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衛氏外戚的崛起】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完) 876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5-5 10:54
98.png


外戚,在漢朝政治中是最重要的一環。
戰國時代,后族跟外戚,都有著莫大的影響力--從春秋開始,太后攝政的潛規則就已經出現了。

但秦始皇首先想要改變這個情況。
執政三十七年,秦始皇不立皇后,自然也不會有衍生的外戚。

劉邦蕭何也知道這個弊端,可當時情況大不相同。
畢竟劉邦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天子,想要起家立業,總是需要金主。

婚嫁關係,則是劉邦取得資金人力的最好管道。

本來嘛,以劉邦的流氓性格,騙到錢分個贓,河都過完了,橋豈有不拆的道理?
偏偏世上有項羽這個人。

在劉邦拿出身家梭哈的時候,項羽一支奇兵打得劉邦人仰馬翻。
從天堂跌落谷底的劉邦,只能向自己的大舅子求助:「你妹妹被項羽抓走了,借點兵馬來翻本啊大哥。」

「我妹妹又不是你老婆,借個屁。」
「大哥別這樣,就當她是我老婆,封個后總行了吧?」
「行,成交。」

外戚的起點,原則上就是皇帝需要「力量」來穩定國家與統治。
權力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而當皇帝逐漸擁有權力後,就會有人,有派系想要取原始股東而代之。
中國的皇室權力鬥爭,就這樣反反覆覆的循環不已……

最好是只有現代人長腦,古代人都沒腦啦。
循環的次數多了,自然就會有人找到破解的手法。

在漢武帝過世之後,前面那套外戚權臣循環論,就遭到了破解。
乍看之下像是突然瓦解,其實就是漢武帝劉徹種下的「因」。

劉徹讓外戚成為了大將軍。
讓外戚=權臣。

大將軍、車騎將軍,這些在東漢末年分三國,看起來非常威武大牌的名稱,在西漢初年並不是常置官位。
基本上就是有戰爭的時候,負責統帥兵權的人,會領這樣一個將軍職。

然而,由於漢武帝是一個打個沒完的皇帝,他治下的將軍職,常駐的時間也跟著增加。
其中,統領所有將軍的「大將軍」,更從此成為衛青這個人的代名詞。

衛青是一個私生子。
他的父親其實叫做鄭季,在平陽侯府當差,結果搞上了平陽侯的一個小妾,衛夫人。

先解說一下背景。
漢初的平陽侯就是曹參。
這個時候,是曹參的曾孫,曹時為侯。

一開始,衛青是交由父親撫養,平常就是個牧羊少年。
而鄭季老婆孩子,都不把衛青當成家人,而是做為一個奴隸使喚。

所謂少時騎羊壯乘馬,這是匈奴人的傳統。
衛青小時候大概也沒少偷騎羊,等他長大之後,就加入了平陽侯府,成為騎士,被編入了平陽公主的麾下。

另方面,衛夫人給曹時戴了綠帽,他應該是知道的。
基本上衛夫人總共生了四男三女,到底哪些個應該姓曹?

總之曹時一個也不要。

衛夫人的第三個女兒,名叫衛子夫,天生有一副好嗓子,也進了平陽公主府當歌姬。
很顯然,媽媽有練過。

當時,漢武帝剛即位。
我們都知道,漢武帝還是太子的時候,就有一個心儀的對象,野史稱為陳阿嬌。

但隨著登基稱帝,劉徹跟阿嬌還是沒有小孩……拜託劉徹才幾歲。
好,劉徹十八歲的時候,他的姊姊平陽公主就決定幫弟弟拉皮條了。

這個優良傳統,正是漢景帝姐弟傳下來的。
漢景帝的姊姊,就是劉徹的姑媽,也是陳阿嬌的老媽--劉嫖。

這劉嫖一天到晚跟平陽公主吹噓,「要不是有我,你弟弟怎麼當得上皇帝?」
平陽公主雖然不太屑這個姑媽,但也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就從自己府邸中挑了十幾個還不錯,身家清白的女孩兒,給弟弟偷偷來場選秀大會。

