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魏晉風雲-魏王國之亂】 史前文話 魏晉風雲 388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2-22 10:07
30.png


東漢,建安二十三年。
亂世梟雄曹操與大漢皇叔劉備,在漢中展開了他倆人生中的最後一戰。

這是兩個宿命中的對手,亦敵亦友的男人。
而這也是「真三國時代」開啟前,三大勢力最猛烈交鋒的時期。

猛烈到我們經常都會忽略,曹操政權內部的動搖。

大約在一年多前,曹操整兵征伐孫權。
實際交戰約一個月,在夏侯惇、曹仁、張遼等大將的進攻下,孫十萬自是不敵。

也就是這次戰敗的影響,令孫權向曹操稱臣。

向曹操,不是向漢朝。
曹操已是魏王,擁有自己不同於漢朝建制的封國。

他要令天下知道,戰國時代又回來了。
若天子不賢,可取而代之。

戰爭,難不倒曹操。
鬥智,向來也是孟德強項。

但疫病,永遠是他的死穴。

對孫權之役那是一帆風順。
但在壽春,這場戰役的傷兵、後勤官一個一個倒下了。

瘟疫正悄悄蔓延,奪走了荀彧的生命。
也擊倒了司馬懿的兄長,司馬朗。

就連隨軍出征的王粲,也倒下了。

曹操留下大將們處理與孫權的事務,自己領軍凱旋。
途中,王粲也撒手人寰。

沒有防疫意識的曹操,就這麼把病源跟大軍,一起帶回了許昌,帶回了鄴城。

「夏四月,天子命王設天子旌旗,出入稱警蹕。五月,作泮宮。」
注曰:「初置衞尉官。」

陳壽寫得越精簡,學問越深。

「設天子旌旗,出入稱警蹕。」「初置衞尉」,可以看成同一件事。
就是漢獻帝允許曹操的魏王國,執行跟皇帝一樣的「警備系統」。

還不到設禁衛軍的程度,但曹操的出入跟都城,都被允許建制軍隊。

而「泮宮」則是周代諸侯的特有建築。
整個兩漢的封國,是沒有人建泮宮的。

相當於天子的「明堂」。
蔡邕的解釋最容易明白:「明堂者、天子太廟,所以宗祀其祖、以配上帝者也。」

荀彧死了。
曹操的魏王之國,更進一步的邁向目標。

「冬十月,天子命王冕十有二旒,乘金根車,駕六馬,設五時副車,以五官中郎將丕為魏太子。」

這跟上面的事情不一樣,但內涵都是一樣的。

冕十二旒,就是周王祭天之禮服。
前面一直沒提這件事,這裡強調一下。

周天子是「王」,秦王政也是「王」。
戰國七雄,本是僭越之禮。

漢代的層次是:「天子十二旒,三公九,諸侯卿七。」

而後面的金根車,駕六馬,設五時副車。
全部都是王禮。

最後,魏太子就是降龍十八掌最後一式,打完收工。
曹操的「王天子」鋪陳,已經完結。

法正說,我們,打他!

劉備軍出動了,曹操軍呢?
沒有動。

除了疫情的影響,東漢朝廷的士人也忍不下去了。

「二十三年春正月,漢太醫令吉本與少府耿紀、司直韋晃等反,攻許,燒丞相長史王必營。」

《三輔決錄注》說還有金禕。
吉本一家幾乎是全撩下去了。

現在還有人知道吉本興業一家嗎?

