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魏晉風雲-司馬外傳】 史前文話 魏晉風雲 198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3-22 10:03
52.png


司馬懿,河內溫縣人。
在東漢末年這個人不親土親,同鄉共黨的年代,司馬懿在朝廷的同鄉並不多。

《三國志》有記載的,除了他的哥哥司馬朗,只有常林跟司馬芝。

常林是東漢末年名士。
群雄割據的年代,他曾經率領民兵,對抗趁機擄掠的張楊。

張楊後來就成為河內太守,多次提議迎奉獻帝,跟呂布也頗有交情。
算是通常印象不會太深的三國奸角。

當袁紹政權統治河內時,常林拒絕出任官員。
直到曹操帶領漢軍「光復」河北,常林才開始當官。
一路從縣長直升太守,又為幽州刺史。
這不過就是一兩年間的事,然後又被曹丕徵召。

等到曹丕稱帝,自是相當重用。

司馬懿作為常林的同鄉晚輩,也是非常敬重,每次經過都要去拜訪。
不過兩人的交情,也僅於此。

司馬芝就更有趣了。
同鄉,同宗,同期。

但他跟司馬懿完全沒有往來。

司馬芝的家庭,明顯比司馬懿貧窮許多。
當常林正在與叛軍作戰的時候,司馬懿的家族穩如泰山。

說明一下,他的父親司馬防,是在朝廷當官,也沒有忤逆董卓的。
事實上,當時司馬懿一家,是跟父親一起居住在洛陽。
而董卓要遷都長安時,司馬防心知不妥,就叫了長子司馬朗,把家屬帶回溫縣。

結果有人去董卓那邊告密,司馬朗就被抓了。

司馬朗給董卓拍了一堆馬屁,好不容易得脫,連忙散盡財物賄賂董卓親信,離開了洛陽。
有情有義的司馬朗通知了同鄉同縣親戚五十,但大多數人都不願跟他走。

順帶一提,司馬朗當時不是逃回溫縣,而是前往相熟的駐軍將領處投靠。
直到曹操跟呂布爭奪兗州時,司馬家才重歸鄉里。

司馬芝完完全全就是溫縣當地人了。
而年少的他,雖然是當地學業優良的讀書人,也只能跟著鄉民逃難荊州。

路上遇到山賊,鄉民四散逃跑,司馬芝的母親行動不便,司馬芝也只能留在老母身旁。
不過山賊們看他有孝心,就放了他母子一馬。

兩漢有孝,保命升官。

去到荊州的司馬芝,沒背景也沒關係,就跟諸葛亮一樣自己找了一塊田耕作,奉養老母。
但期間,他也跟逃難荊州的士人有所往來。

倒不是徐庶諸葛亮那一掛,而是王粲那一派。
這樣的交往選擇,也讓司馬芝在曹操下荊州時,獲得了錄用。

曹操任命司馬芝為山東濟南郡,菅縣縣長。
前任縣長高柔,是袁紹外甥高幹的親戚,由於高幹叛曹,高柔就被曹操調走。

本來孟德是想讓高柔出點包,弄死他。
結果高柔的業務處理得很好,就這麼活了下來,成為曹魏重要的大臣。

什麼業務?高柔的專長,是律法。

菅縣這個地方很亂。
中國的核心,是黃河流域。
越往外去,越是蠻夷。

山東雖然歸化得早,但在漢朝人的眼裡,他們大概就是黃河線上最兇悍的一群。

當時菅縣很多公務員,聽說高柔很狠啊,大家馬上拔腿就跑。
沒想到高柔派人來找他們,倒不是抓捕,而是一個一個請回來繼續任職。

但要接任高柔,那也是得有點律法上的本領,不然怎麼管得住這些人?

司馬芝的專長,也是律法。
到任之後,縣內倒是相安無事。

可是濟南郡的主簿劉節,卻是個不法份子。
怎麼個不法?

劉節,養私兵。

正好,司馬芝奉命徵兵,兵單一開出來,上面就有劉節手下的名字。
菅縣的師爺就跟縣長說:「劉節家從來沒有在應召的,如果我們交這份兵單,到時候兵馬肯定會不足數,不如改一下吧?」

司馬芝一豎眉:「不改,劉主簿那邊,我跟他說去。」
隨即修書一封:「主簿您是我們這裡的大族,但是您的門客,總是不願意參與繇役徵集。我已經收到很多抱怨了,上面搞不好也知道了……這次徵兵,希望他們能準時報到。」

就這口氣,嚇唬嚇唬老百姓得了。郡中豪強甩你咧。

等到徵集日,劉節的門客果然一個沒到。
劉主簿還惡人先告狀,派了郡督郵去調查菅縣的辦事不力。

菅縣官員心裡那個幹啊……好吧,不然我們自己去湊數當兵總成了吧?

