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光武傳奇篇:讓彈丸飛】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289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10-7 09:58
73.png


龐萌原本只是下江軍中的一個小兵。

出身司隸的龐萌,因為犯事南逃,加入了綠林賊軍。
人生地不熟的他,為人謙遜和善,不管交代他什麼事情,他一定都能妥善辦好,絕無怨言。

朱鮪非常信任他,重用他。
逐漸被提拔起來的龐萌,仍是小心翼翼,看著別人的臉色過活。

龐萌知道,朱鮪跟大頭目王常不合。
但不論他再怎麼仔細觀察,也猜不到接下來的發展。

隨著更始將軍劉玄掌握了綠林軍的主導權,朱鮪的地位突然飛也似的提升了。
連帶著,龐萌也進入了權力中心的視線。

接下來,更始朝廷動盪不安,等到稍微平靜下來時,他們決定要派兵支援河北劉秀。

龐萌,就這麼被選為了冀州牧。
他依然是不明白。

這些年來,龐萌唯一明白的是,上面的人,總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運作。
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看著朱鮪越來越小的身影,龐萌知道,朱鮪再也不會回到朝廷權力中心了。
這個曾經一路拉拔他上來的男人,得罪了天子之後,看起來竟是如此渺小。

今日冀州牧,來年入九卿。

龐萌決心要好好的跟著尚書謝躬建功立業。
至於朱鮪?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但不論龐萌如何的盡心努力,上面的小秘密仍是擺了他一道。
劉秀造反,擒殺謝躬。

這世道,仍是不太安定啊。

龐萌立刻發出檄文,宣告冀州投降劉秀。
他並沒有真正的冀州統治權,但這樣喊個話,不費什麼力氣,更能給劉秀好印象。

龐萌可是親眼見識過的。
至少劉秀很會打仗,比更始朝廷裡的那些大官都會。

天下,該靠「打」得來。

河北之戰的成長與結論,讓龐萌決定跟隨劉秀。
劉秀一開始對這人還有三分提防,把他安插在了自己身邊。

沒有實兵權,沒有官職。

龐萌不覺得怎麼樣,這是他在行的。
果然,龐萌表現極佳,若有軍略相商,也能提出穩妥之策。

劉秀非常欣賞這個新進的夥伴,甚至跟大家說,「如果哪天我有不測,能夠繼承我遺志的人,恐怕也只有龐萌了。」

在劉秀的眼中,龐萌簡直就像自己的分身一樣。
但龐萌並不覺得自己了解劉秀。

只是順著他的意思罷了,這有什麼難?

昔日如此,今日如此,來日……也是如此。

也正因劉秀的極度信賴,所以當劉秀北伐,東方生變的時刻,劉秀選擇了龐萌前去坐鎮。
可一離開劉秀身邊的龐萌,像是變了一個人。

劉秀原本擔心蓋延武勇有餘,智謀不足。
才派出龐萌。

哪裡想到,龐萌的智商,突然下降到跟蓋延差不多的地步?

龐萌的能力,專長,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COPY、FOLLOW。
當身旁是劉秀,龐萌就顯得強大。
當身旁只是蓋延,就顯得破綻百出了。

千里之外的劉秀,無法判斷這些細節。

劉秀認為,定是蓋延莽撞,不聽指揮所致。
是以接下來命令連發,都以密函形式指定蓋延本人接旨。

「如果我的分身管不了你,我只好親自下令!」

只要壓住了蓋延,龐萌就可以發揮。
劉秀是這麼想的。

但龐萌不知道。
龐萌感受到的,是高層的小秘密又動起來了。

這次,他的級別,至少可以親眼看見。

若劉秀只與蓋延溝通著小秘密。
那麼,接下來會出現的受害者,不是自己又是誰?

龐萌開始感到害怕。

他左思右想,當今之世,論戰略對策,只有董憲堪與劉秀相比。
龐萌相信,就算當初他跟蓋延按照劉秀的策略行事,董憲必然也準備了另一手應對。

畢竟,人家是請蓋延入甕啊。

歷史沒有如果。
但龐萌心中已有定見:「與其等著別人來收,不如先發制人!」

天下,究竟是力強者得。

建武五年二月,劉秀再次北上,與耿弇商討戰略,並命耿弇與吳漢並進,先取青州平原。
捷報方至,噩耗後腳跟上。

楚郡傳來急報:太守為龐萌所殺,更舉郡降於董憲!

