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新漢演義-王莽篡漢】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372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8-3 10:05
44.png


篡奪一個王朝這件事,王莽並不是史上第一人。
王莽的罪不可赦,說白就是因為,後面又有人恢復了這個「漢」王朝。

孟子認為,只要天下百姓認同你,或是你真心為了天下好,那麼取代王朝,就不算篡。
荀子火爆一點,他認為只要不是人家自己同意禪讓的,都是他媽的篡。

很有趣的是,後來整個「漢」,就亡於一個正常的「禪讓」。
所以就《正論》而言,曹丕不算篡漢。

對,書名號,因為荀子的那個定義就出自於他的《正論》。

更有趣的是,曹丕表示:「我現在知道堯舜之間是怎麼一回事了。」

事實上,王莽取漢代之的程序,跑得比曹丕更漂亮。
更像堯舜。

傳說中,堯命舜攝政多年,並且希望舜能夠承接天子之位。
後來堯過世,舜就從攝政的位子上退了下來,讓堯的兒子繼承。

但天下諸侯百姓還是選擇服從舜,於是舜帝誕生。

王莽也是先為漢平帝攝政,後取孺子嬰而代之。
(這名號跟亡秦之子嬰,為什麼這麼像啊?)

但是司馬遷作史記時,堯舜已遠。
班固作漢書時,王莽仍近。

漢書留下了許多當時反對王莽的聲音。
而向來公正持中的班固,也不斷的在王莽傳中記下「莽欲專斷擅權」

撇開各種高大正的國族理論不說,班固最主要砲轟的,就是王莽想要「一個人決定朝政」。

如果漢朝是一個獨裁的王朝,這有個狗屁好杯葛。
所以說,一直都不是的。

皇帝想要頒布一個政令,做一個決策,是需要跟朝廷大臣、資深顧問們經過討論,才能做到的。

而王莽為什麼想要專斷?
因為這個世界太混亂。
如果把決策都交給我,我一定能為大家帶來美好的新世界。

請靜下來想想,你的人生中看過多少這樣的「英雄發言」?

這些「英雄」並不是典型的壞人。
他們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個人的榮華富貴一時爽,想要變成榮華富貴一直爽。

權力,像是一種毒品。

剛開始使用,能讓一個人的各種表現提高。
但隨著面臨的挑戰越來越多,越來越巨大,他想要更多的毒品,來為自己提高更大的力量。

以便克服難關。

任何一個有基本藥物知識的人,都知道這是在開玩笑。
當他需要更多毒品的時候,就表示藥物成癮已經開始了。

毒品不會為他帶來新的力量,只會為他造成自己更有力量的錯覺。
深入體內的藥物作用,已經讓他不再是一個「正常」的人。

簡單說,權力讓你產生自己很有本事的錯覺。
適當的控制跟平衡權力,確實可以讓人作出平常辦不到的事情。

但吃藥可以治病,過度用藥可以致死。
服用權力這種毒品,自己死就算了,通常還會拖一堆人下水。

這些都是老生常談了。

王莽歷經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在南陽郡自認看遍漢朝廷的黑暗面後,我想他絕對是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
而險險度過漢哀帝這幾年大鬥爭的王政君,也沒有反對王莽「清君側」的舉動。

漢平帝元始元年,也就是西元元年。
王莽受封「安漢公」。

就算只讀過三國志,看到「公爵」出現,也知道權臣時代進入了一個新的高峰。

六月,王莽展開了獨尊儒術的第一步。
「封周公後公孫相如為褒魯侯,孔子後孔均為褒成侯,奉其祀。追諡孔子曰褒成宣尼公。」

這跟漢武帝有點喜歡大儒的STYLE,或者武帝之後重用儒家陰陽術不同。
你可以想像,孔派儒教所規劃的「大同世界」,就是王莽想要追求的目標。

王莽,才是真正開啟後代儒學的那個人。

擔任攝政公的期間,王莽安養貧民,舉勇武名兵法者,訂定一般平民也應該遵守的禮節,更設立各級學校。
如果沒有劉秀的東漢,也許現代的中國人不會自稱漢人。

大概會叫自己「新人類」吧?

但即使王莽這麼努力掌握權力,勵精圖治,老天爺還是不會給他面子。
就像漢景帝一樣。
就像大明王朝跟日本戰國面對的小冰河期一樣。

目前有一個研究指出,西元初年開始,中國的氣候進入了一個「大寒冷期」。
一直持續到魏晉南北朝。

跟春秋戰國比起來,這段期間的中國人生活是越來越艱辛。

而「天氣之子」劉秀的登場,不知道為什麼就稍有回溫,直到黃巾之亂的發生。
通天之術到底有沒有搞頭?天曉得。

漢武帝時代也是一個稍有緩和。
面對天災,漢武帝求助於儒。

而王莽學儒,獨尊儒。
以儒治國的結果,卻是:政治清明民變生,百蠻稱服天災起。

對生長在天氣之子治下的東漢儒生而言,你王莽就是唬爛,就是騙人。

但事實到底是不是如此?恐怕還需要更多證據。
先讓我們反過來思考。

當王莽已經用盡一切古儒手法來與天溝通,卻還是沒有辦法的時候……
是不是只剩下禪讓還沒做了?