不重要,重要的是,陳壽很簡單一筆帶過的這個劇情,裴松之找了《三輔決錄注》來補細節。

金禕是漢武帝晚年第一親信,班在霍光之上的金日磾後代。
可說是大漢忠臣表率。

面對曹操這麼不臣的舉動,金禕就找來了這些人,密謀反曹。
有人懷疑金禕的身世是唬爛的,喔,他爸金旋。

不過,當陳壽未記,而其他史料卻認定為主謀之一的時候,這個身分的含金量反倒提高了。

「為漢反曹」,這可不是曹魏正統史上光明的一頁。
董承、伏完、劉備等人,都可以說跟曹操有私怨。

金禕如果完全沒有這些關連,如此單純的動機,你想春秋筆法都秋不起來。

值得注意的是少府耿紀,《三輔決錄注》只說他是曹操敬重的參謀,但事實上,他是荀彧的好朋友。

31.png


毫不意外的,《獻帝春秋》認定,耿紀才是此次叛亂的主謀。

就用這個角度來看。
金禕其實是當時鎮守許都的主管:王必的好友。
與吉本的兒子,吉邈也有往來。

耿紀一眾,就要吉邈去說服金禕,殺掉王必,以天子之名攻打魏國,並且援助劉備的漢中戰爭。
其時荊州關羽強大,一旦接上頭,織席販履之徒就要來教大家做事了。

金禕答應了參與行動,在王必家中安排了內奸。
一晚,吉邈就帶了上千家兵,攻打王必,放火燒營。

內奸趁亂射中王必,守軍大亂,只得帶著王必退走。

王必等人逃跑後,決定去投靠金禕。
這個描述告訴我們,金禕不只跟王必交情很好,他的莊園實力在當時的許都,肯定也是數一數二。
大世家確無可疑。

說法一:
但金禕就去參加進攻啦。
王必派人一到金家,出來應門的以為是主人跟吉邈派來通聲息的,就問:「王必死了嗎?事情可成嗎?」

挖靠,這還不連滾帶爬趕快回去通報王必,切莫自投羅網。

說法二:
王必下了決定,但手下將領就說:「今天的事,必然有內奸啊。」
很有道理,王必想想就決定不去找金禕,轉往南城而去。

總之,城防軍團本部起火,大漢官員也有人出來救火。
等到天亮,吉邈等人沒找到王必的屍首,知道這次造反那是失敗了。

王必則會合了典農中郎將嚴匡,回過頭來搜查反賊,將一干人等全部逮捕。

十幾天後,王必傷重而死。
曹操收到消息很生氣,就要大漢重臣全部滾來鄴城。

魏王表示:「那天晚上有出來救火的,站左邊;沒有救火的,站右邊。」
眾人以為救火者必無罪,皆附左。

曹操以為:「不救火者非助亂,救火乃實賊也。」
殺個一乾二淨。

有些人或許會想,曹操本來就要篡漢,那也只是個殺大漢官員的藉口。
不過他真算得到,想殺的人會站哪邊?還是哪邊人多他就說殺哪邊?

其實我們稍微往上看一下。
曹操的邏輯其實很簡單的。

失了火你最關心會是什麼?
會不會燒到你家啊。

在那個滅火不易的年代,附近起火,你不收拾家當準備逃難,那就是阻斷自家周邊的火線先。
簡單說,人求自保。

你如果都不能在火場中保住自己的生命財產,還煩惱什麼不幫忙城防軍會被降罪?
更何況夜半三更,誰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跟縱火犯有連繫的人才會知道。
被害者自己都不會知道的啦。

同樣的,當曹操在問那個問題時,也是在區分「誰求自保」。
誰有足夠的智慧?

曹操自己的性格是不黨不群,唯才是問。

但這些人明顯是西瓜倚大邊。
在曹操的價值觀下,就是廢物。

這絕對是一個突顯曹操性格的故事,但未必就是真實情況了。
首先,在劉備來襲,關羽虎視眈眈,瘟疫又嚴重的情況下,一口氣殺害大量官員,絕對是給自己找麻煩的行為。

但反過來說,魏國已經是獨立王國,國王兼任朝廷卿大夫這樣。
漢獻帝朝廷實際統治的部分,史無明文,但顯然就是許都……的皇宮而已。

我過去沒搞懂,曹操的魏國是什麼東西。
現在明白了一看之下,曹操軍好像還真沒人在漢朝當官?

也就是自曹操稱魏公以來六年,東漢朝廷正式進入了「周天子困局」。
要做的,只剩下打敗劉備跟關羽。

四月,曹操針對疫情下了一道社會福利命令。
派曹彰去平定北方。

七月,治兵西征劉備。九月抵達長安。
但祁山道已為劉備軍所扼。
曹操派出賈逵開斜谷道。

關羽隨即發起北伐,曹仁迎戰。
兩線戰事都陷入了僵局,夏侯淵更在定軍山戰死。

坐鎮鄴城的太子曹丕,卻迎來了另一場叛變。

這次的主角,名叫魏諷。

32.png



魏諷,字子京。豫州沛人。王昶傳說為濟陰人,其實兩地相去不遠。
不知為何來到了鄴城,並與三公九卿以下的官員都有了交情。

一個浪人,沒有知名大儒老師,又沒有官親,是不可能在曹操的首府鄴城有此地位的。

不過,曹操本身就是沛國譙郡人。
先秦兩漢,本來就有「人不親土親」的概念。

在黨事的推波助瀾下,更達到了最高峰。

同黨者,一家人。
而黨派的最初區分,就是地域性。

即使曹操的性格不黨不群,他還是找了很多同鄉來幫忙。
別的不說,當夏侯惇哪裡人?

