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李陵,一戰定千古】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 1045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5-27 11:00
11.png


李陵,飛將軍李廣的孫子。
整個漢武帝一朝中最核心的人物。

串起了蘇武。
串起了李廣利。
串起了衛青霍去病。

也串起了司馬遷。

從李陵出發,可以延伸出漢武帝時代對匈奴的大致樣貌。
反過來說,當我們對這個時代的「英雄」們有所了解之後,來看李陵就省事得多。

卻說,漢武帝元狩四年,對匈奴發起了前所未有的總攻擊。
這次戰爭又稱為「漠北之戰」。

衛青跟霍去病兩大將軍分頭進擊,最終由霍去病拔得頭籌。
大將軍衛青這邊功敗垂成,而飛將軍李廣表示願意一力承擔,自殺身亡。

漢武帝劉徹不是個失心瘋的暴君,而且此戰畢竟有所斬獲,也並沒有追究李廣的家族。
過去,李陵的父親李當戶,曾經是劉徹最親信的隨從之一。

李當戶的早逝,與李廣的自殺,都令劉徹惋惜不已。
另方面,隨著衛氏外戚的坐大,漢武帝劉徹也不是毫無防備。

李家在元狩年間,本是足以與衛氏分庭抗禮的一支。

李廣過世時,他的堂弟李蔡正是大漢丞相。
三子李敢更隨著霍去病取得戰功。

李敢的女兒,給當時太子劉據做為側妃。
李敢的兒子李禹,更是深得劉據喜愛。

而一切的一切,都從李廣之死開始崩壞。

李蔡被告侵占土地,未審自殺。
李敢在漢武帝圍獵之時,身中流箭不治身亡。

羽箭的主人,乃是驃騎將軍霍去病。

霍去病自恃戰功與寵愛,已經到了橫行霸道的地步。
相比之下,衛青就低調圓滑許多。

等到霍去病出手逼宮,要漢武帝分封諸子,以鞏固劉據的太子之位時……英明神武的漢武大帝會完全沒有動作嗎?

當年,衛青繞過正常升遷管道,成為禁軍建章監,加侍中。
此後突然得到領兵北伐的機會,就此平步青雲。

今天,又一個建章監加侍中的少年出現了。

正是李陵。

從李陵少年比照衛青模式登場,就可以看出漢武帝對他寄予厚望。
而且是一個不能從正常軍政管道提拔,只能從皇宮破格採用。

是的,當霍去病敢於連名上書,漢武帝就跟我們一樣知道,如果想從正常管道拉人,衛霍外戚一定會給你來塊國防布。

建章軍監加侍中,是信任,是提拔,也是考試。
李陵頗有李廣之風,不但武功高強,更深得禁軍兵士敬愛。

過了這第一關,漢武帝就要李陵上場試試功夫了。

漢武帝撥給李陵八百騎兵,要他去匈奴領地走上一遭。
第一關是衛青模式,這第二關,卻是霍去病模式。

可當年霍去病領了八百騎衝進去,還有舅舅衛青在後頭掠陣。
李陵的背後,卻是沒有人的。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
霍去病出道時,漢朝跟匈奴打得正火熱。

李陵出動的時候,漢朝跟匈奴基本不開戰,正在進行外交磋商為主。
這次李陵的出發地跟行經路線不明,只知道他有經過酒泉北方,阿爾泰山東端的「居延」。

李陵的報告跟之前的公孫賀一樣,查無匈奴。
沒意外的話,時間點可能也是相同的:當時漢武帝本人來到了前線的朔方郡。

走完一圈刷了經歷,漢武帝就撥了五千人,要李陵在酒泉負責練兵。

如果沒有變化,李陵很快就會成為繼衛青霍去病之後的「對匈奴大將」。
不過世事就是充滿了變化。

回到長安的漢武帝,得到了傾國傾城的美人李夫人。

此李非彼李,但以李延年兄弟補上對抗衛霍外戚勢力的想法,只怕也漸漸取代了李陵。
說到底,李陵也沒什麼戰功不是?

