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義軍突起】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373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8-7 10:05
47.png


東漢光武帝,劉秀,字文叔。
一段比傳奇還要傳奇的人生,要再切成單元連續太麻煩了。

從這一集開始,就會提高連載跟小說的形式了。
跟大漢天威的楚漢相爭篇比較像。

廢話少說直接來。
卻說上回,李通與劉秀共結連理……是協議造反。

兩人口袋裡也算有點錢,走黑市買兵器,拉小弟,自然是第一步。
可這一步開始得有點晚,能打敢衝,活不下去的百姓們,早就已經投靠各立山頭的盜匪。

還好,一切都在李通的算計之中。
他可不是因為劉秀長得帥,才來找劉秀的。

「文叔,你還有哥哥啊!」

沒錯,比起劉秀,劉縯的起步要早得多。
李通一開始眼裡看中的,其實就是劉縯的勢力。

只是李家跟劉縯有仇,所以才多繞了這一圈。

劉秀想想也有道理,就打扮了一番,跟李軼一起動身回返舂陵老家。

哪裡想到,老家的大哥,正在和親戚們爭吵不休。
按劉縯的想法,這正是起義之時。

但其他人可不這麼覺得。

「伯升你自己平常就遊走法律邊緣,過著刀口舔血的生活,可不要拖我們下水啊。」
「都說『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你強迫我們跟你一起搞事,那是你『伯升殺我』啊。」

親戚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得劉縯難以招架。
這時候,劉秀走了進來。

「大哥是對的,我跟大哥一起幹!」

親族們向來知道劉秀怕事謹慎,而劉縯輕浮。
劉縯說要反新朝,大家只覺得他說話不經大腦。

但看著劉秀一副英姿颯爽的軍武勁裝打扮,人人都知道,他不會是突然腦筋抽風,而是早有準備。

雖然不知道劉秀看準了什麼,決定起義。但大夥都明白,二公子的計劃,向來不會有錯!
(其實劉秀是三公子)

「既然連文叔也這麼說……」
「天下本來就是我劉家的,王莽逆天行道,正是我們奪回大權的時機可不是嗎?」

風向,慢慢的轉往「為劉家大義而戰」。
劉秀看場子穩了,才恭恭敬敬的請教大哥,接下來第一步該怎麼走。

「找棵大樹好乘涼。」劉縯的語音有點發急。

但這個方向,劉秀是同意的。
起義吉凶未卜,最好能讓別人頂在前頭。

事實上,劉秀回來拜訪哥哥,打的也是這樣的主意。

只是一山還有一山高。
劉秀想找哥哥當靠山,劉縯何嘗不想找座大山?

「荊州地界,以新市、下江、平林三軍為強。我已經邀請新市平林二軍路過舂陵,讓我劉家好好招待一番。事後,我們便可加入他們的大軍,共襄盛舉!」
原來劉縯早有計劃。
若是舂陵劉家不配合,光憑劉縯手上的人馬,也難成大事。

眾人計議已定,當下散去。
而劉秀跟李軼,則留下跟劉縯敲定細節。

劉縯的計劃,僅僅是一步一腳印的往上爬。
但李通想的更複雜。

李通的打算是,趁著京師要大考晉用弓手跟騎兵的日子,發動叛變。
京城那邊,由李家負責擒抓主考將官,來控制住皇城部隊。

而劉家則必須先在南陽打出名堂來,吸引新朝大軍。

一步,登天。
劉縯沒想到,過去膽小怕事的弟弟,居然會帶來這麼大膽的計劃。

劉氏兄弟給綠林軍辦了勞軍大會,又獻上這「直搗黃龍」之策與舂陵子弟兵,本應立刻成為了綠林軍中重要的一角?

可人算終究不如天算。

宛城的李通也沒閒著,立刻派堂兄李季前往通知在長安的父親李守。
卻不料李季在半路過世,導致李守只知南陽宗族欲反,卻不知具體細節。

李守覺得事情不妙,隨即安排京城的家人離開。
而李通收到消息,只好親自出馬前往長安。

就在李通剛剛趕到的時候,王莽也收到了李家叛亂的消息。
王莽下令拘捕李守,李通險險逃脫。

這時,李守的好友,中郎將黃顯出來分說,認為罪在李通,應讓李守戴罪立功,說服兒子。
若不成,再殺也可。

王莽正覺得此計有理,但隨即有人來報,南陽起叛兵,賊帥中便有宛城李氏族人!

