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猛將集雲台】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601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8-26 11:14
55.png


漢光武帝劉秀的人生中,有著許許多多的貴人。
他的兒子漢明帝,後來冊立了「雲台二十八將」,表揚紀念這些跟他老爸一起打下天下的將軍們。

鄧禹吳漢是雙榜首。

鄧禹是謀士型將軍,吳漢則是強悍的武將。

第三第四是賈復跟耿弇。
略同略同。

主修有別,但大家的作戰能力,自然都是不俗的。

賈復是南陽冠軍縣人,主修尚書,年輕時連老師都覺得他是個奇才。
正是水鏡八奇中的水鏡八奇。

不是說笑的,新莽期間,賈復在縣裡擔任副官,受命前往河東運鹽。
途中遭遇盜賊,其他人的小隊,都只能送鹽與敵(亂用成語,好孩子不要學),唯獨賈復一人完美把鹽運了回來。

沒多久,綠林起義。
賈復這個奇才,很顯然之前是跟盜匪們掛上鉤了,就自立門戶,在羽山當起將軍來。

等到更始稱帝,就連赤眉這麼大的團夥,都打算來投靠了,賈復自然也不例外。
賈復選擇的對象,是劉嘉。

劉嘉跟劉秀兄弟同輩,由於父親早逝,是劉秀父親養大。
可以說,這人跟劉秀兄弟算是情同手足。

某方面也可以看出,劉嘉是劉縯跟劉玄中間的一個支點。
就好像費禕在魏延跟楊儀之間周旋。

劉縯死後,劉嘉先是接任了劉秀的太常一職,後被封為漢中王。
任何一個粗通當時歷史的人,都不難看出,劉嘉被放逐了。

但賈復卻看準了這點,逢低買進,甚得劉嘉重用。
可賈復跟劉嘉說起應當自立爭霸天下時,劉嘉卻搖了搖頭:「這個責任太重大,我不是蜘蛛人,你找劉秀去吧。」

劉嘉手寫了推薦信,讓賈復……還有陳俊一起度河北上,為劉秀效命。
經過鄧禹的鑑定,賈復的評分當然遠超陳俊。

怎麼說也是個讀書人中的奇才嘛。
劉秀甚至把自己馬車的好馬,賞給賈復做為座騎。

其實好像有點可以理解,等到對戰銅馬賊兵時,陳俊幹嘛不要命的往前衝了……

耿弇在雲台二十八將中,名列第四。

也是二十八將裡頭,唯一有個人列傳的角色。
在寇恂登場的時候,其實有提到此人。

他就是上谷太守耿況的長子。
跟著寇恂一起加入了劉秀軍,打破邯鄲。

耿況本身是「明經」之士,但耿弇對於軍武更感興趣。

王莽敗亡的更始二年,耿弇二十一歲。
在更始使者們還沒來到河北之前,耿弇就跟父親自告奉勇,打算前往關中,求取繼續統治上谷的合法性。

一行人走到半路,就聽聞了王郎發出的檄文。
同行的官員表示,既然河北有正統劉氏政權,何必還要去拜訪更始帝呢?

耿弇跟官員們吵了一架,雙方就此分道揚鑣。
眼看前往長安已不可行,耿弇轉而打聽劉秀所在,並且前往拜訪。

當時劉秀還沒被通緝,也是好好接待了耿弇。
耿弇表示,希望劉秀能立刻召集兵馬,直取邯鄲。

劉秀還不知道事情緊急,只是笑笑說:「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很不錯嘛。」
事情就沒了下文。

耿弇只好繼續跟著劉秀,到薊縣時,劉秀收到了通緝令,立刻打算逃回南方。
這時,耿弇又出來說,「邯鄲追兵從南方來,往南逃是不行的,不如前往我上谷郡,聯合漁陽,一起反攻邯鄲。」

