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徐盛:從暴衝哥到鐵壁人生】 史前文話 東吳中二傳 6060 1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1-25 09:54
89.png


徐盛是山東人,跟諸葛亮同郡,不同鄉。
離鄉背井的時間,很有可能就是曹操征伐徐州的時候。

徐盛人如其名,血氣過盛,離開家鄉到了吳郡,也以勇氣聞名。
人高馬大的衝動型山東大漢,客居吳郡……現在可不是項羽傳。

孫策被刺後,孫權主事,徵召了這名勇士來當別部司馬。
無法信任別人的孫權,怎麼會找一個陌生人來做親兵頭領?

果不其然,孫權撥了五百人給徐盛,就叫他去守柴桑了。

孫權雖然是孫策的繼承人,但當時的大權,基本在張昭呂範等人手裡。
也還好之前孫策的親兵隊長,蔣欽周泰別無二心。

所以親兵部隊的調動,很可能是當時孫權僅有的權力。

就像劉禪被諸葛亮捧在掌心,他就會想跟李嚴聯絡下搞點事。
能夠幫助孫權,從張昭手底下自立的人,只有周瑜。

周瑜的職務,正是中護軍。
而我們也知道,前往柴桑跟黃祖開戰,正是周瑜的大戰略第一步。

所以徐盛來了,所以徐盛去了。

黃祖派出了兒子黃射,率領數千兵攻打柴桑。
立足不穩的徐盛,手上本有五百人,這時也不過能調出兩百來守城。

說得好像柴桑有城一樣……
徐盛率領兩百人,應該是上前構築防禦工事陣營,展開長城戰法迎敵。

黃射沒想到有這招,一上來就被飛行道具打傷了千多人,一時陣腳大亂。
徐盛眼看機不可失,立刻打開營門,殺將出去。

那一個左衝右突,彷彿就是十幾年後張遼的影子……

黃射的數千部隊,就這樣被徐盛的一百零八條好漢打得落荒而逃。
徐盛打了個好頭彩,孫權繼續任命他為江北的蕪湖令,繼而展開了夏口之戰。

凌操送頭,江東大亂。

孫權大軍展開了神一般的調度,徐盛的上司蔣欽也跟著出動平賊。
勇猛的徐盛,看家可是一等一的認真,幫蔣欽糾出了一個犯法的小吏,嗯,哥認為,當斬。

報告送到孫權手上,孫權表示:等蔣欽回去再議。
徐盛想,該不會是蔣老大跟孫老闆說,不讓我殺?
他是不是覺得我這樣做不好?

徐盛自己想了很多,不過孫權可是正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這時殺官員,隨時有可能爆發另一波叛亂。
你看,弟弟孫翊的死訊這不就送到了?

這時候,要冷靜,要鎮定。
要相信周瑜。

不過暴衝哥徐盛哪會知道這麼多。
盛哥現在就怕蔣欽回來找他麻煩,索性趁著江東大亂出去殺一波戰功,領個中郎將,先跟蔣欽平齊再說。

然而,孫權並不喜歡失控的感覺。
蔣欽很乖很聽話,當中郎將地方督軍,仲謀很滿意。

徐盛這樣自把自為,還是先收回來,負責練兵吧你。
所以接下來,孫權軍的幾場大戰,破黃祖、燒赤壁、奪南郡、取皖城……徐公子是完全沒有戲分的。

督練親兵的徐盛,下次登場就是合肥之戰了。
孫權軍十萬兵馬,陸陸續續的開往合肥圍城,看上去就是一場輕輕鬆鬆,頂多時間會拖長一點,但肯定必勝的戰役,卻碰上了暴衝界的戰神。

這日,天剛破曉,合肥城門突然打開了。

孫權軍沒有人反應過來,只有我們的暴衝公子徐盛第一個發現,他媽的帶兵就衝啊~
城內衝出來的也不過幾百人,哥不給你們來個手起刀落……

下一秒,天在腳下。
地,在頭上。

徐盛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給人一槍戳翻了。
但徐公子畢竟身手不凡,連忙在地上打了個滾,站起身來。

