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凌統:無名英雄大將軍】 史前文話 東吳中二傳 2660 1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2-20 11:10
02.png


大將軍不是大將軍,是說凌統是個了不起的領兵者。

欲說凌統,始於凌操。
凌操是錢塘江口人士,平素的嗜好絕對不會是衝浪。

在這個地方出身,合理來說,他確實應該是孫堅的部曲,可惜不是。
附帶一提,凌統十五歲的時候,孫策的冥壽是二十九歲。(一起算虛歲)

所以凌操可不可以只比孫策大一兩歲?完全是可以的。

凌操本身輕俠有膽氣,但並非不學無術的混混。
而他在孫策初興就加入了。

推測陳壽的定義,凌操並非在吳郡加入,較可能就是丹楊募兵期。
也就是孫策傳「因緣召募得數百人」裡面的一員。

事實上,不管北上江都還是西進丹楊,跟凌操的出身地餘杭都有數百里之遙。

凌操的加盟,確實蒙著一層薄薄的面紗,讓人難以分辨。
後來,孫策封凌操為永平縣長,這個地方也在現今的杭州市轄,多少可以看出,凌操當年絕非犯法亡命投靠孫策。

後來的後來,永平做為孫權軍的一個重要封侯奉邑。
可以佐證凌操當時管轄永平績效極好,並不是胡亂吹噓。

凌操在孫策手下,就經常衝鋒陷陣。
建安八年的時候,隨從孫權攻打江夏,跑得太前面,被甘寧一箭射死了。

在孫策孫權的旗下,只要你有擔任過縣長以上的職務,就表示你有自己的部曲。
當時凌操的部下跟孫權的輔臣們,都極力推薦年僅十五歲的凌統接管凌操的部隊。

孫權以凌操之死,為國家大事,給凌統跟凌操一樣的封號,但降了一級。
凌操是破賊校尉,凌統是破賊都尉。

然後馬上帶著凌統開始平定江東大亂。

擊破保屯之後,由於丹楊太守,孫權的弟弟孫翊被刺殺,孫權決定先把主力部隊拉回吳郡。
留下張異、陳勤兩名督帥,率萬人部隊繼續包圍麻屯。

「屯」就差不多一個鎮子而已,要實際考察出位置還是挺難的。
凌統的部隊,也留在這裡。

陳勤這個人,是一個猛將類型。
孫權走了之後,陳勤先來個振奮士氣大會,大宴諸將。

按照古代禮法,首先應該以最年長者舉酒祭地。
但陳勤認為自己是都督,官位最長,自己就站出來當祭酒,整個不按規矩來。

其他人不敢說話,凌統就不爽了。

會因為古禮生氣,其實就突顯出凌統家學淵源。
於是,酒巡到凌統這邊,少年凌統就不願意繼續了。

這種祈求旗開得勝的酒禮,被一個屁孩中斷,兆頭極差,陳勤頓時大怒,破口大罵:「這哪來沒老爸教的死孩子?啊,不就是那個沒腦子愛衝鋒的凌操嗎?」
凌統認為自己在做對的事情,卻沒想到這個都督居然連他死去的父親也罵上。
而且沒有一個將領,願意出來為他說話。

凌統氣得渾身發抖,拚命忍住淚水,但是忍不住鼻水這樣。
營帳中,只聽得見凌統吸鼻水的聲音,氣氛尷尬得要命。

還好,孫權的習慣是設左右督。
陳勤這個都督不爽,張異這個都督就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大家整裝出發吧。」

眾將一哄而散,凌統也跟著默默走出。

大軍開拔,又走了幾日。
這天,陳勤又把大家找來喝酒,乘著酒意,把上回的事情翻出來指責凌統。

十五歲的凌統……還只是個孩子啊。
十四歲的夏侯惇,聽見有人辱罵他的老師,拚著氣節也要把仇人給殺了。

凌統能忍你侮辱一次他的爸爸,已經很有家教了。
說時遲那時快,凌統抽出佩刀,大吼一聲就往陳勤砍去。

陳勤酒醉,閃躲不及。

也還好凌統志不在取他死命,只是在胸前畫了一道口子。
陳勤營帳登時大亂。
張異收到報告趕來,只見眾人已將凌統制伏。

眼看凌統無意反抗,張異細細問了事情經過,便吩咐下去:「叫大夫來給陳都督治傷,把凌都尉放開,下去聽候發落。」

張異把事情壓了下去,大軍繼續趕路,終於來到敵陣。
戰前會議上,沒有人看到陳勤,一切均由張異指揮分派。
每個將領都領命而去,最終,只剩凌統。

凌統默默不發一言。

張異則臉色沉重的走上前來:「凌都尉,陳都督昨晚已不幸過世。我知道錯不在你,不過這樣一來,我在孫將軍面前也不好交代。」
凌統聞言,雙膝噗通一聲跪地:「凌統非死無以謝罪。」

張異拍了拍凌統的肩膀:「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西面的敵人,最是強悍,我方才不曾安排任何人攻打西側,正是打算以本軍強攻……」
凌統不待張異說完,一拱手,便道:「凌統願為先鋒!」

「好!」張異雙眼一亮:「若能將功贖罪,孫將軍那邊,自有我幫你分說。」

凌統領命而出,召集了父親的兵馬,對眾人道:「凌統犯事,各位早已知曉。今日一戰,只願為孫將軍拋頭顱,灑熱血,不敢勉強諸位……」
話才說到一半,兵士們便鼓譟起來:「放屁,敢羞辱凌操老大,就是羞辱我們!」
「今天就讓他們知道,誰才是孫家手下第一強兵。」

