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三十二章 - 宿敵對壘(1.41)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120 3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2-19 10:50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三十二章 ■宿敵對壘


  蒿矢響徹天際。

  滾滾的赤色紅雲下,那隻響箭綻放了神祕的青光。


  遂不及防的,曹軍遭遇了劉備勢力的荊州部隊。

  那是聞名天下的萬人敵關羽的江陵關家軍。

  曹劉這兩個歷經漢帝國動盪、軍閥割據的死對頭,惡戰了許多年,漢中之戰後,因為蒼天變而中斷戰爭的五年後,雙方首度遭遇。

  劉備勢力當前的局勢不明。

  蒼天變後謠傳益州也有異獸出沒,曹軍盛傳劉備軍中有駭人的異人「蚩尤族」助戰。

  這應該就是被分解的另一半靈船載運著的,後來被編入劉備軍的「飛蠻」獸人。

  「諾姆朝廷」的精靈貴族們,出於千年來對獸人族的歧視態度,也並未將他們知道的獸人情報告知霸府,霸府為了怕援救呂蒙的軍機洩漏,也不敢派出使節往江陵確認南征軍不會受到劉備方面壓力,打算等到劉氏江陵軍團方面反應再作打算。

  在這樣的情勢下,少壯派曹家將曹真打算以強行軍先行和呂蒙接觸,未待全軍整備,就仿效當年曹軍南下荊州,虎豹騎一馬當先強襲長板坡的疾行軍風格,走著隨縣路強奔江東的夏口防線。

  但是預料外的,落在後方走漢水沿岸的主力部隊卻在路上遭遇劉氏江陵守軍。

  「為何江陵軍會出現在這理?江陵軍為何會北上?」曹真不在,擔任副將的張郃趕來埃蘭納歐所在的縱隊參議。張郃是曹軍中智勇兼備的用兵專家,此次呂蒙救援軍中扮演年輕的曹真的輔佐角色。

  「蒼天變後五年,兩家互不相見,此時劉軍北上頗不尋常。」陳矯評估道。


  沿途林野間潛藏的眾多精靈斥侯,接二連三地對高空發出連絡的響箭,箭鳴聲此起彼落,一道接著一道的青芒訊號閃現。

  當最近的一支箭穿入埃蘭納歐隊伍前方的空中,藉著聆聽箭羽摩娑空氣帶來的旋律,精靈音主理解到當前的局勢。

  ──一支包夾含著獸人戰士的漢人混編部隊靠近中。

  總和曹軍前軍的回報,漢獸聯合部隊,在江面艦艇的支援下,正放箭拉慢曹軍前軍腳步。

  「之所以沒有以荊州水軍輸送部隊,從樊城直抵夏口,而只在曹軍側的漢水岸邊行軍,也是為了怕刺激漢水對岸的劉備勢力,但劉軍為何越界而來?」名將張郃分析了情勢道。

  「埃蘭納歐大人,除了西涼錦馬超外,關羽是當今中原不二的大將。他的勇猛可以說與我軍的徐晃、張遼等人匹敵...又或者更略勝幾分。」陳矯迅速的說明情勢與異邦人埃蘭納歐知曉。

  「這個關羽很厲害的,曾經在曹丞相底下辦事,後來為了尋找他的故主劉大耳,就騎著丞相贈給他的赤兔馬,過五關斬六將跑回去投奔故主了。真是不講情面啊,也不看看丞相對他多好。」陳冰加油添醋說道。