於是,幾年後的大宛征伐戰,出動的是李廣利。
而李陵的任務,僅僅是送李廣利出關,跟迎接李廣利凱旋。

劉徹並不是忘記了李陵,而是從這時候開始,有了讓李陵當李廣利副將的念頭。
李陵心裡明白,但是畢竟沒有正式命令,他也只能繼續默默在酒泉一帶練兵。

天漢二年,李陵害怕的事情發生了。
漢武帝下令,要李廣利帶兵遠征匈奴,並且召李陵為其副將。

如果是可以上場打仗的副將就算了,李陵萬萬沒想到,漢武帝是要他負責輜重隊。

李陵前往晉見漢武帝,表示我隴西隊強悍,可以自己做為分隊配合李廣利。
劉徹就不開心了:「將軍都不想待在別人底下對吧?我們這次發兵很吃重,沒有多餘的馬匹可以分給你出擊。」

李陵一挺胸:「不用馬,我只要五千步兵就可以完成任務。」

漠北之戰後,漢朝多為缺馬而苦。
聽到李陵這麼有豪情壯志,漢武帝就說好啊好啊,路博德你去幫他吧。

路博德何許人也?正是幾年前平定南越的伏波將軍。
林北好歹也當過重號,給你小菜鳥壓陣?

路博德立刻上書表示:「我覺得不行,應該換個戰法。」

劉徹收到這封上書,認為是李陵回去之後反悔,要路博德出來緩頰,隨即打回去:「戰略已定,照舊。」
並且下令要李陵九月出發,必須按照指示行動,還要他解釋路博德為何上書。

李陵不敢有違,即刻動身。
十月,來到浚稽山。
在兩山之間,以大型戰車布置簡易營地,與匈奴對峙。

李陵採用的,是千多年後日本戰國時代初期常用的戰術。
盾兵在前,弩兵在後。擊鼓前進,鳴金後退。

匈奴方有三萬騎兵,而漢軍僅有五千人。

但李陵仍然射得匈奴大軍節節敗退。
匈奴看情勢不對,立刻又徵召附近的部族軍隊。

李陵一邊接戰,一邊往南移動。
原本應該出現包抄單于後方的路博德沒有出現。

李陵的戰報流水般送回漢廷,漢武帝當下決定改變方針。
目標是要引誘匈奴單于,讓南方要塞的漢軍將其捕捉。

連日交戰之下,士兵難免有所損傷。
李陵下令,有三處受傷的,用「輦」載。
兩處受傷的,用「車」載。
只有一處受傷的?給我繼續上場打!

但李陵隱約覺得不對,整體的士氣似乎起不太來,這樣下去,還沒完成引誘任務,只怕就要全軍覆沒!
李陵決定搜查軍營大車,發現了許多人帶了慰安婦來,當場就將這些女子斬殺。
隔天果然士氣大振,部隊繼續往東南退,來到了當年衛青首戰立功的龍城。

從浚稽山到龍城到底多遠?不清楚,大概是從阿爾泰山脈到陰山山脈了。
這麼長距離的移動,不完全逃跑,又不全力對戰,匈奴單于也起了疑心。

隨著逐漸南移,草的高度增加了。
匈奴決定使用火攻,而像穿越者一樣的李陵,則以火攻火,劃出控制線,從自己這邊點火,讓火勢很快就消滅。

再往南逃,匈奴騎兵趕上,李陵就下令進入樹林戰鬥。

是的,李陵已經成功脫出大草原,眼看就差臨門一腳。
但這天抓到的俘虜卻說,單于已經開會表示,恐怕附近就有伏兵,如果在這邊抓不到李陵軍,就要撤退。

如果你是李陵,這時候怎麼辦?
最好的方式就是趕快通知漢軍出陣,自己再多拖延一陣子,或許可以擒得單于。

可惜的是,不只李陵抓到俘虜,匈奴那邊也得到了一個叛逃的漢軍將領。
李陵軍的虛實,被全盤托出,單于當然也知道現在就是搶時間,當機立斷不再小規模試探,而是發起全軍總攻擊。

