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玉璽風波】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305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9-29 11:24
EAST02.jpg


建武四年,劉秀北伐。
四月抵達鄴城。

陰貴人即將臨盆,但前線戰況不由得劉秀停駐。

耿弇一路北上,連絡父親與幽冀諸豪,也是順風順水。
但正準備攻打薊縣之前,耿弇猶豫了。

耿弇想起了幾年前,寇恂與馮異攻打洛陽一事。

當時耿弇怎麼也想不通,為何馮異只是到洛陽城前轉了一遭,便即回返。
就算馮異穩重,憑寇恂的手段,難道取不下洛陽?

但今日將要兵臨敵城之下時,耿弇突然明白了。

沒有推進,沒有戰功,皇上要怪你辦事不力。
但推進太快,戰功太高,皇上同樣要懷疑你……

功高,震主啊。

耿弇雖原本就知劉秀會隨之北上,但在他自己的戰略藍圖裡,幽州只是個中繼點。
早早收拾彭寵,把重點留在青徐方向,才是正途。

但如今劉秀車駕未至,就驅逐彭寵?
光這樣想沒問題,可要是接下來劉秀到了,東方戰事卻陷入膠著呢?

以耿弇自己來說,只覺得這樣辦事有效率。
但父親耿況的來信,卻點醒了他。

彭寵叛亂經年,上谷郡本應首當其衝。
但僅僅是陷落了周邊幾縣,上谷郡至今仍是兵強馬壯,衣食無缺。

光看戰報,還以為彭寵真是幽州一霸。

但隨著耿弇掌握越來越多的幽冀現況,越是明白,事情並不單純。
所以,他決定停下來。

一邊請示劉秀,一邊改往支援涿郡作戰。

劉秀喜歡聰明人,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
一起工作,也省力氣。

要求耿弇先與祭遵等人平定涿郡張豐後,劉秀就出發了。

當劉秀抵達鄴城,涿郡已破。
涿郡先鋒祭遵承秉上意,施展了窩裡反之計,成功抓捕張豐。

但這張豐卻說自己有天命護佑,玉璽傍身。
「道士說我有天子之命,賜我天外寶石,待得時機成熟,便可從中取出傳國玉璽!」

這就讓祭遵有些投鼠忌器,非得請劉秀親至不可。

天命還得天命治,劉秀只得親自出馬。
來到元氏縣,陰貴人終於是禁不起車舟勞頓,生下了一個紅臉男孩。

「這孩子,就取名為『陽』吧。」

劉秀匆匆為自己的第四個兒子命名之後,便趕往涿郡。
見到張豐,二話不說就要祭遵打破他的「玉璽」。

張豐的玉璽收藏在五彩囊中,平素放在袖袋裡。
祭遵有了皇命,拿來大鐵椎就是這麼一下。

張豐大驚失色,連忙取出五彩囊打開一觀,除了碎石片片,哪有什麼玉璽的影子?

