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大漢天威完結篇-元后王政君】 史前文話 大漢天威(完) 205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7-24 10:12
39.png


西漢,延伸自春秋戰國時代的傳統,其「后」的地位,在中國歷代中可說是達到了頂峰。
劉邦負責開國,呂后穩固政權治理天下。

而西漢的滅亡,也同樣是皇后開的大門。

這個最關鍵,在《漢書》中享有獨立傳地位的皇后,就是漢元帝的正室。
故稱「元后」。

元后姓王,名政君。
怕大家不明白為何「后」可自列一傳,班固很親切的在開頭寫下了:「孝元皇后,王莽之姑也。」

正因為王政君的掌權,才造就了日後王莽篡漢的康莊大道。

戰國時代,有七個王。
項羽成為西楚霸王後,又大封王。
導致漢代變更姓名登記時,姓王的人家,實在是給他有點多。

王莽他們家,是田齊的王。
田齊先跟項羽作對,後為韓信所滅……在漢朝初年,絕對是爹不疼娘不愛的黑五類。

王莽神經病才會去跟那一支掛鉤。
元后的家族,不是楚漢相爭時的齊王,而是濟北王。

當時的濟北王田安忠於項羽,被反叛而出的新齊王殺害。

有沒有點門道了?
王莽的自報家門,其實是在說我本楚霸王之臣。
取漢代之,天公地道。

田安被齊王所殺,他的子孫也不敢留在山東,就跑去了河北的東平陵,以「王家」為姓氏流傳下來。
到了第三代,也就是田安的曾孫,名叫王賀,則開始在漢武帝手下當了大官,得以記錄。

