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三十八章 - 智謀對魔法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21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2-19 10:52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三十八章 ■智謀對魔法

  隨著夜幕低垂,劉備軍那艘不知哪個河道穿越而來的鬥艦,依憑著高聳堆疊的樓台,以弓弩防護著漢津港。劉軍不特意明火執炬,並不想讓曹軍摸清楚劉軍部署,而是不動聲色地由水面控制曹軍進路,扼住陸面曹軍進軍。到了深夜,劉軍中的獸人部落戰士依憑著靈敏的嗅覺、聽覺潛行而來,對曹軍鹿角作了數次衝擊。

  在黑夜中,獸人的身手放大了不少,直到曹軍中的精靈箭手憑著夜視力狙擊了獸人的小頭目,並施放了照明的光炬咒語,獸人才縮著尾巴撤退。這一來一往的超常戰鬥,都讓迷信的兩軍屯兵部曲佩服的五體投地,而其間的法力交鋒完全與五行無關,且讓篤信儒家五行倫理、計算各種對弈拚搏的漢人策士感到信仰很無力。

  但漢人之中並非沒有掌握住蒼天變後的異域魔法格局的人。諸葛孔明在陣前的帷幄中籌算,蒼天變後,北方、劉氏與江東三方勢力的首開局,他認為已搶得五分先機。他未卜先知呂蒙一定同時向雙方求援,而曹操一定會忽視呂蒙,趁火打劫取得江東主導權,而他早先一步作好佈署,今日讓曹氏一定得緩下步伐。他已經準備好了三個備案,但備案的目標卻還需要一位客人,搖搖羽扇等待著客人降臨。

  大將關羽與施法護持著獸人戰士的薩滿王足仍坐鎮鬥艦,而諸葛孔明陣營的大帳忽然揚起一陣狂風,漆黑的夜空中有怪鳥長鳴,一頭有著虎豹身軀的巨鳥,猛地盤旋於空。

  劉軍引以為傲的弩手正要揚箭,卻被一名叫馬謖的諸葛亮幕僚叫停。

  「我等的客人果然降臨了。」諸葛孔明信誓旦旦的說。搖著扇子喜孜孜地望著營帳頂蓋,走出營幕迎接賓客到來。

  在月色和劉軍部曲包圍下,乘著幻獸的來人是曹氏呂蒙救援軍的客座軍師祭酒,精靈族七鑑音主「冷澈的」埃蘭納歐。所謂的七鑑,意指他掌握了魔法音律的第七度奧秘,是精靈族中僅存的前線唱音人才中,魔法力堪比譜曲者與調音者的。

  「是刻意設定讓我現身的戰局嗎?」埃蘭納歐身著密銀鍊甲,宛若魅影的登堂入營道。

  「使君比當年的周公謹還美啊,了不得,又講得一口好中原話,果然和獸人的薩滿長老們傳說的一樣。沒錯,我發動夜襲又設下防線,還有意願和辦法越過來的談判的,必定是天人的使臣。」諸葛孔明欣賞埃蘭納歐的美姿,溢於言表。

  「騎乘獅鷲潛行,確實是為了私下談判而來。」埃蘭納歐也不迴避潛行是私下的行為道。

  「喔?還跟著一位漢官?」諸葛亮瞧著冰眼的天人身後的武官下襬綬巾問道。

  「這位是我部軍師祭酒.天人埃蘭納歐,漢樂府散騎常侍陳冰拜見左將軍府諸葛大人。怕天將降臨,太過唐突,特來充任協調人。」那矮個子的武官以女子的昂揚聲調報道精靈的身分。

  「掛著樂府的騰蛇符印...有聽聞天人使用樂律魔法,這位女將軍也是施術者?」諸葛孔明迅速推理道。

  「正是。」陳冰昂揚的回應諸葛孔明道,眼前這名劉軍的中青幕僚代表,陳冰曾經在士人圈子聽說過瑯琊諸葛氏,也是傳說中的赤壁之戰喚東風的妖人,而且...他還是那個古板的諸葛翊的叔父,因此對孔明其人也算有點好奇。

