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三十三章 - 願與事違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393 2   複製本篇連結 2020-1-3 11:35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第三十三章 ■願與事違

  只是一瞬間而已。

  在眾人都沒有注意的瞬間。

  一介儒士諸葛翊,確實湊合湊合,在緩緩飄落的紅塵中,無中生有發出了電光。

  「想請教先生,為何我無法掌握魔法樂府詩的音韻,陳冰大人卻能將咒歌朗朗上口。」諸葛翊得罪了陳冰,陳冰與征西將軍曹真交接之際便沒帶上他,看到在曹氏刻意低調安排下,征西將軍已經改由曹真接任,發現江東命運任人擺布,無法掌握局勢的諸葛翊,為了轉移注意力,趁隙詢問偶遇的伊坦拉道。

  身穿中原微服的精靈伊坦拉把握短暫的照面時間,跟守護精靈聖樹的漢廷北軍將士做了指示,他摘取了金銀兩種聖葉。將兩種聖葉捲起,遞給諸葛翊,要他吹出哨音。

  北風摩娑吹撫,諸葛翊單手拿起葉捲模仿伊坦拉的吹出的音律吹出聲音,哨響之間,忽然渾身起了靜電,須臾間有游離的電光閃現在他的身旁。

  冷澈的光一瞬間點亮了諸葛翊周身赤紅的空氣,他竟也使出了魔法。

  「這...是我引發的嗎?」諸葛翊驚覺。

  「果然,你是遞音者,而不是唱音者。」伊坦拉對那稍縱即逝的電光註解道。

  「先生何意?」

  「你揣摩不到音律唱腔,卻能當作魔法導體...這也可能是埃蘭納歐當天能順利以魔劍逆轉『熵魔』存在,令食靈者在本質上瓦解的背景因素。」伊坦拉坦然地說道,以諸葛翊的眼光來看,眼前的天人似無任何隱瞞,所以急切地問道:「那先生能夠教導我魔法嗎?」

  「如果無法唱和...恐怕是沒有辦法...」

  諸葛翊聽見這樣斬釘截鐵的結論,失望表情猶然浮現。

  諸葛翊以江東臣服為誘因,誘使曹操出兵,但曹操所要的還不止於此,他甚至打算讓呂蒙所部作為棄子。在這個情勢下,諸葛翊發現自己的智謀不足為事,而且在戰鬥中失了一腕,成了個廢人,不能耕、不能弓,仗劍尚不足以殺死一人。

  「不過...」伊坦拉翫味道。

  「不過?先生有別的方法能救我嗎?或者說讓我有法子挽救江東父老。」諸葛亮渴望探究到另有學習魔法的殊途,急切追問道。

  「在告訴你之前,我想先請教,一般漢族士人避魔法唯恐不及,你為何如此感興趣?」

  「工欲善其事,師事異人之道,君子可為。」

  「語氣聽起來,是將魔法當作工具,和霸者曹操有何不同?」

  「不,諸葛季牧另有使命。」

  「那我問你,你是忠於自己、忠於霸者還是忠於漢王朝。」

  「我忠於倫理。」

  「倫理...是某種維持秩序的信仰嗎...你的音韻聽來,雖然意志尚不堅定,卻合乎本性,沒有說謊,那或許我們有共同的朋友,你可知道你們樂府的協律都尉昭姬女士。」

  「董夫人嗎?」

  「嗯,她是我的朋友,希望你能輔佐她。」

  「輔佐?我本就在董夫人轄下啊。」

  「不,不是指你們漢人的官制關係,而是昆第一族重視的,在理知上的一致,或者很接近你說的倫理吧。」

  「那、我該注意些什麼呢?」

  「繼續關心你們中原的大勢平衡...特別是...留心我的朋友埃蘭納歐,我的名字是伊坦拉,現在你只要知道這些就好了。」

  諸葛翊聽到那個陳冰憧憬的天將埃蘭納歐之名,因為陳冰的緣故,他確實對埃蘭納歐沒有好感,而眼前的另一名天將卻提出了另一種可能性。他立刻承應道:「諾,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語畢伊坦拉趁著交接征西將軍與陳冰交接符印之際,簡單提示了諸葛翊如何冥想:「先做靜心與提氣的練習,直到五感中的聽覺能隔空聽見咒歌唱誦,能夠感應到魔法的波動後,再作下一步。」伊坦拉語畢完,便退進官闕的陰影中,隱遁於人往裡。

  這真的是偶遇嗎?諸葛翊對於伊坦拉的接觸有幾分詫異。

  「諸葛翊,快快快、快來拜見曹真大人!」諸葛翊還有餘思,一旁的陳冰什麼都沒注意到的吆喝道。

  由於曹真的南征部隊不過是試探部隊,所以發兵事宜也相當簡從,並未往霸府所在的鄴城作匯報,而是逕自到許都,接受漢廷的嘉勉和舉辦發兵祭儀後,便四出傳檄徵兵。曹真更是一馬當先,親點騎兵領頭南下。

