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三十六章 - 誰泯恩讎?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03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2-5 13:52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三十六章 ■誰泯恩讎?

  偌大的夏口防線餘燼仍飄盪不已,荒廢的營房仍持續地燃燒著。

  角落的望樓殘柵正發生小股兵力的激戰。

  李抗定睛分辨眼前的戰況,不管是江東軍與曹軍,都是蒼天變後多年未見的勢力。

  而那讓他深惡痛絕的曹軍,此刻被人壓著殺戮,只能負壘頑抗。

  對頭的江東軍,對比於節節敗退的曹軍,展現了不可思議的身體能力,江東兵蹬踏柵欄,順勢滾進了曹軍下馬騎兵的長槍陣內,掄起舟艦用的砍刀一陣亂掃,那飛簷走壁的姿態,讓他憶起了在華容道遇見的潘璋。

  他見到曹軍騎兵的徒步槍術,看得出這些騎兵並非省油的燈,也就夠凸顯江東士兵戰力的異常。能把這些上位騎兵打得節節敗退,雖然遠不及潘璋的不可一世,但也超過尋常士兵的戰鬥能力。

  一名江東士兵瞬間攀上騎馬騎兵的身軀,瞬間便是又是亂咬、又是挖眼,讓騎兵顯得手足無措,滿臉是血的跌進沙塵中。

  李抗將遠端的戰況看在眼裡。

  視若讎仇的曹軍與「非人」的江東軍。

  李抗對於要將何者當作敵人,有點看不清了。

  自從與潘璋交鋒,他約莫把握到了幾分事實,

  江東已經分裂成兩個勢力,過去與劉軍敵對的呂蒙此刻受到其他江東勢力的壓迫,而壓迫他的其他江東軍,與食靈者是同路人。

  「那些漢人全是『血癮者』!雖然他們食靈者的氣息很輕,是輕度的血癮病人,但人數眾多,還是逃吧。」鳴女在一旁確認道。

  「元飛!怎麼打算?曹軍和詭異的江東軍出現在這,夏口已破,撤回報告江陵方面?」關平控制著伏兵,詢問李抗道。

  李抗感知著眼前的戰況。他渾身沸騰,最好的做法就是讓江東軍殺光眼前的曹軍,他再去尋找託諸葛瑾來結盟的呂蒙殘部。身旁的鳴女和關平也都舉出很好的理由,不傾向接觸。

  但同時間仍有一股脈動在催促著自己去介入眼前的戰況,在曹軍中感覺得到一股熟悉的感覺。

  李抗恨曹軍恨得牙癢癢的,他咬緊牙關,想起了諸葛軍師的託負,還有日前被潘璋重創的一幕,完全不是血癮者潘璋對手一事,使他理解到,他面對的已不是奪妻之恨的曹軍,而是來自異世的惡念。他不能再被眼下的執念蒙蔽。

  他抓緊曹軍中隱含著舊識的那股感覺,作下了讓自己感到沉痛的決定。

  「救人。」

  「救人?讓漢人消耗漢人很好啊!」鳴女詫異地抗議道。

  「元飛,既然我入了你的隊,就聽你發落...但是我殘兵勢孤,務必三思。鑄血開光過的青釭劍絕不能落入敵手。」關平提供了些判斷依據。

  「如果我做決定,你們會支持我嗎?」李抗沉聲問道。

  「鳴女相信因古鈉古。」獸人女戰士點頭道。

  「可以,打算怎麼作?」關平也表態支持李抗。

  「雙方血戰僵持,我們這小撮騎狼足以破壞均勢。直刺背心!」李抗斷定道。

  李抗平舉開青釭劍,透過呼吸與關平和鳴女同調,他絕不再犯下華容道時被潘璋分割隊友、殺傷兄弟們的錯誤。關平與騎兵們交互眼神,鳴女吹出哨音招呼座狼獵手,實驗性的無當飛軍的快打騎隊瞬間做好了突擊態勢。

  當江東血癮者的前衛上前搏殺,即將衝垮曹軍防壁之際,狡猾的座狼群已經躍入了後衛的射手中,面對座狼,射手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座狼群一陣撕咬,破壞了射手釘住曹軍動線的箭陣,李抗與關平的騎隊已經由側翼衝入了血癮者步戰者中,由華容道以來悶過頭的西涼騎手作為前鋒、豎起長矛一陣連刺。後頭跟進的南中騎兵掄起砍刀掩護西涼騎手側翼。

  關平騎射掩護之際,李抗已經滾鞍下馬,突入了血癮者步兵陣中,這些血癮兵面容蒼白,滿眼血絲狂嘯殺來,看見這些平凡人癲狂的姿態,他知道自己做對了,這些血癮兵才是人類之敵。雖然不若潘璋有驚天的戰鬥力,這些血癮兵對李抗來說仍是必須將專注力提高到極致,才能應付的對手。

