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楚漢爭鋒】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 255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1-7 11:02
漢元年四月,自封為西楚霸王的項羽,跟他底下的聯軍將領們,紛紛四散去「接收」應得的領地。
也因此引爆了一連串新的對抗。

原本的各國王侯,以齊為首最是不服--因為齊國根本沒有參加鉅鹿之戰與平定關中。
另一邊,明明第一個抵達關中,但卻被發配邊疆的漢王劉邦,更是不爽到了極點。

趁著項羽跟齊國大戰,劉邦拜了一個全新的大將軍韓信。

韓信給劉邦出了什麼計策呢?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53.png



唬爛的,關於漢代往來關中跟漢中的路線有多種說法。
秦末這時,也就是劉邦軍入漢中,最廣泛的認知是走褒斜道。

北起斜谷,南至褒縣。
基本上是一個閃電符號S型。

褒縣直接北上,就是陳倉道。
斜谷直接南下,則是斜谷道。

斜谷南道,一直到東漢末年,曹操跟劉備的漢中之戰,才徹底開通成為行軍路線。
注意下,路線基本上一直都是在的,問題只是軍隊跟器械走這邊行不行。
除了道路本身的寬敞程度,更重要的是必須闢出駐軍點。

劉邦軍入漢中時,張良送他們到褒中,建議劉邦燒掉棧道。
我想,最可能就是燒去斜谷跟陳倉中間橫向的棧道。

而所謂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就是看起來劉邦軍像是要恢復褒斜道,但實際上是北上走陳倉道。

很合理,看起來確實也騙得到人。
不過史記上真正的記載是這樣的。

高祖本紀:「漢王用韓信之計,從故道還,襲雍王章邯。邯迎擊漢陳倉。
淮陰侯列傳:「漢王舉兵東出陳倉。

兩大主角的記錄,都寫出陳倉,但是章邯其實有反應過來啊,暗渡個屁。

我們再看曹相國世家:「還定三秦,初攻下辯、故道、雍、斄。
注意到「故道」這個地名了嗎?

光看劉邦那邊,會以為「故道」是指來時路,但它其實是一個當時的地名。
然後如果你有參加過劉備軍的漢中之戰,或是諸葛亮的北伐,下辯這個地名你絕不陌生。
正是祁山道的匯流要點。

控制下辯,同時控制了蜀漢梁三地進出口。

不管是孔明,法正,劉備,曹操,司馬懿,張郃,徐晃,張飛,馬超……這些三國名將名軍師的必爭之地。
就是下辯。

也就是說,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所採取的戰略,其實就是韓信計策的變體。

韓信以陳倉道為疑軍,祁山道為主力來攻打關中。
諸葛亮以斜谷道為疑軍,祁山道為主力……但他想要先拿下涼州。

英雄所見略同?諸葛COPY CAT就是真的。

其實當時也有一支漢軍負責隴西。

章邯一如數百年後的曹真一樣,馬上就把大軍開過去堵陳倉道。
這時又有個名叫趙衍的人,恍如數百年後的賈逵一樣,找出了一條小路,讓劉邦軍繞道而行。

便當章邯認為已經塞死劉邦軍的時候,右邊來了一支曹參軍,左邊衝出一支韓信軍,登時打得章邯連連敗退。

章邯退入好畤,與匯流的劉邦軍決一死戰。
理論上,一定要通知一下另外兩秦:司馬欣跟董翳。
但史記的記錄上,他們兩個完全沒有動作沒有畫面。

合三秦之力,才足以跟漢軍抗衡。

當另外二秦都不動的時候,你是不是也想起了縱橫家的說客?
劉邦手下確實有這麼一個人物:酈食其是也。

酈食其的弟弟,叫做酈商。
跟樊噲等人並做一傳,不過他的身分比樊噲高得多,在這次漢軍北伐戰時,酈商跟曹參一樣,已經是獨領一軍的將軍。

至於酈食其這時候到底有沒有出動,沒有詳細記載,史記只說了:
「酈生常為說客,馳使諸侯。」

不久之後,司馬欣跟董翳,還有一個河南王都投降了漢軍。

打敗章邯之後,劉邦派酈商為隴西負責人。
又有一支從武關打出去南陽,並且去迎接沛縣的劉邦家人。

這時候,關中河南基本上都是漢軍領地了。
但不管情報傳遞再慢,項羽也收到了劉邦反叛的消息。

正在跟齊國作戰的項羽抽不開身,任命了一個心腹為新韓王,並且把韓王成處死。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張良難道還傻傻跟韓王成一起領死嗎?