  「重視機緣嗎?漢人之中也有異於常態的偉大靈魂嗎?」埃蘭納歐審慎的理解道。

  但是埃蘭納歐心中有個更重視的事實,精靈斥候以箭語告知獸人戰士出現在另一支漢人勢力中,這代表對方勢力的出兵有特殊目的。


  埃蘭納歐與人類方面的參謀陳矯在縱隊間議論後,便與副將張郃匯總前軍列陣,佈陣高手張郃立刻應命去與前軍的王雙,和幫忙前導的曹仁部將牛金會合。

  變陣識戰的用兵專家張郃與隨扈剛抵達前線,靠著兵法家的手腕,立刻收攏被弩箭射到瑟縮在盾牆後的王雙部眾。

  依憑著漢水上的鬥艦,關羽軍的前哨又正揚起一波箭雨。

  「哪來的鬥艦?難道繞過赤壁,強行通過江東的夏口防線過來等待我軍嗎?」張郃困惑地說。

  曹仁所部前來助陣的牛金;督促本營的衛隊立起了盾牆,將來前線視察的埃蘭納歐一行人團團護住。箭雨兇猛地敲打著盾牆。

  依照對面劉軍的態勢,看來也是先威嚇後觀望,劉軍正將船舶進駐漢津港的碼頭,工匠們正在打樁施作,步卒則依著漢津廢墟險要設壘防守。

  蒼天變後,漢津港本在曹軍守備隊控制下,但有一日遭到火焚,據說是有不明部隊襲擊,同時間劉氏江陵軍的當陽前哨營寨也被神秘部隊火焚,兩軍互相質疑對方所為,又同樣不承認有襲擊對方。隨著蒼天變後各種怪光陸離的天災異變日多,曹軍襄樊軍區大將曹仁採取閉門自守,劉備軍似乎在與異類戰爭,所以兩軍便斷了交通。

  「操!我軍可是天子義師阿!大耳兒竟要阻擾!」牛金暴怒道。

  「兩邊情勢不明,也怪不得左將軍了。」漢臣背景的陳矯安撫著同僚牛金。

  久經戰陣的牛金見到埃蘭納歐等人進場,面露詫異的神色,說來雖然早有天將助曹的傳聞,真的見到精靈的容姿,漢軍士兵普遍壓抑著一種遲疑的集體情緒。


  「牙門將哪裡去了?」張郃騎馬趨前,正詢問前陣士兵,牙門將王雙哪裡去了,士兵指著陣前,只見一身重鎧的王雙與撐著將旗的隨扈正疾馳加速,讓關羽軍的箭雨越過頭頂,直衝漢津敵陣而去。

  「此人是曹真將軍所部...有勇無謀、有勇無謀阿。」陳冰看著陣前,搖搖頭評論道。

  「小姐,避避陣頭吧,小心流矢。」與陳冰家有舊僚屬關係陳矯緊張的提點陳冰道。

  亂箭間,只見巨漢王雙揮舞著六十八斤的大刀,領著一夥隨扈,衝入了關羽軍的散兵群中,發射弓弩的散兵立刻鳥獸散,奔回後方的漢津陣列。

  王雙由腰後抽出了一把鐵胎弓,順勢朝著後陣的關羽將旗放去。大聲搦陣道:「在下征西將軍曹真所部王雙,過五關斬六將的老將關羽可在!不怕的話就與在下大戰個三百回合吧!」


  因為正等待後援進場列陣,兩邊似乎都先採取對峙態勢,也不待張郃抵達指揮,王雙見被劉軍射住陣腳,失了氣勢,就逕自向前搦陣威嚇。

  王雙身高九尺,巨刀、鐵弓遠近戰皆能上手,此外還暗藏了殺招,是曹真的愛將,正值盛年的當世無雙先鋒。他自度關羽老邁,劉氏江陵軍團中應該沒有豪傑能與他單挑,便上前叫陣,如入無人之境。

  「還蠻有模有樣的。看來樂進爺後繼有人阿。」陳冰見王雙勇猛,改變態度給予好評。曹劉孫三勢力的勇將多屬漢帝國動亂時期成名,王雙與曹真則為新生代的將領,亟待在蒼天變時代發光發熱。

  「我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不安定的音符』將會影響樂章平衡。」埃蘭納歐閉上雙眼,諦聽著敵陣的聲響,他並不在意眼前的戰陣起落,亟欲搜索一些他熟悉的存在。