十八歲的劉徹一眼看去……幹,沒有一個比我阿嬌厲害啊。

平陽公主看皇上臉色不豫,只好說:「好啦別挑了,我們喝酒聽歌吧。」
一拍手,美人們下場,換歌姬出來。

漢武帝突然直了……雙眼發直。
「這個,姐,就是這個了。」

劉徹挑中的,正是衛子夫。

「是日,武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軒中,得幸。」

嗯,不是侍寢,是劉徹去換衣服,把衛子夫也叫進去,就地正法了。
換好衣服的劉徹表示,我很滿意:「賞平陽公主千金!」

平陽公主打鐵趁熱:「要幫你送進宮裡嗎?」

可憐衛子夫,才剛被劉徹蹂躪完,也沒機會跟母親兄姐道別,就被送上了後宮特快車。
平陽公主一邊安慰她,一邊說:「去吧,振作點,以後要是飛黃騰達,別忘了姐姐我啊。」

誰想到,一入後宮深似海,衛子夫等不到皇上再來。
為啥?朝廷有大事。

儒家犯了竇太皇太后的忌諱,老太后大殺四方,廢相廢太尉。
整個長安人人自危,劉徹這個想要靠儒家理論掌權的小皇帝,也是抖得不得了。

最能保劉徹皇位的,莫過於皇后阿嬌跟岳母劉嫖了可不是嗎?

一年又過了不知道幾個月,漢朝決定發兵幫助東甌,對抗閩越。
打仗就要花錢,花錢從老百姓身上加稅,就是暴君。

如果今年劉徹二十八,那可能就是加稅。
可現在還是竇太皇太后當政。

「節省皇宮開支,籌措軍費!」

老太后一聲令下,漢武帝也只能摸摸鼻子,先回去後宮裁個員先。
這一去,就看到了哭得梨花帶雨的衛子夫。

劉徹虎軀一震,立馬又更了一次衣。

結果就中獎了。
一直沒有子嗣的漢武帝,後宮妃子有孕,那是何等大事。

衛子夫當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也還真是「苟富貴,無相忘」,立刻讓人去通知了平陽公主,要幾個親信可靠的人來。

平陽公主也不含糊,找到了衛家,有一個長子名長君。
還有一個不知流落何處的弟弟?
歪打正著,這個從小給父親養大的弟弟,這時正在平陽公主的衛隊服務。

但要送進宮裡當差,你們總不能連個姓都沒有吧?
索性連兒子也一起從母姓,衛長君跟衛青就這麼進宮了。

衛青傻呼呼的進了建章營,做為禁軍。
由於小時候經常被虐待,衛青看人臉色、逢迎拍馬的本領,可是韋小寶那個等級。

很快地,衛青就結交了不少禁軍弟兄的好朋友。
跟早年的生活比起來,衛青非常滿意這從天上掉下來的嶄新人生。

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捲入中國三千年來最黑暗最兇狠的政治舞台。

衛子夫得到寵幸,陳阿嬌當然是不爽到翻過去。
陳媽媽劉嫖知道是平陽公主搗蛋,不先去罵兩句,怎麼吞得下去?

平陽公主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你家阿嬌就生不出蛋,怪我囉?」

劉嫖無言以對,回去跟女兒拚命研究生子秘方。
可你不管再怎麼重金購買藥方,也要皇上來臨幸啊。

這條路行不通,玩陰的,我是劉嫖我怕誰?

陳媽媽立刻找人把衛子夫的兄弟給抓了起來。
衛青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突然又從天堂掉進地獄。

差點莫名其妙就被殺的衛青,幸好得到公孫敖一干弟兄的幫助,好不容易逃出生天。

事實上,必定是有某個權貴給公孫敖等人撐腰,不然誰敢去劫大長公主捉拿的囚犯?
除了衛子夫跟平陽公主,實際出謀劃策,發動劫囚的人,一定是太僕公孫賀。

公孫賀一看就知道是公孫敖家族的長輩,不確定是在這之前還是之後,娶了衛家長女為妻。

後宮鬥得再兇,到底還是要有卿大夫才能幹這種大事。

這邊公孫家發動劫囚,那邊後宮立刻去跟皇帝告狀。
劉徹得知後大怒,雖不能直接對姑媽下手,但他可以保衛青等人。

衛青被提拔為建章營軍監,有了動用禁軍的權力,看哪個還敢動他?
同時更加掛侍中,能夠進出宮中,甚至直接告御狀。

衛青的幸運無以復加,但哥哥衛長君就沒這麼好命了。

基本上,衛長君如果不是死在這次事變,恐怕也去了半條命。
在衛子夫當上皇后之前,衛長君就過世了。

公孫家跟衛家日益尊貴,但這個時候,劉徹的權力仍然有限。
這點從衛青只是增加了皇宮職務,而非朝廷職務就可以看出。

畢竟,此時掌權者,仍是權相田蚡。
田蚡是王太后的同母弟。

即使劉徹姐弟想要撤換皇后,媽媽王太后未必同意。
說到底,王太后跟大長公主劉嫖,還是有那麼三分交情的。

連帶地,劉徹心中的念頭,從廢后逐漸擴張為撤換外戚勢力。

而原本隨波逐流的衛子夫與衛青,也只能伸出手來搶奪掌舵的權力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