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王者之路】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500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9-17 15:18
65.png


建武二年,定都於洛陽的劉秀,開始對山東與荊州用兵。
賈復做為先鋒,取下郾城之後,偽天子劉永就有動作了。

劉永並不是一個完整的政權,他擁有的,是遍布河南跟山東的「同盟」。

賈復等人才進入敵人腹地,二十八將最後一名的劉植就被河南的盜賊殺害了。
劉秀立刻就做出了應對,派虎牙大將軍蓋延,以馬武為先鋒,配合劉隆、馬成、王霸,直討劉永。

另一手,則派出了幾個月前剛被罷免的寇恂為潁川太守,鎮服河南。
寇恂這是虛位太守,不是來治理潁川,而是帶兵平亂。

有了寇恂的支援,賈復就繼續南下作戰,攻打汝南。

問題是,賈復手下的部將們之間,流傳著劉秀重荊州將而輕河北派。
這會是一個要命的傳言。

為國捐軀的劉植,是正統河北出身。
劉植一死,按理說部將均歸賈復管理……但已經起了疑心的諸將,不願再為荊州人打生打死,紛紛請求留駐潁川。

賈復也沒多想,只是送了報告給劉秀。
劉秀倒是看出了端倪,但若是不准,只怕下次回來的,就是賈復的人頭。

所以才有寇恂的出馬。
寇恂是上谷人士,也算是河北一派。

這時候恢復寇恂官職,讓他去管理河北諸將,未嘗不是個法子。

寇恂很快就解決了潁川郡內的反賊,坐正太守,開始對潁川發布政令。
但河北諸將,要嘛不配合,要嘛不理不應。

在大家的眼裡,寇恂八成也是個替死鬼,三日京兆。
寇恂也不多說,直接派人把犯法的河北將領抓起來殺了。

「叫你去穩住局面,你卻把事情越鬧越大?」
劉秀看著手中的報告,不禁皺起了眉頭。

但臨行前已說好,在寇恂主動要求他出面前,劉秀不會過問寇恂的做法。

寇恂到底怎麼打算?
除了送報告給劉秀之外,寇恂也送了一份給前線的賈復。

賈復大怒。
「大家都是將帥,寇恂這麼幹,是要爬到我頭上來?要是見了他,我非得殺了他不可!」

賈復這番「仗義直言」,很快就傳遍了潁川河北諸將。
有許多人認為,賈復雖是荊州派,但完全把河北人當自己人,可以信賴。

但也有不少人認為,劉秀說了才算。
如果大家一窩蜂的跟了賈復,結果劉秀跳下來挺寇恂,那怎麼辦?

再觀望一陣。

賈復多少也聽到風聲,知道大家在看著自己怎麼做。
這個臉面,賈復丟不起!

大軍掉頭一轉,賈復「凱旋」潁川。

「知道了,退下去吧。」
寇恂在潁川太守府,聽完了報告,決定不前往迎接賈復大軍。

「太守大人,這賈復目無王法,欺人太甚!」
寇恂的外甥谷崇道:「崇為將,得帶劍侍側……舅舅,咱們不必怕他。」

寇恂白了他一眼:「沒讀過廉頗藺相如的故事嗎?區區趙國都能如此顧全大局,我們難道做不到嗎?」
這不是大漢朝本位主義,寇恂基本上是燕國人。

寇恂說到做到,立刻準備了豐富的酒宴,犒勞凱旋而歸的賈復軍。
有多豐富?寇恂吩咐下去,每一個軍士,至少都要能夠享用兩人份的酒菜。

酒宴擺下了,潁川主人卻遲遲未到。
賈復差人去問,第一次說正在路上,第二次說快到了,第三次卻說寇太守身體不適,折返了。

賈復大怒,正打算點起兵馬去追,在路上結果了寇恂,不料士兵們都吃得太飽,喝得太醉,連一支百人隊都叫不齊。
悻悻然的賈復只好放棄,而這一切的情況,都由谷崇回報給了寇恂。

寇恂的閃躲與賈復的矢志必殺,很快就在潁川傳開了。
河北諸將們再不管主將哪個河北哪個荊州,紛紛投向了賈復陣營。

寇恂明白,時候到了。

正當賈復打算再次約見寇恂時,劉秀的聖旨到了。
皇上御駕親至,邀兩名大將赴宴。

賈復先到,席間方知劉秀邀請了寇恂,見到寇恂出現,一怒之下便欲離去。
劉秀咳了兩聲:「天下未定,我的虎將們就自己鬥起來,這跟更始旗下有何不同?今天讓朕來當個和事佬。」

賈復不敢有違,當即復座。
寇恂恭恭敬敬行了一禮,方道:「賈將軍此行汝南,戰功不斐,寇子翼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賈復道:「若不是你在背後弄鬼,我豈會只取兩城?」
劉秀笑道:「好說,執金吾若再去一趟,何如?」

賈復對劉秀一拱手:「如今潁川諸將齊心,只要皇上免了這個潁川太守,臣有信心一個月內取下汝南全境。」

劉秀實在忍俊不住,哈哈大笑:「君文啊,你可曾想過,潁川諸將何以突然團結一致?不正是因為有寇子翼這個眼前大敵嗎?」
賈復眉頭一皺,立刻明白事情不單純。
腦中一轉前因後果,賈復恍然大悟。

