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名將外傳,智者韓安國】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 1027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4-29 09:49
95.png


韓安國在歷史上相對不知名。
但在了解漢武帝的「武功」,與衛青李廣兩大名將的時候,韓安國的人生還是提供了很好的角度。

韓安國是漢初「梁」人。
一開始,「梁」是劉邦封給彭越的國家。

彭越被呂后殺害之後,一度分封給劉邦的兒子。
後來呂后各種逼死劉邦之子,梁國就落入了呂產的手中。

作為諸呂之亂的首惡,呂產的梁國,在漢文帝繼位後當然不能持續下去。
漢文帝把梁國封給了自己最疼愛的兒子劉揖。
但後來這個兒子墮馬而死,無後。

在妻子竇皇后的堅持下,梁國封給了原為代王的劉武。
不論是名「武」或封為代王,都可以看出漢文帝原本對這個兒子寄予厚望。

竇皇后更認為,劉武比劉啟更適合當皇帝。
漢景帝劉啟繼位後,就像魏文帝曹丕一樣,始終有個弟弟在覬覦著皇位。

不過,劉武比起曹植,大概囂張了一百倍不止。

韓安國學識豐富,原本是梁國中大夫。
七國之亂時,更負責帶兵抵禦吳軍有功。

後來,劉武派韓安國上京報告,說梁國要建制跟漢朝一樣的朝廷。

漢景帝聽了當然很不開心。
韓安國原本想要去找主子的靠山竇太后,哪曉得太后也是來個閉門不見,更譴責梁王所為。

這下糟了個糕。
韓安國心念電轉,立刻決定去找皇上跟梁王的姐姐,專門拉皮條的長公主劉嫖。

劉嫖被韓安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模樣說服,就幫他層層打通關,終於讓韓安國不辱使命。
「其後梁王益親驩。」

所以說,台語在講一個人怎麼說都說不聽,大多數人認為字源是「青番」的那個詞。
搞不好其實是「親驩」。

韓總機這麼棒,從此飛黃騰達嗎?
沒有。

所謂不遭人忌是庸才,韓總過沒多久就被梁王抓去關了。
獄官難得有機會「招待」這種大官,當然是照三餐給他粗飽。

韓總就說了一句千古名言:「難道死灰就不會復燃嗎?」
獄官笑:「燃了我就一泡尿澆熄你。」

哪裡想到,梁王劉武得到了一個新謀士,想要安插進入梁國中樞當大官。
漢初封國的中央官員,是由朝廷指派。
不管劉武再怎麼「親驩」,也是要演一下。

結果老媽看到報告就說:「有缺啊?我記得上次那個韓總不錯啊,讓他當吧。」

懿旨一下,韓總果然死灰復燃,像不死鳥一樣浴火重生了。
獄官嚇得隔天都不敢上班,韓總就說:「他要是明天再不來,我就滅他三族!」

這獄官也是條漢子,聽到消息,連忙來個負荊請罪。
韓總見狀,上前就扶起了他,笑道:「你現在可以尿了……像你們這種人,我是不會計較的。」
韓安國說到做到,之後再也沒找過他麻煩。

