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張良計對過牆梯】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302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10-6 10:08
72.png


建武五年二月,劉秀再次北上,來到河北魏郡。
彭寵已死的消息,劉秀已經收到了。

按照耿弇的計劃,接下來應該攻打青州。

要嘛下旨進攻,要嘛下旨撤軍。
耿弇不明白,為何劉秀須親至?

「皇上駕到,微臣有失遠迎……」

耿弇正要下跪,劉秀一揮手。
「得了,大家都是軍人,這裡不是朝廷,別鬧這些虛文。」

劉秀身後,左首青年手搖羽扇,正是右將軍鄧禹。
右首那人虎背熊腰,卻是大司馬吳漢來著。

吳漢這時,不應該在青州,準備跟自己夾擊叛軍嗎?
耿弇疑惑了。

看來,劉秀怕是要取消這次戰略了。

劉秀從袖中取出卷宗,道:「伯昭,你先瞧瞧這個。」
耿弇恭恭敬敬接過。

「匈奴本與漢約為兄弟。後匈奴中衰,呼韓邪單于歸漢,漢為發兵擁護,世世稱臣。今漢亦中絕,劉氏來歸我,亦當立之,令尊事我。」

鄧禹在一旁道:「此人據稱為安定三水劉氏,字文伯。乃武帝曾孫也。」
劉秀冷哼一聲:「便使武帝復生,那又何如?」

耿弇微微點頭,道:「此為文攻,定伴武嚇。」

鄧禹笑道:「伯昭久為邊將,對匈奴的了解,果然比我們更深……匈奴已開始進兵河南。河南之地非奉吾皇,如今匈奴與他等征戰,於我有利而無害。」
當時所謂的河南,跟今天不一樣,主要指稱黃河河套以南的地區,也就是漢武帝派衛青所建的朔方郡一帶。

這個地方對於漢朝而言,和中原郡治不同。
屬於開墾地。

中原地區數郡合為一州,設刺史。
但朔方自己就有自己的刺史。

地廣如州的朔方郡,下轄僅僅十縣。
黃河中下游,高度開發的郡守,下轄則是五十縣上下。

從這些地方就可以看出,漢朝的朔方郡是一個多麼鬆散的地方。

事實上,除了黃河經過切開的沖積平原,整個朔方郡下也真沒有什麼適合農耕民族落腳的地方。
自然不可與中下游相比。

天高皇帝遠,地勢又利於防守。
隨著新莽末年大亂,這種邊疆地區的太守,不自立「以待天下之變」才奇怪。

就如鄧禹所說,這邊掀起跟匈奴的征戰,對大漢並無害處。
但同樣的,劉秀等人也在猜測匈奴單于真正的用意。

先前,彭寵也向匈奴借兵。
但漁陽郡近匈奴,上谷郡更近。

劉秀請耿弇的父親,上谷太守耿況先阻止了匈奴對單于的支援。
如今彭寵已滅,劉秀之漢正是可以進一步跟匈奴「深交」的時機,匈奴卻自立一漢,並且不往上谷漁陽這一側入侵,而是朝著河南進發?

此中緣由令人費解。
若不解上一解,接下來的兵力調度安排,將完全為匈奴所制。

是以,劉秀帶了文武兩大將,親上北方,與耿弇相商。

精明的耿弇,此刻大概也猜到了劉秀等人的來意,抱手支頤,做苦思貌。
「鄧將軍所言甚是,此非侵攻,純武嚇也……但匈奴人文攻武嚇之下,必有所圖。」

吳漢跟北方民族,也是打過交道的:「我說,他們沒那麼多彎彎繞繞,通常就是要什麼,拿。」

耿弇點點頭,道:「正如大司馬所言,不過,單于王庭素有漢臣,跟平日裡與我北疆往來的部族,亦不可一併而論。」
劉秀道:「伯昭,你有什麼看法,但說無妨。」

耿弇道:「我的看法是,單于想要河南地……立一個傀儡天子,只是漢人給他出的主意。名不正則言不順,那是漢人才在意的事。不過……」
鄧禹輕搖羽扇:「不過,我們怎麼也得給單于一個說法,是吧?」

前面的發展,都在鄧禹意料之中,接下來,才是重點。

耿弇抬了抬眉毛:「正是,以我之見,最好是能維持過往和親關係,但實不可行。」
吳漢抓了抓頭,道:「不行幹嘛要說?」

劉秀一伸手:「安靜聽完。」

耿弇續道:「我方有我方的立場,匈奴有匈奴的立場。若是我等不願稱臣,河南偽漢則難以為繼……匈奴人吃不到河南,彼此之間盟約自然告吹。」
「臣有一計,或能圓滿。此計說來十分值錢,只望皇上恩准。」

