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天的意向】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6528 1   複製本篇連結 2020-8-6 09:57
09.jpg

照片來源: @zxc54988

新朝,天鳳五年。
天氣的異變,光臨了荊州的南陽郡。

所謂的荊州富饒,是晉代以後開發的結果。
先秦兩漢時期,荊州絕大部分的糧食產出,都來自於南陽郡。

緊依關中地區,來往便利又豐饒的南陽,不但是王莽的封地,也是光武帝劉秀的故鄉。
劉秀的出身,可以追溯到漢景帝的兒子,長沙定王劉發身上。

長沙當時是一個非常、非常差的地方。
主要只是作為南越國跟荊州往來的通道。

劉發有一次回長安給漢景帝祝壽時,跳了一支十分彆扭的舞蹈。
漢景帝問他,為什麼姿勢如此奇怪,是生了什麼病嗎?

劉發回答,是因為居住的國家地方太狹小了,所以手腳施展不開啊。

漢景帝哈哈大笑,就把武陵、零陵跟桂陽都賜給了長沙國。
於是劉發從一小國主,躍升為整個南荊州之王。

在漢武帝正要大展雄圖的元朔年間開始時,劉發過世了。
長子劉庸繼承了父親的王位。

而劉發一共有十六個兒子。

正巧,漢武帝在他的智囊主父偃建議下,實施了「推恩令」。
讓親王長子繼爵,但封邑應分戶給其他兒子,讓人人有恩領。

大長沙國,一下子就分崩離析了?

其中一個兒子,名叫劉買,分得舂陵。
地方不算太差,位於漢水北岸……且慢。

南荊州四郡的長沙國,怎麼會迸出一個南郡北方,屬於南陽郡的封地?

《東觀漢記》說,舂陵本在零陵郡,但後來劉買的孫子跟漢元帝說這裡實在太差,希望更換領地。
劉買就是劉秀的高祖父,抱怨的是劉秀的阿公那一輩,不過算是他的伯公了。

有錢就是任性,列侯向來多產……皇帝生不出兒子來,那就叫宮廷政治鬥爭。
(當然也有的是有病啦)

劉買開枝散葉下去,劉秀也是在一個邊邊角角的位置而已。
他的曾祖父還是個太守,阿公也是鉅鹿都尉,都是不太核心,但薪水很不錯的職務。

而劉秀的父親劉欽,就僅僅是陳留那邊的一個縣令而已了。
當時約莫是漢平帝的時代。

劉秀一家的邊緣化,某方面也呈現出了漢武時代之後,劉姓宗室的「只消不長」。
是不太需要去懷疑劉秀的爸爸跟他的爸爸跟他的爸爸越來越不長進。

隔三代突然又冒出好筍的機率不是沒有,重點是他們家在南陽的產業也是管理得一個井井有條。
劉秀雖然九歲就成了孤兒,但家族也有田地可以供養他們兄弟。

劉欽育有三男三女
大哥劉縯,字伯升。二哥僅記「仲」。

劉秀的表字,則是文叔。毫不意外的伯仲叔三兄弟。

王莽篡漢的時候,劉秀大約是十四五歲,對於家裡的產業跟種田很有興趣。
但哥哥劉縯則是個憤青。

劉縯常對劉秀說:「我當高祖,你做劉喜。」
(劉喜本名仲,這裡寫喜才不會跟劉秀二哥搞混)

劉邦年輕的時候是個小混混,劉喜則是穩重持家。
事實上,劉邦並沒有很喜歡這個兄弟。

劉秀跟劉縯之間的感情,其實也不能算太好。

按《後漢書》的寫法,劉秀就是被哥哥嘲笑得狠了,才決定去求學。
也就是天鳳年間的事。

這時候,新朝的天下,正擴大著騷動與不安。

劉縯絲毫不隱瞞他的壯志,藉著大家難以維生的日子,加大了招收賓客的進度。
錢糧,如流水般的灑出去。

但劉縯相信,老天爺是站在他這邊的。

關東連年乾旱,盜匪饑民四起。
很快的,災情來到了南陽郡。

劉縯已經散盡了家財,但他的臉上只有爽朗的笑容。
來到南陽的,不只是天災,同時也是重大的消息。

琅邪人力子都、樊崇聚集了上萬飢民,將眉毛塗成紅色,跟官兵作戰。
獲得了重大的勝利。

這一支叛軍的腳跟,算是站穩了。

赤眉的名號,也逐漸傳遍了神州大陸。
而荊州的綠林軍,更就此埋下了茁壯的種子。

王莽先前對於琅邪的叛亂處理,最後以「時機歹歹,等天氣好轉大家就不會當盜賊」結案。
如今赤眉之勢即將燎原,新朝政府怎麼說?