我們韓總經此一事,完全了解到:「梁國算個雕?我應該要忠心為天朝祖國服務,才是硬道理。」

後來,梁王意圖謀反,派人刺殺漢朝重臣。
漢景帝知道了,立刻要劉武負起責任。

韓安國也立刻來個胳臂往外彎,勸劉武把幾個謀主交出去,化解這場干戈。

就這樣,韓總在祖國的名聲,那是越來越好。
在梁國?當然是個神憎鬼厭的主。

等到劉武過世,新的梁王找到機會,那還不廢了韓總任督二脈。

好哩加在,劉武死了沒幾年,漢景帝也跟著去了。
韓安國打聽到,現在祖國是竇太后當政,重用王太后的親戚,田蚡。

機靈的韓總,立刻準備了五百萬美金,去找田老大求個一官半職。
巧不巧,田蚡曾經被竇太后打入冷宮,看到這個老太后欣賞的外國人……田蚡心中立刻有了計較。

田蚡被廢,就是因為他推薦了儒家的學者,犯了竇太后的禁忌。
如今來推一下太后心愛的韓總機,這個重回權力中央,就有希望了。

你可別說,韓總機比你們想像得有料。
他不只讀的書多,打起仗來也是毫不含糊。

鎮守北地:沒打仗就榮譽歸國。
征伐越國:走到一半人家就自己叛亂投降。

匈奴打過來?
韓子曰:「不如和親。」

韓總是主和派,自然也有主戰派。
主戰派的頭領叫做王恢。

王恢本是燕人,剽悍的人生不需要理由。
即使漢武帝已經決定和親,仍然有人鍥而不捨的附議王恢,提出了第二計劃:「韓王信陽動戰術。」

劉邦時代,韓王信假借前往馬邑迎戰之名,到了前線就把整座城送給了匈奴,自己也叛出漢朝。
這次的計畫,就是趁著和親之名,假裝漢朝中出了個叛徒,打算再送一次馬邑城。

等到匈奴大軍前來接收,我們就嘿嘿嘿嘿。

漢武帝表示:我覺得可以。
就派出了李廣跟公孫賀為先鋒,王恢坐鎮,進行這次收網戰術。

結果匈奴走到一半,覺得有異,就改變了行徑。
王恢當下判斷,匈奴所在位置不能收網,如果只有他自己去打,白白送死而已。

最終放走了匈奴大軍,漢武帝大怒,以王恢為首謀誅之。
即使田蚡跟王太后求情,仍是無法改變漢武帝的心意,王恢收到消息後,乾脆自殺了。

李廣從這裡開始黑掉。
而韓安國因為是主和派領導,就這麼紅了起來。

等到田蚡過世,漢武帝就要韓總代攝相事,並且開朝議,提出韓總可為我大漢丞相之議。

可惜,韓總的大運終究是沒能來。
就在這個時候,韓安國從馬車上摔了下來,傷到腳,不能走了。

丞相的大位,落入薛澤手裡。
但韓總痊癒後,漢武帝仍是提拔他為皇宮尉官,統領禁軍。

韓安國差點當上丞相這件事,也正式凸顯漢武帝終於真正掌握了大權。
劉徹可以自己選擇丞相了。

緊接著,劉徹結束了首波後宮之爭,提拔衛青為將,與李廣等人分頭征討匈奴。
結局是大獲全敗,漢武帝震怒之下,懲處了李廣與公孫敖,貶為庶人。

原本是四大將分守東西方,西方領頭將軍李廣被廢,總要有人替代。
漢武帝選擇了衛青接任。

衛青是上次戰役中唯一有功的將軍。

對匈奴而言,從東方代地入侵漢國,相對方便省力。
但對漢朝來說,從西方雁門入侵的異族,可是一天路程就能打到長安。

所以西方守將,從劉邦之後就非得是第一強將不可。

衛青從東側往西調動,總得有人補個缺?
漢武帝看了看:「就決定是你了,韓總!」

韓總打仗不靠力,靠智。
上了河北前線,韓總馬上就抓了幾個匈奴遊民打探消息。

聽說匈奴大隊因為氣候,正在決定撤回大草原,韓總底氣十足的就跟漢武帝報告,這個營區可以撤了。

撤營也是要點時間,花了一個多月,大部隊撤走,營區都要變哨點的時候……
匈奴來了。

韓總機一咬牙,帶著身邊僅剩的799壯士出營硬拚。
大不了戰死沙場!

誰想到匈奴們哈哈大笑:「搶錢,搶糧,搶娘們!廢物,不要!」

韓安國打不了勝仗,保不了人民財產,連為國捐軀都辦不到,只能落寞的呈上戰敗報告。
還好報告裡提到,匈奴說要再繞去攻打右北平。

皇上也算愛護咱們韓總,就說,不然你去右北平協防吧。
右北平就差不多已經是東北地區的門口了。

被派到這麼天高皇帝遠的地方,韓安國自傷失寵……漢武帝雖然沒有太追究他的戰敗責任,但一顆龍心,早已傾注在衛青身上。

在右北平待了幾個月,韓總吐血而亡,結束了他那西瓜倚大邊的人生。
畢竟已經沒有西瓜可以抱了。

然而,韓安國突然過世……匈奴可還沒打來啊。
面對東北地區露出的空檔,哪裡來的將領可以前往?

漢武帝的心中,想起了那個「老爸手下無敵,我用就是廢柴」的老將軍。

飛將軍李廣,再次登場!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