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魏晉風雲-荊豫三王】 史前文話 魏晉風雲 317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4-9 10:10
65.png


曹魏史上,進入司馬家專政時期後,並不是所有的老臣都一致拍手叫好。
以至於在汝南軍區,發生了三次重大的叛變。

第一次叛變的主角,名叫王淩。

66.png



王淩是東漢司徒王允的姪兒。
王允誅殺董卓後,遭到李傕等人反攻,長安城破,王允家族遭到了屠殺。

王淩跟他的哥哥及時逃走,回到了故鄉太原。
後來,王淩又舉為孝廉,分派到東郡的發干擔任縣長。

成績不錯,王淩被升遷為中山太守,又是一個治郡有功,進入了曹操的丞相府。
雖然一般不被提及,但王淩非常受到曹操信賴。

他曾經與荀攸共同上表朝廷,「譴責」曹操辭讓魏公的行為。

這不但要在「獻帝朝廷」中有相當的份量,更要明白曹操那個「欲迎還拒」的心理。
可等到曹丕即位,丞相府來了個大風吹,王淩卻是轉調為曹丕的近侍。

向來對父親老臣不太親近的曹丕,會重用的,通常就是有真才實學的人。

王淩的才學在哪方面呢?
很令人吃驚的,在於軍事。

王淩接下來被任命為兗州刺史,不是去治理,而是去徵集部隊,支援張遼伐吳。
洞口之戰,吳軍遇大風漂至北岸,王淩也是相當處變不驚的殺了一陣,得領戰功。

這下說王淩有軍事才能,那可不是靠吹啦。

曹丕決定,請王淩去整頓青州。
這又是一個平常讀三國不太會注意到的點。

「是時海濵乘喪亂之後,法度未整。淩布政施教,賞善罰惡,甚有綱紀,百姓稱之,不容於口。」

什麼叫「海濵乘喪亂之後」
青州自曹操打退袁譚後,長期以來主要依靠「臧霸」這個人跟他的「泰山賊」管理。

裴松之有一條注解是《魏略》所書:「會太祖崩,霸所部及青州兵,以為天下將亂,皆鳴鼓擅去。
乍看之下,不就是曹操死的時候敲個鑼打個鼓嗎?

對照王淩傳一看,才會發現,青州在曹丕篡漢初期,是相當不受控制的。
當時,曹丕派曹休去都督青徐,曹休就先去給臧霸拜了碼頭。

臧霸說,我也算是能征善戰的老臣,如果國家願意重用我,那我有什麼好不滿的?

曹休一拍手,很好,皇上正準備東征孫權,我馬上回去稟報,讓將軍得以一展長才。
於是,臧霸就加入了三道伐吳,跟著曹休張遼,一起去洞口刷了筆戰功。

伐吳之戰結束,曹丕隨即下令:「臧將軍功在家國,徵為執金吾,位特進。快來京城報到吧。」

臧霸前腳才離開青州,王淩馬上進駐。
曹丕先是來個軟禁,把臧霸架空成軍事顧問,確定王淩那邊搞得不錯,曹丕就展開東巡,好好把青徐整頓了一番。

所以說春秋筆法就是這樣,事實上,曹丕篡漢,倚靠的最主要是河北魏王國,只有這邊一百分挺他。
關中鍾繇不反對,雍涼張既也表支持。

但其實青州臧霸就不挺。

而王淩協助曹丕完成這樁收復青徐的大任務,自然更為朝廷所倚重。
待到曹叡即位,面對蜀吳連番開戰,王淩也參加了石亭之役。

雖說大敗,但王淩部隊護住曹休突圍,也算有功。

青徐既定,曹叡索性讓王淩轉戰豫州最前線來防備孫權。
原本豫州是司馬懿的兼管區域,不過仲達駐守在荊州。

而隨著西線戰事越演越烈,司馬懿北上支援,讓王淩來負責豫州再好不過了。

「始至豫州,旌先賢之後,求未顯之士,各有條教,意義甚美。」
「咸得軍民之歡心。」

王淩的本事,那可是實打實的。

在曹叡過世後,曹爽派引發的青年改革中,王淩到底算是哪一邊?
我們來瞧瞧。

「正始初,為征東將軍,假節都督揚州諸軍事。」

督你妹揚州,揚州幾乎都是孫權的。
這什麼意思?按照東漢末三國慣例,這意思其實就是「請王淩伐吳」。

但還沒等王淩有什麼動作反應,孫權軍就兵分兩路打過來了。
司馬懿即刻帶兵南下防守樊城,王淩也是勇退來犯吳軍。

戰功當然是有,但僅憑此功,王淩就晉升為車騎將軍,也賣好賣得太超過了。

王淩的年紀有多大?
按《魏略》記,他死前大喊:「行年八十,身名並滅邪!」

簡單說,比司馬懿還大了七歲。
升為車騎將軍時,差不多剛好七十歲。

「年過七十而以居位,譬猶鍾鳴漏盡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
「禮,六十不服戎。」

王淩絕對是一個標準的老賊,但只要比對一下司馬懿的待遇,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司馬懿升至人臣極致的太傅,實權卻一點一點被架空。

王淩升上車騎,督揚州諸軍事,難道真有人讓他去打孫權了?

