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科幻
靈魂交易日記(四) Anzar 72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5-17 19:49
「楊先生,第三個願望有沒有規劃呢?還是需要提供協助?」業務員先生馬上打鐵趁熱、發動攻勢,顯然希望能在剩下的時間速戰速決。
「嗯......先等等。」第三個願望就如之前小莫建議的,小五的確希望能夠挽救最近一段破碎到將近破爛的戀情。但是,前兩個願望實現之後,小五心中反而有點難以言喻的騷動。「這個嘛,願望的實現方式,總覺得有點怪怪的,跟我想的不太一樣。」
「怎麼會這樣想呢?兩個願望可是都實現了喔,可以說非常完美的實現了。」
「但是,感覺起來好像就......原本就會發生的啊。」
「不不不,沒有所謂”原本就會發生”或”絕對會發生”這種說法,未來是充滿可能性跟多變性的。」魔鬼伸出食指左右搖晃著。「你看看,就連魔法也沒辦法百分之百判斷未來。所能做到的最好程度,就是影響未來的流向,創造美好的未來。這樣講,楊先生你懂了嗎?」

魔鬼的說法勾起了小五的記憶......未來是一條巨河,無法改變流向,人們奮力投入的大石至多造成一點漣漪,立刻會被淡忘、撫平......許多年前曾在自己部落格上與其他網友做過類似時光旅行、回到過去的討論、當時也查了一些有趣的資料,而起因好像是某套知名漫畫的樣子?

「那麼,」魔鬼迫不亟待的聲音把小五叫回現實「下一個願望是不是想要許戀情相關的呢?」
「也沒有啦......」
「不不,千萬不要不好意思。這種願望已經不知道多少人許過了。」
「有實現嗎?」
「當然當然,這麼高頻率出現的願望,當然是竭盡全力圓滿實現啦。」
「但是,我只是問問,但是第二條限制不就等於要許類似的願望都不可能了嗎?」小五摸摸鼻子,又補了一句「只是問問,我也沒有說要許啦。」
「是的是的,其實第七條也是同樣的意思。你不能要求別人愛上你、你也不能忽然獲得讓別人愛你的能力。」魔鬼眼睛瞄了一下時鐘,繼續說道「其實一直到前一陣子都還是可以做到,只是衍生了很多的問題......現在立法禁止了。」
「怎樣的問題?」
魔鬼又看了一下時鐘,小五也順著眼光看過去,長針指在五十七分,許願應該是不太可能了。也許是沒辦法快速順利完成契約的關係,魔鬼嘆了口氣。「這個呢,很多問題啊。強摘的瓜不甜、永恆的愛不存在、過載的愛情如同潰堤的水一般令人難以承受......用這種方式得到戀情之後,許願者還蠻常後悔的。」
「你......文采不錯啊。」
「不不不,全都是聽你們人類講的啊。其實,都是許願者事後哭訴的。」
「呃,喔。」
「但是呢,那是已經被淘汰的老式作法。現在我們以為客戶創造最優值的未來為首要考量,請放一百個心吧。」
「有沒有具體一點的說明啊?」
「就是創造機緣、贏得未來啊~這樣吧,小五先生你也算是我們的貴賓等級客戶了,就只有這次特別優待。趁現在許一個願望,還能夠得到多重......唉。」話語像撞電線桿的機車一樣斷的突兀,魔鬼毫不猶豫的起身,往大門走去「不好意思啊楊先生,那麼我們一小時之後準時再會。」

魔鬼推門離去之後,小五看了看時鐘,四點,這是聽到下課鐘聲響的小學生嗎?既然一個小時之後才能許願,在這段時間內,先把目前為止的發展整理一下,然後思考下一個願望怎樣許才好,嗯,又想起那段破爛不堪的戀情。

沈思了五分鐘之後...小五腦子裡面還是一片空白,基本上除了把桌上那幾張契約弄亂又疊好,什麼都沒做。畢竟現在腦子裡面資訊已經爆炸,就好像面對一整桌沒嚐過味道的食物,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下筷。

反正待在家裡也沒有進展,小五決定再去一趟大學書館,看看土地公那邊有沒有什麼靈感可以激發。還有,打個電話給小莫,這種時候最需要一個腦袋靈活的好朋友,只要這時間點她腦袋還醒著就好了。