劉秀哈哈一笑,「我懂這一計,賄賂單于身邊的官員,可是?」

耿弇拱手道:「皇上英明,此計所費不貲,很是值錢。」
吳漢仍是不解:「要賄賂他們做啥?」

鄧禹道:「意思是,先讓使者賄賂官員,要他們跟單于說,我們信上寫的是願意稱臣,並獻上河南……但實際上,寫的則是願意訂定盟約,以河南為禮。」

吳漢道:「這怎麼成?早晚要被發現的。」

劉秀一拍手道:「就是要他們發現!權臣一手可遮天,但遮一時,遮不了一世。現在讓匈奴自取河南,奉劉文伯為帝。待到事覺,匈奴欲據有河南地,只能再收了劉文伯。」
耿弇垂手道:「如皇上所料,此計便是以河南為餌,爭取時間,且不費力氣,便可讓偽帝自生自滅。」

「好!」劉秀起身道:「匈奴已不成威脅,著令大司馬吳漢,建威大將軍耿弇出征!」

吳漢懶洋洋道:「進攻平原,先下富平,獲索二賊,對吧?」

耿弇有些遲疑,為什麼安排變成這樣?
這是他一早提出的戰略,也是劉秀應承他的。
莫非剛剛的對答,自己有不周到之處?

鄧禹看出了耿弇的不滿,笑道:「耿將軍休慌,齊賊張步仍是你的……大司馬要對付的,乃海西賊董憲是也。」

董憲,跟張步一樣,是偽天子劉永所封之王。
劉永為蓋延擒殺之後,張步本欲扶劉永之子為帝,自稱漢公。

這叫做禪讓SOP。

但張步的手下王閎勸阻,認為劉永的名號,到底是正漢室。
山東群雄願意結盟,這個名號還是有它的效力在。

但這個篡位SOP一走下去,反而容易引起其他人來討伐張步,拯救小天子云云。

張步覺得也有道理,就放棄了這個選項。

相比高調張揚的齊王張步,海西王董憲要安分得多。
但也僅限於到一年前的時候。

當時劉秀人在鄴城一帶,一邊迎接著新兒子的誕生,一邊忙著處理北方戰事安排。
而蓋延也正在討伐劉永留下的殘兵敗將。

就在這個時候,董憲殺出來救援了。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劉秀見機不妙,立刻派遣平狄將軍龐萌支援,自己也迅速的從北方南下。
很緊急的原因,是蘭陵城投降了。

這城池,本屬董憲。
董憲一伸手,就包圍了蘭陵。

突如其來的投降,讓蓋延龐萌不得不放棄原本的戰線,趕往救援蘭陵。

信義為先。

特別是山東的群雄聯盟。
如果投降劉秀,得不到生命財產的安全保障,以後誰還敢投降?

戰報流水似的往劉秀那兒送,劉秀車馬不停,細心的研究下,給出了指示。

「先攻打董憲的大本營『郯縣』!」

圍魏救趙,熟讀兵法者,自會有此選擇。
但正在前線的蓋延卻認為,蘭陵城已經要撐不住了,此計不行,必得先往馳援。

沒想到,一切都是董憲的計謀。

蘭陵城的投降。
蘭陵城的告急。
蘭陵城的,解圍。

蓋延等大軍一到,董憲立刻假裝戰敗,讓蓋延等人入城。
一進蘭陵城,不消說,蓋延自然得先大灑糧安撫民心。

明天再通知後勤運糧來吧……

蓋延哪裡想到,一早起來,蘭陵城又被董憲給圍了。
虎牙將軍蓋延,書讀得是不多,但論起一身勇力,在雲台二十八將中,少說也能排上前三。

這時再傻都知道中計,蓋延立刻點起兵馬衝陣突圍。

殺了一天一夜,蓋延好不容易帶著殘兵敗將突出重圍,連忙去找龐萌會合。

龐萌表示,還是應該按照劉秀的計策,不救圍,打郯縣。
同時,也把報告送回給劉秀。

劉秀大怒:「先攻郯縣,方有出其不意之效。現在不應該再戰,而是該等待支援啊。」

果然,蓋延跟龐萌連戰不利。
劉秀心知蓋延恃勇誤事,一連三封軍書責罵,指名蓋延以外將士,不得翻覽。

但龐萌卻不由得擔心了起來……為什麼軍情只與蓋延說?
莫非劉秀以為,誘蓋延入蘭陵大敗的人,是我嗎?

龐萌的心中,不安感油然而生。

此戰終以劉秀軍失敗為結。
失了蘭陵。
也失了山東群雄的信賴。

四年十月,劉秀悻悻回返洛陽。留下龐萌繼續駐守。
更召回大司馬吳漢商議對策。

而隨著北方消息一好一壞傳來,劉秀決定,把麻煩的事一起解決吧。

但他卻沒想到,原本為了怕影響軍心的舉動,卻造成了後面不可收拾的破局……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