「山不轉路轉,天不轉人轉。我們,來改年號吧。」

天鳳六年,改元地皇。
如果老天爺會理你這套,不要說科學,歷史都要改寫了。

不但氣候沒有半點好轉,跟匈奴的戰事更是不能平復。
老百姓寧可拋棄田地房舍,尋找新的天地。

老弱婦孺走不了太遠,路倒遍野。
青壯走投無路,只能入山為賊。

其實你想啊,大家都窮,當賊要搶什麼?
這也是一個經濟活動關係。

搶官。

而且你只要搶一次官,政府就會派出更多官兵來到這裡。
帶著更多的軍資跟糧食來給你搶。
所謂的打怪掉錢,生怪源源不絕的機制,中國的老百姓在西元初年的新朝就知道了。

秦朝沒有,秦末大家不是沒飯吃在造反,比較單純就是反制度而已。

王莽雖然是個迷信的古儒,但面對這個景況,也知道拜天不如求才。
徵求擅長兵法,天生神力的朋友們!
徵求有奇技術,可以打敗匈奴的朋友們!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出自小說西廂記,同義可見於封神演義。

史書說的是:重賞之下,必有騙子。
史記的漢武帝紀如是說,漢書的王莽傳亦如是說。

「或言能度水不用舟楫,連馬接騎,濟百萬師。」
「或言不持斗糧,服食藥物,三軍不飢。」
「或言能飛,一日千里,可窺匈奴。莽輒試之,取大鳥翮為兩翼,頭與身皆著毛,通引環紐,飛數百步墮。」

我是不知道網路上說王莽很重視科研技術,是不是在說這段啦……

不過就像我們前面說的,王莽就是個失敗版的漢武帝。
漢武帝都已經算是很失敗了,更失敗的王莽,進行試飛後發現不靈,怎麼辦?

就算鋼鐵人飛不起來,把東尼史塔克編入隊伍也可以提振士氣啊!

「莽知其不可用,苟欲獲其名,皆拜為理軍,賜以車馬,待發。」

即使大司馬勸諫王莽,應以國內為優先,王莽仍是堅持要先平定匈奴。
平服四夷,天道自歸。

他不是意氣用事,只是比漢武帝更急迫的需要老天爺給他恩惠。

如果儒家當年沒有鼓吹漢武帝征伐四方,沒有留下那樣一個成功案例。
也許,王莽不會義無反顧的選擇自取滅亡。

赤眉軍的起義,只是百姓為了求生存。
但地皇元年,一切沒有好轉。

有志之士們知道,時機成熟了。

鉅鹿男子馬適求等人,密謀連結燕趙之士,對抗王莽政權,但被發覺,誅殺北地數千豪傑。
可叛亂的烽火一點燃,就無法撲滅。

荊州綠林,姓王的起義了。

禍不單行,王莽的妻子,兒子接連過世。
京師三輔地區也跟著失控。

同時,新的符命出現了。

十幾年前,王莽以符命代漢,今日符命重啟,說的是「漢家當復興,李氏當為輔」

漢室復興的說法有許多,有說是劉氏再起,也有說是荊楚將出新天子。
一個符命,各自表述。

而當時人在長安的劉秀,面對三輔的大亂,他想到的只有先跑再說。
這不是曹操亂世奸雄的做派,而是司馬懿「避之則吉」的態度。

從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就已經註定,劉秀不會是在這亂世中為人作嫁的英雄。

註定,他會是最後的勝利者。

然而,回到南陽故鄉,一切就沒事了嗎?
劉秀的哥哥劉縯招兵買馬,蓄積力量已久。

劉縯所收賓客,哪個不是在外頭殺過人舔過血的角色。

劉秀表示:怕。
不是怕這些人對他不利,而是怕被哥哥牽連。

其實你可以發現,劉秀到這個時候,基本上還是支持新朝政府的。
他就像一個平凡人,不像個英雄。

比起挺身對抗暴政,他還比較怕死咧。

劉秀再次躲往新野。
他的大姐嫁到新野鄧家,多少有個照應。

但劉秀委身於此,總得聽人命令辦事……上面要他去宛城買糧,他總不能不去是吧?