  三部兵力合計一萬五千員戰力,並未在許都集結後再出發,而是沿南路徵結,到樊城再作點兵,合各地輜重兵伕,號稱三萬五千兵馬。糧草由征南將軍府荊州軍區供應,中央晚近再開倉還糧。

  整個發兵程序算是相當利索,足見統籌後勤的征南將軍府長史陳矯手腕。而原先應該負責調度的霸府左軍師涼茂只負責將進度彙報給曹操。

  這傳騎往返、籌糧發軍之際,諸葛翊護著斷手幫忙陳冰,總會奢望著陳冰配上他在夜糴以璧換來的銀簪。

  這段時間「華陀」派醫者梅福仍常假借照護諸葛翊手腕而來議論天下之事,特別是議論他走訪民間得到的食靈者軼聞,而空檔時間,他就練習精靈伊坦拉指導的冥想之術,試著聆聽萬籟間隱微的能量波動,但靜思過程,常因苦惱無法拉近與陳冰的距離而打斷。

  由於陳冰常往精靈的樹塔跑,諸葛翊便幫忙陳冰往協律都尉蔡琰處傳話。也趁便實行伊坦拉的叮囑,從而知道了,在如日中天的霸府眼皮底下,還有一個稱為「天樞」、具有漢廷色彩的詞賦樂律社交網絡。令他震驚的是,不只魔法領域的上官;協律都尉蔡琰、因應天人魔法而興起的哲學體系「天玄」的清談家何晏、甚至是服務於魏境的諸葛一族少年郎官諸葛誕。而日前來刺探他的精靈伊坦拉,也屬於這個體系的創作者。

  這便是伊坦拉意有所指的事。

  這表面上是一個作賦吟歌的團體,但組成分子殊異,實則是跨越漢人與精靈兩族間的私下結社。

  「和冰處得可以嗎?」在諸葛翊告知蔡琰曾遇見伊坦拉一事,要諸葛翊輔佐董夫人後,蔡琰點了點頭,似乎認同了諸葛翊,而後想起了什麼似的溫婉問道。

  「董夫人,晚輩有點不得要領阿。」諸葛翊尷尬地回道。

  蔡琰在焚香中靜坐著撫琴,一旁有兩名女官照料,一名女官是高鼻重目的突厥娘子,另一名女官則是長耳冰膚的精靈少女。

  中年的蔡琰在兩名異色美人中,仍顯得容姿雅致,卻總帶有一股感傷的愁容,這大概是因為她少女時曾有才女之名,後為外族所擄十多年,後才為曹操重金贖回中原,又順應了天將降臨的時代,歷經了萬般滄桑。她經歷之特殊,樂藝之縱橫,順理成章執掌了天人魔法音律的交流事宜。

  「那孩子有些缺陷,雖然擅長天人之唱,卻只順著自己的性子。」同為女官的蔡琰似乎對陳冰也有些無奈。在諸葛翊拜辭時,蔡琰意味不明的說道:「她有異才,又有陳元龍的膽識,但不願意多幾分思慮,在往後的動亂中,或將得有人照應著她。」

  諸葛翊點點頭,但蔡琰說的「往後的動亂」到底是什麼呢?現在還不算動亂之世嗎?以諸葛翊的才識,多少感覺到,精靈伊坦拉與蔡琰好似在籌劃著什麼。他了解蔡琰是暗示自己要照應陳冰,但以他現在所學,陳冰大概是不會依他。

  思及於此,諸葛翊只能苦笑。

  蔡琰沒有再說什麼,淡漠第開始撥弄琴弦,諸葛翊曾聽聞她以胡笳樂性譜入了琴譜,或許也能融入精靈的魔法歌創造新譜。這點讓諸葛翊很好奇她彈出的音色。心理盤算著,如果自己無法唱音,或者能請當代第一才女蔡琰教自己譜曲。

  「看來大雨將至。」蔡琰忽然開口道。

  「這是魔法的感知嗎?」諸葛翊猜想是否蔡琰也習得了天人的冥想感應之力。

  「琴弦似有鬆脫...水氣太盛,是故可知。察言觀色不能靠魔法,或許,你增加點閱歷之後,就能察言觀色幫上冰兒。」

  「小生明白。」諸葛翊恭謹地回道。

  「不、你不明白,閱歷不是知識,需要深刻的經歷。」蔡琰這下說的,看來就是她歷經滄桑後得到的人生觀了。

  「如有變動,注意偃月的記號。」蔡琰落下話後開始焚香操琴,高鼻璀目的女官上前要求諸葛翊退下,精靈少女放下帷幕,帷幕後頭的蔡琰奏起悲傷的琴歌。

  「如有變動...注意偃月記號。」諸葛翊實在不明蔡琰指得是什麼,百思不得其解之際,陳冰又來找事。

  午後,趁著鷹揚校事司人員不在,陳冰傳喚了諸葛翊,諸葛翊見陳冰在案牘卷宗間等他,陳冰雖然長在北方,但臉龐卻像南方人那般小巧細緻。諸葛翊每次見到陳冰,就把士人所學忘諸腦後,他下意識地先端詳了一下陳冰是否有配戴他贈與的信物,不過陳冰卻站得有些遠。

