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新漢演義-四世太尉之首】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300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12-17 14:35
03.png


之前我們說過了「四世三公」的袁家招牌。
在東漢末年,還有另外一個「四世」大家。

背負著此一名號的男人,也許不如袁紹袁術那樣稱霸一方,但也算是鼎鼎有名了。

就是楊修。
楊修他們家的名號,就是「四世太尉」。

兩漢三公,太尉為首。
無他,太尉本為軍官。

原本,太尉就像國防部長,而大將軍則只是戰時職務,或者看成軍階,五星上將之流。

但西有武帝,東有竇后。
分別把大將軍改為固定的職務。

東漢一朝,大將軍更在三公之上。

於是東漢太尉,就變得相當「雞肋」。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也就從竇后和帝時代開始,東漢換太尉像在換抹布一樣。
不是用過就丟,那叫衛生紙。抹布是用完洗洗晾乾又拿來用。

三公看起來不停在換人,其實只是大風吹的遊戲。
所以實際上不滿兩百年的東漢,在把三公拿出來賣錢之前,基本上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人人有機會的。

四世太尉的頭牌,自然也不是隨便的無名小卒。
今天的主角楊震,當時可是有著「關西孔子」的渾號。

西漢如果有人叫「關西孔子」,只要還沒輪到王莽當政,你笑笑就可以了。
所謂的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只是一個宗教性吹牛皮。

跟中國文化五千年的算法,差相彷彿。

漢武帝確實提高了儒家的社會政治地位,但真要罷黜百家?
那得等到儒帝王莽上位才展開。

這些口水仗就省省。

楊震的來頭很是不小,祖譜上可追溯至漢初楊喜。
這個名字是不是有點熟又不太熟?

卻說當年楚漢相爭持續了了兩年,楚霸王項羽終於四面楚歌,帶著八百壯士從南面突圍。
漢軍緊追在後,項羽一路鏖戰,最終身邊只剩二十八騎。

西楚霸王再次被漢軍重重包圍,但憑一身神威,左衝右突,漢軍哪裡擋得住?
就在這個時候,漢軍衝出一騎,直取項羽。

不是別人,正是楊震祖上,楊喜是也。

雙方……一個回合也沒交手,項羽只是大喝一聲,楊喜嚇得撥馬便走。
如果故事這麼簡單,楊喜的名字也不會留在史冊上了。

楊喜這個人,就是像土狼一樣,一直盯著項羽。
等到項羽最終棄戰自盡,楊喜衝了上去,搶得了一份項羽遺體,藉此裂土封侯。

別忙著看不起楊喜。
若不是他,項羽人生最後的英姿,可能就失傳了。

楊喜的曾孫楊敞,就是司馬遷的女婿。
而若非楊家,《史記》也只怕早被西漢政府毀去。

至少從楊敞開始,楊家就是道地的書香世家,主修《歐陽尚書》。
嗯,就跟《裴注三國志》的意思差不多,是一個名叫歐陽生的人所做尚書注解版。

本是歐陽家家傳之學,後來傳給了漢初大儒夏侯勝,一路下來,儼然成為西漢最重要的儒學宗派之一。
但西漢末連王莽都要退讓三分的大儒孔安國,另開了一系尚書學,歐陽尚書就變得沒那麼主流了。

也就在那個年代,楊震的父親楊寶,就自己在鄉下開課教授歐陽尚書。
王莽稱帝之前,聽說了楊寶的事蹟,下旨徵召。

楊寶二話不說,拋家棄子,連夜就逃了。
後來劉秀當政,自然也要徵召一下這種志節清高之士。
不過楊寶依然回了:「又老又病,無法。」

由於楊震的少年時代,楊寶都在外亡命,所以阿震的歐陽尚書就沒學到。
丟失家學,實在是給祖宗丟臉。

楊震就去找了漢明帝的尚書老師……的兒子,桓郁求學。
爸爸都是漢明帝老師了,桓郁自然也不是那種鄉下講師,而是京師大型名師補習班,門生常駐數百人。

楊震努力學習,混出了關西孔子的名號,此後客居於長安附近的湖縣,自己開設補習班為生。
從漢明帝,到漢章帝,漢和帝,幾十年來,不知有多少次州郡禮聘,楊震都是婉拒。

楊震認為,即使漢明帝下令改善選舉不實,但朝廷風氣依舊。
就算出仕州郡,也難有出頭天。

這倒是真有幾分可能。
關西儒林之首,不舉孝廉茂才,亦非明經,只有地方徵辟。
要嘛楊震沽名釣譽,要嘛,選舉管道確實有問題。

後來,有一次楊震在講課時,一群冠雀叼了鱣魚,飛集講堂前。
有人去查看,發現共有三尾,立刻去跟楊震說:「蛇鱣是卿大夫服飾的標幟,這裡有三尾,意指先生將能職掌三台啊。」

三台的意思,並不是三個官省:尚書台,謁者台,御史台。

在東漢的概念裡,三台是三公在天上的星位。
三台星有異動,就表示地上三公會出事。

東漢圖讖盛行,楊震身為儒學大師,也不免俗。
於是,他就在五十歲那年,第一次接受了州郡的禮聘。
為什麼一直講州郡?到底是州還是郡?

