似乎少了一個存在,詢問陳冰道:「那名建議我們合唱的漢人哪裡去了?」

  「音主,怎麼會問到他呢?」

  「畢竟他的發想才真正拯救了我們...吾民遵循時光的定律而活,少有那樣的發想。」

  「他...音主問的是諸葛翊?他開小差、開小差了,說好要一起出征江南的,還求了曹丞相入樂府,結果一言不合就這樣逃了,呵呵。若被道亭守備尋獲,定是軍法論處!」陳冰不以為然的說。

  「原來如此。」埃蘭納歐沒再尋求答案,對他來說,這名能跳躍性發想的漢人留在曹軍中,或許將變成一個變數。如果不在曹軍中,或許不能給自己更多的奇異建議,但降低變數卻也減輕了埃蘭納歐的運籌計算的負擔,對整體布局來說可能是更好的走向。

  擺成長蛇陣的曹軍浩浩蕩蕩連綿數十里,終於抵達襄陽,征南將軍府長史陳矯再度擔任使者來迎,核對了補給物資,由於性急的曹真率騎兵偵查未返,反而是由擔任類似軍師角色的埃蘭納歐與長史對接。這正中了埃蘭納歐下懷,他需要盡量爭取對曹曹軍的掌握能力。

  由於擁有魔法能力,客座的埃蘭納歐得到了個霸府直屬的軍師的虛銜,而實際上的參謀事宜則由提供補給與支援的征南將軍府長史陳矯負責,陳矯屬中央司空府員屬,實際也能說屬於霸府的參謀體系,而並非征南將軍部下。也就成了這次南征軍的實際勤務統籌者。

  這次霸府動員,西面與東面軍區沒有出動,中軍也僅是先進入戒備狀態。只由各地守備、屯田部曲整編了大約三部兵力,約一萬五千兵馬,供新編成的南征主將曹真幕府指揮,兵力不算充足,而征南將軍部則提供支援。

  先發部隊數量有限,霸府的左軍師涼茂表示是因為動員大軍,傳令繁浩,恐會延誤救援呂蒙。

  但連征南將軍都採守勢,就表示霸者曹操還在溫存實力,打算先用曹真試水溫,消耗呂蒙殘部與精靈的魔法戰力。

  但埃蘭納歐必須趁這次機會掌握這支新軍的主導權,而且必須打贏這場前哨戰,才能爭取更多棋子與食靈者對決。

  大軍分作水陸兩路,由陸路宜城方向和漢水並行發進,曹真留下的方針是迅速與呂蒙接觸。

  就在這時先頭部隊起了騷亂,埃蘭納歐沉靜地聆聽風的流向,感覺到遠邊的戰線有大量弓弦合奏之聲。

  難道與熵魔的爪牙已經發生接觸戰了嗎?

  這時才有漢人傳騎騎來,那傳騎人馬的心臟鼓噪,急促地喊道:「在下是第二陣牙門將王雙所部,在漢津前方遭遇來自江陵的兵力!據斷應為劉備勢力,旗號是荊州大將關羽所部!目前遭到強弩射住陣腳中!」

  此時的曹真未歸,前方帥部的幕僚們似乎議論紛紛,埃蘭納歐緘默了一下,望了望那輛精靈廂車。定義自己必須抓住這突發的機鋒。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