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虎之傳奇:諸葛瑾】 史前文話 東吳中二傳 2406 1   複製本篇連結 2019-12-31 11:47
08.png


中國原生的老虎,分布並不是很廣。
也不在華夏文明的核心地帶。

最主要的華南虎,生長在從山東半島一路沿海到嶺南……

以虎為號的三國人物,說起來也不算多。
虎侯許褚。
江東猛虎孫堅。

事實上,孫堅崛起於山東無誤。
以老虎作為東吳的吉祥物,可說是非常適合。

孫權個人的興趣,也是今晚打老虎(咦)。

不過相信大家都聽過世說新語的這段:
蜀得其龍,吳得其虎,魏得其狗。

說的是琅邪諸葛家族。

吳書說,琅邪諸葛家本來是姓葛的,居住在諸縣。
後來因故遷徙到陽都,但當地本有葛姓大族。

所以這支諸縣葛氏,就被稱做了諸葛氏。

這件事情不是上古發生的,劉禪在某些文書中,也是稱孔明「葛氏」。
最晚在西漢,我們就可以查到琅邪諸葛家。

這位大爺名叫諸葛豐,活躍於西漢後期,漢元帝的年代。諸葛亮傳也有提到。
諸葛豐的人生曲折,略過不表。
他相當是琅邪諸葛進入士人圈的表率,後來更因為他的忠心,子孫代代為琅邪郡守。

可說到底,西漢就給竄了。
諸葛家的榮耀,怎樣也不可能隔代遺傳,是吧?

不過,天曉得,諸葛家又跳進去赤眉軍裡頭了。
到了東漢末年,諸葛家仍是琅邪出名的經學世家。

我們也看得出來,諸葛亮的父親跟叔叔,也仍是二千石左右那個級別的大官。

話說回來,諸葛亮跟諸葛瑾,未必是親兄弟。

07.png


諸葛瑾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到京師遊學……結果他媽媽死掉了,他只好回鄉服喪。
諸葛珪也是大官一枚,就續了弦。

子瑜對繼母也是克盡孝道,畢恭畢敬這樣。

基本上,子瑜跟孔明相差七歲。
如果他們不是同一個媽媽,那孔明原本應該是庶子。
後來跟老媽一起扶正。

這個推測不是沒有原因的:諸葛珪死後,諸葛家仍然照顧諸葛亮跟他的妹妹。
但是沒有管諸葛瑾。

理論上,當時諸葛瑾應該是嫡長子,理當繼承家業,要嘛繼續照顧弟妹,要嘛把庶弟妹趕走。
而被趕走的諸葛亮等人,正常會去投靠舅舅,叔叔是不用管他們的。

所以答案很簡單,諸葛瑾因為媽媽死掉,失去了第一繼承人的順位。
成年之後只能自行成家。

說誇張一點就是諸葛家的後宮大戲,說直接一點,那就是當代的「傳統觀念」。
曹仁跟曹純其實也是這樣的關係,曹仁是哥哥,但家業由曹純繼承。

老實說,這個繼承人沒有非換不可,但諸葛珪這麼作,而子瑜又不是什麼浪蕩敗家子(曹仁是),就可以推知。
小時候的諸葛孔明,想必是冰雪聰明到讓人覺得:「我們家就靠這隻壯大了。」

在了解諸葛兄弟的這個背景之後,有沒有覺得他們倆只談公事不談私事的畫面,看起來有點不太一樣了?

不過,子瑜從來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剛好,曹操即將征伐徐州的消息傳來……這個人,可是已經被傳成殺人不眨眼的第六天魔王了(誤)。
徐州的居民,各自找關係離開。

最主流的,是一級名士張昭的動向:「會稽太守王朗,我很熟,這個人不錯。」
大量的淮泗士人,就這麼開始往江東移動。

諸葛瑾沒有跟叔叔和弟弟一家往荊州去,而是搭上了這班江東特快車,從此改變了他的人生。

到了會稽,不是人人有關係,管你當年在徐州多麼厲害,在這裡,也是無用武之地。
有一個叫步隲的年輕人,單身,窮困,到了會稽只能種瓜維生。

但步隲有理想,有追求,白天種瓜,晚上讀書,放假(放什麼假?)就去四處找人交朋友。

步隲找到了跟他一樣,單身,窮逼的諸葛瑾。
又認識了來自彭城,性格單純質樸的嚴畯。

「我說畯哥,你也是彭城來的,跟張昭大爺應該挺熟的吧?」步隲試探著。
嚴畯一臉嚴峻:「彭城誰不認識張老爺子?只是他不認識我罷了。」

步隲正覺得失望,一旁的諸葛瑾卻說話了:「不知曼才兄(嚴畯表字)在彭城時,平日都與友人做何消遣?」

嚴畯搖頭晃腦道:「論詩書,那可是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諸葛瑾立時正襟危坐,聽著嚴畯講文說道,偶爾說說友人高見。

