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壯年阿斗:我的司馬懿】 史前文話 蜀漢挖挖哇 608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0-2 11:07
70.png


在劉禪當皇帝時期的各種故事中,董允勸戒他不可擴張後宮,應該是相對有名的。
這邊有一個衍伸故事,就是當時車騎將軍劉琰的妻子,被皇太后召進宮裡待了一個月。

回家之後,劉將軍就認為自己戴了綠帽,把妻子修理了一頓然後休掉。
接著妻子告了御狀,劉琰就被抓起來殺掉了。

從此,蜀漢大臣再也不讓女眷進宮。

陳壽寫得算隱晦,不論事實如何,全蜀漢的大臣都知道君子不履險地。
你個劉後主就是呂奉先再世。

有沒有文武雙全我們不知道,看到下屬美貌女眷就要搶倒是學了十足十。

嗯,總之我們阿斗的身體應該還是挺強健的。

可阿斗不喜歡打獵,想打砲又沒得打的情況下,總要有人幫他想些天子專屬的玩樂花招吧?
於是,宦官黃皓就冒出頭來了。

至於劉禪跟黃皓之間有沒有超友誼關係,真的不要問我……

基本上,董允從劉禪還是太子的時候,就是太子府官員,後來又掌管禁中。
董允不喜歡黃皓,卻也除不掉黃皓……我想,保黃皓的人,不只是劉禪。

黃皓會不會是皇太后的侍從呢?
也就是說,黃皓很可能是董允鞭長莫及的管轄範圍之外。

建興十二年秋,蜀漢的諸葛丞相過世了。
前線送來兩份上書。

丞相長史楊儀說魏延要造反。
征西大將軍魏延說楊儀要造反。

這兩個人的實權幾乎是一樣高的。
但老實說魏延的官位比楊儀高很多,很多。

劉禪一前一後收到這兩份上書,無法決定誰是誰非……劉禪不是笨蛋。
正因為他不是笨蛋,所以他不決定誰是誰非,而是交由董允跟蔣琬來決定。

劉禪政權底下派系錯綜複雜,但諸葛亮在世期間,其實整合出了大諸葛亮蜀漢派。
不管你是益北派、南中派、巴地派、荊州派、東州派、元老派,諸葛亮統統整合起來了。

魏延本身是荊州派系,才怪咧。以他的人緣根本沒人要跟他一派。
楊儀也是荊州人,但他原本是曹魏荊州刺史的主簿,投降關羽被派往蜀漢。
(于禁真的沒有投降)

認真說起來,楊儀是降將派的老大。王平姜維也是降將派。

諸葛亮最終北伐手邊的四大天王,兩個降將派,一個東州派,一個荊州派。
為什麼董允蔣琬挺楊儀?又或者,他們挺的是建興初年的好同僚:東州派的費禕。

陳壽特別在魏延傳中加筆,說明了魏延跟楊儀的決裂關鍵,正是之前唯一能協調他們倆的費禕。
《益部耆舊雜記》,也是唯一記錄諸葛亮曾經說,費禕可以繼承蔣琬的史料。

只有口述,由使者留下記錄。
一般相信,陳壽也是這部史料的作者。但陳壽卻在三國志中絕口不提此事(費禕的繼承權)。

使者帶回去的,究竟是諸葛亮的報告?還是,費禕的報告?
五丈原與費禕的舉動,本就是這時的關鍵報告。


在少年劉禪篇就提過了,劉禪一直以來與東州派過從甚密。
而青年劉禪的重點,其實是當諸葛亮進行北伐時,劉禪跟蔣琬已經開始了對益州本土的親自管理。

諸葛亮死後,對劉禪跟蔣琬來說,最大的問題是軍權的重新管制與整理。
其實當時不管判楊儀對還是魏延對,於蜀漢朝廷都沒有太大分別,兩個都是不聽話……像李嚴那種必須死,或必須廢的角色。