「小子,你沒搞清楚。是凌操老大把你託付給我們,不是把我們託付給你。」
「凌家軍,等一下哪個衝得比公績(凌統表字)慢,自己找地洞鑽吧。」

喧鬧聲中,已經有人打開營門。
凌統都還沒反應過來,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

「凌家軍,寧死不退!」

霎時間,敵我雙方根本搞不清楚,這支部隊到底是正規軍還是山賊。
即使飛箭投石迎面而來,凌統的部隊仍是勇往直前,徑直衝到了寨牆邊。

「給我拆!」
「他媽的,組盾陣,護住公績跟拆牆弟兄!」

完全沒有系統的指揮,但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該幹些什麼。
很快的,凌家軍在營寨上打出了一個缺口。

後方張異早把一切看在眼中:「西面透風啦,全部給我上!」

就這樣,張異率領的部隊,順利剿滅賊兵。
而孫權知道事情來龍去脈後,非但沒有責怪凌統,還將凌統跟他的弟兄們,全部轉調到自己手下。

建安十三年春天,孫權再次征討江夏。
「凌統……該是我們為你父親報仇的時候了。」

二十歲的凌統,帶著殘存下來的凌家軍,做為前鋒出擊。
然而,突然間,凌統隊消失了。

「走這邊真的可以嗎?」
「廢話,當初我們就是從這裡成功逃跑的。」
「丟臉的事別再提了行不?從今爾後……」

「凌家軍,寧死不退。」凌統細聲接上了話。

凌統隊脫離大軍,獨自進發,襲擊了黃祖的一支分隊,斬得大將張碩首級。
但凌統隊並未聲張,又悄悄撤退,與孫權本軍匯流。

「右江道守將,已為我所殺。」

凌統在軍議上,取出張碩人頭。
「我們可以從這裡突進陸路,破壞黃祖軍船,我軍水艦,自可長驅直入!」

這是個無可拒絕的提議,但孫權不喜歡失控的感覺。
「很好……董襲,你帶兵跟凌統一起進襲右江道。呂蒙,你來帶領水軍前鋒!」

這一戰的首功,終究是落在了董襲頭上。
但凌統跟凌家軍,並沒有絲毫怨言。

真正讓凌統錯愕的是,這次進擊的幕僚,竟是他的殺父仇人,甘寧。

孫權知道,這兩個人放在一起,必然會出事。
但周瑜表示,「哀兵必勝。有甘寧在,凌統只會更力求表現。」

在周瑜的堅持下,兩人一同參與了南郡之戰。
而周公瑾到底是周公瑾,他先是派甘寧奇襲夷陵,之後與呂蒙前去截擊出城救援的曹仁,讓凌統擔負攻城的重責大任。

戰後,凌統遷校尉。

隨著周瑜的過世,凌統跟甘寧轉受呂蒙管轄。
呂蒙對兩人的仇情不甚在意,孫權也想說這陣子下來相安無事,便疏於注意。

一日,呂蒙在家中舉行酒宴,凌統便來了一招「項莊舞劍」。
甘寧也不干示弱,舞雙戟對戰。

呂蒙眼看雙方火藥味越來越濃,取來刀盾,哈哈一笑:「你們不知道,老子我可是刀盾兵出身吧?」
一個打滾,呂蒙插入兩人中間,刀拒凌統,盾抵甘寧,將兩人分開來去。

孫權知道了這事,趁著魯肅來支援攻破皖城,便要甘寧離開呂蒙軍,轉而支援魯肅的荊州線。
當時凌統升中郎將,甘寧升折衝將軍,西陵太守。

說真的,永遠不要根據官職來判斷孫權愛誰。
甘寧當時不只是跟凌統鬧,跟孫權的堂兄弟孫皎也不合,更是多次違反孫權的命令。
要不是呂蒙進言,甘寧大概早就被孫權殺了五百遍。

凌統明白孫權的心意,凌家軍也明白。

然而,不論凌家軍如何愛戴凌統,分別的日子終於還是到來了。

建安二十年,合肥之戰展開。
在張遼的突襲跟堅守下,孫權軍無功而返。

呂蒙料到,張遼必定會派出追兵。
將大部隊埋伏在小師橋南,打算誘張遼出動。

沒料到的是,張遼把握時機,先一步毀了小師橋。

孫權跟凌統,被張遼包圍了。
凌統帶領著凌家軍護衛孫權,一步步南撤。

「公績!快帶至尊走!」
「凌家軍,寧死不退!」
「寧死不退!」
「寧死……」
「不!」

一聲,又一聲。
一個,接一個。

那些扶著凌統,走過一場又一場大戰。
那些伴著凌統,一同哭泣,一同歡笑的夥伴。

倒下了。

身邊的敵人越來越多,凌統早已不知道,孫權如今身在何方。
也不知道那些叔叔伯伯弟兄們,人在哪兒。

天地之間,只有凌統自己,跟殺敵的刀。

刀,折了。

敵人的槍,刺進肩頭,卻不怎麼痛。

凌統曾經以為,父親的過世,是人間至痛。
今天他才明白,他的父親,不只是凌操。

而是凌家軍每一個弟兄。

他們連一個名字都沒有留下。

「不如歸去。」

可凌統,終究是活了下來。
但終其一生,凌統再也沒有參加戰爭。

凌統本傳寫,他活到四十九歲。
但根據後人註述,凌統大約二十九歲,合肥之戰兩年後就過世了。

不論如何,沒有凌家軍的凌統,不管是不是活著,都跟死了沒兩樣。

「小子,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從今爾後,凌家軍,寧死不退!』

-----------------------------

文章並非定論,歡迎一起來粉絲團參與更多三國討論:【史前文話】


1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19-12-20 11:41:26 
很可惜沒活到仲謀登基為帝,否則他的傳記不會埋在十二個人裏面。
獨立出來也不一定。大將軍並非無名,只是時不我予。
回覆2樓
1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