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魏晉風雲-黃鬚兒曹彰與將軍田豫】 史前文話 魏晉風雲 439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3-9 10:05
42.png


在光榮三國志系列遊戲中,姓曹的武將,通常武力最高的就是曹仁跟曹彰。

曹彰,曹操的兒子。
卞皇后所生。

粗略估計,應該是曹丕的弟弟,曹植的哥哥。

「武皇帝二十五男:卞皇后生文皇帝、任城威王彰、陳思王植……」

曹彰從小臂力過人,膽氣雄壯,甚至敢徒手與野獸搏鬥。
在曹操文武雙全的教育下,箭術跟馬術,曹彰自然是半點也不含糊。

但讀書他就沒什麼興趣了。

曹操經常念他:「你不讀書,追求聖人之道,只喜歡騎馬弄劍……這些一人敵的本事,有什麼值得驕傲?」
為此,當曹彰表字之時,曹操給了他「子文」之字。

不過,比起曹彰那充滿期許的表字「子文」,我們更記得他的綽號「黃鬚兒」。
「彰鬚黃,故以呼之。」

中國人說,人老了,頭髮會變白。
再更老,則會發黃。稱之為「黃髮」。

嗯,不科學。
有漂白過頭髮都知道,是先變黃再變白。

先秦以黃髮稱之,其實本來就是人瑞級,什麼百里奚啊,大禹啊。
漸漸演變成「老人」的代稱,到了東漢,即使只有六十歲也可以叫黃髮了。

曹彰的黃鬚,要嘛卞夫人也給曹操戴了綠帽。(為什麼要說也?)
要嘛,他有什麼先天性疾病。

《三國志》記載,曹彰被老爸逼著讀書後,最喜歡的就是衛青、霍去病的故事。
隨著兒子們年紀漸長,曹操也問起了大家的志向愛好。

曹彰自然表示:「我想當個將軍。」
曹操問:「怎樣當個將軍?」
「被堅執銳,臨難不顧,為士卒先;賞必行,罰必信。」

曹操哈哈一笑,然後就又有問題了。
「建安二十一年,封鄢陵侯。」

建安十五年,曹操作《讓縣自明本志令》,向漢獻帝申請把自己的領地減少三縣。
十六年,天子回覆:減五千戶,所讓三縣,封給你的三個兒子。

這三個兒子是:曹植,曹據,曹豹。
可能有人第一個反應是:「沒有曹丕?」

就縣侯繼爵慣例而言,曹丕是曹操的當然繼承人。
兩漢只有一些特別的大功臣,會讓縣侯長子另外封爵。

朝廷轉封曹操三子,一方面可能也在告訴曹操:你不是這種特級功臣。
打壓啦。

畢竟建安十三年,曹操赤壁大敗,轉戰合肥。
十四年仍無功而返。

這對以戰功起家的曹操權威,是很大的打擊。
事實上,曹操如果沒有感覺到威脅,只怕也不會作《讓縣自明本志令》了。

至於這時候是不是荀彧在操作削弱曹操,我們也就猜猜罷了。

曹丕雖未得封爵,也獲得升遷為五官中郎將,並可自置官屬,為丞相曹操之副。
如果想著曹操始終是大權在握,那這一切都是他的操作沒話說。

可要是把「曹操正在被逼宮」的概念放進來,就會發現,朝廷在拉攏曹丕。

建安十六年,曹操透過跟西涼聯軍的戰爭,重新取回軍隊與權力,展開了「稱公」的布局。
我們也不難想見,曹操對於曹丕,也多了一分防備之心。

而魏公立儲之爭,也就這麼見縫插針的展開了……

是的,很奇怪,曹彰應該比曹植還大。
但不只朝廷封賞沒看向他,立儲之爭也沒人捧他。

曹彰的志向與本事,在曹操跟荀彧的眼中,不足以與曹丕曹植爭雄嗎?

然而,建安二十三年,太子既定,曹操卻交付了曹彰重要的任務。
以北中郎將之職,平定烏丸反亂。

東漢烏丸有個別名叫「三郡烏丸」,位於遼東、遼西、右北平。
漢末大亂,三郡各自稱王,進占漢地。

河北霸主袁紹不與之戰,而是拜三王為三單于,以屬國處。
袁紹敗亡,烏丸又與曹操作戰。

柳城之役嘛,郭嘉出謀。
白狼山之戰嘛,張遼逞威風。

蹋頓被斬殺,烏丸投降,誰人不知哪個不曉?