但鄧禹等人盡皆反對:「繼續往北,只會被人家逼到走投無路。」
劉秀卻說:「我們有北地的主人在此,怕啥?」

但事情尚未定案,薊縣就派出官兵來抓拿劉秀。
眾人倉皇分道逃跑,耿弇心想劉秀既有此意,就不再找尋劉秀,而是折返上谷,跟父親說了。

正巧寇恂也提出同樣的戰略,大家就聯合了漁陽郡一起發兵南下。

「弇與景丹、寇恂及漁陽兵合軍而南,所過擊斬王郎大將、九卿、校尉以下四百餘級,得印綬百二十五,節二,斬首三萬級,定涿郡、中山、鉅鹿、清河、河閒凡二十二縣。」

正式的記載上,這支萬人弓騎兵的戰功就是這麼彪炳。
在廣阿會合後,劉秀其實沒有收編這支部隊,而是讓耿弇保有指揮權。

破擊邯鄲之後,更始帝的權力再次往河北各地伸展。
代郡的太守趙永,被徵召前往長安。

趙永心中忐忑,找了上谷的老大耿況商量。
耿況表示,我們現在其實是依附劉秀,你去找他吧。

劉秀見到趙永,也是跟他說,不用理會,萬事有我。
趙永放心回代郡,卻沒想到縣令趁著老闆不在家,召募了匈奴跟烏桓的傭兵自立。

劉秀收到報告,又派耿弇的弟弟耿舒帶兵前去討伐代郡。
才剛擊破讓趙永回歸,赤眉的十五分部就打過來了。

耿舒就留在北邊,跟父親一起抵抗賊兵。

這些事情,也沒逃過尚書謝躬的耳目,跟朝廷報告之後,立刻決定派出新的幽州牧跟上谷漁陽太守,來削弱劉秀在河北的影響力。
耿弇收到消息,連忙進入邯鄲王宮,與劉秀商議。

當時劉秀正躺著爽呢。

耿弇直接到了床邊,跟劉秀討論如何定河北,自告奮勇。
所以,實際上是耿弇與吳漢一起北上,分頭行事。

吳漢殺了幽州牧,便即返回,剛好趕上幫了劉秀一把。
耿弇則陸續平定各郡,繼續徵召幽州兵馬,才帶大軍南下,跟劉秀一起進行後續的掃蕩。

這個人,戰功彪炳,但其實人物本身相當平淡。
劉秀評其為更勝韓信。

耿弇確實比韓信更機靈……他對於效忠跟君王多疑的認知,比韓信大概高出十倍不止。
有一個很重大的區別是,韓信是孤家寡人。

耿弇則是為了家族而戰。
打仗是他個人喜好,但如何讓家族平安順利的繁榮下去,則是他心心念念的事情。

卻說劉秀收服了銅馬大軍,立刻開始執行先前擬定的計畫第二步:夾擊青犢。
這場仗,只怕比跟銅馬對戰更難。

無他,因為劉秀最主要的戰略,不是消滅青犢,而是要削減謝躬的兵力。

大軍轉而南下,一路掃蕩,在河南射犬縣境地跟青犢軍展開了決戰。
劉秀軍一早開打,打到了中午,青犢軍仍是堅守陣地。

眼看一時三刻不能善了,劉秀打算先退下陣來,讓士兵們吃個早午餐再戰。

這時,備受信賴,但未立戰功的賈復走了出來。
「先破敵,再吃飯。」

劉秀一笑:「將軍有何良策?」

賈復低下頭來,片刻突然揚起:「跟,我,打!」
二話不說,賈復奪過劉秀身邊兵士羽旗,轉身上馬便衝入敵陣。

劉秀軍本已露出疲態,此時戰場中突見大將羽旗往敵軍深處突進,眾多將軍不明所以,只道劉秀孤身犯險。
大將都上了,我們怎麼辦?

「跟著衝啊!」

只見賈復來去如風,所向披靡。
才剛切開一條路,後面的賊兵還不及將他包圍,劉秀漢軍便如潮水湧到。

「保護將軍!」

青犢渠帥眼見勢不可擋,立刻下令退入城中。
劉秀也跟著在後方下令,停止追擊,開始架構防禦工事。

咱們,圍城啦。

漢軍諸將這才知道,原來漢中王劉嘉,一次送了兩頭猛虎過來啊。

然而,這次的圍城戰,跟劉秀過去的作戰風格大不相同。
按兵法正道,圍城須網開一面,讓無意作戰的敵人退走。

但劉秀這次下了死圍。
一個也不能讓他們走!

等到謝躬率軍抵達,劉秀隨即表示:「這些傢伙已經被我圍了十幾天,滴水未盡,已是窮弩之末……最後這個擒賊首的功勞,就交給大人啦。」

謝躬以為撿了個大便宜,沒想到一進去,就遭到窮鼠反噬。
「窮寇死戰,其鋒不可當,躬遂大敗,死者數千人。」

大軍折損過半,劉秀軍才慢慢的從後面過來撿尾刀。

青犢軍本是迴光返照,奮力一撲。
一鼓作氣,再而衰。

劉秀輕輕巧巧撿了便宜,嘴上卻道:「沒料到他們還有這支伏兵啊,幸好大人英明神武,要是我等在前,只怕此刻已是全軍覆沒了。」

謝躬滿肚子大便,卻又發作不得,清點戰場,降兵只有兩三頭小貓,城內更是早已糧盡水絕。
好不容易搜出一些值錢物品,劉秀當然是笑瞇瞇的道:「大人居功厥偉,應該全部收下。」