李通萬萬沒想到,自己的裡應外合之計,此刻卻將父親推上了斷頭台。
聞得戰報的王莽大怒,下令將李守黃顯處死,更要南陽郡立刻通緝宛城李氏,將滿門六十四口,皆於市街處死,並焚燒屍體,以儆效尤。

這個時候,劉秀跟綠林軍的部隊,才終於殺到宛城門口……

回說劉秀兄弟加入綠林軍,初時軍馬不足,劉秀只能騎牛上陣。
賊軍約有七八千人之譜,聲勢不弱,但也難以攻下郡治宛城。

綠林軍頭領對於劉家獻上的計策,也是半信半疑,遂決定兵鋒先指新野,後下湖陽,步步為營才是正道。

劉秀一牛當先,斬殺新野都尉,奪得其馬。
又獻計以族人劉終偽裝江夏官吏,潛入湖陽,誘殺都尉。

劉家子弟屢建大功,先前又為了犒勞綠林大軍損了不少財物,此時多恃功而驕,多取戰利品。
綠林兵自然不忿,暗地計劃要先滅這支舂陵劉氏,再繼續前進。

劉秀雖不知端倪,但眼見族人如此行事,原本會來劉家營地喝酒打屁的新市兵們,更是一個也不見……
事情不太對頭。

劉秀連忙要族人把這次的戰利品統統上繳,立刻帶人將財物送往其他部隊,這才從小兵們的口中得知,原來劉家差點便覆滅於此。

雖然劉秀忙得要死,但舂陵劉氏的帶隊,仍是奉劉縯為尊。
這時候的劉縯,可是正怨嘆得要命。

為啥呢?

劉縯早先一直關注著綠林軍的動向。
起於地皇元年底的這支荊州叛軍,其實原本是王家帶的頭。

剛開始是新市人王匡、王鳳為首,聲勢甚好。
因居於綠林中,後人又稱為綠林軍,一度擴張到有五萬人的部隊。
荊州牧打不贏,索性不打。

上回才說過,新朝末年當盜匪,為的就是打官兵。
不然你有什麼狗屁可搶?

荊州官兵不打綠林,綠林要養這五萬人,頭就大了。
就在這時候,傳染疫病襲擊了綠林。

將近一半人的員病死,也引發了內部的分裂。
所以才分成前面劉縯提到的新市、下江、平林三軍。

下江軍勢最旺,另外兩支加起來差不多只有他的一半。
劉縯看準的,就是這麼一個「雪中送炭」的機會。

且劉氏當復興的符命正傳得鋪天蓋地,賊兵肯定想要找一個劉氏王孫來當吉祥物可不是嗎?

誰知道,儘管劉縯的如意算盤打得霹啪響,還是沒想到,有個堂兄劉聖公搶先了他一步。
劉聖公就是劉玄,也就是接下來最重要的新皇帝:更始帝是也。

劉玄少年的時候,也是個混混。
他的親弟弟被人家殺了,劉玄就找了一票弟兄去找人家算帳。

結果還沒報仇,弟兄裡面就有人被官府通緝。
幹你娘連坐,劉玄只好逃跑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如來佛,抓不到劉玄,官吏不會去抓他爸嗎?
也算劉玄有心,找了個路人回去報喪,說劉玄已經死在外頭了。

而劉玄躲藏的地方,就是綠林三軍最晚成立人數最少的……平林。

劉玄一樣看著綠林軍演變,這一個機不可失,就在平林軍前往接受舂陵劉氏招待之前,加入了平林軍。
平林軍頭領陳牧敢於自立,能吸收千人,那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陳牧心中一動,就給了劉玄一個「安集掾」的職務。
從來沒有一個官職的翻譯可以這麼簡單這麼直白。

師爺給你說下,就是「吉祥物」的意思。

在接下來要面對的勢力整合中,如何拔得頭籌,陳牧先下了這個第一手天元。
當舂陵劉氏嘩啦一下成為綠林軍的重要勢力時,平林軍裡頭卻冒出了一個「大家好,我是劉縯劉秀的大哥啦」。

劉縯沒有當場氣死就很不錯了。

而劉秀的一切努力,雖是壯大著舂陵劉氏,卻不知到底是為誰做了嫁衣。

不過,大勢尚且不容綠林軍窩裡反。
當他們逐漸逼近南陽郡治的同時,王莽也得到了李氏造反的消息。

新朝政府派出了甄阜、梁丘賜兩人帶兵,前來平定這股荊州野盜。

當時劉秀好不容易平息了綠林軍的憤怒,但過度張揚的結果,就是被任命為先鋒。
綠林大軍對宛城展開了圍城,而舂陵劉氏,簡稱漢軍,往前攻下棘陽。

棘陽城,是開門迎接漢軍的。
劉秀的姐夫「鄧晨」搶先一步帶著賓客入城,為舂陵劉氏說得了這個重要的根據地。

劉秀少年時,曾跟鄧晨和劉縯一起跟朋友聊天,朋友頗懂圖讖,說到劉氏當興,認為劉秀會成為天子。
這裡說的不是同座少年劉文叔,而是新莽國師公劉秀。

但文叔就笑著跟大家說,你怎麼知道那個劉秀不是我?

