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秦王朝-戰國臥龍】 史前文話 大秦王朝 291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0-1 10:15
26.png


課本上遠交近攻的范雎。

范雎是魏國人,平民出身,原本在魏國中大夫底下工作。
有一次,中大夫出使齊國,但待了幾個月都得不到齊王的接見。

不知道為什麼,齊王突然派人來送禮,但不是給中大夫,而是給做為隨從的范雎。
范雎不敢接受,但中大夫說,至少收個一半吧。

收下一半的禮物之後,魏國使節團就回去了。
回到魏國,中大夫帶著范雎晉見魏相,宴席上就跟魏相說,范雎是個間諜。

魏相大怒,立刻派人把范雎毒打一頓,不知道斷了多少肋骨跟牙齒……原來這說法在戰國時代就有了。
然後就用草蓆包一包丟在廁所裡。
賓客去上廁所,就直接尿在范雎身上。

范雎拚著一口氣,跟負責看守的人說,如果你能救我,來日必定重重答謝。
守衛就去跟魏相報告,說范雎死了,要拿出去丟掉。

范雎逃出生天,投靠了一個名叫鄭安平的友人,並且改名換姓為張祿,展開了逃亡生涯。

不久,剛好秦國派使者來訪,私下探尋有無賢才。
鄭安平就想辦法去會見了秦國使者,並且讓范雎趁夜與秦使會面。

范雎見到秦使就說:「秦王的國家有危難了,但您今天得到我,必可平安。」
這些事情不能寫下來,否則為禍更深,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秦使看這人高深莫測,好像有點門道,雙方便相約一同離開魏國。

來到秦國境內,張祿看到遠方有車隊,聲勢不小。一問之下,乃是秦國當時權柄第一的魏冉。
張祿素聞魏冉厭惡客卿,便藏身車內,請秦使不要說有找到人才。

秦使照辦,等到魏冉車隊離開,張祿又說,魏冉疑心病重,等一下怕會再派人來,於是便下車脫離隊伍。
果然又行一陣,魏冉的士兵又來攔截秦使車隊,要求搜索。
看到車上確實沒有偷渡客,方才作罷。

張祿就這樣安然無事的抵達了咸陽。
秦使先回報秦昭襄王,當初張祿跟他說的話,秦昭襄王頭一歪:「放屁……算了,就給他個閒差吧。」

這時候,是昭襄王三十六年。

在戰神白起跟穰侯魏冉的努力下,秦國正是如日中天,昭襄王怎麼會相信這個來路不明的張祿先生。
又過了一年多,秦國跟趙國發生了兩次戰爭,原本無敵的秦軍卻一連吃了兩次敗仗。

范雎知道,時機正好,就寫了一封上書給昭襄王,劈哩啪啦的拍了一通馬屁,並且重提:「我有秘密要告訴您啊。」

昭襄王看完心情不錯,就召張祿先生晉見。
張祿去到離宮,故意擺個死樣子亂闖。
禁中官員很生氣,大罵張祿:王來了,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張祿還是一臉白爛:「王?我聽說秦國沒有王,只有太后跟穰侯啊。」

昭襄王正好來到,聽到張祿這番話,心頭卻是一震。
秦國上下,誰敢說這種話?而這不正是「秦王」的國家之難嗎?

昭襄王二話不說,立刻下令任張祿先生為客卿。
那是個很有禮貌的年代,你總得先給人家一些好處,才能叫人家幫你出力氣不是?

可張祿先生依舊一臉白爛,直到昭襄王第三次來向他求教,他才告訴昭襄王這是有典故的。
現在這年頭,國君想要國家壯大,對有才能的人低頭那是司空見慣。
可一旦我把計謀吐出,只怕就要走狗烹了。
所以我必須先確認,您是不是真的有心要解決這個危難……我不是怕死,我是怕國家的危難啊。

這就是三顧茅廬,測試誠意的典故由來了。
范雎豈止是茅廬策士,根本上就是茅廁出身的謀士啊。

顧完當然就是要隆中對了,不過現在是咸陽對。
咸陽怎麼對?不是天下三分對,自然是遠交近攻對。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
張祿不是我的本名,小人本姓范,住在黃河的河邊,可恨那唐伯虎……
錯棚了。

總之,范雎先表明了身分,才說:秦國有地利,有勇民,卻不能出函谷關爭霸天下,是穰侯魏冉的過錯。
秦王問,錯在哪呢?
先生答,錯在他攻打遠方的齊國、楚國。
就算獲得勝利,秦國也分不到土地,只是白白肥了魏國韓國。

大王,您應該遠交近攻啊。

秦王略一思索,不過魏國難對付啊,我一直想要跟魏國聯手,您覺得如何。
范雎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老師在說你有沒有在聽?

