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霍氏的崩壞】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 1555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6-16 10:25
22.png


漢宣帝本始三年正月,許皇后過世。
是一次非自然死亡。

許皇后的父親,名叫許廣漢,漢武帝時代是李夫人之子,昌邑王下的郎官。
有一次跟隨漢武帝前往甘泉宮,拿了其他郎官的馬鞍,被以竊盜罪論處,閹了。

被閹的問題,是你之後最多就只能在內廷當官……是一種被朝廷出你櫃的概念。

漢昭帝時期,待在後宮當差的許廣漢,碰到上官桀謀反故事。
當時上面要許廣漢準備繩索逮人,他又弄不出來,但其他人搞出來了……於是許廣漢又被判「鬼薪」。

屬於一種高級勞改。
比去作「城旦」,修城牆高一點這樣。

許廣漢被分發的地方,就是掖庭暴室,專門管理犯罪的嬪妃。

在這裡,他認識了漢宣帝劉詢。
當時劉詢也是掖庭裡的皇孫一枚。

後來,許廣漢的女兒許平君年紀漸長,大約十四五歲的時候,原本要出嫁。
但出嫁前一天,未婚夫嗝屁了。

大凶。

許廣漢的老婆只好大外宣一下,說看相的表示,她女兒富貴之命,未婚夫承受不起。
掖庭令張賀聽到了這個消息,就把許廣漢找來,說我們漢武皇曾孫挺不錯的,好歹也是個關內侯,不如你把女兒嫁給他吧?

許廣漢表示OK,但是回家老婆很生氣,「我女兒會大富大貴耶。」
一整個劉邦呂雉套路有木有?

是說許太太在生什麼氣?以許家的層級,原本能把女兒嫁給個官員就不錯了。
劉詢可是皇室,又有爵位……關內侯沒有封地就是了。

比不上親王諸侯,但也是大躍進了吧?

總之,許廣漢才不管那麼多,照嫁。
又過了一年多,劉詢跟許平君不但生了個兒子,劉詢還撿到了一個皇帝寶座。
可立后大事,不能掌握在這個半傀儡的少年皇帝手中。

許平君一開始只是婕妤,說是說只是,也是當時後宮僅次於皇后的高官了。
什麼夫人美人的也都在她之下。

百官公卿大家看準風向,一致推薦霍光的小女兒為后。
而劉詢一個不理不應,只說要下詔尋「微時故劍」。

牆頭草們馬上又隨風倒:「皇上念舊」、「許婕妤好」。

我說真的,霍光權傾朝野,何以皇上念舊令一發,大家馬上就換邊站?
因為劉詢的故人、大恩人一號,並不是許廣漢啊。

是張湯的兒子,張賀張安世兄弟!
(丙吉是地下恩人,當時連漢宣帝自己都不知道。)

機靈點的哪還猜不到,宣帝如此念舊,來日掌大權,真正會受重用的,絕對是張安世。
因為張賀死了。

按照漢朝規矩,立后下一步就是封外戚。
但霍光卻表示,許廣漢是閹人,不宜為國主……所以不得封侯。

這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外戚,是一個權力真空地帶。

霍光自己沒有表現出想爭取,但他的夫人「霍氏顯」卻很想。
本始二年,許皇后又懷孕了。
懷孕難免鳳體欠安,自然需要太醫照顧。

當時去給皇后看病的,是女醫淳于衍。
淳于衍的老公「賞」,則是掖庭戶衛。

賞哥知道,自己的老婆跟大將軍夫人頗有交情,就要老婆有空去跟將軍夫人說說,幫自己弄個禁軍軍監的官。

淳于衍去跟霍顯說了這事,霍顯突然心中一動,屏退左右。
「妳想要我幫忙妳,那妳是不是也該做些什麼報答我?」

霍顯不是用說的,是用寫的。
要說怕被人聽見,倒也合情理。
但擺明就變成後來的物證?

雙方一番計議,決定給許平君下藥「附子」。
附子:辛、甘,大熱;有毒。歸心、腎、脾經。
回陽救逆,補火助陽,散寒止痛。

拉肚子治風寒是會用這一味的。

以現代的觀點來說,附子含有烏頭鹼等生物鹼,這些物質有強心、利尿、興奮迷走神經中樞及消炎鎮痛的作用,但毒性大,且主要是對神經與心臟的損害。
其實是有點類似興奮劑的東西。