當漢平帝重病之時,王莽擺下了祭壇,向天禱願以自己替代漢平帝……生病,不是當天子。
結果漢平帝還是走了。

漢元帝的血脈,到這邊斷個精光,只能從他的兄弟後代來挑選新帝。
是這樣,漢成帝是元帝的太子。
漢哀帝跟漢平帝,則分別是漢元帝的王子之後。

而王莽卜相的結果,選了年僅二歲的劉嬰為繼承人。

沒人吃這套。
大家都知道,王莽開始拿陰陽術那一套出來騙了。

同一個月,有市長清水溝的時候,挖出了石頭上寫著:「告安漢公莽為皇帝」

王政君生氣了,你什麼都可以搞,但是不准搞叛變!
老太后跟大臣討論之後,下詔表示:「『告安漢公莽為皇帝』是應該讓王莽當攝政皇帝的意思,就像周公那樣。」

朝廷又開了一次大議,決定讓王莽稱制為假皇帝,居攝政。
面對臣民,王莽可以天子之禮行。
面對帝后,仍要以大臣之禮處之。

大家達成協議,改元居攝元年。
正月,祀上帝於南郊,迎春於東郊,行大射禮於明堂,養三老五更,成禮而去。

有了假皇帝之後,下一步就是要立皇太子:當然是上面說的劉嬰小朋友。
只待數年後,還政於帝。

但隔月,安眾侯劉崇發動了一場小型叛亂。
乍看是劉氏宗室不安,但那其實只是百來人在宛城的一場「攻城戰」。

宛城是南陽郡,新野當時也是南陽郡。

在這個地方,發生了類似流氓打架的事情,被弄得有點大?
王莽表現得十分大度,不但原諒了劉崇,還幫他的父親跟兄弟封侯。

這表現,王太后覺得可以。
王莽的小伙伴們打鐵趁熱,跟太后說,王莽現在有名無實,才會被劉氏地方列侯看不起,您應該要帶頭尊重他一下。

一切就這麼順風順水嗎?
整個大漢王朝,就沒有人反對這個假皇帝嗎?

有。

「前」南陽都尉翟義就不服。

翟義是翟方進的兒子,翟方進出身微賤,在王家大躍進的漢成帝年代,因為不畏權貴而逐步高升,最終當上了丞相。
翟方進唯一的問題就是,他跟王莽的表哥淳于長交情很好。

淳于長是王莽成功路上的絆腳石,是被王莽告死的。

所以你就知道,翟家跟王莽的衝突是必然的。

也由於班固的政治立場,翟家完全被描寫成正義的一方,翟義的叛亂言語,也作為評價王莽攝政期間的重要依據。
翟義發出檄文,詔告天下,說王莽毒殺漢平帝,自己奪權,所以翟神立了當年跟董賢有關的東平王之後為帝,誓要討伐王莽。

這可不是劉崇那種小打小鬧,漢書記載,翟義聚集了十餘萬義軍。
這表示大家真的很相信漢平帝死因有疑慮?

又或者是地方因為被王莽的改革弄得很不爽才造反?

隨著翟義起兵,三輔一帶的盜賊也蜂擁而出,自稱將軍。
翟義之亂,在三個月後被擊破,但反賊將軍們卻花了一年多才剿平。

也就在叛亂完全平定時,王莽上書太后,表示該讓劉嬰元服稱帝了。
看起來天下要重歸劉家啦不是嗎?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四川來的朋友,呈上了吉祥異物名單,表示是漢高祖劉邦留下的,說明王莽為真命天子,應該當上皇帝!

劇情急轉直下,太后王政君這邊還在準備著劉嬰元服繼位大典,哪裡想到,王莽突然就前往高祖廟,領受了神物跟天命。
整個朝廷,已經被王莽洗了幾年的「弄假成真」符命。

簡單說,「劉嬰當元服稱帝,然後禪讓給王莽」這是完整的訊息。
而王莽給太后的上書,只說了前面一半。

當朝廷眾臣看到,王太后給了「可以」的回覆,過了幾天,連傳國玉璽也拿出來了的時候……

孺子嬰跟王莽的禪讓大戲,無人可擋。

這邊簡單做個結論,其實頗有趣。
關於王莽如何篡位成功,班固的重點就是一個「符命」。

許許多多的祥瑞直指王莽應該當真皇帝。

那為什麼當時的漢朝廷這麼智障?這麼多人相信?
就是因為王莽的「獨尊儒術」。

即使到了西漢末年,儒家思想都不是很主流。
當王莽開始推廣,更多的人對它只是一知半解。

但漢武帝的大漢天威。
霍光的廢帝輔政。
背後都留有許多儒家的「玄學」記錄。

就是說,大家對於儒家的內涵了解不深,但這個學派有著類似「巫蠱」的神奇力量,大家都是略有耳聞。

某方面來說,儒家消滅了西漢。
但從漢平帝開始,王莽灑下的儒家種子,也超過了一代(二十年),繼而成為支撐起東漢的重要學派。

西漢又一次結束了。
為什麼要說「又」?(笑)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