您卑躬屈膝,餽贈錢財,行得通嗎?
您割地與魏,他們愛你了嗎?
揍他們就對了啊。

秦昭襄王這才聽懂,原來遠交近攻,就是揍魏國他媽的一頓啊。

有了隆中對,關羽張飛靠邊站。
有了咸陽對,白起魏冉一樣是靠邊站。

范雎得到了兵權,當然就先實現承諾,揍了魏國幾拳。
不過范雎並不是伍子胥,報仇不是他的人生目標(怪吧)。

范雎接著跟秦王說,一個國家,最需要就是天然地形的屏障(你法國人?),所以應該先把韓國的領土收納進來。
秦王表示,我跟韓國人說過很多次了啊,他們就不聽我能怎麼辦?

你個低……范雎硬生生忍住了,沒關係,咱們用恐嚇的也行。
這次,范老師提出了三分大韓之計。
昭襄王聽完深覺此計大妙,立刻擺出飛彈對準大韓,再派出秦韓辦使者去嚇嚇韓國人。

幾次策略收到成效,昭襄王對范雎越發倚重,范雎就展開了下一步計畫。
中央集權。

昭襄王也忍老媽跟舅舅們很久了,現在有臥龍范雎可以靠,哪還怕他們興風作浪,一口氣把當時秦國四貴跟太后的權力都給奪回,並正式任命張祿為相。
范雎雖然對昭襄王表明身分,但是他們也說好對外繼續用張祿這個名稱。

魏國不知道這個新秦國相就是范雎,便派了當年范雎的老闆中大夫出使秦國。
范老師知道了,就微服出巡,去拜訪前老闆。

這位中大夫上面演過了,城府可深,一派不動聲色的打探范雎近況。
范老師裝得一付窮困潦倒樣,中大夫看他也是可憐,就叫人拿了件錦袍來送他,才問道:「我這次是要來拜見秦相張先生,不知道你有沒有門路啊?」

范雎說,還真是有認識,不然我為您駕車引路可好?
中大夫便讓范雎駕車前往張相國府上。

守衛僕役見到相國駕車,自然不會阻攔,一路通行。
中大夫正覺得奇怪呢,范雎就說,到啦,我進去給您通傳下。

這一去就是許久,中大夫等得不耐煩,就問看門的:「勞駕,您認識范先生嗎?」
看門哥表示:「相國府沒有范先生。」
「呃……就剛剛載我來,先進去的那位先生啊。」
「那是我們家相國大人。」

中大夫嚇得噗通一聲雙膝跪地,這時范雎就帶著侍衛出來了:「地獄無門你自投啊,給我拿下。」

范雎把中大夫抓起來,聲色俱厲的細數了一番兩人之間的仇怨。
正當中大夫覺得自己死定了的時候,范雎又說:「但是你看我模樣潦倒,還肯贈我衣裳。放你一條生路吧。」

中大夫經此一嚇,也不敢妄想完成外交使命,正打算離開秦國,范雎又說,不然大家一起吃個飯吧。
大家是誰?原來范雎早把各國使者都找來開宴會,這時帶魏國中大夫進來,范雎就要他敬陪末座。
食物差,服侍他的更是臉上有刺青的刑徒。

這個下馬威殺的十足,正當其他各國使者交頭接耳之際,范雎突然大聲喝罵:「跟你們魏王說,把你們國相的頭給我送來,不然我秦軍定屠魏國。」
魏國中大夫自然嚇得屁不敢放,各國使者也一下見識到了這個秦國新相的威嚴,原本文攻武嚇的小算盤,趕緊收起來吧。

史書送了范雎「眦睚必報」這個成語,我看他倒是十足十演政客戲碼。

魏使回國後回報國相,國相怕死,就逃去投靠趙國平原君。
秦國這邊呢,昭襄王這個低……就覺得不如我來幫范老師報仇吧,
於是昭襄王開始找平原君麻煩,咱們戰國公子哥也不是好惹的,雙方吵開,可不管再怎麼低……人家總是個王。

搬出秦軍威能,終於是逼得魏國相自殺,趙國驅逐平原君。

范雎表示:計畫通。

27.png


范老師一付沒事人的樣子跟昭襄王說,「大王英明神武,該是收割趙國的時候了。」
昭襄王大驚:「不行啊,廉頗好厲害的。」

「誰說打趙國一定要打廉頗?」范雎滿臉微笑,「但請大王先命武安君白起,攻打韓國。」

昭襄王不解了。
為什麼打趙國要打韓國?
為什麼要把雪藏多年的白起叫回來?

光看史記還以為英明神武的秦昭襄王,在戰國策中,根本就是個低能兒……

當敵人變成盟友,永遠都是最強的夢幻組合。
范雎與白起,即將迎來他們人生的巔峰之作:長平之戰。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