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三國最強瘟疫與荀彧卒年勘誤】 史前文話 3456 1   複製本篇連結 2020-3-17 11:33
31.png


「疫」在中文裡面,本身就是傳染病的意思。
在三國志中,不存在「孝獻帝紀」,所以大多數的疫情,都是記錄在三國各自建立後。

建安年間,在魏國史書裡最大規模的兩場疫病,大家其實應該也都知道。

第一次就是建安十三年底的「赤壁之疫」。
第二次則是建安二十二年初的「壽春之疫」。

對於整個漢朝來說,「壽春之疫」是比較可怕的。
因為有相當多的高級官員染病。

高級官員的生活衛生條件,原則上比一般百姓跟士兵要來得好。
所以當高級官員也得到傳染病時,事情是比較大條的。

表示當時的醫學跟公共衛生概念,沒有辦法阻擋這次「壽春之疫」。

更驚人的是,當時的傳染病,主要是區域性的。
也就是地區性流行病。

除了因為生活環境,導致人們長期缺少某些必要維生素的類型。
地區性流行病最主要就是來自於寄生蟲。

中醫原本就分:傷、風、蟲幾個大方向。
在判斷疾病上,隋代的文獻就已經指出,跟現代醫學沒有太大區別。

一個病源,需要多種病癥同時出現,方能確診。
十個病八個有發燒。
七個會咳嗽。
六個會拉肚子。

當你的病癥都符合某一種臨床記錄時,大致才會確診。

中醫比較特別的是,確認病名後,並不是以去除症狀為治療方式。
而是有一套自己的五臟六腑陰陽邏輯,來判斷該如何針對免疫系統下藥。

回過頭來說「壽春之疫」在三國史書的記錄裡,恐怕不僅僅是壽春一地的傳染病。

魏書:帝(曹丕)初在東宮,疫癘大起,時人彫傷,帝深感歎,與素所敬者大理王朗書曰:「生有七尺之形,死為一棺之土,唯立德揚名,可以不朽,其次莫如著篇籍。疫癘數起,士人彫落,余獨何人,能全其壽?」故論撰所著典論、詩賦,蓋百餘篇,集諸儒於肅城門內,講論大義,侃侃無倦。
隔年曹操也頒布了新政令:「去冬天降疫癘,民有凋傷,軍興于外,墾田損少,吾甚憂之。其令吏民男女:女年七十已上無夫子,若年十二已下無父母兄弟,及目無所見,手不能作,足不能行,而無妻子父兄產業者,廩食終身。幼者至十二止,貧窮不能自贍者,隨口給貸。老耄須待養者,年九十已上,復不事,家一人。

蟲病在當時的醫學中,還是有應對的手法。
所以我想,這一次的病原體跟傳染途徑,是不容易應對的。

畢竟在曹操的治理下,這些年漢朝的生活水平已有起色,不再像黃巾之亂前那麼民不聊生了。

然而,傳說中的建安七子,有四個也是這場疫病時掛掉的。
還有司馬懿的哥哥司馬朗也是。

在有限的線索中,司馬朗很可能就是造成疫病大爆炸的元凶。
因為他人很好的自己跑到生病的將士們集中處去發藥,然後就中鏢了。

同時,從曹丕的記錄我們也可以看出,文士遭受了重大打擊。
但當時曹操正在征伐孫權,而且還成功打穿濡須塢……

沒有一個武將在這時候生病掛掉。

所以個人抵抗力很可能就現出了高下……那個,士兵的運動量可能比文士高,但營養補給上是難敵官員的。
以我個人貧乏的醫學常識,會覺得這是一次病毒性傳染病的可能性較高。

細菌類的殺傷力通常是比較強的。

當然這些都是非專業推測。
不過在注意到這次「壽春之疫」的巨大威脅後,再對照一些東西就很有趣了。

比方建安二十三年初,「太醫令」吉本與少府耿紀、司直韋晃等反。
醫護單位森氣氣了你看看。

還有二十二年底,劉備發起了漢中之戰。
原來法正看到的曹操內憂,居然還包括了疫情打擊啊。

以及為什麼曹操直到劉備出兵九個月後,才整治大軍出動。
傳染病就是造成了這麼大的威脅。

劉皇叔你如果有扶漢之心,應該要捐口罩給曹操啊。

那麼這次幾乎要掀翻整個魏國(曹操的)的「壽春之疫」,跟荀彧有什麼關係?

你把「荀彧」兩個字丟進GOOGLE,它一定會告訴你,荀彧生於公元163年,卒於公元212年。
公元212年,就是建安十七年。
建安二十二年的「壽春之疫」開始,荀彧不是早就掛了嗎?

事實上,這個生卒年就是錯的。
不是現代人亂寫,是《資治通鑑》就搞錯了。

為什麼《資治通鑑》會誤解,現在也很少人會注意到呢?

三國志荀彧傳:「十七年……會征孫權,表請彧勞軍于譙……彧疾留壽春,以憂薨,時年五十。

光看這段就會覺得荀彧是建安十七年死的。
事實上,曹操在建安十七(212)年底,跟建安二十一(216)年底,都曾經發起對孫權的征討。

要如何判斷才是正確的呢?
我們就需要參考:陳琳《檄吳將校部曲文》。

裡面有很多時間線索。

《檄吳將校部曲文》的開頭就寫到:「子尚書令彧,告江東諸將校部曲……
這是一篇荀令君名義所發的檄文。

而內文中可以看到:
1.自董卓作亂,以迄於今,將三十載

玩過光榮三國志都知道,董卓之亂的開始時間是西元189年。
如果寫成時間是212年,寫將要30年是有點奇怪。

2.昔歲軍在漢中,東西懸隔,合肥遺守,不滿五千。權親以數萬之眾,破敗奔走。
這段就非常明白,檄文作於曹操西征張魯,同時張遼威震逍遙津之後。
張遼威震逍遙津,是建安二十年。

3.……鎮南將軍張魯,負固不恭,皆我誅所當先加。
4.昔袁術僭逆,誅將加。

兩次提到曹操,用「王」。
建安二十一年五月,曹操才封魏王。
有趣的是,丞相用了三次。

這篇檄文絕對不可能作於建安十七年。
而且,陳琳就在「壽春之疫」中過世了,所以也不會是更晚的時間。

獻帝春秋其實也有說,建安十九年,曹操殺伏皇后的事件,荀彧不從。

「彧卒於壽春,壽春亡者告孫權,言太祖使彧殺伏后,彧不從,故自殺。」

荀彧過世的時間,也由此得證。
必然是建安二十一到二十二年初之間(西元216~217年)。

甚至如果考慮到,「壽春之疫」是建安二十二年初才開始,那荀彧的卒年,基本就可以肯定是西元217年了。
生年倒推四十九,即荀彧生存期間為為西元166~217年。

大概就說到這裡了。


1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愛新覺羅弘曆
2樓 2020-3-17 16:09:47 
其實有想過,文若的逝世年是應當往後慢了幾年。
沒想到能被史大剖析出解開,
真的猴塞雷。
回覆2樓
史前文話
2020-3-17 16:34
想到過去寫了一堆荀彧的判斷都可能因此變調,頭很大啊哈哈哈哈
愛新覺羅弘曆
2020-3-17 20:23
我也是阿…我後來發現我的風林活山這部作品也寫的亂七八糟。
1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