劉秀哈哈一笑:「江湖道士之言,豈可盡信?」
張豐頓時哭喊起來:「騙子,都是騙子,是天要亡朕啊!」

劉秀眉頭一皺,喝道:「來人,拖出去斬了!」

幾名衛士上前,將張豐縛走。
將軍們請示了劉秀,紛紛跟著離去。

誰也沒注意到,劉秀悄悄收進懷中的小布囊……

早在一年前,馮異大破赤眉,要赤眉餘眾前往宜陽受降。
本欲為鄧禹作嫁,但當時劉秀業已趕到。

鄧禹向來機靈,立刻安排了一齣「皇上大戰赤眉,偽帝獻璽稱降」的戲碼。

於是所有人都知道,劉盆子獻上傳國玉璽,奉劉秀為真命天子。
但誰也沒看到,傳國玉璽的樣貌。

卻說祭遵捕得張豐,尋思玉璽正在洛陽,定是妖言惑眾
但耿弇則堅持此事非得劉秀親至處理不可。

原來耿弇略一推算日期,張豐得璽之時,便是赤眉新破不久。
而這一年以來,劉秀雖舉辦了受璽大典,卻未見璽書。

再思及鄧禹南下……

如果,鄧禹的目標,其實是在尋找傳國玉璽呢?
耿弇連一分把握也沒有,但只怕萬一。

果然,訊息一發出去,劉秀連老婆小孩也不顧了。

耿弇悄悄捏了把冷汗,趁著夜間張豐入睡時,偷換了他五彩囊內的物事。
並且搶先交給了劉秀。

這小小的玉璽風雲,除了劉秀之外,只有鄧禹、賈復與耿弇三人得知。

日後,吳漢憑著自身超人戰功,擠身雲台二十八將第二。
而其他諸將,再無人可越此三英。

所差者,鄧禹賈復是劉盆子獻璽大戲的要角,此後稀有遠征,多留於劉秀身旁。

而耿弇所知,僅僅是交了這麼一個布囊給劉秀。

劉秀還記得,初次與耿弇相見時,這個年輕人的雄心壯志,便已表露無遺。
這幾次的表現下來,劉秀也知道,不需要堵他的嘴。

耿弇有家有室。
只要耿況還在劉秀手中,耿弇就不可能背叛。

在這個前提下,劉秀反而願意給耿弇更多的發揮空間。

平定涿郡之後,劉秀就不急了,反問耿弇計將安出。
耿弇道:「彭寵所恃,唯匈奴兵馬也。今若以祭遵將軍屯良鄉,劉喜將軍屯陽鄉,敵軍必定兵分二路……臣以為,祭遵將軍此次威名大震,彭寵定以大軍攻之,另派輕軍襲取陽鄉。」
「輕軍主力,十有八九便是匈奴。」

劉秀點了點頭:「我已命你父遣使匈奴,不求倒戈,只需匈奴靜觀其變。」

耿弇指向桌上輿圖,道:「皇上先知。我等只需於軍都截擊彭寵輕軍,一旦擒殺匈奴大官,他們必不願再與彭寵合作。接著再包抄彭寵本軍後方,即令不能擒獲賊首,也要教他元氣大傷。」
劉秀一拍手:「就依此計。」

劉秀兵馬,隨即按計調動,戰局的發展,也一如耿弇所料。
匈奴見彭寵損兵折將,躲回薊城,當下決定不再支援。

耿弇也不緊逼,只是保持監視,並且開始派兵收復幽州失土。

北方大勢底定,劉秀也不再坐鎮,車駕還宮。
各地的戰線,仍等著劉秀去面對……

建武五年二月,彭寵雖然坐困愁城,但仍打算舉辦二周年大會。
這日,彭寵正在齋戒,於便室假寐。

三個僕人闖了進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立刻動手將彭寵五花大綁。
接著假傳彭寵命令,找了幾個空房把府內奴婢都囚禁起來。

但彭寵的財寶收藏得隱密,三人又抓來彭寵夫人,要脅夫人帶他們去取。
只留下一個最年輕的奴僕看管彭寵。

彭寵看機不可失,便道:「我平常對你也是不壞,我知道,你是被他們所逼……如果你能放開我,不如你來當我的女婿?以後我的財富權位,還不全是你的?」

年輕人意動,正打算解開彭寵,老大正好回返。
「白癡,他的財富,只會留給他兒子啊。」老大哼了一聲,「彭大王,不如你再幫我們做一件事,就還你自由。」

老大要彭寵寫下命令,要城門將軍讓三人出城,給城外將軍傳遞軍令。
彭寵不敢有違,三兩下寫好:「這樣可以了吧?」

老大嘿嘿一笑:「可以,我這就還你自由。」
話語一落,刀光閃過,砍下了彭寵與夫人的頭顱。

「人活著,實在太不自由了。」

三人收了彭寵夫妻首級,憑著彭寵手書密令,大搖大擺的出了薊城,便往漢軍營去……

隔天早上,官員們才發現彭寵已死。
說不得,只能去找彭寵長子彭午商議。

彭午表示:「我父既逝,理所當然由我繼承燕王之位。再去城外尋我叔父,與之共商大計。」

彭午的叔父,原本是彭寵送去劉秀身邊的質子。
彭寵叛變時,劉秀要他回來說服彭寵,但為彭寵所留。

名為將軍,但實無軍權。

此刻,彭午不知就裡,邀叔父入城,無異引狼入室。
叔父與前來迎接的尚書韓立一聊,心想此刻正是投降漢軍大好時機。

但彭寵的頭都給割走了,即使獻上城池,也未必能得劉秀寬宥。
臣子對君王的認識評價,很多時候不會比敵人來得準確……

總之,兩人一見到彭午,立刻就拔劍砍了他。
剩下的彭家親族,就這麼成了投誠的禮物。

收到消息,劉秀再次北上。
彭寵之亡,同時也確認了耿弇下一步東進的策略。

但這只是好消息。

另一個則是壞消息。
匈奴派來使者,稱大漢混亂已久,實非天下百姓之福。

現在,匈奴要派遣一個新的皇帝,來統治漢國!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