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三十四章 - 覺悟(1.43)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19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1-14 16:05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三十四章 ■覺悟

  諸葛翊被陳冰的決絕搞得煩躁,回廊舍的路上,遇見了被曹軍調往他處的孫鄰使節團隨員,對方似乎想揚鞭抽來,但遭到曹軍喝止,使出了極端話術的諸葛翊,在孫鄰等人眼中,便是讓鬫澤白白犧牲的賣國賊。

  魔物橫行,戰端再啟,他唸誦著「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經句,卻絲毫不能緩解內心的煎熬。

  斷腕焦著發炎,徹夜冒著冷汗,浸濕了床褥。

  他依照梅福的醫囑忍著發汗。

  在痛苦中,他忽然抽離了自身,他想起了精靈伊坦拉囑咐自己需要持續冥想,能由這麼巨大的痛苦中抽離片刻,必然是因為自己連日修習冥想所致。

  他在臥榻上喘息著,沉浸入自己的呼吸,想像著遼闊的遠方,精靈們種植的樹塔正傳響出咒歌。

  他緩緩定下心息,但一想到陳冰又再度變得糾心。

  下一秒,他變得有點恐懼,此處畢竟是曹操治下,他放生陳冰便走,也算是冒犯上官,按霸府律例恐非輕罪,自己又是一個沒有退路的江東叛徒。他甩頭便走的當下,陳冰卻也沒叫住他,他總覺得轉頭前有看到陳冰的表情,似乎對諸葛翊掉頭就走的反應也有點驚愷了。

  「諾,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他曾對精靈伊坦拉這麼說。

  「在往後的動亂中,或將得有人照應著她。」他想起蔡琰的話。

  想到他並未能遵從蔡琰的暗示,也就無法完成異人伊坦拉的囑託。心理倒是清清楚楚回響了陳冰的那句「我不要」。

  這條路上他巧遇了陳冰,卻失去了鬫澤,蒼天異變下,江東生靈塗炭,來求援的他卻又賣了江東,他見識到了天人的奇術,卻又沒有慧根習得魔法拯救江東。然後親眼具有摧枯拉朽之力的食靈者,為了拯救陳冰而斷掌...在那股深淵之力面前,不要說是江東了,整個中原又如何倖免於災難呢?

  反覆思索之際,他內心的痛苦更甚,被咬斷的手掌也隨之幻痛,痛苦無窮無盡的延長,痛到至絕時,一種超脫感升起,他疲累的倒臥榻上,放空了自我,又再度陷入冥思。

  當他放空自己到底處之時,黑暗的郎舍中一片靜默,隱隱的有種氣流在耳邊發出類似管竅還是琴瑟般的共鳴聲。

  他被那種共鳴聲所安撫,仿佛聽覺能通達寰宇。

  萬籟俱寂中,仿佛有簫笙之音。

  那簫笙幽冥深遠,仿佛與宇宙同源。

  這是伊坦拉說的,魔法的波動嗎?

  自己因為極致的痛苦,反而在當下頓悟了嗎?

  忽然之間,他覺得管蕭冥冥之際有人在跟他說話。

  他由床榻上驚覺翻起,郎舍中的空氣沉滯,並沒有人真的在跟他說話,他很模糊的意識到那話語。

  那話語嚴格說來並非說話聲,但意思卻如同語音般非常清晰。

  那聲音要他...

  那聲音要他去見陸遜。

  他想到陳冰冷白的臉龐,又再度感到心痛。

  他意識到,或許只要見到陸遜,就能得到無邊痛苦之中的答案。


  雞鳴而起,諸葛翊偷偷收了物事,在出使北境的活動以來,有好幾次這樣的時刻,突然被一種想法所驅動,轉變了原先的決定而改弦易轍。

  與魔物戰鬥時為了陳冰失了手掌,為了說動曹操出賣了江東的底價,為了魔法改事漢庭,加入了樂府。

  現在他要把這些變動都拋諸腦後,為了那飄渺之間的指示而出奔。

  對諸葛翊來說,他並不認為這是一種逃避,暫時擱置伊坦拉的請託,拋掉在樂府守護陳冰的承諾,他對自己解釋:這是為了天下蒼生。

  而且董夫人不是提到過嗎?

