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白登之圍:劉邦更艱難的下半場】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 183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3-12 11:22
71.png


平民出身的劉邦,憑藉著自己的奸詐狡猾,擊敗了人生最大的對手項羽,建立了漢朝。
一般的認知就是這樣了。

不過建國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光榮的三國志遊戲,在進入「角色化」之前,早期通常全破只有兩種方式。
一,你所選擇的勢力,征服了地圖上所有城池。
二,你和你的同盟,征服了地圖上所有城池。

秦始皇的路線是一,所以他一統天下之後,主要面對國家經營。
劉邦的路線其實是二。

在劉邦的面前,還有著許許多多的「同盟國」。
這樣的情況,比較接近「提前稱帝」。

也就是三國時代,袁術、劉備、孫權等人的行為。
只是因為劉邦跟曹丕類似,是一個曾經接受過前朝獻降的人。

同時劉邦又打敗了真正的道統繼承人:項羽。

即使有了正統性,有了盟友的支持,劉邦還是不可避免的要面對他的「朋友們」。
項羽敗亡的時候,不算劉邦,天下尚有七王一侯。

齊王韓信。
淮南王布。
燕王臧荼。
趙王敖。
衡山王吳芮。
韓王信。
臨江王驩。

以及建成侯彭越。

劉邦首先面對的問題,是項羽的楚國該如何處理。
理論上,劉邦本身是楚人,漢直接併吞楚,很好很強大。

但這樣其他的七王允許嗎?

劉邦首先找來了跟他最要好的韓信,把楚國交給韓信,並架空齊國。
齊國人民風剽悍直爽,說難聽點,腦子不好使,很容易就被策動打仗。
封誰去當齊王,劉邦都不安心。

然而,北方的燕王臧荼就覺得不對了。
臧荼其實是被韓信勸入同盟的,後期沒出什麼力,但大家出來混不是講禮義廉恥的。
你劉邦怎樣也應該給我點湯喝吧?

比方說,齊國既然不封王,就在我燕國底下,分個幾座城讓我犒賞一下弟兄們也好啊。
沒有。

劉邦稱帝後十個月,不算上為了項羽跟漢軍作戰的臨江王,臧荼果然第一個舉起了反抗漢朝的大旗。
事實上,臧荼大約是趁著趙王張耳過世,想去把趙國北方的代地納入版圖。
結果臧荼不但沒分到羹湯,自己的燕國還被新漢軍分食了。

才打敗臧荼,劉邦就收到韓信即將造反的消息。
如果你認為,韓信是被誣告的,那臧荼同樣是被陷罪的可能性也不小。

但以當時大多數人的視角:臧荼造反,連結韓信才是事所必然。

雖然在陳平的獻計下,劉邦不費吹灰之力就擒下了韓信。
但劉邦心裡明白:大漢的根基,要動搖了。

劉邦決定不殺韓信,並且與諸列侯剖符立誓:你們保我劉家,我保你們爵位世世不絕。

這時候很妙的是,其實大多數的列侯,都是留在長安。
封地則由朝廷派出的官員去管理收稅。

這就是我們常讀到「郡國制」的真貌。

要特別注意的是,「郡國制」的國,指的是王國,非列侯國。
列侯國其實跟郡縣沒有太大差別了,都是由中央指派控管。

但王國則還是維持著一定的自治水準。

為什麼不是完全?因為這時候有兩個王國:齊國跟燕國,是官派國。
是大漢朝廷能夠對其指手劃腳的半自治王國。

這就是劉邦蕭何等人在進行的移轉……他們到最後就是要廢掉自治王國。
而這個時候,只是轉換的過程。
稍稍劇透一下,後來劉邦打敗了各個異姓王,封自己未成年的兒子為新王。
於是造就了藩王到任率低,實際各藩國仍然掌握在中央派出去的「國相」手中。