面對曹爽等人的手法,司馬懿跟兒子籌畫著一舉反撲,王淩也沒閒著了。
王淩的外甥令狐愚,也受到曹爽信賴,時為兗州刺史,但卻屯駐於淮南。

甥舅二人,正在逐步累積於淮南地區的人望民心。
但終究天高皇帝遠,不如司馬家族應變迅速。

在王淩還沒有進一步計劃時,司馬懿就消滅了曹爽。
更進王淩為太尉。

也就在同一年間,司馬懿表示收到了楚王曹彪與王淩共謀造反的消息,派出侍御史前往楚國查案。
兩年後,司馬懿出兵討伐王淩與壽春楚國,不戰而擒諸人,處死。

《三國志》跟其他史料,都寫了不少令狐愚如何謀劃,串通楚王,兩方往來。

但怎樣也不能解釋,有心有兵,有人望有王孫的王淩,為何絲毫沒有抵抗,也沒有收集任何朝廷情報。
甚至以為司馬懿沒有帶兵前來。

政變政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王淩早年,與司馬朗跟賈逵都相當友好。
被捕時,王淩還在賈逵廟前大喊:「王凌是大魏之忠臣,惟爾有神知之。」

說明一下,賈逵在石亭之役後不久病死,基本上就是王淩前一任的豫州大總管。
所以是豫州當地百姓幫他立的廟,刻的碑。

後來曹叡東巡,來到賈逵廟,就下詔納入國家祭祀,保存下來。

這些都是陳壽留下的記錄,但關於王淩死前的這一條,則是《晉書》獨家。
《晉書》一邊寫著司馬懿英明神武,但又同時描寫他機關算盡,兒孫得篡魏朝。

但我也相當同意,王淩應該是被誣陷的。

王淩生前還有一個好友,跟他是同鄉,名叫王昶。

67.png


由於王淩年紀較大,王昶向來以兄禮事之。

曹丕當太子的時候,就登用了王昶,其地位大致與司馬懿相彷彿。
不同的是,王昶是完全只為曹丕服務,司馬懿則主要跟著曹操上戰場。

王昶當過洛陽典農官,斫林開荒,勤勸百姓,墾田特多。
在王淩離開兗州之後,曹丕則命王昶接任。

王昶雖在外任,心存朝廷,在曹叡即位之後,更做了不少討論時政法制以及兵法的著作,上呈朝廷。

這個人比較特別的地方,就是個道德高尚份子。
整個東漢都是這種人,有什麼好特別?

可別忘了,曹丕打開了道家大門。

王昶提出的,是以道家論點為主持身的概念,那跟儒家又有些不同了。
當然,王昶在建安年間就已經有才名,所以他也不會是專修一家,而是儒道雙修的學者。

他上奏了著作之後……提一下,曹叡那時候比較迷信「道術」,所以大概也沒怎麼看。
反倒是司馬懿看了。

正好,曹叡下詔要徵辟有才學之士,請朝廷卿大夫武官各舉薦一人。

司馬懿就推薦了王昶。
王昶的著作,可是有兵法的,主要論述「奇正之用」。

也許就是這點,合了戰狼司馬懿的胃口。

在司馬懿的舉薦下,王昶轉行當了武將,先駐徐州,後轉督荊豫諸軍事。
屯宛城。

啊,這已經是曹爽時代的事了。

這個王淩的好朋友,被司馬懿找來當自己的替身,守護荊州。
王昶勘察了地形,了解了南陽戰備後,決定前進新野駐屯,更能應變襄樊吳軍。

另方面,他的農業專長也沒落下。
原本富饒的南陽郡,在王昶治理下更生興旺。

卻說曹爽與五大寇變更了很多律法,有些擾民擾官,有些也不失為良策。
司馬懿誅殺曹爽後,就奏請來個「官意普查」,看大家對於目前的律制有什麼看法想法。

你還真別說,司馬懿這方面,恐怕要比後來的子孫司馬光高明得多。
這不是作作樣子,青年改革時期,司馬懿也採納過夏侯玄的意見。

王昶也算是司馬懿愛將,當下就上了「治略五事」。
大意是:
一,崇道篤學,抑絕浮華。繼續把曹魏這個國策做好做滿。
二,注重考試。那個曹魏的任官,比較注重考核……兩漢其實考核跟考試並重,但隨著時代需求降低了考試標準,這確實應該重新被要求。
三,官做得好,就應該增加他的爵邑賞賜,讓大家更願意努力當好官。就考績獎賞制度要落實啦。
四,官員要加強訓練,不能與民爭利。有點打高空但不難明白。
五,欲絕侈靡,務崇節儉。