  他揮舞著青釭劍和勾攘,以精湛的護身技巧梗住了敵兵的洪流,附魔過的青釭劍帶有的特殊律動,讓血癮兵不協調的節奏被劍軌打斷,十來名血癮兵硬是被李抗一人扛住。

  「哪來的援軍?那是狼是虎?」曹軍似乎也感到詫異,對於飛軍中的座狼瞠目結舌。

  「主將請定奪助戰。」曹軍守住的望樓上,有軍師般的角色建議曹軍主將道。

  「堅守防線!靜觀其變!」曹軍之中有個肥胖壯碩的將領,不理會軍師的建議,似乎想放置助戰的李抗。

  就在曹軍主將命令之際,血癮兵似乎同時注意到了他的位置,同聲呼號紛紛往望樓搏殺,沿著倒榻的營柵掩殺而上。李抗望見了,也跟著血癮兵一起奔衝而上,一面以勾攘拉倒血癮兵,一面一同追上望樓。

  三步兩步的殺進了望樓內,望樓內那曹將的親兵已經被殺退,眼見那臃腫曹將已被包圍,李抗見那曹將黑甲璀重,拋掉難以施展的長戟,以鐵臂環首護胸,勉強以重甲抵禦住短刀掃擊,李抗料他是貴族將領,恐怕禁不住近身步戰,掄起劍來就是瘋狂殺退血癮兵,李抗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手拎起那曹軍披風,一起跳落望樓到一旁的腰牆走道,血癮兵瘋狂湧進,李抗掩護著曹將跌落到柵欄下,柵欄下停著的戰馬紛紛受到驚嚇,血癮兵已經狂雨般落在兩人四面八方。此刻那曹將手無寸鐵,李抗眼見無法保他,正要以青釭劍狂掃。卻見到令人驚異的身手,那臃腫的曹將下盤一矮,一個豬突前衝,由下腹肩扛起了一旁停著的戰馬,拋向了一側的血癮兵們。

  李抗驚異於對方的猛爆式角力武藝,另一側的血癮兵正要殺來,忽然幾道劍風在李抗身邊颼颼掃蕩,紛紛點中了血癮兵沒有皮甲保護的咽喉與腋窩,即便血癮兵再囂狂,被切入要害仍是瞬間攤倒,那蓄意的劍風伴隨著那股讓李抗熟識的體感──

  這感覺是...

  化身軍師徐庶投曹的劍客單福爽颯的出現在李抗身傍。

  李抗以習自單福的劍術與單福搭配出劍,此時那擁腫的曹將拾起了掩藏在一旁的軍旗,掄起了旗桿充作長矛掃敵。那曹將憑著體量,以猛爆性的拋摔和棍法制敵,那一般血癮兵的囂狂檔次不到埋伏在戰線周圍的窮奇支隊的水準,在曹軍大將的衝撞拋摔下顯得單薄。單福體魄雖遠不及李抗,但擊劍之術仍是上乘。李抗與單福互相呼應,三人雷霆萬鈞的掃蕩血癮兵。

  眼前的單福,原來就是李抗的血透現象的共鳴對象,對於這個叛逃曹軍的徐庶,李抗有太多想問的,當年託他保護阿馥,而阿馥的隊伍遭到曹軍襲擊而失去身影,單福入了曹軍,是否知道阿馥的下落呢?

  ...或許自己是做對了...哪怕是有一點阿馥的訊息也好...李抗心中揣想到。

  「元飛別來無恙,見識過征西江軍的匈奴角鬥法了嗎?」那投奔曹軍、多年不見的徐庶對著李抗說道。

  征西將軍?竟然是一方上將,李抗曾聽趙雲叔說過;征西將軍是與張飛將軍有姻親關係的猛將夏侯淵,但眼前的將領顯然年輕許多。他本來有點輕蔑這名騎將,看那抓舉之術,也不禁心生好感,回首見那壯碩將領,他扛起了那張軍旗,上書:

  靈壽亭侯.曹

  李抗三人控住周邊場域,一旁關平已經振蹄趕到支援,連箭疾射之際,鳴女也領著座狼趕到清場,曹軍開始有組織的逼退血癮者的殘兵,其餘曹軍騎兵看到奇兵助戰,也簇擁到主將身旁,保險起見地舉戟齊對李抗等人,足見曹軍訓練有素。

  但那剛剛想要放生李抗的貴冑大將卻輕輕擺手要戟陣稍息:「休得無禮,偵查之際遭到魔軍奇襲,承蒙相助,剛掩蔽了將旗,漢征西將軍曹真在此,見有天方奇獸,義助之壯士為何人是也?」

  李抗看了看「靈壽亭侯.曹」軍旗,再望了望多年未見的單福,眼前的曹軍大將,正是他尋找多年;劫奪阿馥隊伍的虎豹騎騎將。

  在中原面臨蒼天生滅危機之刻,他試圖捐棄對曹軍的成見,忽略兵力的劣勢,諷刺的是,拯救的卻是多年以來尋找的奪妻仇人。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