但如果費禕有傳訊回成都,就有差別了。

楊儀會把北伐軍帶回成都,魏延,不會。

劉禪跟蔣琬需要收歸軍權,所以魏延判死。漢中軍交給皇太后的兄弟吳懿。
北伐軍回成都,然後楊儀就可以洗洗睡了。給他一刀斃命的人依舊是費禕。

三年,諸葛亮死後,蜀漢整頓了三年。
我比較喜歡說內鬥了三年。

後主傳記得簡潔,但內含深意。
第一年、廢楊儀,蔣琬掌管北伐軍權。
第二年、劉禪西南巡十日遊,移北氐到成都周遭。
第三年、大張皇后過世,小張皇后入宮。

第一點最好懂,暫不解釋。
第二點,曹丕示範過,其實巡視的重點通常是在改變結構。
包括兵力分布跟人口調度。

蜀漢正在安排退守的計畫。
不過接下來的國際局勢發展,曹魏並沒有入蜀的打算,反而是開始大興土木,所以蜀漢這次的準備並沒有用上。

而建興十五年的小插曲,則顯示了荊州派開始抬頭。
沒錯,蔣琬是荊州派,但劉禪的身邊以東州派為主軸。
蔣琬需要一些心腹。

張飛的次子張紹,最晚應該在建興十四到十五年進入尚書台,並且擔任侍中。
這時候,蔣琬還是尚書令。

接下來小張皇后的入宮,證明了蔣琬要穩固張家與劉禪之間的關係。
否則大張皇后過世,張紹是很可能被東州派排擠掉的。
這也再次說明了,董允的勢力,不及后宮:皇后跟皇太后那邊他不能管。

接下來則是一連串的改元、立后、立儲。
蔣琬先把皇宮裡面可以做的事情做完,才上漢中屯兵備戰。

而他留下的心腹僅僅只有張紹一個?還有向朗。
行丞相事的左將軍向朗。

張紹與董允平齊,又位居尚書台。
向朗的實權更在費禕之上……甚至在蔣琬本人之上喔。

但我們都知道,向朗根本不想幹事,只是個吉祥物。
所以我合理懷疑,這三年的人事布局,絕大多數其實出自劉禪之手。

蔣琬如果有掌權控劉禪之心,不會弄個吉祥物來跟費禕對峙。
更不會搞個外戚來監視皇帝。

反過來說,這些更可能是劉禪準備派蔣琬北上之前,讓他可以安心的做法。

劉禪,正在恢復皇權。
而他的最佳夥伴一如少年時代,是東州派。

費禕在劉禪十四五歲的時候,就一直是太子府的官員了。
但是沒有人找得出,費禕跟劉禪一直是戰友的證據。

諸葛亮也不能,但諸葛亮知道要把費禕調開。
費禕太聰明。
一個聰明如斯的人,怎麼會不知道,跟皇帝打好關係才是實踐夢想的捷徑?

其實到了這裡,我認為就不用再逐段看了。
劉禪費禕,俱為一體。這可以解釋蜀漢中期絕大部分的情況。

蔣琬被壓倒,過世後劉禪即開始親政。
費禕根本沒打算管束劉禪。

姜維跟陳祗開啟的後北伐時代,也是根基於費禕,並非諸葛亮。
費禕的長女更是劉禪之子劉璿的太子妃。

而當我們追到這個地步,費禕的死亡或許就呼之欲出了。
最想要費禕去死的人,就是劉禪。

劉禪靠著諸葛亮力挺登上太子寶座,但他其實也想擺脫諸葛亮的控制。
如今憑著費禕的努力奪回皇權,他自然也不想看到再一個諸葛亮。

過河拆橋很奇怪嗎?中國自古狡兔死走狗烹的戲碼本身就多了去。
三國時代,孫權家更是奉行不悖。

記得少年劉禪的人設嗎?
劉禪的學齡前教育,正是來自孫家小妹。

劉禪不是傀儡皇帝,諸葛亮也好,蔣琬也好,費禕也好,都給了劉禪一定程度的自主權。
只是劉禪想要更多。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