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秦王朝外篇-韓非子】 史前文話 大秦王朝(完) 2002 1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0-31 09:51
36.png


韓國公子,名非。
為人口吃,善著書。

史記非常巧妙的把韓非跟老子並做一傳,為啥呢?
根據太史公考證,韓非雖然喜歡刑名法術之學,師從大儒荀況。

但韓非的根本,卻是黃老之術。

韓國在戰國時代的崛起,始於申不害變法。
在太史公的論述中,申不害就是學黃老喜刑名,合併出了一套與眾不同的富國強兵之術。
同時也主導了後續韓國的學術思想。

司馬遷真的很神邏輯。

秦從商鞅變法之後,國家政策主商鞅之法……但學術思想仍是與戰國主流相同:多元。
申不害在世時,沒有人攻打韓國。
過世不到兩年,秦國就來拔了一城。之後更是一天到晚被秦魏兩大鄰國打得狗都不如。

就算說大韓持續按照申不害之術施政,也必然出了什麼差錯導致不確實吧?
然後你跟我說百多年後,韓國公子還是認為這套可行?

戰國諸子百家,就儒家最會抱著古經典喊讚讚讚。

照司馬遷的思路,那就是荀況觸發了韓非的思古之幽情啊。

於是乎,憂國憂民的韓非子寫書,論述了商鞅之法與申不害之術,實無優劣,乃實行上出了差錯……出差錯的根本原因,就在於人性之惡。
唯有除去這些「惡性」,才是讓律法發揮效益,富國強兵之道。

結果韓王沒什麼反應,反而是學術界分享又轉貼,終於是被秦王政給看見。
秦國國君一整個共鳴同步率上升到100%。
這顯示出,嬴政治下的秦國,同樣有著人性之惡導致法律運作出了問題的情況。

韓非子大大既然敢PO文,必然是言之有物。
不過文長慎入,我們簡單看《五蠹》的結語就好。

治國的明智方案,在於使商人、工匠、遊民乞丐這類型的百姓減少,並且給予他們較低的社會地位。
讓人們捨棄這類生活方式,而更願意從事生產跟賣命的工作。

近代的問題是,什麼都可以用錢解決:官爵也可以用錢買。
於是商人工匠這種賺錢的行業,地位就高了。
可以靠著買賣來營利並得到高的地位,商人就多了。

他們的聚集經濟效益好,願意耕田打仗的人口就會流失。
然後你就會看到,一個即將滅亡的國家,有五種類型的混蛋最多。

讀書有學識的人,認為古老的聖人比較讚,假藉仁義好辯,要百姓懷疑現在的法律,不應該為國家效力。
很會說話,但謀求私利的人。
持有武力,拉幫結夥成為一方角頭大哥的人。
逃避兵役,依附在貴族底下,想辦法累積財富卻不為國家貢獻的人。
還有商人工人,累積器具資源,趁時勢牟利的人。

這五種,就是亡國之民啊。

一般讀古文,會告訴你這五種就是:儒家(聖賢讚)、縱橫家(出嘴靠騙)、墨家(戰國武力幫派)、權貴跟他的快樂夥伴,跟工商。
有趣的是你放在現代解釋也完全可以通啦。

網路意見領袖、邪教教派宗主幹部、黑幫、明星、商人。

值得我們注意的反而是,為什麼韓非子跟秦王政都認為,工匠不是好東西?
春秋戰國的工具技術發展是非常迅速的。

認真說起來,韓非所指的工匠,不是現代橋下的好工人。
而是指「類」科學家。

就是那種跟你拉贊助進行數十年研究號稱為了全民福祉但是半根毛也沒研發出來的人。

會排斥這種人,其實也是因為戰國後期,工具的研發已經到了一個瓶頸,再加上國際局勢社會氛圍的影響,導致這方面的研究CP值較差。
更精準一點說,物理學方面已經不宜投資,更令人(秦王政)寄予厚望的,是化學。

