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三國鼎立】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460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8-28 10:38
56.png


三國演義跟光武帝傳奇,始終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劉秀小長安救姐妹,活脫脫就是趙子龍長阪救主的原型。
此外,劉秀邯鄲燒信,跟曹操官渡燒信差相彷彿。

劉秀所建立的河北一國,與曹操也是同出一轍。

當此之時,赤眉西入長安,更是開啟了東漢初年的三國時代。

更始三年,也是劉秀的第一個年號,建武元年。
神州大陸上同時有五個天子之多。

第一號是更始帝劉玄。
第二號則是孺子嬰。

十多年前讓位給王莽的孺子嬰,被方望偷渡出長安,立為天子。
這絕對是講究正統的最佳選擇,但別說群雄不容……

劉秀剿滅王郎的時候就說了,就算漢成帝復生,天下也不歸心。

更始政權當然是第一個不容這偽帝誕生的集團。
即使東有赤眉迫近,劉玄仍是第一時間派兵攻打方望。

又一個迷信的儒生敗亡了。

負責討伐方望的,是更始丞相李松與將軍蘇茂。
此戰輕鬆得勝,也讓更始帝認為蘇茂是個可用之才,便要他領兵迎戰赤眉。

問題是,方望手上不過幾千兵。
赤眉的數量,則是用幾十萬在算的。

僅僅是先鋒,就足以打得蘇茂人仰馬翻。

更始帝不屈不撓,再派李松與朱鮪帶大軍迎戰。
照樣是敗。

就在更始帝進行最後掙扎的同時,劉秀對河北進行了掃蕩平定戰。
劉秀一路追趕尤來等賊,逐漸平定了幽州,遼西……

眼看只要把賊人趕入遼東,基本上就大功告成的時候,劉秀輕敵了。
在敵人渡河的同時,進入水中追擊,結果就是被反咬一口。

劉秀沒料到,眼前正在渡河的只是賊人的誘軍。
大部隊早已登岸的尤來賊,準備好弓弩恭候多時。

一陣亂箭齊飛,漢軍登時死傷慘重。

也是劉秀機靈,連忙翻身下馬泅入水中,避過此難。
幸好尚未失智的劉秀,命令騎兵在南岸等待。

馬匹是重要資材,騎兵入水追擊,動作未必有陸上靈光。
劉秀騎馬入水,只為居高臨下指揮作戰,也就差點成了箭靶子。

好不容易逃回南岸,由耿弇率領的騎兵隊立刻迎上。
一名騎士下馬,讓劉秀換乘。

劉秀一邊扶著他的肩膀上馬,一邊回頭笑著對耿弇說:「差點就成了這些亂賊的笑柄了。」
耿弇哪有空理他。

也還好劉秀的騎兵隊,有半數以上都是弓騎。
雖然射程跟數量比不上正式的弓弩隊,此時倒也可以抵擋一陣。

但耿弇很清楚,敵軍馬上就會渡河反擊。
光憑弓騎兵,是不可能阻止他們上岸的。

而據守於此,更是白白浪費了弓騎兵的機動能力。

「兵分三路,撤。」
耿弇分派下去,更奪過劉秀袍旗,做為誘餌離開。

尤來賊也是臨死反撲,見一路以來神鬼莫測的弓騎兵撤走,大家都是鬆了一口氣,哪有力氣再追?

卻說在水中逃得一死的漢軍,不知指揮安排,多數仍是直接逃回吳漢鎮守的范陽。
一個兩個三個,述說著那場混亂的遭遇戰,卻沒有半個人知道,劉秀去了哪裡。

將士們紛紛議論著,劉秀是否已經戰死?
接下來該當如何?

吳漢卻是哈哈大笑:「怕個鳥蛋,劉大哥的兒子人在南陽,了不起咱們打了勝仗,再回去奉他為主便是。」

是的,劉秀不是個傻瓜。
早在決定前往河北之前,劉秀就把老婆陰麗華送回了新野。

但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甚至可以說很複雜。
按照《後漢書‧皇后紀》的說法,劉秀跟陰麗華當時並沒有兒子。

吳漢只是說謊穩定軍心嗎?
複雜的地方就在這裡了。

河北諸將都知道,劉秀的老婆,姓郭名聖通,乃常山真定人氏也。

郭聖通的母親,乃是真定恭(共)王的女兒。
恭王之後又傳了一代,也就是郭聖通的舅舅,劉楊在位的時候,王莽篡了漢。

劉楊先被降級為公,而後除國。

等到王郎邯鄲起義,劉楊就召集了人馬前去投靠。
這個在新莽時代還當過公爵的劉楊,號召能力還是挺不錯的。

河北民眾沒見過劉子輿,但劉楊是正統漢親國戚,真定老百姓都可以作證。
邯鄲一下子就多了十幾萬的人口資源。

劉秀身為一個攻心為上的戰略家,準備跟王郎開戰之前,眼光自然而然就看向了這批人。

碰巧,河北劉氏有一個名叫劉植的,決定改投劉秀這邊。
劉秀就讓劉植私下去跟劉楊商談。

劉楊表示:劉子輿跟我的血脈比較親啊,他日事成,怎樣也對我比較有利吧?
再親不過族兄弟,劉邦雖有讓族兄弟封王,但還不是一一被子孫除去?

