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巫蠱之禍】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 1015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6-3 10:13
15.png


漢武帝一輩子最大的汙點,通常不會說是起用李廣利。
而是他任內這堪比黨錮之禍的「巫蠱」。

亂,通常是指內亂。
禍,一般就是指白色恐怖系列。

巫蠱之禍的起點,就是上一回提到的公孫賀一家
被大俠(盜)朱安世告發有以巫祝詛咒漢武帝的行為。

漢武帝並不是一個人家說了就相信的皇帝,他必定要下令查案。
查案,不表示事情就會水落石出。

事實上,在漢武帝執政的這些年,越查牽連越廣,到最後其實很多人都懷疑是冤案的頭號作品,就是淮南王劉安謀反事件。

最高法律執行者要求查案,原本應該是大大的好事。
卻成為了政治鬥爭的工具。

基本上,首先我們要相信公孫賀父子是無辜的,這套邏輯才能走得下去。
因為司法官員怎麼查也查不出公孫家的犯罪證據。

照道理說,那你就回報查無不法謝謝指教吧。

偏偏漢武帝生病了。
那一定是有人在下蠱啊……為啥這麼智障?
老了,身體不好剛好而已吧?

因為漢武帝年輕的時候就生過一場大病,都準備要寫遺詔了。
但是甘泉神宮給漢武帝一道神諭,漢武帝的身體就有好轉。

是以,當代甘泉神宮,可是漢朝的台大醫院,台大醫院說你病起巫蠱就是病起巫蠱啦。

所以的所以,司法部門結案不能,只能展開中國歷代執法,直到今天都最有效的招數:屈打成招。
問題就在於不是屈打公孫賀父子而已。

甘泉神官跟公孫賀又沒什麼利害關係,沒想到要扯往那去。
隨口就說了是漢武帝前往甘泉宮養病的路上中蠱,所以才那麼嚴重。

事情大條了,長安到甘泉宮幾千里,大家上哪去找犯人?
所以,遭殃的就是老百姓了。

被打了半天,你說是你幹的嘛,證據咧?沒有證據。
那還不如說聲:「我聽說村子口老王有在雕刻木人。」
詛咒的用具。

老王抓來被打了一頓,又說隔壁村小李把木人帶走了。

有人趁隙報復,但也有人不會說謊。
幾個起落之後,結果還真的找到有人埋了詛咒木人。
當時本來就有這種習俗嘛。

水啦破案了啦,雖然牽連甚廣也是告一段落……如果只是這樣,巫蠱之禍就不會出名了。

注意了,一開始這案子是破不了的。
漢武帝自然認為,你們這些人辦事不力,應該要找個以前辦案效率一級棒的人回來處理。

這名新探長,就是江充。
江充原本是趙國人,他在趙國的事蹟,請參考【呂后說得對】

總之呢,他原本是趙國的通緝犯,跑到長安擔任汙點證人,反告了趙王跟趙太子一狀。
後來漢武帝就在犬台召見了江充。

咱們漢武帝不但有科學辦案精神,還是愛護動物協會的會長。
……永遠不要因為事物的表面而驟下評價。

江充表示,我想穿自己習慣的衣服可以嗎?
漢武帝照准。
誰想到江充身材高大,自己打扮起來風度翩翩。

漢武帝一看:「我知道北妹正,原來北少也帥得不要不要的。」

老闆心裡喜歡,自然就多聊兩句。
江充做為趙國出身,聊起政局,當然要顯擺兩下對匈奴的認識。

漢武帝表示,說得不錯,派你去出使匈奴可以嗎?
江充自是當仁不讓。

回來之後又聊了一下,結果原來江充還是個酷吏派的。

張湯死後,原本幫他打下手的也有幾個給拉拔起來,不過大家的專長大多是抓盜賊。
像張湯那種說得一嘴好法律的,沒有。

這時候,漢武帝用得正爽的酷吏杜周差不多剛掛,正是需要人才補上的時候。
不過老實說,除了李廣利跟霍去病,就連衛青都得要一步步考試往上爬。

但江充不止輕鬆通過考試,即使面對大長公主劉嫖和太子劉據,他都能毫無畏懼的公正執法。
據說,就連衛氏外戚也被他得罪了。

漢武帝因此對江充大為信任,升他為掌管上林苑跟皇宮的水衡都尉。

話說回來,張湯權傾一時,那是他交遊廣闊。
後來繼任最被漢武帝重用的杜周,也非常知道誰能得罪誰不能。

你江充一個趙國人如此執法,其他人不讓你做法自斃,朝廷兩個字都可以倒過來寫了。
不出意外,江充很快就因觸法免官。

但這次巫蠱案起,有司不能偵破,江充就回來了。

再怎麼傻的人,也知道自己是為什麼下台。
何況江充不傻。

如今漢武帝病重,眼看太子劉據不日就要成皇。
江充沒門路巴結太子與外戚,索性破罐子破摔,誓要這些敢對他出手的人,全部下台!