本是說笑,但鄧晨卻悄悄的留上了心。
人都說這個小舅子怕事,今天的話語要是傳了出去,你劉家就算不滿門抄斬,你也是死路一條。

鄧晨認為,劉秀若非實有大膽,便是有大志!

後來在長安城裡求學為官的劉秀,避禍去到新野,便是帶著家人投靠鄧晨來著。
但當劉秀劉縯起兵時,並沒有通知姐夫。

劉秀不想把姐姐捲入這場紛爭。
可誰會料到,姐夫居然把劉家姐弟都帶了,在棘陽相候,更立大功?

劉縯認為,目前沒有多餘的兵力鎮守棘陽。
當務之急是繼續推進……與其讓姐姐弟弟留在棘陽,還不如大家一起走,也有個照應。

然而,就在「小長安」這個地方時,突然起了大霧。
劉秀肯定是不會妖術的,至少這個時候還不會。

劉縯下令就地休息,等濃霧散去再作打算。
忽然間,鑼鼓大作。

漢軍士兵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敵人就鋪天蓋地的殺來。

運籌帷幄,劉秀還有幾分本事。
碰上這種突如其來的襲擊,人的本質就見了真章。

慌亂,危急,是劉秀這種平常能閃則閃的人,不會碰上的情況。
但劉縯可見得多了。

度過了最初的不知所措後,劉縯立刻下令往棘陽方向撤退。
退出濃霧區後,劉縯便找了一處地形擺開陣勢,接收逃出的殘兵……

另一邊,劉秀單人匹馬奔逃,只希望能先找回家人。
好不容易找到了妹妹劉伯姬,兩人便共乘一騎。

混亂中又走了一段,碰上了大姐「元」。
「元」就是鄧晨的妻子。

劉秀立刻要姐姐上馬一起走,元卻一揮手:「一匹馬怎麼坐三個人?你們快走,免得大家都死在這裡。」

劉秀還要分辯,追兵的喊殺聲卻已近了。
元隨手撿起了一根木條,狠狠的抽在馬屁股上。

「快走,快走!」

馬兒一嘶,絕塵而去。
敵軍轉眼便至,對付一個弱女子也要不了幾個人手。

十幾人的小隊,更是窮追劉秀兄妹不止。
兩人一騎,速度難免慢了幾分。

眼看就要被敵軍追上,劉秀心中實是焦急萬分。
自己被抓還不打緊,要是妹妹……

突然,一個渾厚熟悉的嗓音響起:「放箭!」

數十支羽箭自林間飛射而出,目標卻是劉秀身後的追兵。
「舂陵劉縯在此,誰敢共決死!」

劉秀定睛一看,正是大哥劉縯帶兵來救。

「有埋伏,快撤!」
新軍小隊被射倒了一半,其餘人也不敢戀棧,撥馬掉頭便去。

劉秀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登時在馬背上暈了過去……

舂陵劉氏在這一戰當中,死了幾十個人。
劉縯的姐姐「元」跟弟弟「仲」,都沒能活著回來……所以說,劉秀確確實實是三公子。

劉秀的父親育有三男三女。
長男伯升,次男仲,三男秀;長女黃,次女元,三女伯姬。
照他們的名字來看,排序可能是:長女,次女,三女並長男,次男,三男。

不過其實伯姬才是小妹,後來嫁給了……等一下要回來的朋友。

回來。

漢軍的大敗,自然也震撼了新巿、平林軍。
無敵的先鋒折翼,該挺上?還是該退?

這是個問題。

而新朝軍隊更是源源不絕開來,對南陽地區展開了掃蕩。

撤回棘陽的劉縯跟劉秀兩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面對新朝大軍,跟自己軍中的勾心鬥角,實不知如何是好。

卻聞得營外士兵來報:「劉將軍,李氏故人求見!」

劉秀萬萬沒想到,原本以為已經被朝廷捕殺的李通,居然還活著。
李通也不客氣,直接進來便道:「目前局勢,我已略有耳聞。唯今之計,只有一條路可走。」

劉秀兄弟異口同聲問道:「計將安出?」

「下,江!」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