因為楊震基本上,在長安周邊。
東漢雖都洛陽,但仍以長安為西京,不設郡治,沿用京兆尹。
洛陽本身則是河南尹。

兩尹是類似直轄市的概念,似郡而高於郡。
故此但言州郡。

楊震當官沒多久,就碰上了鄧氏后朝大舉賢才。
大將軍鄧騭自然不會放過這種近在鼻子前的大儒者。

鄧騭舉楊震為茂才,出任荊州刺史、東萊太守、涿郡太守等職。
在當時,這全是動亂地帶。

楊震的地方官當得好不好?不知道。
但跟袁安那種道德一流者相比,楊震也自有一套:清廉。

要知道,鄧太后一朝,宛如劉秀再世。
動亂四起,朝廷縮衣節食,簡省開銷以應軍支。

在那樣的年代裡,治不了賊不是你的錯。反而你只要帳目好看,百姓也不抱怨,那你就是有功了。

元初四年,司空袁敞過世,由太常李郃遞補。
太常一職的所有相關,禮儀啦,祭祀啦,管太史啦,無一不是考驗著官員儒學的深度。

朝廷決定徵回楊震,先任太僕。
確認這個關西孔子並非浪得虛名後,便將楊震調任為太常了。

楊震升上九卿,學有所用,一個順風順水下,他又舉薦了幾個經學大師來出任博士。
朝廷開心,諸儒歡喜,楊震的政治地位,也就越來越是牢固。

三年後,鄧太后歸政漢安帝,楊震也跟著坐上了三公的司徒之位。
這其實也顯示出,漢安帝是欣賞楊震這個大儒的。
張衡也是漢安帝才開始親信的學者。

但也就僅止於欣賞的程度。

漢安帝這些年來,真正寵愛的,還是他的內侍宦官,以及奶媽王聖。
安帝年幼喪母,十二歲時又被迫跟父親分離,一直以來,都是王聖在負責照料。

漢安帝尊稱王聖為「阿母」,後又封為「野王君」。
而跟王聖一夥的宦官,也紛紛得封列侯。

這群人搞了許許多多的事,把鄧綏好不容易在敗局中穩住的朝堂,弄得更加混亂。
大致上包括了:告死鄧騭兄弟,廢太子,禍亂後宮等等……

但這時,才剛剛揭幕。

楊震老骨頭,沒在怕,搶先一狀告上皇帝,說王聖的孫女出入宮廷,私收賄賂,更與宿衛通姦。
漢安帝看了上書,唉呀,這真的不太好,就把阿母跟她的快樂夥伴叫來:「你們看看,楊司徒說你們很不好啊。」

阿母很火,但是阿母不說。
王聖表示,孫女只是跟人家談戀愛,不如就讓他們成親,也是美事一樁。
漢安帝想想,有道理喔。

阿母又說,不過這個劉瑰(姦夫)的身分不太高,怕辱沒了咱孫女。
他死去的堂哥劉護是朝陽侯,沒人繼承,不如就讓劉瑰繼承爵位,當作是咱送給小倆口的嫁妝。

漢安帝一點頭,還是阿母用心啊。
這劉瑰我看應該也是個人才,就順便升他為侍中吧。

詔令一下,楊震還不跳腳?
更別說,劉護的同母弟弟還在,就算要兄終弟及,也排不到劉瑰身上。

楊震再上一書,不過這次漢安帝就假裝沒看見了。
但漢安帝心裡怕是明白,楊震才是真正有道理的那個人。

又過了幾年,太尉出缺,漢安帝便讓楊震登上寶座,開啟了四世太尉之路。

好順遂的嗎?
楊震的戰鬥,才正要開始呢……

先前才得罪了阿母王聖,楊震剛正不阿的性格,馬上又犯到了外戚派跟外屬派。
外戚,是皇帝的老婆,皇后的親戚。
外屬,則是皇帝的老媽,一般是指皇太后的親屬。

除了稱帝執政的鄧太后,漢安帝的親生母親,其親屬也算是當時的外屬。

漢安帝的「嫡母」姓耿,是雲台大將耿弇弟弟的孫女。

嫡母的意思是,耿姬是清河王劉慶的正妃。
安帝的生母,其實姓左,名小娥。

不過就跟皇室一樣,漢安帝小時候就由耿妃撫養。
左小娥很早就走了,沒能看到兒子身披龍袍。

鄧太后時期,耿家世系挺身迎戰蠻夷,多有戰功。
待到鄧綏過世,漢安帝還有不重用耿家外屬的道理嗎?