第一步,自是配合甘泉宮神諭,地毯式的搜查。
漢書說,光這次搜查,就連坐了上萬百姓。

雖然找出木人,但漢武帝病情並未好轉。
江充跟漢武帝一談,知道是時候了。

漢武帝自己都疑心,是身邊的權貴想要咒死他。
江充領了聖旨,那還有什麼怕的。

大案大辦,江充一一下令,從公孫賀父子,到漢武帝的女兒陽石公主,衛青的長子衛伉……
全部都抓起來先殺再說。

同時更派人前往太子宮,搜得犯罪證據桐木人。
這樣就結束了嗎?

別忘了,還有另一支外戚:李廣利。

卻說公孫賀被下獄後,由劉屈氂接任左丞相。
劉屈氂的女兒,正是李廣利的妻子。

當時劉屈氂跟李廣利正在計劃,要讓李夫人的兒子當上太子。
江充打探到這個消息,頓時大喜。

首先就是下令逮捕劉屈氂一家,並且抓捕李廣利的妻子。
李廣利當時人正在前線與匈奴作戰,只盼能將功贖罪,但終致戰敗遭擒。

就當一切都是令行而未動之時……
因為漢武帝本人在甘泉宮養病,即使江充這邊一個個罪證確鑿,也要武帝核可。

太子劉據正不知如何是好,少傅石德連忙建議:「我們先把江充等人抓起來再說!」

當時查案主管,含江充在內共有三人。
江充被太子門客抓捕,韓說則遭到當場格殺。
第三個章贛浴血突圍,逃往甘泉宮。

這下糟糕。

太子劉據見事已至此,立刻著人稟報母后衛子夫,調動長樂宮禁軍,並對長安城發出通告:「江充造反,我現在要戒嚴長安。」

丞相劉屈氂搞不清楚狀況,總之不管江充還是太子得到兵權,他都是死路一條,於是便搶先逃跑。
而收到章贛與丞相長史報告的漢武帝,哪還能靜靜養病?

漢武帝下令要劉屈氂立刻還擊,奪回長安治權,但只可包圍叛軍,不得大規模殺傷。
接著下詔還宮,並徵調關中各縣兵馬,要回去鎮壓這次叛亂。

劉據這邊動得更厲害。
先是矯詔赦免囚徒,增加兵源。
繼而派人前往調動長水及宣曲胡騎。

但此計被侍郎莽(馬)通識破,勸說胡人部隊斬殺來使,反而成為攻打長安的一支兵馬。
莽通選擇匯流的對象,是大鴻臚商丘成。
這兩個人後面還有點事,先記著他們,此處略過不表。

太子劉據又召北軍,但北軍也不願意響應。
沒辦法,劉據只得到市街上拉民伕,組成數萬的雜牌軍,趕往長樂宮。

保住母后所在的長樂宮,是劉據的最後希望。

但就在這個時候,丞相劉屈氂率領的大軍到來。
劉屈氂這邊持有詔令印璽,正規軍趕到便即匯流。

雙方鏖戰五日,殺得一個血流成河。
劉據眼看已無勝機,就朝南城門逃跑。

當劉屈氂發覺要追趕時,南城門的守將卻因為入夜關閉城門,不願開啟。
劉屈氂本來打算殺了守將繼續追趕,卻被勸阻。

這時,漢武帝的大軍終於來到。

漢武帝聽說了來龍去脈,不由分說,先把守將跟勸阻者都給殺了,派兵繼續追捕劉據。
但終究沒有追上。

誅殺令,流放令一道道的下來。
劉據的子女也盡皆被害,只留下了一個孫子。
就是後來的漢宣帝。

衛子夫因為借兵給兒子,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漢武帝下令沒收了她的皇后璽綬後,衛子夫自殺身亡。

沒有人知道,她是因為大勢已去生無可戀,還是「被自殺」。

面對龍顏大怒的漢武帝,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

只有一個名叫令狐茂的老兒上書,陳述了江充如何逼迫太子,太子又為了自保有這些舉動。
漢武帝這才恍然大悟。

然而,事發二十多天後,漢武帝終於收到了太子的死訊。
原來劉據逃跑到東方的「湖縣」,被一個賣草鞋的收留(咦?)。

過不來窮日子的劉據,決定去投奔有錢的朋友,但被官吏發覺。
劉據看著無法逃跑,就轉身入內上吊自殺了。

他不知道,父親沒有要取他性命了。

而賣草鞋的朋友什麼不會,就只知道義氣兩個字,還為了劉據跟官兵搏鬥慘遭殺害。

之後,高寑郎田千秋說自己夢到南極仙翁,再次為劉據平反。
漢武帝這時候誰也不信,只信神仙,不但立刻照辦,滅了江充三族,又任命田千秋為大鴻臚。

幾個月後,便取代劉屈氂為丞相。

是的,這次「巫蠱之禍」的主要關係人基本在前面就死光了。
所以最後漢武帝劉徹是把罪名安在劉屈氂頭上,也就是劉屈氂與李廣利意圖謀反更換太子,繼而產生後續一連串事端。

以巫蠱起,以神靈終。
and 都是they的錯。

漢武帝的反省,大概是九牛之一毛吧。

不過,你以為巫蠱之禍這樣就結束了嗎?
其實各種跡象都顯示,這個案子還在繼續查辦。

江充的背後如果沒有人,就算逼死太子,難道他就可以常保平安了嗎?

漢武帝的人生,即將邁向終點。
但西漢皇朝,反而將要迎來另一波新的高潮。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