魏諷本身的記錄可說是非常稀缺。
但他的叛亂,牽連到許多的官員。
我們大致點個名。

鍾繇跟當時的中尉楊俊,沒有參加叛亂。
但鍾繇是舉薦魏諷的人。
楊俊則是鄴城治安官。
所以這兩個都因此被免官。

張繡的兒子,張泉。
張繡就是那個曾經差點殺了曹操的張繡沒錯。

王粲的兩個兒子。
王粲,建安七子之一,算當世大儒。
出事的時候跟張繡一樣,都已經掛了。

劉廙的弟弟劉偉
劉廙是黃門侍郎,同樣為當世大儒。
受到曹丕跟曹操的喜愛和信賴,所以本來應該要連坐的,被赦免。

宋仲子的兒子。
宋仲子是宋忠,荊州老牌大儒,水鏡先生那個級別。
但是跟曹家交情不夠,處死

文欽。
文鴦他老爸,後來叛出魏國的大將。
超級衰小,只因為被人舉發有跟魏諷說過類似的話,就被關起來鞭數百。

還好被曹操救了回來。

這段敘述陳壽可未採。
按陳壽的資料看,曹操自從建安二十三年離開鄴城後,就再也沒有回去了。

基本上,從上面的名單中不難看出,魏諷不是官高,而是文采高。
他的結交對象,更是一堆才高十八斗的大儒。

後來魏朝的人在評論魏諷,更是不外乎說他有才,但無德。

說到底,與其把重心放在魏諷此人身上,我想更可以換一個角度:
曹丕在消滅「大儒世家」。

魏諷只是一個連結點而已。

在疫情最猛烈的時候,曹丕拿出了他的《典論》,跟鄴城學者好好交流了一番。
說真的,曹操何等文人。

要是曹操在家,曹丕想辦這種講文大會,不用問過曹操的嗎?
你只不過是一個太子啊。

但時間點若在「曹丕=守城太子」時,那就不用問老爸了。

而就算你是個老大,是個太子,你到底不是文學大師。
我們看過了東漢,知道成為一個公認大師,像李膺蔡邕這種,放屁都香的文壇領袖,那絕對會有輔助記錄。

曹丕沒有。

不管他兒子把《典論》的地位放得多高,建安二十三到二十四年間,曹丕的講文大會……
那是不可能群儒降服的。

更何況,曹丕的主題是「黃老之治」。
所謂上行下效,魏晉會開啟清談風氣,曹丕很是推了一把。

漢儒是很講引經據典的東西,比較像學術論文。
你光看《三國志》就可以看到一堆,非得以古證今來增加說服力的案例。

曹丕的《典論》就很打高空啦。

從我們看過的自敘,他在那邊說了半天武功好棒棒,實證就是打贏鄧展而已。
不是,你好歹說一下鄧展武功有多高強,一次打十個還是神箭射穿石老虎啊。

《論文》也是:「文以氣為主;氣之清濁有體,不可力強而致。譬諸音樂,曲度雖均,節奏同檢;至於引氣不齊,巧拙有素,雖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
氣是啥就不勉強你說了。

好歹列一下,清的文體是怎樣,濁的文體是怎樣……

你說這本來就講不清楚?
那拿這種主題出來跟人家討論幹嘛咧。

想要得到什麼樣的結果?

這邊有點口水,希望能稍微從中感受一下,曹丕做為魏晉哲學風氣領導人的風範。
跟我在這邊寫網文就有87%像。

曹操的思路,本身是「以古變今」。

「閹豎之官,古今宜有,但世主不當假之權寵,使至於此。旣治其罪,當誅元惡,一獄吏足矣,何必紛紛召外將乎?欲盡誅之,事必宣露,吾見其敗也。」

從以前的案例就知道,你們這樣搞一定要失敗。

但其實你只要在關鍵點翹一下。
要嘛皇帝不要這樣亂搞。
要嘛授權一個司法官把他們全辦了。

事情就會改變。

但你說事情有沒有那麼簡單?當然沒有。
那麼簡單曹操三十歲就當上天子啦,用得著拼鬥十幾年,壯志未酬身先死……這是另一個丞相的詞了。

我想說的是,曹操本身可以看成漢儒與魏晉思想的橋梁。
而曹丕,承接了父親的一部份。

但他也始終想著要超越父親。

曹操已經打造完成的「東周型王國」,對曹丕來說,並不是必須的。
他要在父親給予的基礎上,用更簡單的方式來完成「稱帝」。

魏諷之亂,是曹丕的哲學與人事統一戰。

忘了說,魏諷在記錄上,是曹操丞相府的人事選拔官。
透過這一次平亂,曹丕真正建立了自己的地位。

可在曹操的眼中,不過就是個孩子撒潑。

古有明訓,爸爸不在,媽媽管教。
「秋七月,以夫人卞氏為王后。」

這是曹操生前,在《武帝紀》中,給魏王之國的最後一道命令。

也就此為曹丕套上了,一生都解不開的枷鎖……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