耿王妃的哥哥,名叫耿寶。
以外屬身分進入朝廷,擔任九卿之一的耿寶,是個非常機靈的人。

他看得清楚,外屬的恩澤不會長久。
於是,他決定搭上王聖派的宦官李閏。

耿寶跟李閏拍胸脯保證,可以為李閏的哥哥,在三公府中謀一個職務。
找上的,卻是太尉楊震。

楊震雖居太尉,但恩寵大不如前,大家心裡都明白。
耿寶認為,這正是跟楊震談條件的好機會。

沒想到,楊震一口回絕。
耿寶怒道:「李常侍乃國之棟樑,今天讓你給他的哥哥一份職務,是朝廷的意思,你明不明白?」
楊震油鹽不進,淡淡道:「好的,是朝廷的意思,那一定有詔書囉?」

沒有?那對不起謝謝再連絡。

這邊楊震拒絕了耿寶,閻皇后的兄弟閻顯,時為執金吾,正在跟耿寶爭奪外戚屬至尊,二話不說立刻來跟楊震示好。
「耿寶推薦人,都是因著他的私心,楊太尉德高望重,不如參考一下我的朋友?」

楊震仍是表示:「關我屁事。」

整個朝廷的核心派系,大概一下子全給楊震得罪光了。
司空劉授聽到了傳聞,立刻徵辟兩位外戚屬的推薦人才,楊震知道了更是生氣。

接下來,水災地震連年,楊震每次上書,必定要砲打皇帝身邊的佞臣。
這指控有點嚴重是吧?你總不能因為覺得別人舉薦的都是廢物,就說他是個奸臣啊。

事實上,這些盤據在權力核心,私相授受的人,到底對國家社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這個以前有聊過,他們沒有像趙高那樣改變法律,增加勞役,讓人民難以生存。
但確確實實影響著整個社會的正常發展。

簡單結論就是:經濟停止流動。

他們囤積財富,只在自己的上流圈交換利益。
即使購買食物或勞動力,也想盡辦法用不對等的價格來交易。
下層社會的財富,將會快速的減少。

佞臣所帶來的社會改變,不如昏君奸相來得猛烈,而是一點一滴的在累積。

從朝廷官員,到貴族,到地方上的豪族,有錢人。
當累積財富成為共識,社會經濟的崩壞也就在不遠處。

政府如果無法改變這個現象,那拓展財源就是一個延命的手法:比方說增加從屬國、殖民地,得到更多的外部稅收。
就像漢武帝,他手下的官員也貪財,但是大老闆賺錢,問題就不會明顯。

這是中國歷代都有的「隱疾」,直到今天也無藥可醫。
但醫生總是告訴我們:均衡飲食跟適當運動,才是預防疾病的最好方式。

不是病發吃藥。

特別往這個方向切,很大原因就是今天的主角楊震,他是一個清廉節儉的官員。
為什麼官員的清廉節儉很重要?
一個總統把薪水捐出來,也不能改變社會經濟啊?

道德上的追求,重在防患於未然。
官員貴族不囤積財富,而是讓政府撥下來的每一分錢都回歸到百姓身上,經濟的流動才會健全。
雖然只是一個小環節,中國人很明白:「莫以善小而不為。」

如果大家都能進行這些修身的善行,那世界就大同啦。
但當我們選擇自己重視的道德,往往是因為喜好,而不是真的了解這個小小的舉動,如何牽一髮動全身。

站著說話不腰疼一下:楊震如果真的通曉事理,他大可以跟派系之間保持一定和平,藉此推動有益於國家百性的政策。
但他只想堅持著自己的「道」,寧死不屈的與佞臣對抗到底。

自然,當楊震得罪了所有派系,又三番兩次指責皇帝的結果,就是被眾人逼退。

最後,楊震非常硬氣的「飲酖自盡」,這高尚的氣節與悲壯的結局,也為他博得了美名。
帶到安帝過世,順帝即位,楊震也得到了平反,子孫再次回到朝堂,把四世太尉這條路走了下去……

身在局中的人,往往認為自己別無選擇。
世界之大,也不是一人之力可以推動。

只有上帝,只有如來佛,只有作者,才能知曉過去未來一切因果,並且落一子牽全局。

四世三公的袁安,我個人對他頗有微詞。
因為他開了局。

四世太尉的楊震,我反而覺得他已經是身在局中,力挽狂瀾了。

或許,多少也是受到第四世們的影響。
袁隗兩面三刀,在宦官外戚士人各派中左右逢源。
楊彪卻是一直一直,在士人的角度盡忠職守。

楊氏五世(含楊修)獨傳而立。
贊曰:「楊氏載德,仍世柱國。震畏四知,秉去三惑。賜亦無諱,彪誠匪忒。脩雖才子,渝我淳則。」

袁氏四世則是袁張韓周列傳。(袁紹袁術自有傳)
贊曰:「袁公持重,誠單所奉。惟德不忘,延世承寵。」
下面就是張孟侯了。

兩個三公世家,走出了不一樣的道路。
楊家人人值得一評,袁家安公過世後,免提。

最後補一下,楊震人生最知名的故事。
當時他從荊州刺史調任為東萊太守,經過昌邑。
昌邑縣令是他以前的學生,入夜就帶了十斤黃金來拜訪恩師。

楊震說:「我因為了解你而推薦你,反而你不了解我啊。」
縣令道:「天色昏暗,沒人知道。」

楊震一拂袖:「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

也就是後來我們常說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四知的原版了。

楊震的道德要求,從來不是演給人家看的。
孟子曰:「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

是也。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