身邊只有廝殺聲。

弟兄們一個接一個倒下。
倒在那個惡魔的腳邊。

是他。

一定是他。

徐盛想要再戰,但沒有兵器。
沒有馬。

腳在顫抖。

「我,怕了嗎?」

天地彷彿為之靜止,唯一看得見的顏色,就是血染的緋紅。
那個人,看起來竟是如此巨大。

「徐將軍,我來殿後,快撤!」

把徐盛喚回戰場現實的,是那個酒鬼校尉。
記得,他姓潘。

徐盛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逃離戰場的了。
但他非常的憤怒。

他主動跟孫權說,下次我一定,會贏。

下次很快就到來了。
合肥打了漂亮的防守戰,曹操便組織了一波攻勢,進逼濡須口。

孫權再次帶上徐盛,前往救援。
然而,船隻抵達濡須口時,卻遭遇大風……好幾艘孫權軍的船,都被吹往曹操軍駐守的岸邊。

各船一陣混亂。

其實曹操陣營也很混亂,誰知道你們是失控?曹軍還以為是敵襲呢。

「弟兄們,跟我殺!」

又一次,暴衝公子徐盛第一個反應過來。
完美的戰神,完美的復活。

徐盛帶兵一陣衝殺,眼看著就要衝進曹軍營門……他突然發現自己手中的兵器在顫抖。

「將軍,風停了,大軍要撤了。」
後方傳來的呼喊,讓徐盛再不戀棧,調轉馬頭離開。

他望了緊閉的曹軍營門一眼。
「那個人……如果門開了,會否是那個人?」

世事沒有如果。

濡須之戰後,孫權軍對曹操稱臣。
曹丕稱帝,派了太常邢貞來封孫權為吳王。

邢貞此行的目的,其實是要挑釁孫權軍。
老張昭首先忍不住,大罵邢貞。

暴衝公子徐盛或許是年紀大了,沒有動手,也沒有罵人。
只是自己在旁邊大吼:「沒能為君主打下許昌洛陽,消滅巴蜀,我們這些做將軍的真他媽無能啊。」

邢貞表示計畫通。
孫家臣子的反亂之心,昭然若揭。

一輩子忍人所不能忍的孫權,當然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很快就決定從武昌撤回建業。
同時對徐盛說:「很好,你很忠心……盧江的守衛就交給你了。」

徐盛成了盧江太守,第一次得到了自己的奉邑。
做為獨立部曲,徐盛被徵召參加了夷陵之戰。

他想衝上去跟劉備軍一決生死,但陸遜說:「不行。」
「我的命令,就是至尊的命令。」

陸遜讓徐盛見識到,忍耐的勝利。
這一戰結束,暴衝公子突然覺得,自己幾十年的軍旅生涯都白活了。

不久,洞口之戰開打。
徐盛採取了守勢。

那個血紅色惡魔的身影,在他眼中已不再巨大。
忍耐、防守。

等待勝利的機會。

暴衝公子進化成鐵壁將軍。
在曹丕人生最後的南征,徐盛更建議往前在長江邊構築防禦工事,建樓浮船……
徐盛的戰法,正是千年後日本戰國的一夜城!

建業諸將盡皆反對,但徐盛知道,如果那個身在荊州的年輕人在此,一定也會這麼做。
徐盛不理會其他人,率領自己的部曲動工。

即使曹丕再想要消滅孫權,面對大船無法從廣陵開出,對面又準備了強迫水上戰的情況,也不敢輕舉妄動。
終於退去了。

「魏文帝之在廣陵,吳人大駭,乃臨江為疑城,自石頭至于江乘,車以木楨,衣以葦席,加采飾焉,一夕而成。魏人自江西望,甚憚之,遂退軍。」

不久,徐盛就過世了。
他的心中充滿安詳,不再恐懼。

或許,狹路相逢,勇者必勝。
但真正的勇敢,是知所進退,堅持到底。

「張文遠……你,不如我。」

-----------------------------

文章並非定論,歡迎一起來粉絲團參與更多三國討論:【史前文話】


1 1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19-11-25 21:13:34 
本樓內容已被作者刪除。
1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