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滕胤:孫仲謀算計的終點】 史前文話 東吳中二傳 318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2-27 11:36
孫權是一個很可憐的人。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從東吳中二傳的一開始,就說過,孫權的一生,很少真正的去相信誰。
孫權與周泰的交情,說是他人生中難能可貴的一筆,並不為過。

跟曹操和劉備一樣。
孫策,才是江東政權真正的開創者。

孫權是繼承者。
從春秋戰國時代開始,繼承者的宿命,向來都是無止盡的權力鬥爭。

開創者需要作的,是點滴累積財富、實力、人脈。
然而繼承者的權力,其實是由開創者所聚集的人脈所給予的。
並非天降神授。

推動這些人們的,是利益。
每個人對利益的價值觀不同。

有人想要白花花的銀子。
有人想要家族興盛昌隆。
有人願為知己奉獻犧牲。

而每個人的價值觀,也不是恆定的。
十歲的時候覺得一百塊很多。
三十歲的時候覺得一千萬才夠用。

在這變化萬千的環境中,孫權不停的算計如何自保,如何壯大。
直到他人生的最後一刻,他留下了五個輔政大臣給自己的兒子。

其中有一個,我們在之前的故事中,都著墨不深的人物。
一個打醬油的滕胤。

25.png



在江東五大叛臣中排行第二的滕胤,乃是北海郡人。
青州北海郡的擾亂,比徐州來得更早。

先是青州黃巾賊,後有袁紹公孫瓚爭霸。

滕胤的父輩跟劉繇交好,便決定去投靠當時身為揚州刺史的劉繇。
赤壁戰後,滕胤的父親跟伯父才加入了孫權軍的陣營。

也算是很會看風向。
不過身在亂世,光會看風向,壽命不夠長還是不堪用的。

兩人早卒。

滕胤本身是個白皙的美少年,十二歲時就已入朝為官。
就是常說的「少為XX」了。

大官員們看到他年紀輕輕,儀表堂堂,都很是讚賞。

既然是眾人青眼有加的白龍,孫權當然要搶個頭采。
滕胤二十歲的時候,就被召為駙馬,不過娶的是不是孫權的親生女兒?

「(呂)據、(滕)胤皆(孫)壹之妹夫也。」

孫壹是孫權的姪兒,孫靜家系的。
稍微說明一下,在古時候,公主跟皇帝(王)的女兒並不是同義詞。

我們可以注意到,公主多半是有封號的。
封號的來源有二:一是老公的封地,二是公主自己的封地。

就像嬪啊妃啊,也不是指皇帝(王)的老婆。
而是後宮女官職名稱。
公主基本上就是女性爵位。

只是沒跟皇上睡過,你想拿到後宮女官職?難。
不是皇上寵愛又不能睡的,你也別想拿到女爵位就是了。

從這裡我們很難看出,滕胤這時候到底娶誰的女兒。

「權以胤故,增重公主之賜,屢加存問。」
維基拿這句判斷……如果這句是「權以公主故,增重胤賜。」我就信了。

滕胤當過丹楊、吳郡、會稽太守……都算是大後方根據地,幹得多好也沒啥好說嘴的。
孫權過世前一年,突然決定徵召這個駙馬爺回來擔任九卿之一的太常,並要他輔佐太子。

出太守入九卿,滕胤就是出去混歷練的。
他還在朝廷的時候,跟張昭和孫策的兒子一起制定過朝儀。
地位本就非同一般。

孫亮上任後,諸葛恪轉為太傅,滕胤則是改任衛將軍,領尚書事。
衛將軍在漢朝,本來是京城禁軍的統帥。
三國則明顯不是了。

魏跟吳都增設了武衛將軍。
魏有曹爽,吳有孫峻。
禁軍兵權很顯然是在他們手上。

蜀漢的衛將軍姜維則根本北伐去了。

在諸葛恪跟孫弘孫峻鬥得東吳滿天風雨時,滕胤卻完全置身事外。
因為全家排擠他。

孫亮的皇后,是全琮的孫女。深得孫魯班喜愛。

「亮遂為嗣。夫人立為皇后,以尚為城門校尉,封都亭侯,代滕胤為太常、衛將軍,進封永平侯,錄尚書事。」

這裡的尚是全尚,是全夫人的父親。
一看就很明白,全夫人一步接一步的讓父親取代滕胤。
在孫峻奪大權的同時,全家正依靠著太后孫魯班跟皇后全氏的威能,蠶食鯨吞著皇宮主權。

這就是為什麼孫峻要上孫魯班的床,要跟呂據聯手掌西宮事。

而說到孫魯班同意全家先鬥滕胤,滕胤的正宮老婆是誰就昭然若揭了。
肯定就是孫魯班的親妹妹之一啊。
難不成還因為滕胤長得太帥,孫大虎吃不到因愛生恨嗎?

