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三十七章 - 晴天霹靂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083 1   複製本篇連結 2020-2-13 11:11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第三十七章 ■晴天霹靂

  李抗咬著牙,眼前便是他尋找多年的曹氏騎將「漢靈壽亭侯」。

  李抗因為曹軍南下,從此與妻子離散,中原因為蒼天變分裂,多少人的命運因此離散。

  現在告訴他漢靈壽亭侯旗隊襲擊阿馥的單福也在場。

  在蒼天變阻隔下,多年尋覓不得的情報來源與仇敵一下全出現在眼前。

  無論是多大的險阻仍保持堅定的李抗,一時也難抑方寸。

  他一個踏步就要揮出青釭劍壓制眼前的曹真,卻是一堵利劍直指李抗咽喉,李抗怒氣還未發作就給鎮住,使劍的竟是熟悉李抗劍路的老友單福。

  就跟單福當年放棄主公劉備時一樣,李抗對於他阻止自己的舉動無法接受。正要推開單福,卻又被關平由後揣住胳臂。

  「元飛,你還是這樣剛直脾氣,小不忍則亂大謀阿。你眼前可是漢征西將軍阿。先看看夏口形勢吧?」徐庶雙眼無神,冷然說道。

  「原來如此...」關平順著徐庶的話頭,打量了一行人身處的夏口廢墟。

  順著關平的視線,李抗理解到征西將軍曹真以小隊據守在此的原因。四面八方的營寨缺口中湧出了千騎曹軍,此處原來躲藏了曹軍的先遣部隊。

  「在我的策謀下,曹真大人是想以身為餌,誘出攻破夏口的江東魔人的小部眾予以捕捉,以掌握未知敵人的動向。夏口已在我軍控制下,元飛切莫輕舉妄動阿。」徐庶表情淡漠,語氣雖無脅迫之意,但看著曹軍以人數壓制了瘋狂的「血癮者」殘兵,形勢已成脅迫之姿。

  李抗幾乎忘了單福善於佈下危勢翻盤,自己非但救的是凶狠曹軍中的至深仇敵,而且根本就踏入了單福的誘敵陷阱中白忙一場。

  「徐庶...這位壯士是你舊識?」曹真不解地問道。一副不解自己跟李抗有何深仇的表情,這讓李抗被壓抑的憤怒更為難解。

  徐庶暗示般的對李抗搖了搖頭,希望李抗不要輕舉妄動,以正式的語氣對他如今的主子曹真說道:「是的,此人是在下在劉軍中的好友,擊破過飛將呂布的乘縣庶民鐵槍李進之子。」

  「有膽識才能有巧遇啊!」曹真讚美李抗道。

  「是巧遇無誤...」李抗咬牙承認這是巧遇,卻完全不是曹真認知的那種巧遇,那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阿。此時鳴女靠上了李抗,發出了深沉的呼吸聲,李抗意識到鳴女試圖用她的呼吸緩下李抗的呼吸,使他冷靜下來。李抗眼見,四面八方已經被上千曹軍鐵騎團團包圍,李抗因為對曹軍的仇恨,在判斷是否要救援時注意力過於狹隘,而失去偵查整個環境的敏感度。現在生死可是靠曹真發落了,而他還有許多事情想質問曹真和單福。

  「我軍確實是想拯救曹將軍,末將是左將軍麾下荊州都督麾下關平,受到江東呂蒙都督使節請託,來救援夏口,敢問將軍為何在此?」關平還不待李抗發難,以其關羽義子身分力求面對曹將。

  「我?也是來看看孫權裝什麼神弄什麼鬼阿。整個建業瀰漫著瘴氣,手下部將自相交戰阿,聽聞呂蒙尚未失智,就來此救人了。」曹真撫弄著鬍子道。

  「巧,我們雙方目的一致阿。」單福打圓場緩解氣氛道,說來也是在幫兵力較少的李抗。

  「呂蒙必定是狗急跳牆了阿。向曹劉兩邊求援阿。」曹真接過幕僚遞上的水囊灌了一口、氣喘吁吁的道。

  「我們抵達時,夏口已被不知名部隊所破,呂蒙殘部可能已經撤離了,所以我們便在此設伏,將軍想抓那些妖人來探問。」單福試著說明道,一方面也是說給李抗聽的。

  「我看諸位勇猛,在這江東異境,要不暫且跟我軍合流?」曹真胸有成竹的說道。

  李抗隊伍中的座狼發出嘶嘶低鳴聲,鳴女和其他座狼騎手也作戒備狀。曹真對飛蠻與異獸卻沒有詫異貌。可見曹營對蒼天異變的熟悉程度不比劉軍差。

  李抗內心早作了決定要暫時放下個人仇恨,為因應蒼天變而行動,但當年沖散阿馥隊伍的曹真卻近在眼前。

  「收劍吧-元飛,我直說吧:老拿著劍對你沒好處。」單福眼神一低說道。

  李抗掛上了青釭劍一個箭步又要逼上曹真,單福作勢要擋,李抗卻是立刻轉身單手提住了單福的衣領低聲道:「阿馥在哪裡?」

  「蒼天變後,這是兩軍首次接觸,壯士何必執意干戈呢?」曹真看見李抗舉動遞出了軍旗,要侍從拋來了長矛,卻發現了李抗也有來頭:「等下...那把可是丞相所配的青釭劍...」