匈奴大軍從山上衝下來,將李陵部隊團團包圍。

這時李陵已經不能考慮持久拖延的打法,拚命的要士兵們把弩箭射出去,好不容易殺出一條血路,但匈奴仍是窮追不捨。
眼看弓矢射盡,李陵選擇拋棄裝載箭矢糧食的車輛,要士兵們把車上能用的木材拆下來當武器,繼續奮戰。

但在匈奴的強勢進攻下,李陵部隊再次被逼進了山谷之中。
這次,已經沒有突圍的可能了。

眼看太陽即將落下,李陵阻止了部下跟隨,決定獨自去刺殺單于。
但仍是失敗。

事已至此,李陵要士兵們把值錢的東西都埋在地下,各自想辦法逃脫吧。
「要是我手裡還有弓箭的話……」

夜裡,李陵解散部隊衝陣。
混亂之中,也有不少漢軍成功脫逃,最後有四百多人返回漢朝城塞。

李陵本人則是當場被擒。

然而,百餘里外,收到李陵通知的漢軍並沒有出動。
他們回報了漢武帝,而武帝則是要求:「李陵一定要完成目標,不可藉詞拖延。」

這邊一定要說一下。
漢武帝明顯非常清楚,一出塞外,戰報任吹的習慣。

在劉徹的心中認為,李陵有87%的可能已經投降,這次通知是想引誘漢軍出塞,讓匈奴一網打盡。
此乃韓王信戰術是也。

結果呢?

返抵國門的李陵軍士表示:李陵投降了。

劉徹立刻拍桌:「被我算中了吧!」

當時其實是三支遠征軍,李陵這支人最少。
主力則是李廣利。

李廣利那邊打了一場勝仗後,就被包圍大敗。
另一支路博德與公孫敖則是撲了個空。

所以漢武帝認為,李陵兵最少,又支持那麼久,其實就是因為他早就投降匈奴。
並且造成李廣利等人遭到伏擊與撲空。

總之,天漢二年遠征軍全部的鍋,都給李陵一個人揹了。

整個朝廷裡,大家都異口同聲表示:「皇上聖明,一切都是李陵的錯。」

只有司馬遷一個人反對。

李陵很孝順,做人又講信用。
平常為了國家能夠奮不顧身。
這些都是長久以來的表現。


此戰不利,為了保全外戚而說一切都是李陵的錯,實在太令人痛心了。


而且李陵才帶步卒五千,深入塞外跟騎馬的敵人作戰,不但壓制了數萬部隊,匈奴還要大舉徵召能射箭的人都來參戰。
轉戰千里,兵器用盡,還能跟匈奴周旋許久……足以證明李陵能讓軍士為之效死,連古代名將都難以超越。


雖然最終戰敗,但他的功績也可說是名震天下。
現在他保住一條命,難道不是為了找機會再次報效國家嗎?

其實司馬遷整段話說得都不差,但「全軀保妻子之臣隨而媒糱其短」這句,就太超過了。
他雖然只說「妻子之臣」,沒有指名道姓李廣利,但漢武帝還是認為他有不是。

於是,司馬遷就被抓去宮刑了。

從司馬遷的辯白可以發現,上面漢書關於李陵戰況的描述,都是一直源源不絕的送回來。
唯獨最後被包圍那一段,應是四百生還者的證言。

但當時漢武帝並未採納,只聽他想聽的:「李陵投降了。」

李陵後來再也沒有回到漢朝。

普遍來說,我們相信李陵是一個悲劇英雄。
他想對漢朝盡忠,但漢朝卻辜負了他。

真的是這樣嗎?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