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英雄集結】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673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8-20 09:58
51.png


更始元年九月,更始帝所屬綠林軍,取下了王莽首級。
綠林軍頓時成為天下義軍共主--共同想吃掉的主子。

大家都知道,綠林軍本身有許多問題。
誰能取更始帝而代之,成為新一輪爭霸的重點。

但檯面上,各大義軍都表示,願意加入綠林軍。
除了河北地區。

是以,更始帝以劉秀為御使,開始傳達「天命」往河北。
一方面也派出官員,前往駐守願意投降的郡縣。

但,各大義軍的投降者進入洛陽之後,很快就紛紛離開。
虛實探清楚,大家就可以開始對綠林軍下手了。

更始帝不懂運籌帷幄,不思反攻,只是迷信著皇帝的權力。
「諸軍不服,一定是因為我們沒有進駐長安。」

在這樣的主軸下,更始二年二月,更始朝廷往長安進發,展開大封王計畫。
由於更始帝各種荒唐行為層出不窮,又只親信幾個大臣。

劉賜,李通,王常等人知勢不可為,主動請纓前往關東,抵禦反叛的赤眉軍。
就連李軼跟他的好朋友朱鮪,也搶在最前頭跑了。

一下子,更始帝變成像是天水隗氏眷養的吉祥物一般。

而當赤眉軍第一個打翻了這「貌似和平」的大局,其他人也不安分了。
河北王郎最先起兵,自稱漢成帝子嗣,以一副比更始帝劉玄更正宗的模樣登基。

王郎對河北各地發出檄文,要求棄暗投明的河北官員們,再一次的棄暗投明。
同時,以最高規格的通緝令,追捕更始河北大使:劉秀。

卻說劉秀一行人在風雪之中逃出饒陽,茫茫不知所往。
路途中遇一白衣老者,與劉秀說:「現在信都郡仍在更始帝派來的官員治下,不妨前往?」

劉秀不假思索,立刻帶領眾人轉往信都而去。

信都太守名叫任光,是南陽宛人。
當初綠林軍攻入宛城,賊兵們看任光衣著華麗,正打算來個劫財殺人,剛好時為光祿勳的劉賜路過,救下了任光。

任光在宛城確實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得劉賜相助,便召集了一批人馬,加入劉賜旗下。
後來更因劉賜東征汝南,派任光支援了劉秀回防昆陽。

論派系,論經歷,任光跟劉秀之間的交情都是不淺。

事實上,從這邊也能看出,劉賜的河北布局。
這人早有心脫離更始,故推薦劉秀與任光往河北紮根。

任光是豪族大哥做派,來到信都擔任郡守。
更始派系也留了個心眼,給他一個三輔人萬脩,擔當郡治縣令。

但不論如何,這兩個都是異地客,外來種。
何以信都百姓願意跟隨他們,力抗王郎政權不降?

因為劉秀初入信都郡,就收了一個當地官員:李忠。
在劉秀的推薦下,李忠當上了信都都尉,也就是當地軍事主管的意思。

嚴格說來,百姓不是挺任光,而是挺李忠。
感念劉秀知遇之恩的李忠,更是力主在得知劉秀生死之前,絕對不能投降通緝劉秀的「偽帝」政權。

任光李忠等人有志一同,召集了四千精兵,在河北獨立。
如今,他們期待的劉秀,來了。

劉秀一入信都,就與任光等人開會。
很顯然,目前最有話事權的,乃是地頭蛇李忠。

李忠於新莽年間在信都當官,但他其實是山東出身。

劉秀小心翼翼的道:「你們的情況我大概也知道了,我想,不如我們加入『城頭子路』跟力子都旗下?」

城頭子路本名爰曾,起兵於「盧城頭」。
力子都則是赤眉發起者之一。

子路崛起晚,但勢力聚集甚快。

在這個時間點上,他們都已經跟著赤眉樊老大去過一趟長安,得了更始帝的「虛名」封賞之後,再次作亂。
劉秀此言,志在試探李忠。

但李忠卻是一臉古井無波。
反倒是名義上的老大任光第一個拍桌子:「不行!」

劉秀笑了:「為什麼不行?我們人手有限,照目前情況看來,聖公那邊一時三刻也不能來救。就近借城頭子路之力,至少可保軍民平安。」

任光是個明白人。
劉秀但稱「聖公」,不言「皇上」,那是沒把更始帝放在眼裡了。

「文叔,如今王莽已死,但天下未靖,是為何故?」

任光並沒有自己接過話頭,而是對李忠使了個眼神。
李忠緩緩行了個禮,才四平八穩的拋出上面那個問題。

不待劉秀回答,李忠恰到好處的截斷:「劉聖公非真主,天下皆知。但何以河北諸縣,仍是願降?難道我們看起來比較笨嗎?」
李忠微微一頓:「我們降的,不是更始劉玄,而是你劉文叔啊。」

如果再早幾個月聽到這些話,劉秀不是嚇傻,就是嚴正推辭。

但經歷過大逃亡的他,早非昨日的劉秀。
一如往常的嘻皮笑臉,劉秀已經決定坦然面對自己的命運。

「昨日可降我從更始,今日為何不能與我歸赤眉?」劉秀一笑。
李忠正色道:「可一,不可再。今日有信都候君,來日,未必。」

劉秀哈哈大笑,片刻方道:「所以你們這信都一眾,就是等著我劉秀自投羅網啊。好,大家就賭這麼一把!」

任光見劉秀已然表態,遂起身道:「有你在,咱們才有賭本。」
「喔?我可是沒兵沒糧又沒馬,還得投靠你們,哪來的賭本借你啊。」劉秀滿臉笑意。

「士為知己者死。」任光則是一臉嚴肅:「我們的本事,只能招募四千兵。你的名字,至少可以徵召四萬以上的兵馬!」

劉秀身後,鄧禹跟馮異交換了一下眼神,一齊挺身而出。
「願為將軍招兵買馬!」

一般來說,鄧禹跟馮異做為劉秀的親信,這時候絕對是拚了命也要留在主子身邊。
但幾句話下來,兩人已經明白,眼前幾位,都跟他們一樣。

是真心誠意的,要把自己的命運,賭在劉秀身上!