  陳冰見狀也有模有樣的拿出重新鍛造好的定音戟,輕輕敲擊,開始調音備戰。這對定音戟重打造後,泛出一種更晦澀的光彩,似乎在音色傳導上變得更為黯昧。

  埃蘭納歐打開雙眼,以他的精靈視力看透了遠方劉軍的布局,疑問道:「陳長史,劉軍似乎正在安裝一種重型弩具。」

  陳矯:「霸府所屬的鷹揚校事有探查過那種兵器...那是劉備軍師諸葛孔明的發明,謂之『元戎』...」

  埃蘭納歐與將領幕僚們議論之際,王雙還在叫陣,劉軍擂鼓大響,許多提著巨大長盾的部落風格劉軍,一面高歌吆喝,一面上前,在王平小隊前插盾立定。

  「是板盾蠻...諸葛亮收降了『神兵』賨人作為傭兵了嗎?這支部落因為有功於秦楚之爭,過去被免了稅賦,有些漢中的部落在蒼天變動亂中,好似聚攏在一名叫做王平的男子手下,流亡到益州一帶。連益州兵力都來助戰了嗎?綜合元戎與蠻兵的到來,看來孔明也到前線來了...」情報掌握能力高明的陳矯說明道。


  聽了陳矯所言,在西線與劉備軍對戰過的張郃也補述道:「諸葛亮如果也到前線了,那劉軍必定是志在必得。這幾年來,劉軍的作戰參謀多為法正,諸葛亮多主掌後勤與軍政,他上前線一定別有目標。」

  「連鬥艦都不知如何穿越過來漢水的?呂蒙沒遮攔他們嗎?難道這借東風的諸葛亮真有其謀?」陳矯思考道。

  埃蘭納歐揣度著這名叫諸葛孔明的漢人的存在,看著眼前蠻兵聚攏鼓譟,但深知這並非敵陣中最大阻礙。

  他暗自向一旁的精靈侍從示意,精靈們開始打點安置黑色金屬箱櫃的牛車。


  盾牆中鑽出一名彪將自稱謝雄,掄刀與王雙對上,王雙三個回斬就將謝雄斬落了馬。陳矯命人擂鼓振勢,而張郃則趁王雙與對方單挑,開始將行軍陣列整理成對戰陣型,劉軍方面想來是那個諸葛亮,也沒因為看武將單挑的熱鬧,停下鞏固漢津港防禦工事的動作。兩軍忙乎間,王雙再度迅速斬殺劉軍的挑戰者,一名叫做龔起的稗將。

  曹軍聲勢大振,劉軍一時勢衰,板盾蠻兵盾牆交撞以助士氣,躍出了一名少年將軍,自報為張嶷,看來武藝也頗為不凡,上前便與王雙爭鬥,兩人交馬五回未分高低,王雙一個示弱拉韁周旋,張嶷夾馬欲追,王雙見張嶷中計,掏出了暗藏的殺招流星錘,運氣一擲,護胸鎧隔不住力道,張嶷被砸個悶氣,攀著鞍座逃回盾牆,王雙正要追上,盾牆後又出人來攔,那人的身型讓沉穩的長史陳矯也倒抽了一口冷氣。

  王雙連殺劉軍稗將兩員、重傷一員,卻也沒有誘出萬人敵關羽,卻誘出了匪夷所思的蒼天變光景。

  對北境的曹軍來說,劉軍出迎的戰士根本不是人。

  曹軍紛紛吶喊嚷嚷著「蚩尤來了」,響起了一波騷動,就連名將張郃也有些看傻了眼。

  反倒是埃蘭納歐身旁那個常常大驚小怪的陳冰,直勾勾的凝視來者。

  那是一名用著青紫肌膚的壯漢,兩根巨大的獠牙穿出嘴外,貼身披掛著碎骨和廢鐵拼合的護具,宛如古世的蚩尤。

  王雙還未由眼前異人容姿的困惑中回復,那蚩尤人形高吼出中原話來:「我...是『石瀑布』因法(Epher)。因法、是獸人最強戰士。」

  「那是和天人們一起到中原的奴隸獸人族嗎?」陳冰詢問到。

  「牠們是奴隸...但也是勇者...是『不安定的音符』。」埃蘭納歐沉靜地說著,他早就預見獸人潛伏在對頭的漢人軍隊中,然後根據他所預見接下來的事態,跟身旁的精靈戰士取了弓。