  「有意思。聽說歌律術力還在獸人族符文力道之上,有機會諸葛某一定要請教請教。」諸葛孔明熱烈地說道。

  「這位...精靈族的軍師祭酒,能代表曹軍嗎?」諸葛亮身旁的幕僚說道。

  「這位漢左將軍的麾下,能代表漢廷嗎?」埃蘭納歐冷漠地說。

  「有趣,馬謖,以問題回答問題,和我諸葛家學一樣。」諸葛亮跟身旁的幕僚讚嘆精靈天人道。

  左將軍府的軍師將軍諸葛亮,可以視為劉備的核心幕僚,編派著左將軍府的軍政事宜,因為蒼天變的發生,劉備為表仍恪守天地倫常,仍掛著蒼天變前的朝廷所授職銜「左將軍」,但毫無疑問地,與目前實質掌握漢廷的曹操是為敵對的一方。而且由陣仗看來,實質掌控了精靈的宿敵獸人族。

  反過來說,精靈諾姆王廷目前理論上與漢廷是結盟狀態,但實際上卻是與挾持漢廷的霸者曹操密切合作,軍師祭酒沒有正式的員額,而是曹操特設的情報官角色,其中最著名的是英年早逝的鬼才郭嘉。而埃蘭納歐以魔法交流特使的身分擔任此職,並擔任呂蒙救援軍的顧問。

  「如果職銜不能侷限你的行動,那諸葛某人也是一樣的。」諸葛孔明以一個假設作結,埃蘭納歐心照不宣的點點頭。

  兩人初步有了一個共識,必須靠自己的行動扭轉天下大勢,而不受勢力所侷限。陳冰對埃蘭納歐的意圖並沒有質疑,她似乎懶得去懷疑她的精靈尊師。

  「那如果精靈使君是個人行動,為何認為必須找我談判呢?」

  「我剛剛乘著獅鷲獸臨空時,估計貴部江陵軍兵力兩萬,獸人三級勞作力以上的戰士三千員,他們應該是早先就由各部落屯地強行奔集過來的,看來你已湊齊博弈中原的碁子,想換的則是其他勘作籌碼的成果,給我中原的州郡圖吧,山川中蘊含的歌曲流向會告訴我真相。」過去精靈朝廷將獸人族視為勞動力,也以此貶抑性的方式計算他們的戰力。埃蘭納歐作了要求,隨後在那名叫做馬謖的幕僚遞上的地圖上點出了三個諸葛亮的可能的備案:

  如果在救援呂蒙的任務上,曹操另有圖謀,打算轉移重心,由更東方的淮南路直取江東首邑建業,那諸葛亮就會進援夏口,窺視曹軍淮南路的側翼。

  這時諸葛孔明就會有三條備案,一者固守天下門戶夏口,二者越過赤壁往江東腹心的柴桑前進,或者由漢中、江陵、夏口對襄陽發動鉗形攻勢,進逼曹操五都。如今還有獸人部落為前鋒,天下這盤局,可不是曹操說了算。

  「馬謖你看,了不起,所以點破了我方坐一望三的局,如果精靈使君死命與我軍對戰,兩方在荊州戰區都陷入膠著,那我們三條備案都完成不了,當然沒有荊州一線側翼的支援,曹軍走淮南路也會孤軍深入魔窟,卦象堪慮,所以...使君有什麼提案呢?」諸葛亮胸有成竹的說道。

  「漢人,你做下這樣的佈局,其實是想迫使雙方合作,否則我們彼此都會陷入僵局,陷入我朝廷搭乘靈船抵達中原前,你們三方區域互相牽制的局面,但是和以往不同,現在江水以東的第三勢力幕後的操縱者不是人類,你我兩方若不能合作,是無法抵禦熵魔的攻勢的。」

