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出使河北】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622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8-18 10:04
EAST01.jpg


新莽地皇四年,十月,王莽伏誅。(漢書)
九月,王莽的首級被送至宛城。(後漢書)

到底誰是時空旅人?不管他。

更始帝當時正在南陽郡守正堂……阿不然是會有皇宮嗎?
收到王莽的首級,更始帝笑道:「王莽要是不自己做死,今天也是像霍光那樣受人景仰啊。」

更始寵姬韓夫人笑道:「他要不做死,輪得到你當皇帝?」
「正是,正是。」

更始帝劉玄的人設就是個草包,故有這麼一齣戲。

兩人一搭一唱爽完之後,就將王莽首級懸掛在宛城市街示眾。
百姓們路過,一定要去提一下王莽頭顱自拍。

乃自己拍打也,非拍照。

也有人會偷偷割下王莽的舌頭,拿回去跟親朋好友分食。
偷割舌頭比較不會被發現而已啦,所以不是割耳朵。

是說更始帝爽歸爽,事情可不是殺了王莽就結束。
洛陽城,汝南天子劉望的大軍,跟王莽殘餘勢力仍在奮戰。

而長安城更傳來申屠建無法服眾,三輔大亂的消息。

綠林軍雖然表面一個風平浪靜,聲勢大好。
底下仍是波濤洶湧。

更始帝劉玄這時候要是從武關入長安,是很快。
但安全嗎?

雖然他是個草包,但他身邊的人不是啊。
認真看起來,現在最靠譜的路線,其實是先去會合洛陽大軍,平定潁川跟汝南,再進長安。

看著洛陽大局已定的戰報,更始帝下了決定。
讓劉秀去探探情況。

三個月來,劉秀行動飲食如常,更始派對他的疑慮,也減輕了不少。
他們也很清楚,劉縯善戰,劉秀更得人望。

申屠建弄得三輔大亂,正需要一個能夠讓大家安心的人才。

反正兵權仍在王匡跟申屠建手中,即使劉秀北上,也翻不起什麼浪是吧?
更始帝當下封劉秀為「司隸校尉」,先前往洛陽整頓,預備天子所需。

真正麻煩的,到底是關東赤眉跟汝南劉望。

劉秀雖然哀傷哥哥之死,但其實也沒想過要造反。
得了詔令,他也就北上而去。

卻說幾個月前,劉秀被召回之前,才勸降了馮異,收服父城。
但馮異的意思卻是:「降劉秀,不降綠林。」

三個多月來,不管是汝南天子勸降,還是綠林大軍分兵來攻,馮異都堅持著守了下來。
只有一個父城當然守不了這麼久,他手上可是有五個縣。

劉秀身在宛城,也略知一二,當下便先往父城。
馮異聽得劉秀到來,立刻大開城門,宰牛殺羊迎接。

席間,馮異也查覺到了劉秀的異常。

原本孤身一人的劉秀,在這裡突然又得到了新的夥伴,那是更始帝所不能預見的。

也就在劉秀移動的同時,申屠建也讓三輔朝廷官員往洛陽前進。
洛陽將為新都,總不能有房沒人吧。

三輔的天龍人來到洛陽,看見這些荊州綠林軍的樣子,實在忍俊不住。
這些南部土包子,有色樣華麗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頭上是天龍兒童的頭巾,他們嫌正式的「冠」太累贅。
身上穿的卻是花花綠綠的女人衣裳。