也就在這次採買中,劉秀碰上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輔弼星:李通。
這不是一個巧合。

李通的父親,是劉向兒子劉歆的下屬。
劉歆雖是漢朝宗室,但同時也是王莽的心腹。

李通一家,學的是「星歷讖記」,算是觀星占卜師那類。
隨著天不佑王莽,李通家當然也得到了「劉氏復興,李氏為輔」的讖文。

但整個家族裡,只有李通當這是一回事。

直到李通跟堂弟李軼說起。
李軼也是個在外面混的道上弟兄,

南陽宛城附近,反新莽的黑道勢力,李軼也是略懂:「劉縯兄弟的評價不錯,不過現在想要投靠劉縯,可能有點晚了……」
李通一笑:「那你知道,劉縯的弟弟劉秀嗎?他現在正在宛城。」

李軼連忙前去拜訪劉秀,說是李通相邀一見。
別看李通是半個巫師,這種在西漢末到新朝,叫做高級陰陽儒。

只讀過一點尚書的入門陰陽儒劉秀,聽到有大師相邀,立刻屁顛顛的前去赴約。

兩人相見,不談國事,只論學問,正是相談甚歡之時,李通忽然說:「劉兄,不知您對『劉氏復興,李氏為輔』的讖文,有何看法?」
劉秀先是一愣,立刻擺了擺手:「無稽之談。」

李通又是一笑:「這是我父親告訴我的,若只是市井傳言,我父宗卿師,豈能拿來說事?」

聽到李通這麼說,劉秀屏氣凝神,整個人嚴肅了起來。
他本想李通一家是朝廷命官,又擅觀星占卜,拿讖文出來,怕是要試探自己有無反意。

但是……

「小子駑鈍,不知宗卿師如何解讀此讖文?」
「我父為李,兄為劉。今日邀文叔來此,難道還不足以表現,我父子對讖文的解讀嗎?」

劉秀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是要造反?

如果有王莽身邊的大官做為內應,成功的機率,只怕要比赤眉綠林這些亂賊還高上許多。
可一旦失敗,那可是抄家滅門的大罪啊。

李通善巫,一眼看穿劉秀意動,但有所畏懼,略一思索便道:「伯升兄招兵買馬,我們也是清楚的,只怕不日便要起義。若伯升兄有個三長兩短,文叔你只怕也不能獨善其身。」
伯升,是劉縯的表字。

劉秀聞言,身子不禁一顫,但仍是一語不發。
李通又道:「誰是劉氏正主兒,我們看不穿。但天下之大,劉氏身邊有李氏為輔的機會,恐怕就只有這一次了……」

劉秀再不猶豫,一拱手:「在下不才,願與李兄同生死,共富貴!」

劉秀是為了跟哥哥有個照應,才決定起義?
又或者,他只是不想一輩子都在哥哥的腳底下?

沒有人知道。

我們只知道,劉秀豎起的大旗,迎風飄盪。
那是亂世的風。

吹向勝利的風。


1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史前文話
2樓 2020-8-6 10:01:38 
【《東觀漢記》的少年劉秀】

上面劉秀登場,只看了《後漢書》,想想應該還是要把《東觀漢記》放進來。
《東觀漢記》是東漢末年開始編修的官史,也是中國第一部。

始自漢明帝的手筆。
《漢書》作者班固,也參與了初步的編修。

一開始主要就是要寫劉秀的本紀。
所以即使這部史書後來多有改動增修,甚至不被列入二十四史當中,我想劉秀的一生,《東觀漢記》的參考價值還是很大的。

大概看一下就知道有多詳細。
建平元年十二月,甲子,夜上。

關於劉秀的出生時間可以精準到這種地步你看。
這是漢哀帝剛打敗王家的年代。

就好像荷蘭人在1624年與明朝達成協議,正式進駐台灣。
而鄭成功出生在雙方交戰正激烈的時刻一樣。

劉秀,註定要再一次的打敗王家。
這是我小時候很喜歡的巧合時間點啦,拿出來說一下。

劉秀出生的時候,他的父親正在擔當濟陽令。
濟陽有漢武帝的行宮,後來經常都是封閉著。

但當時劉欽家裡濕氣很重,他就叫人把太太送到漢武帝行宮去待產。

孩子出生,滿室紅光。
「是歲嘉禾生,一莖九穗,大於凡禾,縣界大豐熟,因名上曰秀。」
「是歲鳳皇來集濟陽,故宮皆畫鳳凰。」

以上三大祥瑞,基本唬爛。
漢書在漢宣帝過世後,就沒有這種大豐收鳳凰來的記錄了。

劉秀長得不高,只有七尺三寸。(漢尺算起來連一百七都沒有)
長相描述跟劉邦有87%像。

個性仁智明遠,多權略,樂施愛人。
行事慎重,很害怕惹事生非。

這跟看後漢書推斷出來的部分差不多,也很是劉秀兄弟不合的一點。

劉縯基本上是視法律為無物的男人。

劉秀九歲,爸爸就過世了。
時為漢平帝繼位。

哥哥劉縯應該已經成家,也沒有打算照顧弟弟,所以劉秀就去了蕭城跟叔父劉良一起住。
劉良供給劉秀上小學讀書,避過了王莽篡漢的風頭,又送劉秀去長安,跟隨盧江人,中大夫許子威學習尚書。