很正常也很合理吧?不過當時的化學家就是方術士啦。
方士後來並沒有給予千古一帝他想像中的報酬率,所以也被大幅消滅了。

這是後話。

基本上大家都相信,後來秦始皇盡力消滅諸子百家,跟韓非的《五蠹篇》非常有相關。
然而,看了這篇PO文,心有戚戚焉的秦王政,開始千方百計要把韓非弄來身邊。

不過,當韓非真的來到秦國,秦王政卻覺得此人不可信任。
其實就連史記也沒說,是因為韓非口吃導致未得信用。

另一個解釋,則是韓非提出的解決之道,未得秦王政信用。

這裡就分支又分支。
當韓非來到秦國時,華陽太后可還在世呢。

所以我們無法分辨:秦王政是「不能」用韓非,或是「不想」用韓非。
就太史公寫:「悅之,未信用。」來看,恐怕是想用而不能用呢。

事實上,王蘧常先生的秦史,也沒有採取「李斯害怕韓非而設計弄死他」的說法。
而是把韓非之死的重點,擺在了另一位姚賈的身上。

姚賈不太有名,但他其實身負跟張儀同樣的任務:出使為他國效忠,並從中破壞各國同盟。
這是戰國策的故事,妙的是,姚賈的任務,跟李斯之前建議秦王政,收買暗殺各國大臣,是同一個路線。
這個路線的主謀,其實是秦王政十年的尉繚。

偏偏韓非對這個任務有意見,韓非認為姚賈出身不好,很可能會出賣秦國。
姚賈又搬出了李斯「諫逐客書」那一套來說服秦王政。

而最終,姚賈任務成功,封千戶上卿。
接著秦國準備伐韓,韓非又上書勸止。

於是姚賈跟李斯就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說哥會背叛秦國?我看你這個韓國公子才是心存韓國而無大秦吧?
終於,韓非下獄被誅。

司馬遷很欣賞韓非,他認為韓非曾做《說難》,簡單來說就是韓非知道侍奉國君是有生命危險的。
但韓非仍是盡力想要拖延暴秦統一天下的腳步。

暴秦?

韓非跟秦王政的思想相符,師弟李斯後來也是用著這派思想治理千古第一帝國。
哪裡暴?太史公認為,秦王政跟李斯,缺少了黃老之術無為自然的概念。

王蘧常先生更是強調,韓非的個人思想、著作,一直持續影響到秦二世。
根本上,此人可說是延續著商鞅思想發揚光大,協助了「秦帝國」的誕生與滅亡。

韓非不被秦王政信用嗎?
為李斯所忌嗎?
韓非真的想要阻止大秦統一天下嗎?

與其說韓非是個謎,或許他只是「並非全才」。

他的學問很好,不應該就此假設他懂軍事跟謀略。
老實說,就我們截出的一段《五蠹篇》內容,也大略可以看出,韓非對於社會架構跟人類心理學並沒有十分深入的研究。

拔除五蠹,對社會將造成極大的動盪。
秦始皇一統天下後照做,不就翻船了?

回看商君書,商鞅可沒說過這麼「剷除異己」的言論。
基本上,就是因為商鞅之法,不鬥前三蠹(儒家墨家縱橫家),才能讓秦國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借重客卿的力量一步步壯大。

而韓非也絲毫沒有以商鞅為鑒:鬥權貴的風險,比侍奉國君更盛啊。

最後容我說一句:透過絕對的權力進行絕對的控制,是一種國家經營之道。
在各種不同的聲音中求取平衡,也是一種國家經營之道。

前一種治國方針,只要一失控,概念上國家就幾乎等於滅亡了。
但對後者而言,只要國號不變,官僚體系跟法律不失效,概念上就仍舊是同一個國家。

秦朝以後,中國大多時候是用後者這種廣義的國家概念在經營著「皇朝」。

所以你知道為什麼中華民國滅亡這麼多次了吧……那些人把「黨」當成了「皇室」。

扯遠了。

所以的所以,我個人的意見跟司馬遷相反:韓非才是中國的千古罪人。
是的,韓非就是完整在著作中表現出統一聲音、統一天下,並且影響秦始皇的那個人。
商鞅也好,范雎也罷,這些人只是在推行「集權」。

韓非則是向國君兜售著「極權」……有這種想法的人說他的根源是黃老之術也太恐怖了。

-----------------------------

文章並非定論,歡迎一起來粉絲團參與更多歷史討論:【史前文話】


1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19-10-31 18:09:57 
我以為應該還不至於是千古罪人吧!他至少不像秦始皇焚書坑儒、築長城累死一群百姓。我的淺見~
回覆2樓
麟光先生
2019-11-3 16:19
依照文章的意思,焚書坑儒的想法就是源自五蠹啦
1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