一想到接下來要服侍這些南蠻子,大家不禁悲從中來。

還好,劉秀到了。
劉秀開始下令修建宮府,整理文件律令,一派井井有條。

更重要的是,劉秀可是留學過天龍國的南蠻子。
當過朝廷命官的強盜。

別人劉秀可能管不著,但司隸校尉的下屬,完全就是一副正派漢官的模樣。
原本人心浮動的三輔天龍人們,也慢慢的平靜下來。

劉秀的成績,比更始帝預想的還要好。
而各方也是捷報頻傳:
奮威大將軍劉信攻破汝南,擊殺偽天子劉望,處斬嚴尤等人。
赤眉軍則送來消息,願意歸降天子。

長安隗囂那邊,聽說也有動搖,只是軍師方望從中作梗。

到底,也是時間的問題。

更始帝很滿意,出發北上洛陽當天子。
並且召回了他的同宗親信,大司徒劉賜。

劉賜,也是舂陵劉氏的一員,當初帶著姪兒劉信,一起加入劉縯的部隊。
比較特別的是,劉賜跟劉玄類似,都因為犯罪在外流落多年。

他們,跟舂陵劉氏的骨幹,不是那麼親近。
也正因如此,劉玄一稱帝,就讓劉賜擔任了親信的光祿勳。

而一害死劉縯後,更命劉賜接任劉縯的大司徒,以平定舂陵劉氏與他人之心。

一開始,劉賜是負責去討伐劉望的。
但打不下來,所以劉信才去接棒。

這時候,東西方大局底定,想要一統天下,最令更始政權煩惱的,卻是河北地區。

河北跟東南西三方不同,並沒有出現一個足以統率眾義兵的集團。
這邊最早的動亂,跟東漢末三國一樣,起於鉅鹿。

由於王莽快速派人平定,並採取連坐,導致整個河北都受到牽連。
也因而產生各種不同的派系。

大家不敢連繫嘛。
相對的,隨著新莽勢弱,忙著跟三方對戰,河北群雄並起,誰也不服誰。

但當東南西三方的共識慢慢形成,河北群雄也不是傻……出現共同敵人,就是團結的時候。
相對的,這也是更始政權見縫插針的最好時機。

劉秀素有人望,整頓洛陽又做得不錯,確實是前往河北的上佳人選。
但,真的可以放心嗎?

卻說數月前,劉秀一入宛城,得知兄長被害。
雖然無甚表示,讓更始帝派系放鬆戒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劉秀心知孤掌難鳴,立刻下定決心,迎娶夢中情人陰麗華。

綠林軍本是由新市、下江、平林三軍組成。
但隨著舂陵劉氏加入,屢建奇功,主從之勢早已反轉。

陰麗華的兄長陰識,時為劉縯偏將。
陰家的宗族賓客,在劉縯軍隊中,也佔有極度重要的地位。

劉玄設計抓捕劉縯並殺害,能夠不起暴亂,陰識可說功不可沒。

巴上陰家,劉秀自然可保平安。
但陰識對於劉縯之死尚且不聞不問,又何需給劉秀這個方便?

陰家,乃新野大族。
其世交為鄧氏,跟劉秀的姐夫鄧晨關係不深。

可隨著更始稱帝,鄧家跟其他新野豪傑推舉出的鄧氏新秀,跟劉秀卻是交情匪淺。
為了安撫結交新野其他勢力,陰識不排斥這個全新的關係鏈。

在陰識跟劉賜的保證之下,並以劉秀妻子為質,終於決定要讓劉秀踏上平定河北的旅途。

但劉秀其實是不想去的。

娶了夢寐以求的美人,在洛陽受人尊敬,日子過得也不差。
何必呢?

這時,馮異前來拜訪。

馮異道:「你還在為了你哥哥的死而哀傷嗎?」
「不要胡說八道,哪有此事。」劉秀連忙否認。

他可不想為了這種事,又讓家庭遭禍。

馮異微微一笑,又道:「那你覺得,目前更始政權如何?」
劉秀理了理衣襟,「洛陽這邊,我做得還算不錯吧。」

馮異點點頭:「你不錯,可是外頭諸將橫徵暴斂,大失民心……現在皇上就是看你做得不錯,才要你去鎮撫河北。你要是不去,只怕沒幾天,河北大軍就要兵臨洛陽城下了。」

劉秀聞言,不禁打了個冷戰。

申屠建沒能拿下長安,對於更始政權內部是相當大的打擊。
楚漢相爭的範本是春秋戰國。

新莽亂世的範本,就是楚漢。

劉邦並不是一個坐享其成的皇帝。
他是一個在最前線指揮的戰將。
憑著他的智慧與個人魅力,最終平定了天下。

但更始帝劉玄卻是不涉險地,一切等著別人為他賣命的大牌皇帝。
要知道,更始帝手下的將領,幾乎都是靠著自己的本錢在打仗。
可更始派系卻是拿著大家的資源在揮霍。

誰受得了?

反觀劉縯劉秀兄弟,能士卒身先,有智慧,又得民心。
陰識跟劉賜也是明白人。
掃蕩河北,在楚漢時代,就是韓信的工作。

韓信這一去,獲得了土地,獲得了士兵,獲得了盟國,獲得了支持。
只是他完全沒有跟劉邦撕破臉的必要,否則楚漢相爭之下的第三國,完全應該成立。
更有可能取漢代之。

看看劉秀,不但有帝王色霸氣,跟劉玄之間也存在著仇怨。
劉秀自己怎麼想一回事,旁邊眾人看來,只待劉秀壯大,必定不會久居更始之下。

話說回來,更始政權這麼烏煙瘴氣,赤眉跟天水軍為什麼還會同意加入?
大家的心裡,也是各有自己的算計……

但劉秀被馮異這麼一點,最先注意到的就是,在這裡的好日子,不持久啊。
李通如今不在劉秀身邊,但當初李通勸劉秀起義的那句:「不能獨善其身。」此刻又再次迴響在劉秀的耳邊。

眼見劉秀若有所思的表情,馮異知道心意已動。
「別的不說,你難道不應該先往河北,說服叛軍們為我大漢效力嗎?」

馮異這句話說得特別大聲,彷彿是故意要讓司隸校尉府裡裡外外上上下下都聽見一樣。

劉秀更像是如夢初醒,忙道:「是劉秀愚昧。聖上有命,正應戮力以赴。」

語聲誠懇,但劉秀臉上卻是一個「你懂我」的微笑。
馮異也笑了。

靜靜的,笑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