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俠客兒女情 14 女魔頭(完) 愛新覺羅弘曆 俠客兒女情 34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2-3 10:42
(俠客兒女情 14 女魔頭 )

絕世武功自然是江湖上武林中人,夢昧以求的願望。

但是愈是高深的武功,愈是不好獲得也不好學,只要一不小心便會走火入魔,傷自己身。


在峨眉山一處山峰之上的道觀,住著一群女道。

她們擁有絕世武功,但可說是與世隔絕,對世間之事更是認知不夠。

可說是性格單純,然其實不懂諸多世事,更別說是男女之事。

雖說不是尼姑,然未婚未嫁者屈指可數、這要怎麼去說。

大多數女孩獨守空閨,按理來說應是寂寞難耐。

對這群女道士而言,來說卻是習以為常,不甚特別。

峨眉山的道觀這群女孩道士,掌門帶頭之人便是當日闖入唐門,
殺害唐門至尊的宋熙若。

如今唐琛在其孫女的奔跑下找到,醫術高超的小醫仙為其診治。

身體已然痊癒,但此刻宋熙若是一無所知。
她以為已殺了這曾承諾對自己說會愛她一生一世,
但却滿口花言巧語的負心漢。

就在這時,宋熙若擁有絕世武功。在這武林之中能也算是絕頂高手。

但她是不滿足地,宋熙若想要光大峨眉,就需要大量金錢,就是數不盡的財富。

這些金錢從何而來,對這群不事生產的女道士是項很大難題。
自從宋熙若聽說寧王寶藏之事。

對這寧王留下的龐大財富,很是渴求。

那日打敗唐琛,卻沒從唐門那兒得知寧王寶藏。

熙若小有灰心。但她不離不棄對這財富的渴望,早已異於常人。
本就不是什麼貪財之人,只因對這光大門楣的執念、執著。
不得已變了個人。
是的,宋熙若與當年那純真少女已然判若兩人。

峨眉掌門宋熙若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之事。

武林中就一女魔頭躍上江湖。
會惹出有何腥風血雨煩請看倌拭目以待…。

另一方面,何真跟著唐媚媚回到唐門。
唐琛思索自己年事已高、來日無多。
所以想盡早處理接班之事,
也就是要找個適當的繼承人傳承家業。

然放眼望去,唐琛的子孫當中,在自個兒的標準下,
不成材的居多,而今日看見最為疼愛的孫女,
帶了男子回來,對他甚是欣賞,不用多說,便是何真。


若不是何真走跳江湖有所小成,曉得小醫仙之事。
唐琛這條命早已嗚乎哀哉。

雖說唐琛這條命是小醫仙救的,但嚴格來說
真實的救命恩人該算何真。
唐琛江湖歷練豐富之人,又活了那麼大把年紀。

早就看得出何真與唐媚媚那兒女情長之事。

於是唐琛真想順其自然、順水推舟。

想要何真成為自己的乘龍快女婿兼接班人。

唐琛這日將所有唐門上下所有人,當然也包括何真、唐媚媚…。
全部集合在唐門宅邸中央大廳。

唐琛如此說道
:「今天不為別的,要各位來就是要慶祝與舉行喜事。」

唐琛嫡長子也是唐媚媚之父唐長松道
:「父親大人所為何事,咱們唐門縱橫江湖數十載,武林之中各個名門正派,對我派是馬首是瞻,暗器武學在當今世上可是一流中的一流。
那還會有什麼喜事?」

唐長松的正妻也是媚媚之母韓曉曉也附和長松道:「請掌門人公公娓娓道來…。」

唐琛接著高興說道 :「我的乖孫女就要成親啦!」

唐媚媚訝異道 :「爺爺,你說的是我?!」

何真也是心裡暗暗疑惑 :「除了我之外,還有人喜愛媚媚,與她成親,莫非是指腹為婚。但又究竟是誰,膽大包天,敢娶唐門之人,作他親家!?」

何真是萬萬沒有想到,唐琛所指之人竟是自己。

唐琛再度喜悅的說道
:「我要公佈了!就是堂上這位小兄弟與我乖孫女成親!哇~哈哈…。」

唐琛說完哈哈大笑,高興萬分…。
何真驚訝道 :「萬萬不可,萬萬不可阿!」

唐媚媚一聽生氣道又呼了何真一下巴掌
:「相公,有什麼不可以。你愛著我,我戀著你。如此便好,你竟說萬萬不可,說!!你是不是愛上別人了!是誰?!」

何真解釋道,他身負血海深仇。兒女情長需暫拋腦後,專心一意的肩負此重任。

這些日子以來,與唐媚媚的相處,經歷的種種事件。
潛移默化的感情怎能輕易消失。

他愛唐媚媚,對唐門在江湖上臭名遠揚,何真根本是不會在意。

畢竟何真認為他本身出身也不是什麼名門正派,
要怎麼去講究門當戶對。

師父戰死、父母雙亡,自個兒早就孤身一人,獨善其身。

所以就這樣闖蕩江湖,有一紅粉知己,早已心滿意足。

唐媚媚也是一樣,她愛何真,自然尊重何真。

什麼時候嫁給何真,是無所謂。


然遇長輩逼婚,却是不得不從,無法抗拒。


愛情是如此奇妙,不用言語溝通,能知對方所想。

愛是如此可貴,巧合相遇,出現緣份。
今天有緣相聚,甚至相愛。
何真、唐媚媚的江湖奇緣,叫人怎不嘖嘖稱羨。

只羨鴛鴦不羨仙,是普通俗語,但這時此刻作此形容,
是再貼近也不過。

唐琛看了何真堅定不移,也知他對媚媚是真心實意。

於是就不在現在這時候逼婚。

因唐琛清楚的知道,愈是強逼,也沒意義。
就順著年輕人的想法去吧!