「寇將軍,是賈復不明事理,差點辜負了您的用心。」

寇恂只是微笑,還了一禮:「不敢,一切都是皇上神機妙算。」

劉秀站了起來,雙手一張:「君文善戰,子翼善治。朕想要平定天下,實是缺一不可。」
頓了頓,又道:「子翼代管潁川,君文代取汝南……明年各歸原職,你們看這樣可以嗎?」

兩名大將一同起身行禮:「謹遵皇上聖意!」

「哈哈哈,今天,就當作是提前給君文慶功啦。」

劉秀很開心。
寇恂這件事,辦得妥當。
而吳漢進攻宛城,也比想像中順利百倍。

南陽太守王常,也就是當年下江兵的首領,早一步前往了洛陽,向劉秀獻上忠誠。

劉秀當下決定放鬆荊州戰線,讓吳漢大軍轉而支援蓋延,一口氣討滅劉永。
加上寇恂穩定潁川,賈復進攻汝南,東方攻略,可說是十拿九穩了。

但吳漢的虎狼之軍不能進宛城,總要有個發洩的地方。
而下一個目標又是東進,這批半匪半官的大軍,就這麼掃蕩了新野……

這並不是劉秀的疏忽。
他偷偷的扣住了吳漢的戰報,派遣新野的地頭蛇回去接管。

破虜將軍,鄧奉。

鄧奉是劉秀姊夫的侄子,更重要的是,當劉秀在河北拚命的時候,陰家托庇於鄧奉旗下。
當時,鄧奉可說是南陽一霸,雖然後來被鄧晨說服,投靠劉秀,但心裡多少有些不服。

劉秀這一著,正是要激怒鄧奉。
鄧奉一旦出格,劉秀就有足夠的理由,把陰識踩在腳底下。

可千算萬算,不值天一畫。

劉秀原本安排讓雲台第二十六將,萬脩帶兵駐防南陽,一待情況有變,火速出擊平定。
誰想到,萬脩居然得了急病過世!

正在南陽討賊的堅鐔無法分身,東進的吳漢也不料有此變故,竟被鄧奉從後擊破。
大好局面,一瞬間又變得危急萬分。

失了南陽不打緊,劉秀擔心的是,自己的二十八大將,如今已經去了兩人。
若弄不好,鄧奉的反亂,不知道還會拖多少人下水?

皇上英明。
皇上神機妙算。

這些日子,劉秀不知道聽過了多少次這樣的言語。

根本不可能。
不可能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

劉秀醒了。

一個人能知道的事情,是有限的。
天地的變化,是無窮的。

什麼運籌帷幄,都是屁。

天下紛亂,吹什麼皇帝?
劉秀重新披上了戰袍。

在登基一年後,劉秀決定重新回到將軍的身分。
再一次,走上前線。

劉秀的兵鋒,仍然選擇先指劉永聯盟。
比起河北的反亂,關西的赤眉,劉永聯盟不是一隻打七寸就會倒下的蟒蛇。

而是要同時消滅八個頭才會死亡的怪物。

劉秀在後方得出這個結論,前線的吳漢蓋延自然也能發現。
蓋延做為先鋒,首先決定「敵堅壁,我清野」,成功封鎖睢陽城,準備展開夜襲。

另一邊,吳漢原本打算分兵行動,但卻為敵軍所敗。
吳漢本人更傷了膝蓋。

身為劉秀手下第一猛將的吳漢,當然不會就此打退堂鼓。
裹傷而起,鼓舞士氣,更集結手下部隊挑選精兵,趁著敵軍出城邀戰同時,發動了奇襲。

不但打退敵人,吳漢的特攻隊更在敵軍擠在城門口時,衝了進去……

同時,劉秀也掃蕩了北面的賊軍。

三管齊下,眼看聯盟支援未到的劉永,終於逃出了睢陽城。
而蓋延收到消息,周遭敵軍已經在皇上跟大司馬吳漢的控制下,再不猶豫,一路追趕劉永,掃蕩周邊城池。

雖然抵達沛郡時,被吳漢擊破的敵將重整殘軍來救。
但蓋延這邊士氣如虹,哪裡會害怕這些殘兵敗將?

別忘了,賈復也已出動再下汝南。
整個豫州地界,終於在劉秀軍的一鼓作氣下,完成了這初步的攻略。

不過,劉秀連喘一口氣的機會都沒有。

北方支援幽州牧的部隊,被彭寵打得大敗。
西邊,鄧禹的情況越來越差。

更令劉秀擔心的是,鄧禹居然跟隗囂聯手了。

狀況一波接一波。
由於鄧禹對於關中的控制力降低,流散的賊兵們攻下了弘農。

這些事情,跟東方戰事是同時在發生的。
劉秀不敢抽身回返……如果這一次沒有把劉永打出去,必是後患無窮。

當此之時,劉秀只能看向身邊最信任的大將:景丹。
景丹是三輔人士,雲台二十八將排行第十,也是劉秀手下諸將中,在新莽時代做過最大官的人。

曾為國相,亦為上谷太守副手。
當劉秀稱帝封官的時候,支持吳漢當大司馬的人,跟支持景丹當大司馬的人,各占了一半。

最後劉秀表示,漢武帝時立驃騎將軍,可比大將軍大司馬。
故立景丹為驃騎大將軍,以應眾願。

當晚,劉秀找來了景丹,拜託他回返鎮守弘農。
景丹本是抱病隨軍,劉秀便說:「現在最重要就是有威信的人去坐鎮,有你在,躺著也可以退賊。」

皇上說的雖是幹話,但景丹怎敢不從?
立刻點了兵馬折返的景丹,在抵達弘農十幾天後就過世了。

劉秀的人生一路順遂嗎?
很多年以後,很多人這麼說。

不過現在他只有頭殼捧著燒。

他多麼想回到過去,那個有大樹可以依靠的時候。

皇帝,始終是一條孤獨的路。
而劉秀走了上去。

再也不能回頭。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