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韓信之死】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完) 468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3-3 11:01
68.png


漢五年,西楚霸王項羽在烏江畔戰死。
諸侯將相共尊漢王劉邦稱帝。

看太多天命所歸,水到渠成的故事,還以為這是理所當然。

事實上,你光是看項羽當年入咸陽,為什麼可以自己展開大分封?
因為他在鉅鹿把諸侯的部隊大將都聚集起來了。
後來他也是分封這些大將,不是原來的諸侯王。

劉邦可以迅速愉快的奪韓信的齊軍,並且稱帝。
在垓下之戰前,早就不知道要做多少準備了。

「皇帝曰義帝無後。齊王韓信習楚風俗,徙為楚王,都下邳。立建成侯彭越為梁王,都定陶。故韓王信為韓王,都陽翟。徙衡山王吳芮為長沙王,都臨湘。」

劉邦稱帝之後,調度了四個新王。
說真的,不要太輕易下「韓信是個政治笨蛋」的結論。

公堂之上,我們假設一下。
如果三國時代,諸葛亮北伐成功了。
劉禪封諸葛亮為魏王,這難道不是一件大家開心的事情嗎?

更別說,除了北伐大元帥諸葛亮,誰來當魏王是沒爭議的?

「奪其軍」這件事情,本身有很多背後的意義。
幾千幾萬的人馬,可不是像搶一把菜刀那麼簡單。

所有搶到虎符就可以調動兵隊的故事,也都存在著下面軍士官想要請示上級被阻止(殺死)的情節。

我們就要明白……當時最應該當上楚王的,是灌嬰。
這思路跟得上嗎?

灌嬰才是真正消滅楚國的人。
而劉邦以楚地跟韓信交換齊國與兵力。

韓信為什麼願意接受?
他本身也是楚人,除了成為天子外,沒有比當楚王更光宗耀祖的了。

成為楚王的韓信,跟項羽一樣先來了個衣錦還鄉,報答當年一飯之恩的漂母,並且提拔了侮辱自己的混混。

漢六年,劉邦下令巡狩天下,在「陳」召集諸侯。
「下一站,雲夢。」

這裡司馬遷寫了一堆陰謀論。

劉邦一統天下後,並非萬事太平。
首先是臨江王造反。
緊接著燕王也反了。

沒多久,陳公也起兵了。

平定陳公之亂後,有人上書告韓信準備謀反。
劉邦徵詢大臣的意見,諸將紛紛自告奮勇要去打韓信。

大家都認為,韓信能夠連戰連勝,統率大家的故楚,只是運氣好而已。
劉邦可不這麼想。
陳平問:「這件事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劉邦回答沒有。

這對答看似莫名,明明就有很多人知道啊。
陳平在問的,八成是「張良知不知道這件事」。

陳平又問:「韓信知道嗎?」這是你問過韓信沒有的意思。
劉邦仍是答不知。

這兩下問答,陳平就「知君心」了。
如果劉邦想要的是解決疑惑,那他就應該會去問張良,或者跟韓信坦然相對。

陳平明白,劉邦想要解決的不是問題,是人。

「那我們的兵將,能勝得過韓信嗎?」
「不能。」

想打不能打,這才是老闆找你來的用意。

所以陳平才提出了「假遊天下,誘韓信前來,只要一個勇士就能擒住他」。
這大概是關於韓信能統兵不能打架的最直接證據了。

那韓信這邊呢?
很抱歉,司馬遷說,韓信真的打算造反。
但寫得非常撲朔迷離。

「(劉邦)實欲襲信,信弗知。高祖且至楚,信欲發兵反,自度無罪;欲謁上,恐見禽。

我改了一個標點符號,中文好一點的人會覺得比較清楚。

第一,韓信用兵,向來遵從孫子兵法,先講知己知彼。
如果他真的要起兵,怎會不查明劉邦的意圖?

第二,韓信既然要反,為什麼又打算去謁見劉邦?
所以我把這邊改成分號。
也就是韓信正在左右為難。

乾脆起兵打劉邦的巡狩車隊?
可我明明沒錯啊,為什麼要搞自己呢?

去跟劉邦說個分明?
又怕被抓。

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劉邦作了兩手準備。
一邊按照陳平的計謀行進。
另一邊,其實也要其他的諸侯帶兵前來。
一旦陳平的計謀失敗,劉邦就會集結兵力開戰。

而韓信只探到陳平之計,不知劉邦之謀。

這時就有人建議韓信,不如獻上項羽大將鍾離昧的首級,來對劉邦表示忠誠。
除了打仗之外,韓信就是那種有事情當面說一下比較清楚的習慣。

既然有這麼一個意見,韓信就去找當事人鍾離昧商量。
鍾離昧在項羽敗亡後,會來投靠韓信,也表示他對韓信有一定的認識。

不談打仗,韓信這人心腸挺軟的。

今天韓信來說這事,鍾離昧也立刻就明白。
韓信就是想要選擇去跟劉邦當面對談。

「漢不發兵打你,是因為我在你這裡。你如果抓我去獻媚,那等我一死,你也沒好日子過了。」
說完,鍾離昧大罵韓信:「公非長者!」(你不厚道)