到了西漢後期,旁支系的劉氏,最高不過當個宗正。

劉秀這邊開出的條件是,我,可以讓你成為外戚屬。
外戚屬在西漢的權力有多大,是個貴族官員沒有不知道的。

甚至一翻身,皇帝寶座都可以坐坐看。

劉楊登時雙眼放光。

王郎,或者說劉子輿,為什麼沒有這樣拉攏劉楊?
因為他到底是個吉祥物皇帝,他背後的三大金主,早把這些高位卡好卡滿。

劉楊買的,不過是個希望。

但劉秀給的,是個承諾。
於是,劉楊反出邯鄲,劉秀迎娶了郭聖通。

劉植也因著這等大功,躋身雲台二十八將之……敬陪末座。

當然是末座啦,劉秀馬上就跟郭聖通生了個兒子劉彊,要是有點差錯,漢明帝都輪不到劉莊來當。
要是換成劉彊當上漢明帝,劉植大概就排行第一了。

而吳漢在劉秀失蹤的時候,卻說劉秀的正統繼承人在南陽?
其實,劉秀雖然在河北得了不少人的幫助,但他身邊的核心集團,到底是荊州南陽人為主。

吳漢此話就隱含了幾個意思。
一,南陽派才是正統。
當時在范陽的將領,應該也是南陽派為主,不然吳漢此話一出,河北派馬上就可以翻臉了。

二,劉秀對郭聖通不是真愛,陰麗華才是。
劉郭聯姻本是政治操作,長眼睛的都看得出來。

而劉秀至親死在更始帝手中,仍能裝得一派平常,這類日常起居演出,他專門科的。
但至少有一個人看得穿劉秀:雲台大將之一的馮異。

隨著劉秀集團逐漸出現兩派勢力,馮異只怕也不會對其他荊州將領隱瞞自己的觀察。

這邊快轉一下,劉秀之後當然是平安歸來,再次整頓部隊打敗盜賊,完成了河北統一。
河北既定,兵鋒轉指洛陽。

第一個下去的人就是馮異。

大嘴巴的吳漢容易防,心細如髮的麒麟兒馮異,劉秀也拿他沒皮條。

更始帝面對北劉秀,東赤眉的壓力,已經全然無法可想……

這時候,一路追讀光武傳奇的讀者就要問了:更始帝的大保鑣,隗囂同學咧?

隗囂是個舊版劉秀,尚未更新軟體的他,聽聞劉秀本尊在北方擊殺了尚書謝躬,挾銅馬軍百萬之力,不日便要南下……
隗同學立刻前去面聖:「劉秀勢不可擋,素聞此人孝悌,不如我們奉他叔叔劉良為相。劉良撫養劉秀成人,有再造之恩,大家都是自己人,反可借劉秀之力,以抗赤眉。」

有沒有道理?好有道理,就算讓江東群臣來評,也是這個理。
……關江東屁事啊?

一百多年後,有一個叫魯肅的人,對他的主子孫權說:「投降了曹操,我們還是一樣當臣子……但老闆你呢?」

更始帝劉玄身邊沒有魯肅,但這點道理他還是明白。
下面的人,哪管皇帝姓什麼叫什麼。

劉玄當下沒有拔刀子砍桌,但也是嚴正拒絕。
「劉秀恨我等誅其兄長,早有反意,此事定不能諧。」

隗囂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不然把劉玄給綁了,去給赤眉獻上忠誠?

這倒不是隗囂自己這麼想,你說,更始一堆大將帶兵領將征討東面,也沒聽什麼戰敗捐軀的消息傳來,怎麼赤眉就打到門口來了?

隗囂用腳趾頭猜也知道,整個更始朝廷兵將,早就不知有多少人已經跟赤眉達成協議。
只要找條好線,帶上劉玄這個好禮物。
怎樣也能跟赤眉談個好價格。

隗囂不是一個為自己想的人。
如果只是想要一地稱雄,他退回天水便是。何需多費功夫?

他,只想要當一個高級打工仔啊。

但隗囂知道有內賊,更始帝豈會不知?
早已布線查訪的更始派系,很快就查到隗囂身上來。

更始帝先是下詔要隗囂會面,隗囂心覺有異,便稱病不去。
這麼一來,反倒坐實了叛逆之意。

劉玄緊接著下令,要當年大破武關長安的鄧曄帶兵去捕抓隗囂。
隗囂是個趁勢而起的大將軍,一個安定城就能擋他幾個月。
鄧曄則是有勇有謀的草根戰將,翻秦嶺越華山的奇襲都打得出來。

這兩人交兵,勝負不言自明。

隗囂哪敢正面交鋒,先是閉門拒守,趁著黃昏之時全力突圍。
好不容易戰到只剩數十騎跟在身邊,隗囂終於逃出生天。

事已至此,隗囂也只有回返天水,當他的土霸王一條路了。

但隗囂並未稱帝,第三個稱帝的人,是巴蜀公孫述。
第四個,則是赤眉軍的天子劉盆子。

劉秀,幾乎是跟劉盆子同時稱帝的。

因為他們的目標都是同一個:取更始帝而代之。

然而,隨著孺子嬰跟劉玄的下台,東漢初年的三國也正式建立了。

河北一國。
巴蜀一國。
以及赤眉帝國。

誰會贏?
領地大人口多的會贏?

事情這麼簡單,大天朝中國早就統一全地球了啦。

下一回,劉秀三讓為帝!

(圖為劉秀跟他的兩個老婆,也是另一種「三國」)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