  「正是青釭劍...」關平正色道。

  「長板坡之役時,我也在場...以你的年紀來看,是當初拯救了長板坡猛將的人...」曹真疑惑地說道。說的是李抗拯救了趙雲一事。

  「我也知道你是虎豹騎一員...」李抗壓抑著怒意低吟著說。

  「如果...你是當年長板坡之將的扈從,當年丞相有意放你們走,而今我家丞相有交代暫且不跟劉軍衝突,這回我也不跟你計較。」曹真一副施恩的口吻道。

  「侯爺你有度量,但小人倒想問問你,當年是否擄走了一名叫阿馥的女子!」李抗終於在忍唆不住,對曹真怒吼道,伴隨著李抗的怒吼,曹軍騎兵也整齊劃一挺出了長搠對著李抗一行人。曹真則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單福冷眼看著提著自己領口的李抗,低聲說道:「元飛...別為難曹將軍。」

  「我在長板坡做錯決定了,單福!你這回休想勸退我!」若不能問到阿馥的下落,李抗看來想持著青釭劍與曹軍同歸於盡。

  「那我便直說了,長板坡時我怕你自暴自棄於亂軍之中求死而騙了你,漢靈壽亭侯爺擄走的是我的母親,阿馥早就死在亂軍之中了。請節哀!」

  「...你說這話是想救我!」李抗不敢置信單福的說法,整個喊話都僵了,無視著曹軍的槍戟森然吼道。

  「是、但這次我說的是實話。」單福以一種不容質疑的冷靜態度回話。

  此時此刻的李抗,已不想知道什麼是真相。

  他怎麼選怎麼錯。

  他感到自己的心沉落,握著青釭劍的手腕頓時變得無力。

  曹真搓弄著鬍鬚,揮了揮手,曹軍對著李抗一行展開了包圍,曹氏精銳展開北方士族擅長的雙戟包夾上來,忽然一股氣場拔地升起,是關平插入了環首刀「萬人敵」展開了符石氣場。

  臃腫的曹真被那股氣場震開,幾名曹兵上前接住,一齊被身著重甲的曹真壓倒,連老練的單福都碎不及防的被氣浪拋了幾尺才落地。

  鳴女與座狼此時也上前團團護住李抗,關平發話道:「軍侯是好意救人,希望曹將軍、徐大人不要強留我們,我部負有諸葛軍師諭令,不輕啟戰端,以調查異變,拯救江東呂蒙為重。」關平鄭重地說道。

  「又是魔法!」曹真似乎被關平的奇技弄窘了,以一反肥胖身姿的靈活動作爬起,吹鬍子瞪眼就要上前,徐庶卻撐著被氣浪震傷的身子擋在前:「將軍,我軍深入未知地境,該結交朋友。」

  單福擋到兩邊人馬中間發話道:「元飛你稍安勿躁,這位年輕兄弟提到諸葛軍師...你們該不會是受孔明兄所令?」

  「是、是單福熟知的諸葛孔明。」李抗回道。

  「將軍、如果在大後方的孔明兄也來了,劉軍必是有備而來。元飛,我們身處火場,大家抬頭望望天際,正是蒼天異變下的天色,務必各退一步。」單福雖身處曹營,卻一副居中和事的口吻。

  「曹操讓我家破人亡,如何各退一步...?」李抗質疑道,對於懸念多年的阿馥只換得一句「節哀」作為結果,實在是無法接受。

  「因古鈉古,不要被厄運獵走了!不要屈服於恨意!」鳴女靠上來拉住了李抗道。

  「你們帶著異族,又有那古怪的魔法,我們樂府散騎沒跟來,不打算較量,本將軍就賞你們個機會滾回江陵吧!」曹真擺擺手高姿態的說道。

  李抗惡狠狠地瞪視著曹真,曹真給看得有些心虛,但因為生性高傲,硬是擺出一副自若的表情。

  此刻,仿佛在呼應眼前的僵局,青釭劍再度發出共振,李抗眼前的世界忽然驟變成一股壓力,這夏口營寨數日前經歷激戰時;所揉雜的恐懼漩渦衝擊著李抗的體感,好似李抗常常深陷的夢境入侵到現實來追獵他了。李抗意識到,似乎因為聽聞阿馥的噩耗,血透現象所引發的感受力,在他身上好似有著更深的覺醒───壓力螁去,眼前又回復成為現實的營寨火場。