做你的陰間買路錢。

這句話劉秀當然沒說出口,只是目送謝躬部隊折返。
謝躬完全沒有想到,真正的陷阱,在他的根據地鄴城。

劉秀之所以在射犬又一次苦戰,正是因為他分兵去襲擊鄴城。
帶頭的,就是吳漢,跟雲台排行第六的岑彭。

岑彭是南陽棘陽人,新莽官員。
當劉縯攻下棘陽時,岑彭正是縣長。

可岑彭當時本想先把家屬送到新朝大軍處,再回來守城。
不料前腳剛走,劉縯大軍未到,棘陽就被鄧晨給賺了。

新朝大軍將領甄阜得知大怒,乾脆扣押了岑彭的家屬,要他戴罪立功。
岑彭跟他的賓客,就這麼出發擔當先鋒……

小長安,大霧。

劉氏大敗。

之後劉縯組織反攻,甄阜大敗,岑彭就逃回了宛城,繼續對抗著叛軍。
在岑彭的指揮協力下,宛城撐了好幾個月,最後實在糧盡援絕,岑彭就說服了大家開城投降。

面對手上沾滿舂陵劉氏與綠林軍鮮血的岑彭,大家恨不得將之大卸八塊。
劉縯卻獨排眾議:「這個人有才能,有志節,現在這樣的時機,我們反而應該起用他,新莽官員得知,定會不戰而降。」

更始將軍劉玄也同意,就把岑彭編入了劉縯旗下。

不久,劉縯遇害,岑彭轉投朱鮪手下,跟隨朱鮪掃蕩潁川。
幾次大勝,朱鮪推薦岑彭擔任潁川太守,卻又遭逢潁川叛變,岑彭無法到任,但覺天下紛亂,乾脆就帶了人馬,轉往河內去。

河內太守韓歆收留了岑彭一行人,河內郡治,便在射犬左近。
韓歆聽聞劉秀大軍來伐青犢,本欲抵抗……幹嘛抵抗?

很顯然,韓歆不是更始派任太守,而是赤眉分支下屬。

岑彭試圖韓歆,但韓歆不聽。
幸而劉秀為了瞞過謝躬,秘密進軍,抵達的時間比韓歆所知更早。

不得已,韓歆只好先開城門,打算在城中擒住劉秀。
但計謀被洩漏,劉秀先發制人,抓住了韓歆,正打算處死,韓歆卻道:「我絕對沒有不軌之心,不信您可以找岑彭來問。」

劉秀對這個人,其實是沒什麼印象的,但也是問個清楚再說。

岑彭前來,道:「我本是新朝官員,為伯升公所救,效命於更始。後因道路阻塞,只能委身於此……韓太守與我,實是身在賊營心在漢啊。」

劉秀萬萬沒想到,這個軍官竟與哥哥頗有緣份,一時心動,就赦免了韓歆,並將岑彭派入吳漢麾下,要吳漢領軍奇襲鄴城。

吳漢外表五大三粗,但心思極細。
包圍鄴城後,吳漢並未強攻,而是派出了辯士入城說服魏郡太守來個窩裡反。

魏郡太守陳康被說動,先派人把主守將劉慶收押,並逮捕謝躬家人,開城迎入漢軍。
待到謝躬回歸,不知城內已反,只與數百輕騎入城,遂為吳漢擒殺。

至此,劉秀終於可以大展手腳了。
雖然河北仍是一片紛亂,赤眉分支仍是不斷襲擾縣城。

但這對於劉秀來說,是好事。
只要討賊,各地自會歸順於他。

再給他一點時間,北地之王入主中原,也是遲早的事情。

但世事的變化實在太快。

赤眉軍的潁川行,雖然被穩穩擋住,但武關被突破了。
為什麼?

因為鎮守南陽的王常不想擋了。
王常本來就是劉縯派系,性格又是仁民愛物。

赤眉西進,戰火塗炭南陽,是王常所不樂見的。

原本天無真主,王常認為至少還要穩住更始政權,方有寧定之日。
但當他聽聞劉秀在河北自立後,就決定與赤眉達成協議:直進武關,不擾南陽。

隨著赤眉兵鋒直指長安,更始政權也即將要下台一鞠躬。
東漢初年的「三國演義」,也要掀開它的帷幕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