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新漢演義-英雄梁冀】 史前文話 新漢演義 126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0-12-22 10:15
06.png


皇帝,太后,大將軍。
東漢的三大實權領導者,乍看之下跟西漢差不多,但內容卻差很多。

西漢即使評價兩極,這三大領導者們也都有著清晰的形象與歷史地位。
我們認識文景之治,漢武大帝,高祖劉邦,甚至認真一點還會知道昭宣之治。
也知道呂后、竇太后、王太后,還有霍光王莽這種大權臣。

但東漢總是一竿子打死。
東漢皇帝多年幼,被太后外戚挾制,長大就聯合宦官反制,然後亂搞早死,換個姿勢再來一次。

為什麼會這樣呢?

說到底,東漢的領導者們,大多沒有取得實質的最終成績。
明章之後,漢和帝鄧太后很努力,但終究未能中興。
安帝順帝很廢,卻又沒廢到秦二世那種程度。

倒是中間真的有四個幼齒皇帝都當不到兩年就掛點。
「東漢皇帝多年幼」,蓋章認證。

竇太后閻太后都被叛亂治罪,但真要說什麼亂政,又沒有太多的證據。

大將軍竇憲要跋扈不夠跋扈,要說功蓋衛青又整碗匈奴送給了鮮卑。
大將軍鄧騭一天到晚想退休,硬著頭皮招募了許多賢士又不能用。

我們永遠記得十常侍與大將軍何進。

不過真正幫東漢「大將軍獨裁」豎起招牌的,終究是梁冀。
一個被小皇帝說是跋扈將軍,就毒殺小皇帝的危險人物。

梁家並非劉秀建國二十八將功臣。
他們屬於河西霸主竇融。

當時劉秀認為,竇融是西域共主。

以西漢武帝的「天下」而言,當時握有西域的竇融,絕對有資格與劉秀平起平坐。
劉秀對於竇融的投誠,自然是禮遇有加。

但漢光武帝不是傻子。
劉秀不會打算倚靠竇融,來建立西疆的長治久安。

重用馬援,許親梁松,都是把河西勢力圈逐漸「漢化」的手段。
或許,還包括了疏遠班彪。

一個能夠幫助竇融掌握西疆的謀士。

梁松的父親梁統,是在河西聲望更勝竇融的名士。
就像班彪一樣,劉秀沒敢太重用他,更逐步將他調往東部。

但梁統之子,劉秀就很是好好拉攏。

梁松十多歲時,就被留在朝廷擔任郎官。
娶了劉秀的女兒,更任虎賁中郎將,實是信任非凡。

劉秀過世時,更遺命梁松輔政漢明帝。

漢明帝劉莊可不是小娃兒皇帝,或十八歲青少年。
他當時已經三十歲,老爸弄這個不知姊夫還是妹夫的給他,心情很爽嗎?

沒幾年,劉莊就把梁松給弄掉了。
下獄處死,侯國廢除。

梁家沉寂了一陣,又在梁松弟弟梁竦與竇后的協力下,弄出了一個皇太子。
是為漢和帝。

不過梁竦心機不夠,跟女兒一起被竇后陰謀殺害。

後來,漢和帝知道了自己身世,重新拔擢了梁氏為外屬。
梁家本無爭,但權力核心不放過他們。

等到漢安帝時,乳母王聖與宦官為惡,又對梁家進行了一次清掃。
這個時候,梁冀的父親梁商,正在宮中擔任黃門侍郎。

黃門侍郎當時主以閻后親族為任,讓梁商避過了一劫。
等到漢順帝即位平反,梁商也順理成章的繼承了父親爵位。

你越想逃離命運,命運越是緊緊抓著你。

梁商沒想到,自己的兩個女兒剛滿十三,竟被選入掖庭,成為后妃候選人。
身為父親,他的官職不由自主的往上提高。

又過幾年,漢順帝權力穩固,長女梁妠受封為后。
梁商受拜執金吾,他知道,風雨要來了。

他決定,跟宦官交好。

梁商本身是個謙退重賢的好人,他所結交的宦官曹節曹騰,也是對於人才晉用很關注的。
但這個決策,就讓士人領袖,尚書令左雄展開了抨擊。

抨擊的項目,則是漢順帝欲封梁冀為侯。

梁冀是個非凡之人,史書說他:「鳶肩豺目,洞精矘眄,口吟舌言,裁能書計。」

雙肩聳起,兩眼細長。
不論直視斜視,都彷彿能看穿一切。

一張嘴能言善道,也有一定的學識。

此外,梁冀天生神力,弓能挽滿。各種體育遊戲,也難他不倒。
不過他更喜歡喝酒跟賭鬥犬馬。

事實上,漢順帝為安帝獨子,從小喪母,捲入宮中鬥爭,十二歲繼承大統。
身邊除了宦官,哪有什麼年紀相近的朋友?