孫魯班仇視妹妹這件事,也可以從她弄死孫魯育得到印證。

從這些部分也可以看出,滕胤默默的就被逼著跟孫峻呂據等人走到一塊去了。
但滕胤並不欣賞孫峻的性格。

「峻、胤雖內不沾洽,而外相苞容,進胤爵高密侯,共事如前。」

諸葛恪死後,滕胤一度打算辭官,但孫峻仍是留他。
從前面滕胤給張昭當研究助理,我們就可以發現,在這個二代皇朝時期,滕胤本身的聲名,就是另一個小張昭。
這種活招牌留在身邊,對於政客是有一定好處的。

「若滕胤為亞公,聲名素重,衆心所附,不可貳也。乃表以峻為丞相,又不置御史大夫,士人皆失望矣。」

不要看孫峻是個奸臣。
九品芝麻官說,貪官奸,清官要更奸。

曹操,劉備,孫權,都是難得一見的奸雄。
孫峻的算計全面性,更是不下這些老前輩們。

能夠使盡手段,甚至犧牲自己青春的肉體(?),孫峻在短短三年間,徹底掌握了東吳這個國家。

時間,終於要來到五鳳三年八月了。
孫峻已經不需要親自押陣,直接派出了驃騎車騎兩大將軍,佐以降將文欽,配上朱異唐咨等一流名將,走孫策當年壯志未酬身先死的路線,展開了北伐。

「自江都入淮、泗,以圖青、徐。」

孫峻與滕胤肩並著肩,手拉著手,一起去主帥,驃騎呂據的大營餞行。
宣示著東吳全新的團結,準備迎接必來的勝利!

噁心。

孫峻看著呂據整齊的軍容,突然覺得一陣噁心,掉頭就走。
當夜夢見諸葛恪。
夢見當年那一刀,被諸葛恪閃過。
當年自己閃過的那一刀,卻怎麼也避不開。

孫峻醒了,卻嚇出一身病來。
趕忙找來堂弟孫綝,交代後事。

九月十四日,孫峻過世。
九月十六日,呂岱跟著走了。

孫綝立刻宣布自己繼承堂哥的位置,並且下詔要呂據等人撤軍。

收到消息的呂據勃然大怒:該繼承這個位子的,明明就是自己才對!
呂據請來文欽跟唐咨商議,但兩人都覺得不應衝動,不如聯名上書,表薦滕胤為丞相。
東吳,要團結。

呂據照辦,但數日後,卻收到滕胤已經被任命接替呂岱的大司馬,並且將派駐武昌的消息。
合情,合理,呂據無法再以潛規則辯駁。

呂據便派出密使,連絡滕胤,打算一起引兵攻打建業,先拿下孫綝再說。

十月四日,孫綝收到線報,連忙派孫慮率領丁奉等將前往江都,並且密詔文欽等人,要他們撥亂反正,反咬呂據一口。
朱異則率兵潛至武昌,準備攻打呂據跟滕胤的姊夫:孫壹。
孫壹收到消息,連夜逃往魏國。

另方面,孫綝也派出左將軍華融等勸說滕胤。

滕胤知道事情敗露,立刻召來典軍楊崇與羽林督孫咨,告知左將軍等人,真正的國賊,是孫綝。
眾人一番討論,決定先上書勸告孫綝。

注意到了嗎?滕胤根本就還在建業城中。

孫綝大怒,一不作二不休,找來將軍劉丞,直接率兵攻打滕胤。
滕胤則假作詔書,要他陣營中的左將軍羽林督等人趕緊調兵來救。
但眾人皆以為不可,遂為滕胤所殺。

滕胤殺了諸將之後,仍是一付雲淡風輕的樣子。
有人建議他不如直接率兵前往宮門,大臣將士自會棄暗投明。

但滕胤清楚,事情不是那些憨人想得這麼簡單。
禁軍的中立態勢已然擺明,手中無兵的大臣們,也只能束手旁觀。

滕胤現在能作的,只有等呂據突破江都,會師建業。
便告訴大家,呂據馬上就到,我們一定要死守到底。

十月五日,呂據沒有來。
劉丞大軍進攻,滕胤大營在一日內被攻滅。

十月六日,孫綝下詔大赦,改元太平。
正是取其天下太平之意。

十月八日,呂據在江都腹背受敵,親信勸他不如投降魏國,終有報仇之日。
呂據說:「恥為叛臣。」遂自殺。遺體為吳軍所獲。

這場太平之亂,就這麼落幕了。
後來東吳的第三代皇帝孫休誅殺孫綝,為諸葛恪、滕胤、呂據三人平反。
但陳壽仍將諸葛恪、滕胤列入了叛臣傳。

其實我們不難發現,呂據叛亂,那才是真憑實據。
諸葛恪、滕胤卻始終沒有興兵造反。

而隨著滕胤的過世,再沒有孫權留在東吳的棋子了。
我們常說,二宮之爭是東吳衰敗的開始。
但其實諸葛恪跟孫峻經營的那幾年,東吳頗有起色。

對比一下,二宮之爭就像是蜀漢的夷陵之戰。
而太平之亂,其實就是魏延之亂。

蜀漢全靠諸葛亮。
東吳全憑孫仲謀。

但諸葛亮還留了蔣琬費禕。
東吳卻什麼也不剩了。

「大江東去,浪淘盡。」

-----------------------------

文章並非定論,歡迎一起來粉絲團參與更多三國討論:【史前文話】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