步隲受不了,正想打斷,卻聽得嚴畯道:「那次張承那個小子啊,說什麼也不相信……」

「張承?可是張昭大爺的兒子?」步隲雙眼一亮。
嚴畯不慌不忙:「正是。這孩子年紀雖小,腹內經綸可不下於我。」
步隲又急又氣:「你不是說不認識張昭大爺?怎麼不說你跟他兒子交好?」

嚴畯依舊一派氣定神閒:「你沒問我認不認識他兒子啊。」

步隲差點沒衝上去把這書呆子掐死。
又是諸葛瑾開口:「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若曼才兄能為我等引薦,即使不能親聆張昭先生的教誨,也可從其子身上獲益匪淺。步兄,你說是嗎?」

步隲連忙點頭,「就是這個理啊,知我者,子瑜也。」

雖然,嚴畯真的幫他們介紹了張承,四個人也成為了好友。
但當孫權跟張昭要求推薦人才時,張昭還是只推薦嚴曼才。

步隲那點小小心思,怎麼瞞得過張昭這種在政治圈打滾的名士?
正當步隲心灰意冷之時,卻突然受到了孫權的徵召令。

步隲又驚又喜,收拾了行囊赴任,才知道推薦他的人,是諸葛子瑜。(這句掰的,不要認真)

原來諸葛瑾拜訪了孫權的姊夫,很得欣賞,就這麼成為了孫權的「入幕之賓」。
東吳小虎隊,進入了孫權軍。

可這三隻,都是文官。

其時正逢江東大亂,做謀臣搞行政的,完全比不上能帶個五十人上戰場的小將來得有價值。

步隲覺得這樣不行,就說服了嚴畯跟諸葛瑾一起留職停薪,展開江東歷練。
歷練玩什麼?
蜀漢也有個楊洪曾經幹過這樣的事。

表面上看起來,就是去拜訪世家士族,講經論道。
這個部分,嚴畯拿手得不得了。

實際上,在江東跟蜀漢這種蠻荒之地,更有價值的是地形探索跟風土民情的理解。

三人一遊數年,很是下了一番苦功。
等到聽聞赤壁之戰的風聲,才趕忙回轉。

回來提交報告給孫權,三小虎的職位,就這麼往軍職轉動了。
嚴畯為騎都尉。
諸葛瑾為中司馬。

步隲有鴻鵠之志,先為縣長,後來一度召回,於建安十五年直接飆升為鄱陽太守。
幾個月後,孫權更任命步隲為交州刺史,讓他展開了交州收服計畫。

諸葛瑾也從此走上了武官之路。
但這到底是步隲的計畫,步隲的目標。

步隲絕對是一個合格的將軍,諸葛瑾跟嚴畯則否。

後來,孫權要嚴畯接任魯肅的位子,嚴畯氣到都哭了。
「我只是個書生啊啊啊啊啊啊……」

諸葛瑾的性格,相當的心隨意轉,隨遇而安。
而他在對待孫權的時候,也是一樣。
古稱「諸葛瑾治水:堵不如疏」。(沒有這個說法)

「(諸葛瑾)與權談說諫喻,未甞切愕,微見風彩,粗陳指歸,如有未合,則捨而及他,徐復託事造端,以物類相求,於是權意往往而釋。

希望上面三小虎的對話,能夠讓各位感受到一點點諸葛瑾扯皮的功力。

不急。
不徐。
不正面硬碰。

待人如此,處事如此,用兵如此。

諸葛瑾的三不原則,讓他在風雲詭譎的亂世中,過著平靜安穩的人生。
這樣的人,還算不上是個傳奇嗎?

-------------------

「便在這萬籟俱寂的一剎那間,張無忌突然間記起了九陽真經中的幾句話: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


-----------------------------

文章並非定論,歡迎來粉絲團一起參加更多三國討論:【史前文話】

1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20-1-1 13:29:19 
諸葛瑾不只是文官,記得印象中有帶兵打仗過,不知哪場戰役就是!?
應該沒記錯的話!
回覆2樓
1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