產後體虛的許平君,沒想到補藥中有這一味,就這麼一命嗚呼哀哉。

說真的,漢宣帝即使懷疑,也沒本事下令查。
倒是「有人」上書說應該要把沒發現皇后有不舒服的御醫通通抓起來。

結果才抓了沒多久,大將軍霍光突然又下了一條追加命令:「那個淳于衍,不用逼問了。」

根據《漢書》的說法,是霍顯把之前筆談的記錄都拿給霍光,要求丈夫阻斷此案。

許平君過世一年後,漢宣帝立霍成君為后。
霍成君就是霍顯的女兒。

話說,漢宣帝所尊的上官皇太后,不但跟他沒有血緣關係,年紀更比他小了三四歲。
許平君出身低微,即使對方只是個妹妹,她也是恭恭敬敬。

霍成君可不一樣。
上官皇太后,輩分上還得叫霍成君一聲小阿姨。
所以當霍皇后探訪皇太后時,反倒是皇太后恭恭敬敬……真是一個成何體統。

於是,漢宣帝的後宮就出現了這種,明明有皇太后,但卻是皇后為尊的詭異狀況。
而前朝明明有丞相,政事卻非得經大將軍之手不可。

朝廷體制,在這裡完全是莫名其妙到一個極致了。

而藩王的後宮,也同樣不平靜。
廣川王劉去的王后,在霍成君立后前一年出了大事。
這案子辦了一年多,最終漢宣帝表示不應用法律來責罰親王,把劉去貶往上庸。

途中,劉去自殺。

這只是風雨前的序幕。
漢宣帝更改了年號,為地節元年。

十一月,楚王劉延壽被舉發謀反。
劉延壽有一個異母弟弟,從趙姓,娶了廣陵王劉胥的女兒。

我想,漢朝對於寡婦再嫁,本身是一個常見的事情。
不過這裡的狀況比較是「妾」嫁出去給人。

也就是劉延壽或他的父親,把這個妃子配給臣子。

然而,也就是這個娶了楚王妃的男人,舉報了自己兒子跟劉延壽勾結廣陵王,意圖謀反。
這當然得派人去楚國辦案。
最終以劉延壽自殺結案。

連續兩個親王自殺。

楚王案本應牽連廣陵王劉胥,但劉胥也是漢武帝的兒子。
記得嗎?漢武帝死前下詔,他的兒子遇到死罪,有一道免死金牌可領。

所以燕王劉旦也避過一次死罪,第二次就不行了。

就法律意義上而言,等於是親王三連殺。

在這三人之前,被除掉的就是劉旦。
如果背後有陰謀,誰都會想到霍光。

偏偏就在四個月後,霍光也死了。

地節二年的春天,霍光病重,漢宣帝親自來訪。
聽說漢宣帝哭得唏哩嘩啦,不過兩人也沒說什麼。

事後,霍光上書希望能從自己的封邑中分出三千戶,給哥哥霍去病的孫子霍山(山中老人是你?)。
霍山不是霍去病嫡長子的兒子,霍去病長子名霍嬗,漢武帝元封元年就過世,無後,封國被除。
基本上,只有皇室親王的爵位才能往旁邊轉移。

除此之外,霍光更無他求。
收到詔書的漢宣帝,把事情分派給丞相跟御史之後,霍光的兒子霍禹就當上右將軍了。

什麼樣的神邏輯?什麼樣的神操作?
事實上,在外戚傳中有補述:「宣帝以光故,封去病孫山、山弟雲皆為列侯,侯者前後四人。」
也就是霍光,霍禹,霍山,霍雲四人有封侯。

霍光身為第一權臣外戚,他家的侯爵在他死前,僅僅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呂太后時,呂氏外戚自不用說,連王都敢封。
竇太后下,竇家也有三人封侯。
田家兩人,屬王太后(漢武帝他媽)。

衛青光他自己家就有四侯,恩澤更普及公孫弘,霍去病。

霍光一個小夥伴都沒有?
當然,換一個角度說,霍光在廢帝時有大功,他一口氣補了五個異姓侯上來。

任誰都覺得,這五個自然是霍光派系。

可怕的地方就在這裡。
昌水侯田廣明,本始三年自殺。
陽城侯田延年,本始二年自殺。
爰氏肅侯便樂成,本始元年過世,地節元年絕嗣。
平丘侯王遷,地節二年自殺。

只有趙充國一個人活了下來。
趙充國是個老將,曾經跟隨李廣利遠征匈奴。

漢武帝死時,他其實不是霍光下屬。
而是金日磾的車騎長史。

那個曾經在霍光之上的金日磾,有一個姪子金安,這時候正在擔當漢宣帝的侍中。
金安,就是接受趙家舉發楚王劉延壽黑函的關鍵人物。

漢宣帝明著奉霍光為尊,暗裡集結了各種反霍光勢力,一步一步的削減霍光的黨羽?
不是的。

不管主事的是漢宣帝本人,還是張安世,他們在看的都不是霍光而已。
而是要讓皇權再次偉大。

除去楚王,消耗掉廣陵王的免死金牌。

一切,都是為了重現那「大漢天威」。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