唐媚媚的父母,唐長松、韓曉曉,兩人輩分比上唐琛矮了一節。
當然也就聽取唐琛意思,也不逼人。

韓曉曉身為人母,就在此時喜極而泣。
一個女兒,從嬰孩兒童時期養至少女,青春年華。
是耗費多少心血阿!
女兒有了心上人,韓曉曉明白唐媚媚下半輩子有了依靠,
怎不開心,喜極而泣,理所當然!

媚媚自小與韓曉曉母女情深,立馬抱住母親好生安慰。
韓曉曉這才止住淚水。

唐長松一臉嚴肅,馬上喝道
:「曉曉,你都當娘了,我們的女兒都這麼大了,在大庭廣眾下,這麼多人前哭哭啼啼,成何體統!」

韓曉曉果然不再哭泣,反倒噗嗤笑了出來。

「好好好!!呵~我的好相公!」
唐長松再以嚴厲臉色道:
「誒!別撒嬌…。」

唐琛喜得何真這位人才,決定要將自身武功武學傳授予他。

何真也不敢拒絕,過了一天。

第二天何真跟隨唐琛進一密室。

唐媚媚了解唐琛用意,不耍女孩脾氣。
就不跟何真進入密室,就老老實實在外面等候。

唐長松、韓曉曉夫婦暫時託管唐門的幫內事務,好
讓何真學習好唐門絕學,接掌唐門。

唐琛要何真演練他從小到大,在點蒼派所學武功。

唐琛看了何真演練出的每一招,每一式。


何真一出拳,或是踢一腳。招招凌厲至極,猛烈異常。

拳掌相擊,何真武功雖不及唐琛精純。
但是對付一般的江湖混混,宵小惡人,絕對是綽綽有餘。

唐琛教導何真唐門武學,親自下馬與之套招。
何真被逼退二步,但是情勢卻未居下風。

何真反應迅速擊出一拳,自然,唐琛
不是省油的燈。
很快躲了過去,身子一晃,轉身攻向何真小腹。

何真全心全意防守,好不容易抵擋住唐琛的攻勢。
勉強地抵消了攻擊,却還是遭受傷害。

何真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唐琛見狀趕緊立馬收手,扶了何真一把。

唐琛以極其關愛的眼神向何真親切的說道
:「真兒,你確實不簡單,是我這一生難見的武學奇才。普通高手要與我過上一招半式,絕非易事。」

何真受傷在即,哪裡禁得起這一言半語,回道
:「前輩,你這是在消遣我嗎?我都被你打傷了。」

何真心中不認輸,再與唐琛過招。
唐琛皺起眉頭,何真出招時一邊望了望,
想發現唐琛防守時的弱點,
唐琛滿意的笑了一笑,知道何真想打敗自己的心,可算心滿意足。
何真衝了過去,想推唐琛,唐琛反應極快,
又躲了過去,何真再看了看,在手上聚集真氣,
前進了好幾尺,向唐琛用力一踹,乘唐琛身體向後彎曲之時,
奮然一搏,收腳、鬆手、轉身,
藉著唐琛的身體的回勢向上一出掌。

唐琛順勢接了這掌,反彈回去,
擊中何真小腹,何真咳了一下。
吐口鮮血,雙腳跪伏在地。
等了半刻,何真再度起身。

與唐琛再戰十數回合…


唐門的密室之內,一老一少,對拆招式。
是武學上的切磋,也是何真學到高深武功,加強自身功力的絕佳機會。

他們二人就這樣酣戰至傍晚時分,
夕陽下山。

這一天或許過得相當漫長,但對何真而言。
是很有意義的。
(女魔頭 完…)

入夜之後,密室之內有一黑暗人影。
在傍晚時,唐琛與何真已經離開密室,要作休息。

這早到晚的攻防演練,武學切磋。早已讓二人累個半死,
武學、功力再高之人,經過一整天的練習,怎麼可能不累。

何真休息,就在唐媚媚的香閨房內。

媚媚身上體香濃郁撲鼻,何真就擁媚媚在她懷中
,呼呼大睡,倦意散去。

唐媚媚看見愛人,為了練功,累成人樣。
輕輕的吻了何真一下,如此躺入何真懷中也睡了去。

唐琛在他房內休息,畢竟年事已高,早睡自然正常。
回頭說這一密室,有一中年男子在練功。

案上放一冊書籍,書本之上所寫是「毒蟒真經」。

毒蟒真經這本武學,在唐門之中是屬禁書。

沒有掌門人同意,唐門上下所有弟子皆不可學。
當然外人也是一樣,不得學習。

唐琛放在案內,除了唐門的一些幹部或高層。
沒有任何人及眾弟子知道放在此案。

而唐琛用了秘鑰封鎖住,照理來說是無法輕易打開的。
這一男子,半夜三更不休息睡眠。
在密室內偷練這本武學,目的何在。

在外,有一唐門弟子名為解忠,夜半巡邏巡至此處。
看見黑影在密室內。

大聲喊話,說道 :「是誰在那裏?」

密室那神秘男子道 :「是我啦!解忠。」
解忠看見男子、驚訝異道 :「是你!?」

說完,一道真氣貫穿胸口,解忠立即重傷,倒地不起。

密室的地板上,出現血手狂屠四個大字,顏色是赭紅色
,不是血跡,而是特殊顏料。

這一神秘男子會是何人,血手狂屠是什麼意思呢?
何真又能否學會唐門高深武學,抱得美人歸。

與唐媚媚有情人終成眷屬?…
請各位看倌收看續作.[俠客英雄傳]!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