不過大家在讀三國,很常說到一句名言:「一場戰爭的勝敗,並不會就此改變整體的局勢。」

上面的印象,最大的問題就在於「烏丸有沒有投降」?
答案是沒有。

三個單于有一個被殺,其他的就會降漢啊?
曹魏滅了蜀漢,東吳怎麼不投降咧?

對漢朝而言,這個時候叫做烏丸臣服。
實際上的意義是,北方諸郡與曹操「議和」。

三郡烏丸,其實已經長成五郡了。
更別提還有一個遼東太守公孫康……雖然跟公孫瓚同姓,但是沒有親戚關係。
公孫瓚還滿寒門出身的。

《武帝紀》明白寫了,斬殺蹋頓之後,「代郡烏丸行單于普富盧、上郡烏丸行單于那樓將其名王來賀」

而建安二十三年造反的,就是這兩支。
「夏四月,代郡、上谷烏丸無臣氐等叛。」

代郡烏丸,甚至跟北方鮮卑交情挺好。

這絕對不是一個小部落鬧事,隨便派人打打就好的事情。
再加上,劉備軍進入祁山道,戰況糾結,並開始往漢中推進。

能獨當一面的大將,早就分別在合肥、襄陽、漢中駐紮。
曹操手邊能用能派的,曹洪徐晃又在祁山道被卡死。

這才讓曹操不得不起了「動用小輩」之心。

曹休早隨曹洪出動,曹真就負責去救援。
曹彰更是一肩扛起北伐責任。

自然,曹操也給了曹彰一個謀士:田豫。

田豫本身是漁陽人,簡單說,漢末就是那些烏丸鮮卑的雜處區。
他年輕的時候,加入了公孫瓚旗下的劉備軍。

後來劉備被轉調南下作戰,在徐州劈哩啪啦的打啊,田豫都在劉備軍中。
趙雲走了,田豫都還沒走呢。

最後劉備還是鬥不過呂布,轉投曹操。
這時候田豫跟劉備說,我媽老了,我要回去奉養母親。

劉備很是傷心,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跟田豫說,「恨不與君共成大事也。」

如果你相信皇叔無敵的「相人之術」,那田豫的價值,大概就相當於趙雲、徐庶。
至於當時阿備不能讓陳登跟隨,也不能讓陳群效忠,我想這個應該是這樣啦……(抓頭)

田豫回到北方,就繼續去給公孫瓚打工,一度以智謀抵禦了叛將與袁紹大軍聯合的進攻。

不過大家都知道,公孫瓚就是個廢物,並沒有因此而給田豫升官加薪。
等到公孫瓚為袁紹所敗,田豫去投靠了以前的好友鮮于輔。

鮮于輔是田豫的同鄉,跟公孫瓚一樣,原本是幽州牧劉虞的手下。
公孫瓚反叛殺死劉虞,鮮于輔就集結了一些人,跟鮮卑烏丸結盟,協助袁紹消滅公孫瓚。

等到公孫瓚倒下,鮮于輔軍下一步該怎麼走?
田豫建議:投降曹操。

這邊也算是個小密碼:田豫應該認為,劉備這時候還在曹操手下。
而且又是漢帝所在。
哪裡知道漢帝跟大耳賊正在密謀誅曹咧。

雙方結盟,曹操自然命鮮于輔等駐守原地,都準備要跟袁紹開戰了嘛。

官渡之戰,河北平定後,鮮于輔一干人等,才算真正進入了曹操軍體系。
南下荊州前,田豫成了曹丞相軍謀掾,後任頴陰、朗陵令,遷弋陽太守。

就這些地名職務來看,田豫應該有跟著打赤壁,又轉戰合肥,被曹操留在了汝南那一帶。
然後曹操就忘記他了。

上面說過,曹操北歸之後,就面對著激烈的政治鬥爭,身都不由己了。
然而,也許就是在建安二十三年,大耳賊全面進攻,弄得曹操無將可用,又要面對北方叛亂時,才想起了這個北方出身的謀主。