就是冊立梁后之時,漢順帝也不過十八歲。

梁冀跟順帝的年齡,相差不會太遠。
(梁后比順帝小兩歲,而梁冀比梁后大不知凡幾)

更重要的是,梁冀什麼都會玩。

你一點都不難想像,為什麼漢順帝會額外想要封梁冀侯爵。
「梁冀我大哥啊。」

同樣從這裡,我們也很容易看出,梁冀如何養成了目中無人的個性。
他的小弟可不是皇太子,是一個真正的皇帝。

同時,梁冀應該也看出了皇帝跟尚書台之間的關係。

總之,當時在父親的授意下,梁冀只能拒絕小弟的好意。
但他的心中,也已埋下了瞧不起父親的種子。

過了兩年,漢順帝任命梁冀為河南尹,看成洛陽太守好理解一點。

當上天下第一地方官,梁冀展開了他自由自在的人生。
可洛陽縣令看不過去,就跟梁商告了一狀。

梁冀被找回家罵了一頓,心有不甘,隨即派人刺殺了洛陽縣令。
天子腳下,朝廷命官被殺,這案不能不辦。

問題是,管區不屬司隸校尉--梁冀早就算準了,等到公海才動手殺人,那就只有這艘船的註冊國家才能抓人啦。
雖然是年輕人,梁冀可不是衝動隨便的主。

洛陽令被刺一案,屬河南尹梁冀本人管轄。

有沒有自己查自己案的八卦?
梁冀立刻斷案:「必定是縣令仇家所為,請朝廷任命縣令親弟接管洛陽,親自為兄報仇。」

於情於理,梁冀的處置都是一個完美。
所有抓來的仇家嫌疑犯,梁冀連審都不審,一律全家殺掉。

如果後來梁冀沒有成為東漢頭號政治犯,這一樁只怕是美談一齣。
梁商恐怕也覺得,兒子被教訓之後力圖振作,很好很好。

更何況,梁商真的沒太多精力關注著兒子。

接下來幾年,朝廷的宦官內鬥越發激烈,敵對的中常侍張逵幾次誣告梁商等人不果,擬了偽詔把曹騰等人逮捕。
但漢順帝及時得到消息,救下了曹騰一眾。龍顏一怒就要大案大辦。

梁商連忙上書,勸阻順帝:誰有罪殺誰就可以了。

存善念,做好事的梁商,莫名的成為了宮廷派系的勝利者。
只可惜他活得沒比漢順帝長。

又過兩年,梁商過世了。
頭七那天,梁商的公祭都還沒辦完,喪主梁冀就翹頭了。

梁冀入宮,接任了亡父的大將軍之位。

漢順帝跟他的大哥,看來等這一天等很久了。
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梁冀本身對於治國是沒什麼興趣的,頂多就是擺擺大哥架子,幫小弟解決一些疑難雜症。
而漢順帝這邊,如虎添翼,換了個新年號「漢安」,中興之勢就這麼起來了。

「詔大將軍、公、卿舉賢良方正、能探賾索隱者各一人。」
「遣八人分行州郡,班宣風化,舉實臧否。」
「詔大將軍、三公選武猛試用有效驗任為將校者各一人。」

有大哥在,推舉武勇將校只是第一步。
中興聖帝的第二步,當然是重振武功。

「廣陵賊張嬰等詣太守張綱降。」
「二年春二月丙辰,鄯善國遣使貢獻。」
「護羌校尉趙沖與漢陽太守張貢擊燒當羌於參讀,破之。」
「立南匈奴守義王兜樓儲為南單于。」
「趙沖擊燒當羌於河陽,破之。」

兩年之內,漢順帝再次揚起了大漢天威的旗幟有沒有?

在大將軍梁冀的運籌帷幄之下,漢順帝的武功,繳出了漂亮的成績單。
就連皇位都後繼有人。

可惜的是,終點站到了。

先下車的不是大哥,而是小弟漢順帝。
按規定,梁妠升格為太后,臨朝聽政。

梁妠下詔,命大哥梁冀跟太傅趙峻、太尉李固參錄尚書事。

梁冀表示:關我屁事。
想想,假設你大學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好朋友。

十幾年來兩個人一起玩,一起把妹,一起創業,轟轟烈烈幹了兩三年,業績大好。
結果,朋友突然過世了。

梁冀的心中該有多麼衝擊。

對他來說,劉保不只是一個有錢公子哥,一個皇帝,一個可以幫自己實現所有夢想的自動販賣機(誤)。
而是最親近的家人。

比父親,比弟弟,比妹妹,都還要了解自己的家人。

沒有了劉保,只要還有尚書台,還有太后,還有太子,這個國家仍然可以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繼續運作。
只有梁冀的世界,從此缺了一個角。

梁冀的脾氣變得更暴躁,揮霍也更是無度。
他彷彿在期待著有誰會來阻止自己。

而隨著梁冀淡出政壇,漢順帝末年戲劇性暴起的武功,也再一次洩洪式暴跌。

東漢,需要一個英雄,再一次拯救這個國家。
可你我都知道,那不會發生。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