手機撥出,幾乎被秒接「喂,還沒睡啊?」
「沒啊,那個北爛剛剛還在打電話煩我。」
「哪個?妳男友?」
「前男友。」
「喔,對。明天一定要詳細跟我講一下這八卦。」
「那你呢,又在熬夜寫部落格?」
「不是啊...剛剛不是跟妳講了,有三個願望給我許啊。」
「所以真的是真的啊。」
「啊不然妳一直以為我在鬼扯啊?」
「也沒有啦,就...算相信一半一半啦。」
「總之先聽我講剛才發生的一堆事情,超亂的。」
「OK啊,講吧。」
「之前我是講到哪?喔對,我不是去家裡附近影印嗎?然後......」沒想到短短兩小時的事情壓縮到十分鐘講完是如此困難,人到了書局門口才講到一半,途中還幾乎咬到舌頭兩次。「......總之就是這樣,所以我又出門一趟,現在人已經在書局了。」
「嗯......你過十分鐘打給我吧。」
「十分鐘嗎?OK。」
「還是十五分鐘吧。」
「喔,好。」

掛完電話,小五探頭發現店內外已經沒有人在遊蕩了。畢竟話說回來,三更半夜要打發時間的地點,小書局可能排在一百名之外吧。

走進書局,原本白色光環所籠罩的結界已經不復存在,店內只有開兩盞日光燈,顯得有點昏暗。而土地公正一手撐著下巴,在櫃臺打盹。

「呃......不好意思。」沒有任何回應,小五靠近一點又問一次「那個,土地公?我又來了。」
「...啊?」
「土地公?」
「土地公?」
「老闆你還是......土地公嗎?」
「在講什麼啦?要拜土地公去那邊!」老闆的臉色看起來跟半夜被人吵醒的壞脾氣老頭一樣糟。老手一揮,指著櫃臺後方,堆放雜物的角落處有一個小神龕。「莫名其妙!半夜不睡覺跑到人家店裡面找土地公!是不是嗑藥啊!要不要我報警抓你啊!」

毫無疑問,眼前的老闆就只是個老闆,已經完全沒有半點土地公上身的跡象。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我拜一下喔。」小五搔搔頭,到神龕前面雙手合十。哇咧,叫天不應就是形容這種鳥事吧?「那不打擾了,老闆你繼續睡喔......」


步出店門口,小五靠在騎樓的柱子上,看著空曠沈靜的街道。凌晨四點多這種時段,應該是一天之中街上往來車輛最少、最安靜的時段了吧。放眼望去,除了遠方路口還在等紅綠燈的一台車以外,整條馬路就像末日片一樣空曠。

小五深吸一口氣,雖然感受不到什麼芬多精或負離子,但以都市的環境來算,勉強可算是新鮮了。清新空氣能夠讓腦袋清醒,是該趁這時候好好思考最後一個願望該如何許下。

看著遠方的車輛漸漸駛近,似乎還是台名車呢。啊,一般人會不會許願弄台名車呢?雖然考了駕照但是從來沒機會開車,如果來一台雙B...還是超跑之類的,似乎也不錯,說不定還可以載著那段不堪回首破爛不堪的戀情,嗯,就像眼前這,欸?咦咦咦咦咦咦咦?!

雖然只有短短幾秒,但是行經眼前的跑車,副駕駛座載著的似乎就是分手不久的女友。那脫俗的面孔、秀麗的長髮、決絕的眼神,看錯的可能性低到可以忽略了。

頓時間,就像豪雨來襲時,家裡路口轉角的大水溝滿滿漂浮著樹枝及垃圾一般,小五的腦子也塞滿了當時的各種回憶:第一次被掛電話的錯愕、第十次被放鴿子的無奈、第一百次被已讀不回的辛酸,以及最後一次被甩當下的畫面。

此時小五胸口就像被躲避球狠狠的K中一般,不停的狂跳。這個時間、這個地點,要說是巧合也太假、而要說是緣分又太慘了。但是今天晚上的小五,對於『照道理應該不會發生卻發生』的事情,有著超越凡人想像的接受度。

既然如此,就這樣決定了...就像發生過千遍的劇本一樣,當某人正在下定決心的關頭,電話鈴聲都會抓準這個機會響起的。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