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麒麟閣名將:名過於實的韓增】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完) 194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7-1 11:38
在漢宣帝的麒麟閣十一功臣中,兩大雙霸天:霍光跟張安世,雖然曾經分別掛上了西漢兵權最重的大將軍與車騎將軍,不過他們倆基本是不打仗的。

基於匈奴來朝,而立下麒麟閣功臣表的漢宣帝,手下沒有幾個出征塞外的名將,怎麼也說不過去吧?
而排行第三第四的「真‧車騎將軍」韓增,跟後將軍趙充國,就是漢宣帝武功的表率了。

韓增是在張安世過世之後,才任大司馬車騎將軍。
他人生最主要擔任的官位,其實是前將軍。

作為麒麟閣第三功臣,韓增本自無傳。
那是因為他來頭大。

在「傳」的體系中,基本上會包含同一個家系。
也就是父子孫一脈相承下去。

韓增,是韓王信的後代。(不是韓信)
韓王信雖然投降了匈奴,但他後來生了一個小兒子,取名韓頹當。

頹當跟信的嫡孫:韓嬰,一起在漢文帝時代,反過來回歸漢朝。
這種反共義士,總是特別的需要被優待。

韓家重返榮耀,頹當更在七國之亂中表現傑出。
而頹當家系的一個男孩,就送去給了漢景帝未來的太子當伴讀。

當時,劉徹還只是膠東王。

而劉徹這個韓姓的親密小夥伴,就是韓嫣啦。
韓嫣後來得罪了劉徹的老母王太后,被賜死。

不過他還有一個弟弟,跟漢武帝也是麻吉麻吉的。
名叫韓說。

對,就是巫蠱之禍中,跟著江充一起辦大案,幹大事,然後被太子劉據直接擊殺的那個韓說。

由於韓頹當是在匈奴之中長大,弓馬嫻熟,作為安身立業之本,他也都傳授了下來。
韓嫣因著對匈奴軍事的熟悉,得到漢武帝賞賜。
韓說也曾經跟隨衛青,遠征塞外。亦曾征伐東越。

那年代,想當個佞臣還真不是屁股翹嘴巴厲害就行的。

韓說死後,他的兒子韓興繼承爵位。
但記得嗎?漢武帝後來平反巫蠱案,江充的遺族都被誅殺,韓說的子女逃得掉嗎?

韓興首先伏法。
但漢武帝到底不是個心理變態的,不但阻止了韓說一脈的連坐,更讓韓興的弟弟重新繼承爵位。
說穿了,韓說是衛青那個等級的親信,時為光祿勳的韓說,可能根本就是江充的監督者。

韓興的弟弟,就是韓增了。
韓增出身富貴,少年時便是郎官,後晉侍中光祿大夫,也就是漢武帝貼身親信的意思。

即使皇帝換成了漢昭帝,韓增的官位仍是光祿大夫。
只是加掛了水衡都尉。

同時期,趙充國也是水衡都尉,這種是掌管上林苑跟皇宮的軍官職。

也就是說,漢昭帝跟霍光等人,對韓增的信任不減,更適才適任的讓他領兵。
(時間點不明,很可能是霍光掌大權之後才任)

韓增帶兵並非擺飾。
在看漢昭帝時,我們沒有著重這部分,但其實很有趣的。

漢昭帝時代,對匈奴發起一次反擊戰,由上官桀領軍。
討伐三次益州叛亂,一次由水衡都尉呂破胡徵召部隊,兩次是大鴻臚田廣明出戰。

武都氐人反,大鴻臚田廣明再戰,帶領韓增跟執金吾。

後來霍光獨大,主要帶兵的人就變成他女婿,度遼將軍范明友。

有趣的地方是,前期的出戰以皇宮軍官為主,然後開始加入三輔。
這表示什麼?表示漢昭帝時代能動用的軍權非常非常小。

以大鴻臚(大行)之職帶著禁軍跟京城民兵的田廣明,其實同時也兼領衛尉。

而開頭上官桀打了一次匈奴。
是一場不能描述的戰役,蓋上了國防布,內容完全沒有記錄。

從這個脈絡來看,上官同學必定是大敗的不得了啊。
漢武帝後本來兵力就不足了,再給他敗這麼一回,後面根本抓襟見肘。

范明友其實也是度遼將軍併衛尉。
簡單說,衛尉這個職務完全取消了。

從這個層面來看,漢昭帝的十三年間,漢朝軍力是完全沒有恢復的。
直到元平元年,漢昭帝過世的那一年,幾個禁軍頭領才紛紛轉了出來。

趙充國為後將軍,韓增為前將軍。
兵權的充實,漢昭帝的死,之間有沒有什麼關連?

三年後,漢朝與烏孫合謀攻打匈奴,田廣明封為祁連將軍,率五軍出征。
韓增跟趙充國也在其中。另外兩個是范明友跟田順。

但這一戰後,田廣明跟田順畏罪自殺。
即使出征塞外,也不要忘記政治鬥爭。這是李廣衛青就告訴我們的故事。

那些年戰功彪炳的田廣明,跟橫看豎看都是同族的田順,回不來了。

而韓增的戰鬥記錄,也不過就到此為止。
除了站對霍光這邊,以及立漢宣帝有功,韓增憑什麼接張安世的位子,大富大貴?
又憑什麼名列麒麟閣第三?

檯面上還有一個,韓增最重要的事蹟:「舉薦馮奉世。」

馮奉世是漢宣帝時代的張騫……西域大使,不過可能更像班超。
他計取莎車,平服大宛,而且不是以將軍的身分。

這等不世奇功,漢宣帝是算在韓增頭上的。
為啥?因為咱們的鬥神蕭望之參了小馮一本,說他假傳聖旨調動西域諸國,不宜封賞。

所以大功就不能在他頭上了……但知人善任的韓增,可以。

「增世貴,幼為忠臣,事三主,重於朝廷。為人寬和自守,以溫顏遜辭承上接下,無所失意,保身固寵,不能有所建明。」

韓增的記錄,就只有這麼少。
說到底,他的狀況跟衛青是比較相似的,只是皇后外戚沒有他的份。

參加過幾次大型戰爭的韓增,就跟他在朝廷一樣:不過不失。
再想深一層。

當年巫蠱之禍,韓增的父親可能是江充的監察者。
而韓增作為武昭宣三帝親信,跟隨田廣明征戰,是不是同樣扮演著監察者的角色呢?

田廣明以殺伐為治,崛起於河南。又識破叛亂,為漢武帝所重用,雖未封侯,也官拜九卿。
漢昭帝時代更是霍光倚重的大將,並參與廢劉賀,迎漢宣之策。

事實上,他絕對是比韓增更有資格名列麒麟閣的重要將軍。

麒麟閣名單跟定策廢帝的功臣之間,就這樣演繹著漢宣帝時代的政治鬥爭……
或者說,讓我們更能夠觀察到,漢宣帝對於大臣的明爭暗鬥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