  「或許,你增加點閱歷之後,就能察言觀色幫上冰兒。」

  他一廂情願的認為,他若出走,見到陸遜後,期間所得功勳,也能助他贏得陳冰芳心。



  他假借要上醫館找梅福換藥,擺脫掉鷹揚司隨扈的跟隨,在梅福那裏,他意有所指的道別說:「要發兵了,可能無法再見了。」

  「怎麼道別呢?我會以隨隊郎中的身分,跟隨陳冰大人的分隊阿。到時也能就近照顧你的手。」梅福說道,然後撩起袖子幫諸葛翊把脈。

  「是、那倒也是...」

  「...莫非,你另有路子要走?」

  「怎麼這麼猜?」諸葛翊壓抑著心緒說。

  「我正在幫你把脈,看你脈象突然紊亂了一下,想必別有所圖。總不可能是聽到陳登大人的女兒芳名,心緒就亂吧。」梅福是個有良心的醫者,說話倒也直接。陳登病故的原因,也是因為怪疾復發時,華陀派醫者未在其側而死。華陀派也算是與陳冰有淵源。

  「這...」

  「如果你要離開,那我得跟著。」梅福的回應,對諸葛翊顯得有些突然。

  「依照魏律,編戶齊民是否不能脫離戶口郡縣?」諸葛翊知道曹魏的戶口管制很嚴,不明白華陀派醫者梅福為何要冒著風險脫走。

  「兄臺出身諸葛氏,也算是一見如故。源流天竺的華陀派醫者,不見容於魏公阿。我們老師華旉返鄉不歸便遭魏公殺害。在這謀事,陳冰小姐雖會照應,但還是如坐針氈阿。」

  「這不成理由,我可是要往險裡去,是要潛回江東阿。」諸葛翊聽梅福所言,脫口而出道。

  「霸權猛於妖魔阿,校事府的人不單是抓叛謀,更天天勒索官吏扣構陷良民。昨天巷口的藥鋪子就被抄了,但可不是天天有饕餮吃人啊,更重要的是,你的腕是給饕餮吃了,人卻活了下來,作為一個醫者,也必須作些觀察。你要潛回江東,對一個醫者來說更是不可得的機遇。我的老師『以醫見業,意常自悔』。老師是想出仕的,但我卻認為人體的脈象極其神妙。而天人們來過後,天人們的生理和魔法都無法用傳統醫學解釋,日前闖入魏境的饕餮,更是完全未知的存在。為了救治天下,有必要理解。」梅福邊說邊忙活道。

  「梅兄沒必要跟著諸葛季牧放棄樂府的差一塊冒險阿。」

  「諸葛兄有所不知,我們不是經常談論時政嗎?其基本原因是...」

  「怎?」

  「蒼天變後,天地變亂,黎民朝不保夕,能遇到有志一同的人實屬緣分,士為知己者死阿。」

  「與兄臺雖無門第之誼...但確實聊得投機阿...不過我並不想拖兄臺涉險...」諸葛翊沉吟思考後回頭面對梅福。

  「我已經打包好了。」

  還未等諸葛翊下定決心,梅福已經興衝衝地備妥包袱了。

  「前幾日我去見董夫人,她當時撫弦得知,琴弦鬆動,暴雨將至,或許不好出走。」諸葛翊還在思量事情的不可行性。

  「暴雨將至,能阻追人,抹除我們行跡阿。」梅福似乎迅速做好心理準備。反應倒是快活。

  諸葛翊現在想想,董夫人提示暴雨將至,卻也十分突兀,或許蔡琰也知道諸葛翊與陳冰關係難以維持,而必須出走。

  畢竟「你增加點閱歷之後,就能察言觀色幫上冰兒。」這句話也是蔡琰說的。

  一切都是天樞的網絡,或許冥想之際,是那名叫做伊坦拉的精靈以靈力暗示自己去找陸遜的。

  「華陀們四處行醫,要通關關隘不是難事。不趁發兵前的兵馬悾傯出走,編入行伍後,就很難脫隊了。陣前逃亡,必是就地正法,後果有點嚴重阿。必須立刻下定決心。」梅福果斷的建議道。

  諸葛翊抽出了陳冰贈的密銀匕首。

  也罷...就將計就計吧。

  希望有朝一日能再度與贈與匕首的佳人再見。

  希望那時的自己能得到她的青睞。

  諸葛翊連著梅福,趕在發兵前,打算往江東而去。



  仿佛是順應著諸葛翊的圖謀,曹境連著數日狂風疾雨,梅福說,因為精靈要為曹軍開道,控制曹軍進軍時候的天候良好,所以先宣洩掉大氣中的能量。他留了信給陳冰,與梅福在風雨中由許都脫走,在風雨的掩護下,整軍在即,並沒有人追蹤兩人。

  趕路的間程,他總是靜心冥想,盡量在風雨間感受到魔法作用產生的元素脈動。

  過了月朔,天際月牙浮現,天氣轉晴,月色澄明,應該是五都精靈塔開始控制氣候,想來是魏軍開始發進了。

  他先是伊坦拉的指示去接觸蔡琰,又依照蔡琰的種種暗示出發。望著月牙,想起了蔡琰那句「如有變動,注意偃月的記號。」

  現在出走之際是否就是她指的變動之時呢,「注意偃月」是指現在天上的月相嗎?他實在看不出月相有什麼進一步指示。

  偃月的記號到底是什麼呢?難道是指鎮守江陵的劉備軍大將關羽的青龍偃月刀?但他又聽呂蒙都督說關羽真正的佩刀是「萬人敵」?還是偃月的意思是要他追隨諸葛瑾伯父,去關羽所在的江陵?