如果是一個仁厚的好人,通常都是會自己幫人家擋下這個災殃。
韓信把問題丟給鍾離昧,其實心中早已有了決定。

鍾離昧自殺,韓信便帶著他的頭,前往「陳」謁見劉邦。
然後就被抓起來了。

韓信嘆道:「狡兔死,良狗烹。天下既定,我要被烹了。」
劉邦來見他說:「有人說你要謀反啊。」

但車隊回到雒陽,劉邦就赦免了韓信,降為淮陰侯,留在京城。

韓信待在京城,經常稱病不朝。
日夜怨懟,更不想跟其他漢初功臣碰面。
只有狗腿王樊噲對他十分巴結。

但劉邦也會來找韓信,有時聊聊諸將的能力高下。

「你認為,我的能力可以帶多少兵?」劉邦問。
韓信答:「陛下帶兵,最好不要超過十萬。」
「那你能帶多少?」劉邦又問。
韓信再答:「越多越好。」

劉邦笑了:「你這麼厲害,為什麼會被我抓住呢?」
韓信明白,劉邦所忌憚的,是自己的能力。
「陛下您不適合帶兵,但擅長統將。」韓信趕忙送上高帽:「而且您是天命所歸,非人力所能及啊。」

韓信被擒後,過了三年。
劉邦經歷了韓王信與匈奴的聯手叛變,險險脫身。
又遇上趙國相準備暗殺他,也是堪堪避過。

趙國相被處死後,劉邦挑了鉅鹿守陳豨接任。
陳豨在當上鉅鹿守之前,跟韓信頗有往來。

當他被任命為鉅鹿守時,還特地來向韓信辭行。
韓信牽著陳豨的手,屏退左右,跟陳豨在中庭裡說話。

「你這次去北地,乃是天下精兵之所在。」韓信道:「你是皇上寵愛信賴的臣子,人家說你叛變,皇上必然不信。」
頓了頓,韓信續道:「但如果有第二次,皇上就會起疑。第三次,皇上必定會親自帶兵征討……如果真的這麼發展,我必定會在京城起兵幫助你!」

陳豨非常信任韓信,「了解!」

漢十年七月,劉邦的老爸過世。
劉邦下令要各國大臣來奔喪,陳豨拒絕。

八月,陳豨以趙國相的身分,起兵叛變。
劉邦本要求韓信一同前去平亂,韓信稱病不去。

韓信寫了一封信給陳豨,說咱們約定的時刻到了。
劉邦離開後,韓信便假造了聖旨,要赦免奴隸,用當年章邯的法子徵召部隊起義。

一切部署妥當之後,韓信因故把一個親隨關了起來。
親隨的弟弟為了救哥哥,就跑去呂后那邊,舉發韓信造反。

呂后遂跟蕭何商量,假傳聖旨,說劉邦已經消滅陳豨,要大臣們一起來參加慶功宴。
蕭何更致信韓信:「就算生病也應該來一下。」

韓信一入宮,就被抓起來殺掉了。

好,解謎時間到。

老實說從韓信跟陳豨密議開始到被殺,實在太絲絲入扣了。
套句無聊人士愛說的:「怎麼會有人知道韓信跟陳豨說過什麼?」

這種真的無聊,詳細的內容一百分是司馬遷掰的。
他只需要知道,官方有記錄,韓信跟陳豨有勾結,有往來就好。

事實上,陳豨還跟韓王信也有勾結。
這一年的叛變,也是陳豨跟韓王信共同發起的。

是不是有把兩個韓信混在一起,說你造反就是你了的狀況?
我沒有特別去找但是這種方向一定有人想過吧。

其實更值得關注的是:
劉邦這幾年災殃不斷,韓信真的要叛變,為何選在此時?
有陳豨響應看起來藉口超棒,但以韓信知兵,豈不知遠水難救近火?

更有趣的是,我才剛看完東吳的內亂。
諸葛恪被滕胤勸說一定要赴約而死。
滕胤在內部叛亂,只能期待呂據打回來。

為什麼「諸葛恪之死」這麼樣板,這麼像韓信之死?

我更相信,是呂后編造了反亂藉口,處死韓信。
呂后為什麼這個時候動手?

「及高祖為漢王,得定陶戚姬,愛幸,生趙隱王如意。」

劉邦一直想要廢掉太子劉盈,換成如意。
在漢九年,劉如意十歲(虛歲)被封為趙王的時候,才告了一段落。

所以第一,前面劉邦雖然常常不在家,但呂后的心思都還在如何穩固兒子的太子之位。
第二,趙國相陳豨之亂,對呂后而言,牽連越廣越好。

那為什麼要找韓信開刀?

我們也看到,被軟禁之後的韓信,基本上就是討好劉邦過日子。
在太子之爭這個話題上,韓信不去管什麼正統禮法,講究順從劉邦渴望的動機,也是比較高的。

更值得注意的是,你以為呂后只對韓信下手嗎?
韓信卒於漢十一年,春。
十二年秋,蕭何下獄。

十一年韓信被誅之後,要不是召平叫蕭何趕快巴結劉邦,蕭家只怕要辦喪事了。
「禍自此始矣。上暴露於外而君守於中,非被矢石之事而益君封置衛者,以今者淮陰侯新反於中,疑君心矣。夫置衛衛君,非以寵君也。願君讓封勿受,悉以家私財佐軍,則上心說(悅)。」

呂后不但除去韓信,還把功勞報給蕭何……差點就讓蕭何跟著韓信一起去了。
漢初三傑,真正投效呂后的是留侯張良,所以張良,沒事。

對劉邦來說,韓信是一個想用又不能用的大將。

所以聽到韓信死訊時,劉邦的情緒是又喜又悲。

還記得那年,蕭何月下追韓信。
回報劉邦:「拜大將如呼小兒耳,此乃信所以去也。」

也許,韓信在等的不是陳豨。
而是希望劉邦能夠再一次,以最高禮遇請自己出戰。

-----------------------------

文章並非定論,歡迎一起來粉絲團參與更多歷史討論:【史前文話】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