  這超感體驗讓李抗回復了冷靜。他理解到那巨大的命運並沒有放過他,還在等待與他互相追獵。

  而阿馥.並沒有出現在眼前的白日夢中。

  命運無意順應他的執念。

  面對當年衝破阿馥所在隊伍的元凶,他甚至沒有報仇的機會。

  他只剩下當下了。

  潘璋先前就預告答案了,那江東的邪惡力量源頭,早摧毀了夏口,掌握了先機。

  他凝視著眼前的單福問道:「呂蒙去哪了?」

  「我軍抵達時,夏口已經被攻破了,但屍首不多、亦沒有激戰鑿痕,呂蒙是個擅長佯攻潛行的將領,種種跡證顯示,呂蒙該是見前哨鄂城被破,就立刻撤往他處了...」

  李抗知道單福非但是一名一流的劍手,也是細心的戰術家,他的推敲十之八九正確。「你們不是來救援的嗎?為何沒有去尋找呂蒙?」

  「現況便是我部已經佔據夏口,等後援一到便會進圖江東。」曹真不想放棄主導權,主動回應道。

  「如果貴部與我們一樣受呂蒙請託,是否應該與呂蒙會合為要?」關平問道。

  「年輕人別亂說話,你們大可回報,我等乃奉丞相之令進軍江東,其他因素皆不在本將軍考慮範圍。江東門戶夏口已經為我佔據,要進出江東就看曹氏臉色了。徐中郎將煩請送客。」曹真失去了耐心應付李抗一行人,擺擺手便反身退回曹軍戟陣之後。

  李抗沒有機會攔住曹真理論,只能直勾勾的看著官列「中郎將」,顯然是曹真副手的單福:「你當初起誓,離開劉皇叔投奔曹操後,將永不為曹操設謀,而今卻任了郎將?」

  單福回視了一下獸人女戰士鳴女,再回望了李抗道:「元飛,問問你的青釭劍吧...蒼天變改變了一切。」徐庶語畢轉向關平道:「小兄弟你們撤退吧!雖然兩軍主將還未有正式協議,但現下我軍不會追究...」

  曹真退去後,曹軍戟手也紛紛後退,關平抽拔了「萬人敵」,招呼了騎兵、獸人騎手要撤時,單福卻是上前擁了李抗一下:「對不起兄弟!命運讓我們身不由己啊...」

  李抗並沒有回話,他無法原諒自己,自然也就談不談得上原諒單福與曹真。

  「孔明兄既然也來到前線了...那不妨往卻月城去。」徐庶忽然說道,李抗無法明白徐庶的意思,鳴女打量著這個因古鈉古的舊人,一旁關平回頭說道:「卻月城?那裏不是荒廢了嗎?」

  「臥龍孔明兄、鳳雛龐統兄皆是我水鏡書院的師兄,孔明娶了荊州牧劉表姻親黃家之女,黃承彥曾任江夏兩千石之官,任職期間築了卻月城,後來遭到江東勢力攻破,雖然荒廢多年,但仍有抗阻江東方向敵人的地勢,如果夏口鄂城犄角之勢被破,呂蒙要撤,又想跟孔明接觸,應該便是往南岸的卻月城...」

  「那你們呢?曹真打算放棄跟呂蒙接觸?」李抗詰問道。

  「這就要看逃竄中的呂蒙自己的意思了,曹真大人也通曉政略,搶進了夏口的我方已經擁有橋頭堡。剩下就看其他各方勢力態度了。」對曹真而言,已經拿下了赤壁之戰時──曹家幹將于禁、荊州投降名將文聘一路兵馬也沒能拿下的夏口。過去常在第一線指揮的曹操、宗族大將夏侯惇已老,曹真不愧為備受期待的少壯俊傑,他的這次搶進,讓曹軍不管是政治、外交、戰略上,都能以逸待勞,所以也就無意積極拯救呂蒙了。

  依潘璋之言抵達夏口,只看到了血癮者的氣焰滔天和曹氏令人憎惡的嘴臉。

  李抗咬緊牙關,將阿馥的幻影拋在身後,騎上馬後領著飛軍殘騎撤去。

 

1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一出手非死即傷
2樓 2020-2-13 11:37:22 
說句不中聽的…本故事與諸多事件似有出入。
說句好聽的…好看!
回覆2樓
hospitaller
2020-3-30 04:52
感謝喜歡 .主要是一組簡化的奇幻世界觀 搭上演義的人物設定(還有些許的翻案) 還原漢末儒家迷信 士族塢堡 中原地貌上。
hospitaller
2020-3-30 04:54
虛實整合拼接出來的世界觀。亞里斯多德說史詩較歷史為真。意味著故事合乎人情 更為真切。
一出手非死即傷
2020-3-30 08:08
原來如此。
1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