叔父也不算很有錢,劉秀在長安時,有次就跟個姓韓的同學,一起集資買了頭驢子出租給人家賺錢,來供給自己的開銷。

尚書學到一個程度,老師就說,你們應該多了解世上正在發生的事。
許子威身為中大夫,有新的政令發布,他會比很多人都早知道,更拿來課堂上給學生們參考。

劉秀雖然怕事,但天塌下來有老師頂著,於是他反而總是第一個去拿教材,並且解說給同學們聽。
老師覺得他聰明又好學,將來必有大用。

可長安終究是首善之都,花花世界。
劉秀也迷上了鬥雞走馬,跟「遊俠」們混在了一塊。

當然,作為一個未來的皇帝,這裡自然有人幫他粉飾。

《東觀漢記》說,劉秀是像當年漢宣帝一樣,為了瞭解社會底層的民情吏治。

後來,有次朝廷大會(朝請),南陽郡的官員來到長安,特地去找劉秀。
大家都覺得很奇怪。

原來是為了劉秀族父,前舂陵侯的租稅官司問題。
縣官不能斷,鬧上朝廷的案子,比的就不是公理正義啦。

比關係。

劉秀在長安混得熟了,膽子也大了,就前去拜訪當時的大司馬嚴尤。
嚴尤非王姓,戰功彪炳,為人有智謀。

口袋裡頭錢不夠多的想上書,找他總比找「王」親國戚們來得好。

當時也不只劉秀這一案去找,但嚴尤只停下車馬,聽完劉秀的「伸冤」就走了。
從這裡我們不難看出,劉秀在長安也算是混得一個風生水起。

但其實這裡也有BUG,《東觀漢記》說劉秀是去談地皇元年十二月的租金,但是《漢書》說嚴尤在地皇前就已經被王莽開除了。

不論如何,地皇年間的天下大亂持續擴張。
旱災延伸到荊州南陽來,也讓劉秀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關於劉李之間,《東觀漢記》也有著另一套說法。

不是劉秀去宛城買糧,而是整個南陽郡,只有劉秀的田有好收成。
想當然,就有許多人來拜訪劉秀,想買點糧食。

這時候,李軼派人前來求見。
劉秀看了拜帖,大吃一驚,不敢接見。

為什麼?

原來李家有一個當醫生的兄弟,名叫公孫臣。
之前劉縯請人叫他來幫忙看病,被他拒絕。

劉縯就把公孫臣給殺了。

劉秀擔心,李家是不是來算舊帳的?
經過使者一再強調絕無此事,劉秀還是不太放心,就在懷裡揣了一把刀,才出來會面。

李通李軼兄弟見了劉秀,劈頭就談:「天下大亂,造反吧,你七我三。」
不是,是「劉氏當復起,李氏為輔。」

劉秀的膽子雖然比小時候大了些,可叛亂不是說著玩的,當然還是不敢。
但轉念一想,李家這麼有錢有勢,家裡還有人在朝廷當宗卿師。
居然敢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想想已有計較,劉秀就先假裝答應。

結果李通說,南陽府裡面也有官員,願意跟他們一夥。

劉秀這才明白,天下大勢,那是一去不復返了。

因為回去改前一篇也很麻煩,索性另外拉吧。
《東觀漢記》提供了許多有趣的細節,是被《後漢書》直接省略的。

我覺得這種事情很難判斷啦。

史記,漢書,後漢書基本上相當一脈相承……換個角度說,不也挺有「串供」的嫌疑?
東觀漢記做為當代官史,肯定是免不了歌功頌德拍馬屁。

但相對而言,他們也必然有很多更加準確的第一手消息。

之前忘了這本,還真沒想到,才走到東漢就要面對這種幾乎整個朝代各說各話的兩套史書……
基本上還是會以《後漢書》為主軸,《東觀漢記》為輔助。

劉秀段落,在情況允許下,我還是希望寫得偏故事性一點。
這邊到底有多長,有多鬧,有多亂,我現在心裡也沒個底。

看著辦吧。
回覆2樓
1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