這時候再不站出來幹點活,未來劉秀的身邊,可就沒位置了。

鄧禹、馮異、任光、李忠、萬脩。
後來的雲台二十八將,已經出現了五位。

在二十八將中排行第一的鄧禹,是劉秀的蕭何、諸葛亮。
而排行第二,智勇雙全的頭號大將,堪稱劉秀的韓信、關羽等級的那個男人,也在不遠的地方了……

吳漢。

吳漢字子顏,南陽宛縣人。
家裡沒什麼錢的吳漢,趁著新莽大業初建,好不容易混了個亭長。

但還沒等到呂太公來嫁女兒,吳亭長就因為被小弟牽連,亡命河北了。

去到北方漁陽的吳漢,左右也沒遇上在公布欄前面嘆氣的賣草鞋青年,更找不到殺豬的黑臉大漢。
想想機會是自己創造的,吳大漢就決定來從事買賣馬匹的行當。

《後漢書》說吳漢「資用乏,以販馬自業」,說得可輕巧了。

有漢一代,馬匹是何等高級的資產?劉秀當年「資用乏」,也只能跟同學合資買驢子來出租耶。
沒本錢,馬會從天上掉下來嗎?

不會。

但是沒本錢有沒本錢的做法:跟匈奴人搶馬,就不算犯法了可不是嗎?
這個高報酬高風險的生意,吳漢能做得下來,其手上功夫跟戰術意識,只怕不下飛將軍李廣。

做生意,最重要就是通有無。

吳漢在邊塞得了馬,就得運回稍微內地一點的「薊」販賣。
這樣走下來,倒也很是結識了不少豪傑大戶。

不然農夫是有錢跟他買馬?
吳漢又不是開善堂的。

馬商的收入水準,到底還是要高一點。
是以落草為寇這種事,倒也沒人找到吳漢這裡來。

反倒是更始帝派人來收復河北時,因為聽聞吳漢有奇才,封了個安樂縣令給他。

溫馨提示,劉秀最北就是走到「薊」,吳漢的活動範圍最南也是到這裡。
所以封吳漢當官的,並不是劉秀。

但吳漢也聽說了這個正港美髯客的事。

吳漢所屬的漁陽郡,比薊更北。
王郎的檄文,跟劉秀的徵兵消息,幾乎是同時抵達漁陽。

太守彭寵不能決定,在這兩邊中該選擇哪一方,就找了縣令們來商量。
吳漢大略看了一下局勢,論政治,他不是很懂。

但軍事,吳漢可是專家。
「太守您看,我們要是聯合上谷郡,以騎兵優勢跟劉秀一起對邯鄲進行包夾,不但在劉秀的集團中能擔任重要一角,勝算更是高達八成。」
「可如果投靠劉子輿,雙方交戰用不到咱們,到時候只怕連湯都沒得喝啊。」

彭寵一聽,覺得很有道理。
但其他縣令可不這麼認為。

「用不到我們才好啊,坐收漁翁之利,懂?」
「劉秀只有幾千人,能頂什麼事?一定輸的啦。」
「劉子輿兵多將廣,又是真命天子……那個更始帝什麼不行的啦。」

你們不就是更始使者選出來的官員嗎……吳漢心裡想,但是沒有說。
他既不擅長辯論,也沒讀過什麼書。

眼看就連彭太守也難以招架,吳漢默默的退出了大廳,獨自外出散心。
正不知該如何是好,吳漢看見路上有一人做儒生打扮。

新莽時代,儒生的身分大大提高。
吳漢心想,或許能求教於人,就上前打了個招呼。

但拙於言辭的吳漢,還沒想到該怎麼跟這位先生(老師)求助,對方就滔滔不絕的述說自己最近所見河北局勢。
劉秀多好多棒,吳漢是略懂略懂。

真正意料之外的是儒生的大爆料:「那個劉子輿,是假的!」

吳漢本就打算讓這位先生去給大家說說劉秀之好,再怎麼說,儒生的口才都比吳漢自己好得多。
再加上這個大八卦……

吳漢再不猶豫,立刻拉了儒生就趕回漁陽會議現場。
一番唇槍舌劍,有讀書果然就是,行!

彭寵終於下定決心,贊助劉秀方。

然而,在吳漢的策略中,光只有漁陽郡是不能成事的。
該怎麼跟上谷郡合作?是吳漢接下來要面對的難題。

總不能再叫這位先生去「舌戰群儒」PART-2吧?

吳漢正自煩惱時,門外突來通傳。

「報!上谷郡寇恂求見!」

雲台二十八將,排行第五。
文武兼備,愛民如子。
備受信賴,官位不高。

常山趙子龍……錯棚。

上谷寇子翼!
下集再登場。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