劉秀愣住了。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百般信賴,視如一體的龐萌,會決定造反?

下一個又會是誰?
是鄧禹嗎?
是馮異嗎?
是寇恂嗎?

劉秀對這個世界的信任,一下子被踩得粉碎。

他們究竟想要什麼?
榮華富貴,我給得不夠嗎?

絕對的兵權,絕對的信任,能給的還有什麼。

劉秀只覺得,好像下一秒,全世界都會背叛自己。
天在搖。
地在晃。

眼前一片漆黑。

「報,大司馬使者到!」

劉秀一臉慘笑:「連吳漢,也反了嗎?」
接過使者信件,劉秀強作鎮定攤開,卻怎樣也止不住雙手的顫抖。

「會師睢陽,莫慌。」

六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寫得歪歪斜斜。
壯碩的身影,彷彿就在眼前。

但劉秀看見的不是吳漢。

而是那個滿臉血汙,仍冷靜指揮作戰的大哥身影。

劉秀的耳邊,回響起大哥生前對他的說的最後一段話。
「昆陽交給你,宛城交給我……綠林軍與我等並不齊心,戰局隨時可能生變。」
「千萬記得,沒有一個指令,一個戰術就能打贏的戰爭。你不用相信他們,但是也不能不相信他們。」

「堅持下去吧,到最後,勝利者只能有一個。」

最重要的,就是堅持到底。
而堅持到底,並不是一成不變。

需要的,是應變。

錯了又如何?還活著,就能改。
叛了又如何?更重要的是,怎麼讓叛變不再繼續擴大?

「啪!」
劉秀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個巴掌。

當皇帝了不起嗎?
這些人憑什麼永遠支持你?

不是你應該信任他們。
而是你應該讓他們信任你!

「取我戰甲,備馬。」劉秀霍然起身。
「再傳令擬詔,通告河南山東諸將太守。說我劉秀所託非人,貽笑大方……笑完了,就統統給我過來睢陽,讓那些人知道,與我們為敵的下場!」

劉秀點齊兵馬,留下輜重後勤,以及皇帝車駕。
這次,玩真的!

劉秀率軍日夜不停趕往睢陽。
這日,來到任城,斥侯來報,龐萌已領軍來迎。

身邊諸將以為,龐萌自投羅網,正應與之一戰。
看劉秀這麼生氣,肯定恨不得立刻將龐萌就地正法。

但劉秀否決了。

「龐萌膽怯方叛,如今迎戰,必有所恃……我們兵力不過兩萬,又日夜兼程,兵馬疲憊,哪有士氣對陣?」
「傳我號令,全軍入城休整備戰!」

卻說龐萌叛後,董憲親自相迎,問明來龍去脈,立即心生一計。
「劉秀正巡視蒙縣,此時派人通傳於他,他必於盛怒之下,率輕軍出擊。此時,若將軍突然出現在眼前,你說他豈有不戰之理?」
董憲笑道:「到時孤王再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除了劉秀,天下還不是孤王與將軍共享之?」

但劉秀的怒火並沒有蒙蔽他的眼睛。

隔日天明,原本探知只有龐萌一支敵軍,過了一夜,卻從四面八方湧來,包圍了任城。
城內諸將大為慌張:「皇上,應趁敵軍陣腳未穩,盡速突破方為上策啊。」

劉秀大手一揮:「無妨,安排好守城輪班,城內食糧,大可供我等再撐上一個月。」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黃雀之後,更有彈丸……讀書,可不要只讀一半。咱們,就讓彈丸再飛一會吧。」