  「有共識。」諸葛孔明拍案叫絕道。陳冰對於埃蘭納歐的推理也感到頗驕傲,想到陪音主闖入敵陣果然是對的。

  「我由獸人薩滿口中得知,你們共通的敵人覆滅了你們的中土,是合兩族之力也無法抵禦的邪惡勢力,超越了漢人所知的五行力量,依我所見就像是一股席捲寰宇的瘟疫,所以當下對三方最好的答案,便是合作。」諸葛亮回答道,孫權拿出來作為籌碼的漢傳國璽,似乎完全不在諸葛亮的考慮之內。

  「熵魔...不僅僅是瘟疫,是能讓銀河虛寂的一種反生命體,就像當初精靈與獸人合作時一樣,宿敵合作是權衡過後最好的合奏...」埃蘭納歐沉吟了一句,端詳著眼前的中年謀士,由這幾年來獸人族並無過激的音訊看來,想必是被眼前的智者所馴服。眼下只需要返回曹軍,敦促雙方正式訂下臨時的合作協議,再操使主將曹真回報曹操,依照他對曹操的測度,曹操不會愚蠢到為了權力,斷送致勝的機會,合了兩支漢人與獸人,這便算是湊齊對熵魔第一回合的棋子。

  「夏口乃九州通衢,此線若被邪惡勢力拿下,中原門戶大開。必須聯合各勢力...合兩者之力,宛如當年的赤壁之戰啊。」仿佛呼應埃蘭納歐的盤算,諸葛孔明也以孫劉聯軍做比喻,因為埃蘭納歐並非曹軍中人,也就不用擔心以赤壁做比喻是對當年的敵人曹軍的嘲諷。

  「等下!」躲在埃蘭納歐身後的陳冰忽然想起什麼高聲道。

  「這位...女將軍有何想法?」諸葛孔明對陳冰頗富興趣的回道。

  「你們該不會有暗招吧?為何江面上會有鬥艦?難道由江陵出發,通過夏口繞過來的?剛不會先與呂蒙打過照面了吧?」陳冰質疑道。她想到那諸葛翊人品不乾不脆的,與人談合作時卻是頗擅長藏招。身為他的叔父的諸葛亮更是個傳說中的「騙人亮」,是讓曹丞相頭風宿疾加遽、氣死江東美男子周瑜的諸葛狐狸。

  「好問題,像是很熟悉諸葛氏思維所做的提問。」諸葛孔明欣賞的看著陳冰,誕陳冰對這種奉承一點都不欣喜,說來說去都是諸葛氏的自吹自擂。孔明也不理會陳冰的白眼繼續說道:「這正巧是諸葛某能給呂蒙救援聯軍的一個獻禮。鬥艦並非由江陵發出的,所以不用通過夏口,漢津之外,其實還是有水陸要衝的,即是當年黃氏擴建江夏偃月壘後所築的卻月城,當年遭江東軍擊破廢城,在蒼天變後,漢津港被神秘火焚後,我便讓我妻子黃氏族人重返卻月城,營造了鬥艦以應荊州之變。現在正好可以由此地進取江夏之地。不過...」

  「又怎麼不過了...」陳冰實在沒耐心聽這個中年諸葛氏賣關子。

  「精靈使君和女將軍又該如何說服曹公放下雄霸之志,與左將軍合軍呢?」

  「那您又如何說何對我朝廷有偏見的獸人族,與精靈族再次合作呢?」埃蘭納歐心照不宣的事實是,當年靈船一進入中原,精靈族就啟動分裂船體的機制,將獸人族排除出去了。獸人族雖然不聰明,但仍一定會猜忌這不是個意外。

  「請使君信任某,諸葛氏的智略擅長營造信任。」

  「你有智謀,而我有魔法,如今漢境五都都插立了我朝的鎮守樹塔,營造出了魔法的繁榮網絡,如果就此議定,我自能說服曹公。」埃蘭納歐審慎而自信的說。

  埃蘭納歐與劉軍議定,曹軍與劉軍、精靈與獸人,漢人與異族,宛如當年赤壁之戰周公謹與諸葛孔明合謀,現在兩方勢力三大種族組成聯軍,對抗肆虐江東的黑暗勢力的態勢終於成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