  「你是否跟天樞的人走得很近?」陳冰赫然質問到天樞一詞,這讓諸葛翊有些詫異,他一直以為陳冰覺得政治無趣,而沒有涉及複雜的交際關係。

  「妳為何知道?」諸葛翊回問道。

  「我就是知道。」陳冰理直氣壯的說。但諸葛翊注意到,簾幕後頭似乎有個銅髮大漢,諸葛翊對他有印象,卻又記不起來是誰。

  陳冰注意到諸葛翊的視線,立刻繼續搶話道:「天樞是我父親陳登所創。但是、曹丞相不喜歡這回事,所以我也不喜歡,裡頭還有那個嗑五石散的何晏,而且現在參雜了一些閒雜人等,雖然不是搞什麼假借聖意傳什麼『衣帶詔』搞謀反。但搞小圈圈的事我很討厭。我有要陳矯爺別搞了,你這江東人別淌混水。這、這是命令。」

  陳冰高姿態的指令道,冷話帶到就要走。諸葛翊有點不是滋味,貿然的問陳冰道:「有否想過也有精靈參與天樞之中,必然有其用意。」

  「...埃蘭納歐音主沒參與便沒啥大意義。」陳冰好像不想被人猜中對精靈的偏愛而辯解道,但越辯解卻是越透漏出自己的偏好。

  諸葛翊想起名叫伊坦拉的精靈的囑託,想來雖然不像士族間暗盤水深,但看來精靈間彼此也是有矛盾的。

  「別參進事端,明哲保身。」陳冰忽然變得精細起來,諸葛翊忽然明白陳冰或許不像表面那樣天真,該說是士族角力的事,她也是自小司空見慣了,父親早逝,選擇跟任何糾結之事保持距離,是她給自己的信條。

  「覆巢之下無完卵。」諸葛翊辯解道。

  陳冰征征地看著諸葛翊,對巷談再無知的陳冰也聽過諸葛翊這句回話:鴻儒孔融因為狂放、好譏諷的個性,惹來曹操殺意,孔融的幼子不願逃脫,而講了這句話。

  而孔融致終全家被殺。

  諸葛翊此話一出,像是在針貶陳冰侍奉霸府,就沒法和政治不沾邊。

  即便是蒼天變下,人們並沒有因為怪光陸離而共體時艱,人與人之間仍存在著藩籬,兩個男女間話不投機。

  即便有過人的自信,陳冰也不過是個年輕姑娘而已,沒有蔡琰的包容力。而諸葛翊雖放眼天下,但胸襟卻略嫌糾結。陳冰似乎有些氣不過,忽而質疑道:「接應曹真大人那天,諸葛季牧你是否和別的天人接觸。」

  「是...是有這麼回事。」諸葛翊回話有所保留,他一直以為陳冰沒注意到他在異人的指導下,與魔法起了共鳴。

  「別再浪費功夫練習魔法,不要以為能激發點電光就會有結果,謹言慎行,休再提孔融,不要讓鷹揚校事司盯上。」陳冰飄了一眼銅髮大漢,看來那天諸葛翊與伊坦拉測試魔法資質時,看來是被人報告了。那銅髮大漢能讓諸葛翊沒印象,多半是行事低調的鷹揚校事司人員。

  諸葛翊沒意識到陳冰可能藉由訓斥他,向霸府的情治人員保了諸葛翊,而僅僅只是在意,陳冰對自己練習魔法一事還是不能認同。

  講沒兩句,兩人便找不到彼此間的共識了。

  沒了世家門第的藩籬,一男一女共同經歷過生死時刻,但在日常裡卻好像找不到適合的對話距離。只能在沒有共識的話題上捉對。

  諸葛翊想起了蔡琰的叮囑,總覺得自己會跟陳冰漸行漸遠,貿然的問道:「...為何沒見妳帶過那銀簪?」

  陳冰被問得有點錯愕:「啥?進軍江東前提這?」

  她邊回答還注意一旁鷹揚校事司的銅髮大漢的眼光,面容顯得尷尬。

  諸葛翊也不明白自己怎生唐突,只好不管陳冰顏面,硬著頭皮坦述道:「如今南征軍的目標是夏口,爾後便是江東諸郡,在下希望陳大人...不、陳冰小姐能考慮與在下的約定。」

  「我不要。」陳冰冷著臉,鐵了心抿起嘴來。

  諸葛翊握緊自己的斷腕,腦門一熱,也不管鷹揚校事司人員的眼光,和陳冰的官銜在他之上,頭也不回甩門走了。

 

2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20-1-3 22:07:28 
快完結嗎?故事有點長 ^ ^"…———————————————
回覆2樓
hospitaller
3樓 2020-1-4 19:21:33 
差不多最終決戰了。敬請期待。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覆3樓
2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