王賀的官名是「繡衣御史」,有點類似後來的欽差大臣。
這不是一個常置官,比較像是加掛的,所以王賀的正職是啥?其實也不知道。

當時,整個漢朝東部,盜賊四起,北自燕趙,經齊,至楚,都有數千人的大型盜匪。
對應到漢武帝紀,就是天漢二年冬天的事。

那一年的春天,李陵兵敗投降匈奴。

漢武帝為了消滅盜賊,派出以暴勝之為首的數名官員,穿上「繡衣」,持節調度地方軍隊平亂。
剿滅賊眾,不是這個事件最主要的部分。

最重要的是,暴勝之等人抓到盜賊後,刨根挖柢之下,逮捕殺害了許多刺史、太守。
跟巫蠱之禍比起來,這次東部盜賊之亂,相對的不知名。
但絕對是漢武帝一朝中重大的災害。

漢武帝更因此頒布「沈命法」,旨在要求地方官員嚴加查辦盜賊。

王賀雖然身為「繡衣御史」的一員,但他卻跟暴勝之等人的做法背道而馳。
抓捕查驗到的盜賊黨羽……即地方官員,王賀都會放他們走。

十人,百人,千人,萬人。

王賀放走的人實在太多,也難免被發現,自然,就因辦事不力被免職了。
這下故鄉東平陵也不能待,王賀就舉家搬往魏郡。

王賀有一個兒子,名叫王禁,在長安學習法律,當上了廷尉史。
這應該已經是漢昭帝時代的故事了,要是趕上漢武帝末年,廷尉史大概得跟江充一起說BYEBYE。

王禁娶了魏郡李氏,生了兩男一女。
女兒就是王政君,於漢宣帝本始三年出生。

但王禁性好酒色,李夫人實在無法忍受,就跟老王離婚了。

一些神怪故事請容我略過。
隨著王政君日漸長大,當時的東平王想要收她為姬妾。
但還沒嫁過去,東平王就死了。

王禁覺得很奇怪,就去問相士……這套路大家都很懂了:「你女兒,富貴不可限量啊。」

問題是,漢宣帝甘露二年,才出現了西漢第一個東平王。
而王政君早就在這幾年之前進了後宮。

在懷疑這是一個唬爛故事之前,可以先考慮兩件事:第一,寫錯。
第二,對象是東平老王家。

不過「姬」也只用在列侯諸王身上。

寫錯的推測就無遠弗屆了。

好,總之王禁知道女兒有大貴之命,就更佳著意培養。
並在漢宣帝五鳳年間,把十八歲的女兒送入了後宮。

一年多後,時序進入甘露。
當時為皇太子的漢元帝,有一個司馬愛姬。
有一天,司馬女士得了重病,一直好不起來。

司馬女士覺得自己要掛了,就跟皇太子說,「我不是生病,是那些忌妒我的姊姊妹妹們詛咒我啊。」

接著,司馬女士過世了,皇太子也病了。
他不知道兇手到底是誰,就是拒絕再見自己所有的姬妾。

漢宣帝聽說了這件事,就要皇太子的養母,王皇后挑一些新人來服侍太子。
王皇后挑了五個,其中當然有王政君,送去給太子。

太子心灰意冷,但又不好拒絕母后,只好跟使者說,「五個太多,挑一個就好。」

這時候,王政君可能想放屁,就悄悄的往太子身旁挪了一下。
使者一看,太子好像也沒說不好,於是便把五人帶出去,回去稟報皇后:「太子挑了王政君。」

皇后立刻就把王政君送去給太子臨幸了。

史上大富大貴的皇后,最強的地方永遠是「容易受孕」。
王政君一發有喜,十個月後誕下龍子。

皇太子雖然有很多姬妾,但一直沒有兒子。
這個孩子誕生,最高興的便是爺爺漢宣帝。

漢宣帝是不太喜歡自己的太子,那現在有個皇孫,好好教育一下,未來咱們大漢,還是挺有盼頭的。

皇孫劉驁的誕生,跟漢元帝最終能夠穩坐寶座,不無關係。
又過了沒三年,漢宣帝走了。

漢元帝即位,不管他喜不喜歡,老爸遺詔都說了,劉驁一定要立為太子。
王政君自然也坐上了皇后之位。

皇后的爸爸王禁,按照慣例也是要封侯的。

這邊我們先關注王政君就好,前面廢話太多了。
王政君當上皇后,又有太子,理論上是高枕無憂。

不過人類就是這樣哈。

漢文帝生於憂患,兢兢業業的擔任代王,成為皇帝,那也是一個戒慎恐懼。
可他兒子漢景帝養尊處優,就很是惹出不少禍端。

漢景帝這麼不受教,他媽竇太后就特別重視漢武帝劉徹的教育。

所以劉徹一方面有其貴族氣息,另一方面又有著認真踏實的特性。
再來漢昭帝臨危上任一屁孩,三君子說了算。
漢宣帝則起於民間,又為大漢帶來了中興之治。

而漢元帝的太子,再次走進了漢景帝模式,而且變本加厲。
他可是太上皇御賜太子呢。

劉驁少年時也是乖乖的,自從喝了第一杯酒,整個人設就壞掉了。

再加上漢元帝又有新的愛妃:傅昭儀。
這個換太子的心情就慢慢的揚了起來,時不時就問問尚書,當年漢景帝更換太子是怎麼玩的?

還好,隨著時勢變遷,原本最大尾的外戚史家,影響力越來越低。
只有一個史丹在太子宮任職。

史丹拚命的咬住這根救命稻草,在漢元帝面前一哭二鬧三上吊……不是,是盡忠諫言護太子。
才總算保住了這個未來的漢成帝。

漢成帝一上任,王政君成了皇太后。
王太后則升格為太皇太后……這是漢元帝養母那位。

不要說我們覺得很亂,漢朝的官員也覺得很亂,就給太皇太后稱「邛成太后」。
那你就知道,哪個太后才是老大了。

當老大跟人家撞名,還有自己改名的嗎?
邛成是老王太后爸爸的封號。

這兩支王家,本身沒有直接的親屬關係,但宣元二帝時代,外戚屬的鬥爭太複雜了。
所以大家能合縱一下,也是絕對不會放過。

這個觀念,後來在王莽身上發揮到了極致。

總之,王政君還是會叫邛成太后一聲姑姑,大家親近親近。
而當王政君得掌大權,第一個動作就是把哥哥王鳳拉上來,擔任「霍光」。

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究極的漢代權臣回來了。

在這對兄妹的經營下,王氏代漢之勢,一步步嶄露了雛形。
不過天底下沒有「一家人就可以和平共處」的事情。

王鳳跟其他的異母兄弟,相處得不算太好。
但王政君才是大主管,她對於其他弟弟們可是一視同仁。

最糟糕的是,漢成帝無後。
這非常恐怖,可說是皇帝後宮有史以來最大的災禍。

漢成帝不是什麼生育能力有問題,而是整個後宮鬥爭到不容許他的孩子出生或是活下來。

常說事出必有因,外戚的權勢跟能力,在漢成帝時代達到最顛峰。
誰不想搶太子?誰不想搶皇后?

當利益大到一個地步時,人類的什麼道德法律,統統都會被拋諸腦後。

但是沒有人可以覬覦太后之位。
王政君一點點都不需要為自己擔心,只要看著他們在底下鬥個你死我活。

朝堂之爭,到了漢成帝後年,已經根本是王家之爭。
最後由王禁第七子,王根主導了嗣帝與新的執政官:王莽上任。

王莽非常懂得討王政君歡心,讓王政君一直都願意把大權交給他。
直到最後,王莽突然成為了攝政大臣,王政君才突然一驚。

但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王政君只能眼睜睜看著王莽登上皇帝之位。
但王莽仍缺一個重要的東西:「傳國玉璽」。

王政君不願交出,王莽就請了一個太后比較喜歡的堂兄弟,王舜去說服。

老太后當下指著王舜大罵,「你們這些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傢伙,連豬狗都不想吃你們給的東西。今天他都建立新國家了,還要這顆亡國玉璽幹嗎?我老婆子就要帶著這玩意陪葬,他一輩子都不要想拿到!」
王舜也是哭哭:「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

來硬的,說道理,王政君可是讀過書的,沒在怕。
王莽派出王舜,正是要「動之以情」。

王舜這麼一說,王政君就心軟了,只怕堅持不給,王家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葬送在王莽手裡。
最終,老太后還是屈服了。

得到玉璽的王莽當然很開心,又下詔要把太后的璽綬改成新朝版本。
但又有點怕姑姑不願意。

這時有人上書建議:「不如趁著時代的變換,把太后這個職務也去除了吧。」
王莽不動聲色,拿了這封奏摺就親自去見王政君。

王政君看完,哼了一聲:「說得沒錯,快把我老婆子給廢了。」
王莽立刻行禮:「這是背德惡臣言語,我這就殺了他。」

就這樣,王莽一直想要討好姑姑,但王政君始終不理,甚至仍是要她太后宮行漢家服禮。

在嶄新的「大新朝」皇宮深處,就這麼保留著最後一塊,大漢的領土。
一直到王政君過世,持續了將近五年。

王政君的本質並不壞,但她並沒有想到,自己的善良,仁慈,居然會導致這個兩百年的漢朝……

滅亡。

-----------------------------------

欲知王莽劉秀故事,請繼續觀賞【新漢演義】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