其實我們也可以看到,論實戰經驗,田豫的豐富只怕不下劉備。
雖然從來也沒有被記錄過在這些徐州大戰,官渡之戰,赤壁之戰等等他有什麼發言。
而且他也經常是戰敗方那邊。

坦白說,田豫在曹丕登基後,才漸漸留下跟司馬懿類似的統帥記錄。

但光是這個情況下,曹操認為此人可用,能輔佐實戰經驗不足的曹彰……曹操給田豫的評價,只怕也不比劉備差到哪去了。
徐庶進曹營,也是得到後面去排隊的。

補充一點,不要以為曹彰「數從征伐」就表示打仗有經驗。
他那個應該跟曹丕一樣,只是「跟著去打仗」,這跟當將軍統帥還是差很多的。

曹彰跟田豫帶兵來到涿郡,就是快要到代郡的意思。
這時候要回頭說一下曹彰的軍銜:北中郎將。

應該是魏王的北中郎將。

在黃巾之亂時,由於地方叛變,太守縣令奔逃,無法組成有效抵抗。
於是東漢朝廷發明了這個,由中央帶少部分軍隊,前進至叛亂地區徵召部隊,抵禦叛軍的「四方中郎將」機制。

中郎將本身就是禁軍部隊長的軍職。

曹操當權之後,自然不流行這套。
皇帝最大的時候,朝廷最強的部隊是禁軍。

可曹操時代?最強最大的部隊當然是曹操軍啊開什麼玩笑。

而如今,必須讓曹彰用這個傳統手法出兵,就可以看出法正施展的戰略,已經穩穩套住曹操的大軍了。
分給曹彰的部隊,只有千人兵馬。

還沒抵達預計的徵兵地點,曹彰等人就遭遇了烏丸騎兵的伏擊。

田豫到底不是那種算無遺策的妖人軍師。
沒有作者罩,只能自己努力。

田豫要曹彰穩住軍心,自己連忙要士兵們把後勤車輛圍成圓陣,在其中安排弓弩手。
再配合地形,讓圓陣去堵住敵兵進入口。

烏丸騎兵本想來個甕中捉鱉,卻突然出現這個硬木塞,堵一個水洩不入。
先前進去的,也不是曹彰騎兵隊對手。
眼看形勢不妙,立刻下令退兵。

魏軍才要鬆一口氣,田豫又道:「乘勝追擊,機不可失!」

曹彰本身就是「項羽派」的,聽見軍師有命,豈會不從?
大喝一聲,一馬當先追了出去。

曹彰在馬上拈弓搭箭,對準了烏丸騎兵的背心,一箭就是一個。

「敵襲?有多少人?」
烏丸將領回頭一看,只有十多名騎兵追來,哪還有不回擊的道理。

才勒馬回轉,正要包圍曹彰小隊,魏軍的騎兵隊業已趕到。
衝擊之下,烏丸軍難成合圍,只能直接應戰。

戰不多時,只聽一聲:「放箭!」
原來是田豫的弓弩隊已到。

烏丸軍再退,魏軍更是乘勝逐北。
兩軍保持著一定距離追擊,田豫更是撥出人手,前往代郡各地招募士兵……只要設定好集合點就行了。

等到了桑乾縣,魏軍兵力終於壓過烏丸一頭。

但這裡,已經出了代郡地界。
再往前去,便要出塞。

來會合的地方官將士都認為,曹彰部隊這番追擊,自是人疲馬累。
加上他的中郎將徵集權力,僅屬代郡。

再往前追擊,有違王命。
且代郡烏丸與鮮卑友善,一出塞外,鮮卑人保不定就要來襲。

曹彰道:「出兵就是要有收穫,我們現在追上去,還來得及破敵立功。天底下哪有因為服從命令而放走敵人的好將軍?跟我打!」

就是一段相當豪壯,但是沒什麼邏輯的話。
也是很好的呈現曹彰的人物設定。

田豫自然也不阻攔……會設定在出代郡的縣治集合,那就表示田豫也認為,這裡是最好的決戰地點。
不要說支援魏軍認為不要追擊,烏丸這邊也相信追兵會停下,友軍會來到。

結果,就是代郡烏丸為曹彰大破。

那鮮卑友軍來了嗎?
其實到了。

但鮮卑大人軻比能也是個奸巧的貨色,當下決定按兵不動,看看情況。
眼見局勢一面倒向曹彰,軻比能當即決定捨棄烏丸,與曹彰議和。

一戰功成,北方悉平。
凱旋而歸的曹彰,先回到了鄴城。

曹操已經親自西征劉備,要曹彰親至長安會面。
負責鎮守鄴城的曹丕,則特別叮囑曹彰:「你第一次立下這種大功勞,記得在父親面前,不要稱讚自己,要表現出自己還有許多要學習的地方。」