  「陳冰小姐,幫我助唱吧,我需要高四度的風...」埃蘭納歐對陳冰說道。

  陳冰聞言輕敲了定音戟,輕聲朗誦魔法的旋律起來。

  埃蘭納歐凝神諦聽,用雙耳梳理風的流向,拉開了長弓。

  而彼端的異人因法在報完名號後,就掄起符文狼牙棒揮向王雙,王雙還沒反應過來,狼牙棒噴發的氣浪和空氣摩擦,激生出的火焰引燃了周邊空氣,空間一瞬間發生了爆破,將王雙連人帶馬炸翻。

  這一石破天驚的爆破,非但是炸翻了當前不可一世的王雙,連後方列陣中的曹軍都被撼動,撐著盾牆的士兵害怕的應聲倒地,戰馬癲狂地戴著騎兵到處打轉。

  未曾見過的異人發出的爆擊,曹軍士兵一個個露出驚恐神色,眼看崩潰的氣息就要在曹軍陣營擴散開來,須臾間,預見事態的埃蘭納歐已經鬆開耳傍的箭羽,那飛箭在陳冰魔法加持下,一箭劃過戰場上空,正中獸人因法手上的狼牙棒,箭簇所帶有的精靈魔法能量,與獸人手上狼牙棒的符文應時共振,彼此的魔法能量拒斥,應聲發出爆光。

  「是長耳!」還不待抱怨精靈的介入,剛轟倒王雙的因法,遂不及防的被相斥的魔法能量炸飛。

  這急轉直下的態勢,讓劉曹兩軍的漢人士兵目瞪口呆,蒼天變後五年未曾交鋒,而今劉曹兩軍都有非人的力量加持。

  被轟倒的因法搖頭晃腦地坐起身姿來,表情顯得困惑。

  睿智的陳矯為了打破凝重的氣氛,挽回自軍士氣,立刻令人擂鼓,與其他參謀並向埃蘭納歐作揖道:「軍師真神人也!」

  偏將牛金見狀,也立刻鼓舞士兵跟著高喊天將名號:「天將真神人也!天將真神人也!」曹軍中對天將助戰的懷疑氣氛,隨著埃蘭納歐一箭重挫劉軍的牛鬼蛇神,迅速轉為高亢的支持。

  曹軍鼓譟時,十名劉軍壯漢迅速奔出了盾牆,十個人二十隻手將牛隻般魁梧的因法攙扶起身,張郃這邊也迅速指揮從騎,掩護王雙和掌旗隨扈撤回軍陣。

  「我漸漸跟得上音主的節奏了。」看著魔箭奏效,陳冰欣喜的說。

  而放出魔箭穩住局勢的埃蘭納歐未曾改變其冷然的目光,遠望著劉軍船艦墻櫓和廢港壁壘,以他精靈的目光,穿透了萬千著裝戰士,望著對方戰艦的高台上,可以看見披著牛毛的獸人薩滿和一名高大的紅臉漢人戰士,兩人間有一名揮著羽扇的漢人男子,正對著自軍方向露出從容不迫的笑容。

  遭遇劉軍純屬意外,且劉軍動向不明,而今等待霸府指示恐怕延誤軍機,但埃蘭納歐知道這是他的一個機會,他相信這支漢人部隊能收編連精靈都難以馴化的獸人,必定有能夠溝通的睿智人士。

  他能夠趁曹真未歸、霸府傳令未至,先掌握不同漢人勢力間的權力平衡。

  致終,眼前的另一支漢人大軍,必須變成他埃蘭納歐圍堵食靈者的棋子。


3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19-12-19 14:33:44 
原來還有連載,還以為這樣的好作品就此沉入大海^—^
回覆2樓
hospitaller
3樓 2019-12-20 12:13:56 
第一部快要進入終章了。最近在結另一部作品,隨後回復進度,再請多指教。
回覆3樓
hospitaller
4樓 2020-1-6 21:54:26 
2.14改版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覆4樓
3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