司馬芝大手一揮,「免。」
原來,司馬芝同時也送出了公文給濟南太守郝光。

郝光決定相信司馬芝,一查之下,果然是劉節弄鬼。
「我看你這主簿也不用當了,缺的兵額,你就自己補上吧。」

青州百姓知道了這件事,紛紛傳言,這個司馬芝,是能叫郡主簿去當兵的男人啊。
司馬芝以行動打擊特權階級,那可比徙木立信還更有效。

接著,司馬芝又調職為廣平縣令。
縣令的縣,比縣長的縣大,是升官。

不過這個廣平就要到冀州管區去了。
實際距離倒沒有跟菅縣離多遠就是。

但這個時候,曹操手下有個跟曹洪同等級的好朋友,也跟曹洪一樣平常都橫著走的劉勳。

劉勳曾經是袁術手下,也就是那個佔著盧江被孫策趕跑的傢伙。
三國史料都只有暗示他跟曹操的交情非常好。
至於為什麼好?怎麼個好法?誰也說不上來。

劉勳當時為河內太守,不過他的門客啦親戚啦,也有些人在廣平活動。
這些人也是橫啊,就被司馬芝給抓了。

劉勳就三番兩次的寫信給司馬芝關說。
阿芝從來也不回信,一切依法辦理,謝謝指教。

幸好,劉勳還沒來得及報復,就被曹操給收了。

這一收,曾經跟劉勳交關過的人,都得遭殃。
查到司馬芝這邊,曹操很是滿意。

這是個可以公正執法的人,就調回魏國,擔當刑獄官吧。

不久,有人偷了宮廷的綢緞,放在廁所裡。
小官員們認為是女工幹的,就把人家抓起來下獄。

司馬芝知道了,就跟曹操說:「刑罪之法,最怕過於苛暴。現在找到了贓物才把人抓起來審訊,只怕屈打成招。拿這樣的供辭定罪,是不應當的。」
「簡明容易遵守的律法,才是大道。沒有過失卻判有罪,這是平庸的治世方法。今天如果放過這個疑犯,來讓百姓明白律法,不也是很好的嗎?」

曹操是個有遠見的人,一匹綢緞對他來說算得了什麼?
如何教化百姓,穩固統治,才是曹操自少年時心心念念的事情。
遂從了司馬芝的建議。

其實從這個事件中可以看到,司馬芝的核心思想,是比較偏西漢早期的黃老+法派。

想法端正,處事公平的司馬芝,很快就得到升遷為地方太守的機會。
在地方的治理成績,也是上佳。

而司馬芝的核心思想,跟曹丕也相當契合。
在曹丕決定遷都洛陽後,司馬芝就被調回來,擔當京畿的河南尹。

陳壽表示,從魏稱帝以來,到西晉期間,沒有一個河南尹,能夠比得上司馬芝。

司馬芝秉持著他一貫的作風,絕不接受關說。
即使是他的岳父,曹操重臣董昭也不敢跟女婿疏通。

司馬芝也有很多相當符合陳壽政治正確的想法。

比方說,司馬芝認為,上司定下的規矩律法,不可能讓下官完全遵守。
下官踰矩,上司也不可能永遠不知道。

這是一個現象描述,不要說當過老闆,當過人家小孩都可以理解。
你不會一百分遵守父母的規定,但你不遵守的部分,老爸老媽也不會完全不知情。

該遵守多少,該處罰多少,這個尺度的拿捏,就是「法」。

設下的規矩不被下屬放在眼裡,那是上司的過失。
一天到晚違反律法被上司知道,那是下屬王八蛋。

上面有過失,下面王八蛋,就是政治崩壞的原因。

說穿了,就是政令律法不合「理」。
法理無真,因時而異。

那也就像前面案例提到的,司馬芝雖然相當秉「法」行事,但並不「公」。
他對於弱勢相當寬容,對於豪族大官則是十分嚴苛。

曹叡即位後,曹洪的奶媽因為拜山神被捕。

曹操本身就很反對這種「淫祀」。
曹丕為帝,也是下令禁止。

淫祀是什麼?我們看曹叡的詔令說明最簡單:「郡國山川不在祀典者,勿祠。」

其實我們在今天一樣可以看到,宗教團體會自行成為一個族群。
跟黨事一樣。
重點在於意志領袖。

國家派來的地方官,也是領袖,跟國家列為祭祀對象的神明一樣,意志的方向,由國家來控制管理。
但非官方的意見領袖,會把群眾帶往什麼方向?

也許是黨禍,也許是黃巾。
這是國家所害怕,所不能容許的。

但曹洪何許人也?他的親屬犯法,要上達天聽關說,還不容易?
當時仍在世的卞太皇太后,立刻派了內侍官去找司馬芝。

司馬芝不敢接見,並且趕快命人前往大獄,將曹洪乳母等人處死。
同時,司馬芝也上了一封書給曹叡:「原本處死罪犯,應該要先通報您。但是這次的罪行,是才剛制定的法令,而太皇太后又派人來。臣怕事情有變故,故先斬後奏,請皇上責罰。」

曹叡默默的點了一個讚,私信回覆司馬芝:「幹得好,下次還有人來找你也不要理他。」
要在檯面上斥責阿嬤跟叔公?曹叡也是辦不到的。

但司馬芝的這個行徑,也正式大大得罪了京城的王公貴族。

魏明帝太和六年,曹叡下詔要各地王公送上質子。
此舉讓洛陽的的政治勢力,起了重大的變化。

在京城權貴的串連一氣下,清廉正直的司馬芝,終於遭到免職。

但曹叡心裡明白,這個人可堪大用。
只是軍事律法,各種官職都給曹氏宗親佔去,好不容易,曹叡才找了九卿之一的大司農,給這個在漢代本來可上三公的司馬芝任職。

司馬芝依舊稱職,並建議曹叡重農輕商。
這些年,面對曹魏包圍網,加上曹叡的大興宮室,號稱國力最強盛的魏國,也是疲軟不堪。

也許,司馬懿是魏明帝時代,最能打仗,保家衛國的老將。
但真正支撐著這個國家統治穩定,經濟平復的,卻是這個登不上演義舞台的另一個河內溫縣司馬。

司馬芝,字子華。
卒於大司農任內,家無餘財。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