抵達長安的曹彰,一如兄長囑咐,果然得到了曹操的讚賞:「黃鬚兒竟大奇也!」

田豫更因此功,受封南陽太守。
當時南陽郡也正騷動不安,但誰也沒想到,那會是關羽威震華夏的前奏……

而曹彰則留守長安,待到曹操回征關羽,返還洛陽時,突然急令曹彰前往洛陽相見。
但曹彰還沒趕到,曹操就過世了。

《魏略》說,曹彰當時跟曹植說,「父親叫我來,是想要立你為魏王。」
曹植回答:「不可,袁氏兄弟的事情,你難道不知道嗎?」

《魏略》關於曹彰的敘述,和《三國志》幾乎全然相反。

先是說曹操當時召曹彰西去,是為了跟劉備作戰。
又說曹彰說曹植當為魏王。
再記曹彰對曹丕不滿。

雖然諸多細節都與《三國志》不同,但裴松之又另外找出了《魏氏春秋》佐證:
「彰問璽綬,將有異志,故來朝不即得見。彰忿怒暴薨。」

《魏氏春秋》這一段,則應該呼應《三國志賈逵傳》:
時鄢陵侯彰行越騎將軍,從長安來赴,問逵先王璽綬所在。逵正色曰:「太子在鄴,國有儲副。先王璽綬,非君侯所宜問也。」遂奉梓宮還鄴。

《魏氏春秋》的八卦還有,比方說後來繼承曹叡的齊王曹芳,傳說是曹彰的孫子。

曹彰跟曹丕究竟是好兄弟?還是為了王位有所爭執?
曹操過世後,《三國志》在曹彰本傳中,僅記其爵位封邑變遷。
只有一個特別吸引我的地方。

「至葬,賜鑾輅、龍旂,虎賁百人,如漢東平王故事。」
兩漢皆有東平王,繼爵者不知凡幾。

原則上,陳壽指稱的,應該是東漢初年的東平王劉蒼。
「東平王蒼葬,章帝詔有司加賜鸞輅乘馬,龍旂九旒,虎賁百人。」

劉蒼是漢章帝的叔叔。
少好經書,雅有智思,為人美鬚敘,腰帶八圍。

他的哥哥漢明帝繼位時,頒布詔命說:「東平王蒼寬博有謀,並可以受六尺之託。」封為驃騎將軍。
簡單說就是輔政大臣啦。

劉蒼一路從哥哥輔到姪兒,是明章之治中重要的功臣。

漢章帝感念其恩德,盛大舉辦他的葬禮,合情合理。
可曹彰對於曹丕,有這麼大的恩惠嗎?

事實上,東漢初有這個葬禮待遇的,不只東平王。
東海王劉彊也有:「遣司空馮魴持節視喪事,賜升龍旄頭、鑾輅、龍旂。」

這是漢明帝所賜。
而劉彊是誰?

是光武帝劉秀元配郭聖通的長子。
原本的嫡長子,原本的太子。

漢明帝劉莊,就是從他手上奪過來太子之位的。

陳壽如果寫:「如漢東海王故事」。那《魏略》曹彰所言的可信度,就會大幅上升了。
不過事情還沒完。

前面說了,漢東平王這麼多,你為什麼不加個「蒼」?
東漢最有名是劉蒼,西漢最知名東平王,則是劉雲。

劉雲沒什麼尊榮,他是個地獄倒楣鬼。
在漢哀帝寵臣董賢的誣告下,被以叛亂罪處死。

為什麼我們知道是誣告呢?
因為王莽是董賢的政敵。
等到王莽重回大位,就幫東平王平反了。

曹彰之死,如東平王故事。
也不知是哪一個東平王?


曹彰跟曹丕的關係,仍舊是千古之謎。

但黃鬚兒開啟的曹魏邊塞故事,還有更多等著我們去探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