原本只要劉邦再多活幾年,就可以順利把封國問題都處理掉才是。
但人算永遠不如天算。

同樣這個時候,當封王仍以異姓為主的時候,劉邦的削藩之意,也不會沒有人察覺到。
上有政策,下面永遠有對策。

韓王信就上書朝廷:「我們韓國,是邊塞的前線,對抗匈奴的先鋒,但是我的首都晉陽實在離前線太遠,不容易掌握戰情。我想要把首都遷往馬邑。」
合情合理對吧?劉邦准奏。

劉邦心裡想著,你不想躲在後面,自己要上前線送死,我也是樂得輕鬆。
誰知道,到了秋天,匈奴就來包圍馬邑了。

司馬遷是這樣寫的:韓王信根本沒打算跟匈奴對決,而是立刻求和。
但他同時也向漢廷要求援軍。

漢軍出發的路途上,跟韓王信的溝通,也發現到他似乎在遮掩著什麼。
漢軍的使者就責罵了韓王信。
韓王信怕漢軍到了會誅殺他,便投降匈奴,獻上馬邑城,並且帶著匈奴大軍一起攻打太原。

這千迴百轉中充滿了不自然。
那是司馬遷想要盡量客觀的描述這段變化。

更簡單來說,或者說,用陰謀論來看。
韓王信早就跟匈奴達成協議,遷都馬邑,是為了去匯流。
並且引誘漢軍前來。

劉邦果然動怒了,立刻帶兵親征。
作為將軍出身的皇帝,劉邦打過的大小型戰役數量,在歷代皇帝中絕對是排行相當靠前的。

韓王信與劉邦的初次交鋒,以漢軍勝出告終。
信本人逃往匈奴,而其他人立了一個新趙王,繼續與漢軍纏鬥。
從這裡我們可以發現,當時韓國跟趙國的領地,有些曖昧不清。

韓王信的韓國,並不是戰國末年韓國的領土,而是跟戰國趙在分食著代趙之地。

匈奴冒頓更再次集結兵力,與韓王信一同發起第二次衝鋒。

匈奴大聯軍仍然不敵漢軍。
但事實上,匈奴開始拿出他們的看家本領,游擊戰了。

漢軍貪勝不知輸,一路追擊。劉邦本人更是放大膽子前進。
為了追擊機動力極高的匈奴騎兵,劉邦的車騎隊跟步兵隊之間,逐漸拉開了距離。

終於,在平城附近的白登,沒有步兵隊的漢軍,被寒冷的天氣跟匈奴大軍包圍了。

非常有西伯利亞戰術的既視感。

漢軍的士兵,大幅喪失作戰能力,但劉邦並沒有坐以待斃。
他還有縱橫之策這步棋可以下。

是的,我們敬愛的縱橫家殘兵,陳平先生這時,也在白登之圍的漢軍中。

陳平獻計,派人去餽贈冒頓的妻子厚禮,要她跟冒頓說,雙方本來並沒有仇怨,且就算殺了劉邦,匈奴也不可能進佔中國。
反而會引起無窮無盡的兵禍。

冒頓遲疑了,匈奴鐵騎也停止了進攻。
白登之圍持續了七天,突然一場大霧,陳平立刻建議以弩弓手開路,撤入平城。

原來,冒頓打算把「殺劉邦」這個仇恨值,送給新趙王那邊。
但雙方連繫不順暢。
冒頓也在懷疑,是不是新趙王設計要陷害匈奴?
於是就稍微放鬆了一角的包圍。

聽某嘴,大富貴。
冒頓單于終於還是決定不要背這個「殺害漢帝」的大黑鍋。

劉邦等人撤出平城後,步兵隊也終於趕到。
冒頓看看自己的援軍反而沒半點消息,悍然撤退。

說到底,論打架,講戰術,匈奴或許更強。
但要比耍心機,合縱連橫之術,匈奴人還不是漢人的對手。

脫困的劉邦,留下哥哥劉仲跟樊噲繼續征戰北方,並派出「劉敬」與匈奴談和,自己急急忙忙的逃回關中了。

北方錯綜複雜的局勢,一直持續了五年。
如果不是劉敬,漢朝的歷史可能會短命到直逼秦朝。

這個劉敬到底是誰?
他不是劉邦的叔叔伯伯哥哥弟弟。
也未曾在楚漢相爭中,建立尺寸之功。

但他卻有著許許多多重要的「策略發明」,被後代奉為圭臬。

劉敬的身分,他的高瞻遠矚,且待下回分解。

-----------------------------

文章並非定論,歡迎一起來粉絲團參與更多歷史討論:【史前文話】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