張良當然是逃了……對韓國,他的義氣跟責任已了。
接下來該做的事情,就是跟劉邦一起征服天下!

劉邦當時就在從河南攻打沛縣的隊伍中,與楚軍在陽夏僵持不下。
張良的回歸,自是讓劉邦大喜過望。

「我等你好久了,良哥,這仗我們該怎麼打下去?」
「……人家的君王過世,你卻歡欣鼓舞,非義也。」張良賞了劉邦一個白眼,「這場仗,本身是沒有意義的。」

劉邦不解,但也知道要趕快收起笑臉。
張良開始在沙地上畫圖:「現在你把戰線拉得太長,從漢中到關中到彭城,中間只要被人家截斷,你就死定了。」

劉邦恍然大悟:「馬的,哪個智障說要這樣打的?」
所有將領齊齊把手指指向劉邦本人,真一個「千夫所指」。

劉邦紅著臉咳了兩聲:「咳,不是,我有叫韓信去跟齊國趙國一起打項羽啊,我們這是趁虛而入。」
張良淡淡道:「所以呢?楚軍虛了嗎?你入了嗎?你手下就一個韓信能打,你還把他派出去,找死嗎?」
劉邦搓了搓手,想了想,又道:「不然,我們把關東之地拿出來封賞,釣幾隻大魚來幫忙打仗好啦。」

此言一出,連張良都嚇了一跳:「關東之地是你的?你可以拿出來賞人?」
劉邦一挺胸:「當然不是囉,不過這不就跟『先入關中者,王之』一樣,這年頭只要你喊一聲,『打下來的都歸你』,那還是不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嘛。」

在場所有將領,一齊臉色呆滯的鼓起掌來……誰都沒想到,劉邦居然已經領悟了這種高等政治作戰技巧。
或許,真正的天才,就是劉邦這種人吧。

張良點了點頭,道:「你說得很有道理。依我看,現在最適合釣的,就是彭越跟田榮。」
旁邊,蕭何的眼底閃過一道寒光。

劉邦哈哈一笑:「老彭跟老田本來就跟項羽打得熱火朝天,給點甜頭推兩下屁股,保證他們更努力幹活。」
「……你這麼會都給你說就好啦。」張良沒好氣道,「還有一個人,更是關鍵。」

「誰?」
謀聖張良留的這一手,就沒人能預料到了。

「九江王,英布。」

劉邦大吃一驚:「你說臉上有刺青那個英布?開玩笑,他比我還早加入項梁軍,鐵打的哥兒們啊。」
「這麼鐵,那你看項羽這次出兵,他配合了沒有?」張良道。

「呃……還真是沒有。」
張良又問:「你們在這邊被打得像狗一樣,他來夾擊了沒有?」

眾將面面相覷,是啊,照道理來說,英布確實該出動了。

張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你們不知道,項羽命令英布殺害義帝,他現在背了個宇宙無敵大黑鍋,看著大局不利於項羽,正在打算轉當汙點證人啊。」
突然,又一個名為「何」的人站了出來:「張良說得很有道理……我願意前去說服英布。」

張良微微一笑:「剩下的,交給專業的酈先生就可以了。」

酈食其聞言,也站起身來:「欲說田齊,先定魏豹。」
要是別人吐槽,張良一定要刷個兩句。但酈老先生開口,張良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終究是什麼也沒說。

劉邦看看有些不對勁,連忙散會,只留下張良。
眾人方去,張良一口血便嘔了出來。

「喂喂喂……你還好嗎你?」劉邦嚇得半死。
張良一臉苦笑:「十年苦功一朝喪……我太小看范增那老頭了,今後,我恐怕不能幫你上場打仗,只能耍耍嘴皮子了。」

劉邦一問之下,才知道張良本欲保全韓王成,與范增硬拚了一回。
范老頭傷勢如何不知,但張良幾乎是武功全失,好不容易才撿回一條命。

劉邦拍了拍張良的背,「說什麼屁話,你好好養傷,光靠你那張嘴我們也可以打敗項羽的啦。」
張良搖了搖頭,道:「要說嘴上功夫,到底縱橫家才是箇中好手……你要多注意酈老先生,這個人,我也摸不準他的來歷啊。」
「靠杯,那你還叫他負責戰線?」劉邦大驚。

「與其讓他藏著,還不如讓他把真實本領都搬出來。」

張良握緊了拳頭。

「暗鬥,我們吃虧;明爭,尚有勝算!」

-----------------------------

小說?歷史?歡迎一起來粉絲團參與更多討論:【史前文話】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