任憑龐萌叫戰挑釁,劉秀始終閉門不出。
二十多日下來,攻守雙方早已疲憊不堪。

除了劉秀特意留下的三千騎兵。

守城用不著騎兵,劉秀整日只是操練騎兵,溫養馬力,等著「彈丸」來到。

突然間,城外東北方起了騷亂。
董憲龐萌尚且不知發生了甚麼事,任城內劉秀更不可能知道。

但劉秀立刻披掛上馬:「開城門!三千突騎,隨我衝陣!」
城內諸將還沒反應過來,皇上已經一馬當先,殺出城外。

「他媽的,護駕!」
大家連忙要調動自己正在休息的士兵,但城外的廝殺已經展開。

而東北角的混亂,也漸趨明朗。
一面又一面的漢軍大旗,在戰場上豎立起來。

來人正是大司馬吳漢。

劉秀的騎兵隊,先往東北與吳漢會合,站穩陣地,開始與周遭敵軍接戰。
任城內步卒隊緊接殺出,董憲所設下的合圍之勢,逐漸開始崩壞。

要知道,董憲根據地本在東北方,東北一角,也正是其接應輜重所在。

當董憲弄明白發生什麼事,當下決定撤退。
自己中了算計。

即使能夠把劉秀等人再逼回城中,自己的部隊也怕要斷糧。
圍城,再不可行。

而正當龐萌認為,劉秀出城,機不可失,試圖強攻要取下劉秀本人之時,周遭的部隊卻開始退去了。
董憲跟龐萌可沒有義氣好講。

龐萌氣急敗壞,不敢戀棧,也即下令撤退。

劉秀見狀,轉問吳漢:「你的部隊,還行嗎?」
吳漢咧嘴一笑:「你說慢慢來,我們就是慢慢的來,再打他個三百回合也不是問題。」

「好!」劉秀點頭:「大司馬吳漢聽令,追擊叛賊董憲。其餘任城兵士,開始打掃戰場,清點所得。」

吳漢領命而去,在新陽又與董憲精兵交戰。
但董憲只是虛應故事,才與吳漢約定隔日再戰,卻又連夜退往昌慮。

吳漢深恐有詐,不敢躁進,派人一探之下,果然昌慮左近,董憲援軍五校賊已至。
略一思索,吳漢決定按兵不動,待劉秀前來。

劉秀花一日打點好任城,一清點所得輜重,臉上不禁綻出微笑。
隨即帶兵趕上吳漢。

此時,河南山東諸援軍也已趕到,大家認為此時我方兵多將廣,硬輾過去便是。
劉秀嘆了口氣:「別人家的孩子不怕死?」

劉秀心中雪亮,此時帶兵前來支援的,都是忠心之人。
簡單說,他們沒有私兵。

兵士們身上的兵器甲冑,全是當時派駐發下的。
有沒有戰力一回事,更要緊的是,這些士兵,服從的是朝廷的徵召。

若是慘勝,朝廷的名聲,那可是要比狗屎還臭了。

反觀那些自養私兵,不願意出來消耗實力的傢伙……
消耗朝廷的兵力名聲,白白肥了那些自私鬼?

這虧錢買賣,劉秀可不幹。

「全部給我聽好了,回營鎮守,只要再過幾天,敵軍必糧盡而退……記住了,誰也不准把士兵的性命留在這裡,朕要你們來,是要讓你們帶金銀財寶回去的!」

諸將半信半疑,也只能聽命行事。
接下來一切果如劉秀所料。

五校賊前來接應,本來也是抱著個蹭飯吃的心態,還真給董憲賣命啊?
一知道董憲自己都糧草不濟,五校賊沒幾天就趁夜撤軍了。

董憲的士兵們,更在恐懼壓力與飢餓交迫之下,開始出現了逃兵。

劉秀的手下抓到了幾個逃兵,細細盤問昌慮內情,再不猶豫,一舉破城。
董憲手下大將佼彊第一個帶兵舉起白旗。

蘇茂見大勢不妙,轉投齊王張步而去。
這時候,董憲身邊反而只剩下龐萌了。

龐萌沒地方去啊。

兩人遁入山中,又結下患難之情。
不過劉秀才懶得管他們。

進城收繳戰利品,論功行賞,才是頭等大事。

安排已定,劉秀才遣吳漢收拾殘局。
「本來朕就要你收拾董憲,這下讓朕給你打了先鋒,啖了頭湯,大司馬可服氣?」

吳漢笑道:「最難抓的馬,最有價值。皇上您是留了好處給我啊。」

劉秀也笑了:「該怎麼處置,你理會得。」
吳漢點點頭,轉身大步而去,半歌半吟道:「彭寵怎麼死,龐萌就怎麼死。」

看著吳漢的背影,劉秀突然全身都鬆軟了下來。

久違的戰爭。
血脈賁張,生死一線的感覺。

真的是久違了。

劉秀不知道,未來還會有多少次這種情況。
但不管幾次,他一定都會站起來。

人,不能掌控一切。
但是永遠可以為了自己而努力。

不求天下盡服,四海來歸。

劉秀,但求問心無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