  雖然也擔心諸葛瑾伯父安危,但冥想得到的指示不就是要他去找陸遜嗎?怎麼又往江陵呢?

  他試圖冥想找答案,但越是動腦就越無法冥想。

  他與梅福一路走偏僻小徑,在小村打探消息之際,有人正在佈施一種稱為餛飩的藥膳,吸引了大批人擠隊,說是東境遭海嘯侵襲,許多難民往此寄居,後又氣溫驟降,竟違常的下了冰花,許多人受了凍瘡,便有名士委人佈施。

  那飲食這讓梅福相當的好奇,諸葛翊飢寒之際,兩人也就上前領食。只見一名髮色如銅的大漢,久站在藥鍋前領食,一碗接著一碗上前,大口喝完生香藥湯,嚼食著湯碗裡的雲朵狀麵食。

  諸葛翊和梅福看著此人食量,好生羨慕,兩人領到餛飩後,湊和到半倒的瓦房旁就食。

  「這叫餛飩的是啥阿?麵皮下的食材入藥,食者發汗怯病,符合我家的《熱論》醫理。湯裡有香菜、蔥花、蝦皮、韭菜,麵皮則包著羊肉、胡椒...全是發汗材料。把麵皮包餡捏成月牙狀,也是好創意阿。」梅福邊吃邊計較藥湯裡的藥材是什麼。

  梅福蹲在路旁,諸葛翊雖是名士之後,但飢寒之下、糾結一番後也與梅福一塊蹲食。

  「好吃吧!兩位。」適才那位銅髮大漢蹲在泥濘路另一端,也拿著碗就食。

  「兄臺好食量。」諸葛翊讚美對方道。

  「好說好說,我跟這裡人混熟了,幫忙打退過幾次信奉紅色石敢當的山賊,多吃幾碗人家也不會說話。」

  「敢問這裡是哪呢?」諸葛翊聽對方這麼說,看來也是個蒼天變後的漂泊客,但心裡卻有點疑竇,故而多加詢問道。

  「施藥的人說是行者,是前長沙太守張仲景的弟子,這裡已是荊州地段了。」銅髮大漢回話道。

  「張仲景...好像哪兒聽過,應該也是通曉醫術的人士。才能製作如此美味的藥膳。」梅福思量道。

  「既是舊江東官吏的弟子流落之處,應該已到了舊江東境內了嗎?」諸葛翊思量道,因為孫權失蹤之故,江東除了呂蒙都督所統領戰線外,已經少有官衙尚在運作的地域了。黃巾之亂後,控制著地方的士族塢堡大多數也在蒼天變後失聯。所以江東已經沒有精準意義上的國界。

  「這好吃,形如偃月阿。」梅福盛讚月牙狀的藥膳餛飩道。

  「形如偃月,南北通食。」銅髮大漢大聲回道。

  聽聞大漢吟賦般的回話,之前早覺得此人有蹊竅,諸葛翊這時總算憶起銅髮大漢是誰?之前見過卻也都難以建立印象,只能記住那古銅顏色般的頭髮,此人正是配屬在樂府散騎的鷹揚校事司人員。

  諸葛翊聞言已單手至腰際反持匕首。心想就算只剩一掌,但有密銀匕首襄助,還是有機會撂倒對方。

  梅福聞對方所言忽然放下食碗,並順手按住了諸葛翊握住匕首的手。

  諸葛翊心頭一驚,難得這一路全是設計?

  梅福卻也沒以華陀派擅長的建體武功五禽戲壓制諸葛翊,起身向著大漢拜拳,大漢也依禮回敬。

  大漢立起身來,竟能三兩步蹲到諸葛翊面前,諸葛翊戒心未卻,大漢不慌不忙說道:「鷹揚校事司尤廷參見,但俺另個名號是西蜀的『冰孛星』。」

  孛星是指慧星,意味著混亂之星,說是霸府情報機關鷹揚校事司人員,卻有西蜀冰彗星這名號,意味著來人是劉備勢力的反間。

  「冰孛星恭候『天樞』的執事與諸葛亮大人的親友多時。」銅髮大漢加強語氣補述道。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