以現代人的觀點來說,第五條跟第一條似乎有些重複了?
其實在前幾篇就提過了,曹魏時代有時尚競賽。

第五條補敘:「令衣服有章,上下有叙,儲糓畜帛,反民於樸。
節儉,是希望大家不要把財富花在這種沒有意義的地方,能夠分別出階級,符合禮制,讓更多的資源能夠回到人民身上。

不知道大家看史有沒有一種感覺:有時候,階級制度也是一種必要之惡。
事實上,我們很多人都會「做善事」,「幫助窮人」。

這其實跟像王昶這種政治家所提倡的「階級」,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高層的朝廷,要保障中階的官員;中階的官員,要保障低階的百姓。
百姓得以安居樂業,國家才能強盛,朝廷才會富有。

藉此達成有效循環。

你或許會覺得太過理想,但在叢林法則的資本主義社會中要求人人平等,難道就不理想嗎?

不論是自由,平等,還是民主,都是理想,不是現實。
而人們幾千年來的歷史,就是一步步往理想前進。

隔年,王昶又建議朝廷,襲取荊州。
他與當時的荊州刺史王基兵分二路,連施巧計擊退吳軍大將朱績。

朱績就是朱然的養子,後來官拜東吳上大將軍,是吳國重要的政軍人物。

王昶取下長江以北的荊州,是曹魏建國以來,除司馬懿征伐遼東之外,最重大的勝利。
論功行賞,封為「征南大將軍」,與車騎將軍平級。

後續的汝南三叛,身為司馬懿替身的王昶,也都有參與,進位驃騎將軍,又登司空。
卒於任內。

而要說的第三王,就是上頭提到的荊州刺史,王基。

68.png


這三王剛好都有點關係,就串在一起當丸子三兄弟看了,沒什麼特別意義。

王基是山東東萊人,跟太史慈同郡不同鄉。
基本上,他的年紀應該比太史慈小很多,所以即使同樣有被東萊郡徵召的經歷,兩個人也是沒有交集的。

更重要的是,王基收到徵召令之後,就逃跑了。
那一年,他十七歲。按照考古,王基生於190年,漢獻帝初平元年。
也就是這時候,赤壁之戰都還沒開打呢。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歷,特別在於王基這個人,從來沒有為大漢朝效力過。

可等到曹丕篡漢,王基就「遊學回家」,並且接受了魏朝的察舉,以孝廉身分入朝為郎。
不久,碰到王淩領命管治青州。

王淩想要找個地頭蛇來幫手,就徵召了王基。
前面說了,王基年紀比較小,他所主修的學問,乃是鄭玄經學。

鄭玄對我們熟知的三國群英們而言,是大師沒錯,可畢竟是當代人。
就好像曹操也不會巴巴的去拜盧植為師,或是特別鑽研盧植的學說。

當時朝廷也是很重視王基的學識,待到曹丕東巡,確認青州穩定,就把王基徵召回朝。

王基這次回去任職秘書閣,在東漢其實就是「東觀」,國家圖書館。
得以涉獵許多國家機密的王基,又被王淩再次上書請求支援。

注意了,這算是比較側面證實王淩有圖謀大魏之心的部分。
這時候大概是曹丕已死,曹叡當權。

王淩得到王基之後,當時的司徒王朗剛好也對王基發出徵辟。
眼看王基已經離開京城,徵召令就跟著去到青州……

王淩表示,不能讓。
王朗有點不爽,就上書彈劾王淩:「自古以來,像王基這種良臣,就應該留在朝廷為天子三公服務。一個長年待在宮廷,知曉國家機密的人被州郡留在地方,這是沒有道理的。」

就算被三公點名嗆聲,王淩還是沒在理會。

《三國志》作者陳壽認為,王淩平定青州之後的治理,令當地百姓感恩戴德流傳下去,其中王基占了很大功勞。
後來,王淩轉戰豫州。
司馬懿不知道從哪裡聽到了王基的名號,也想徵辟他進自己的大將軍幕府。

不過司馬懿的徵召令,一樣是石沉大海了。

可跟王朗那種三朝神主牌相比,司馬懿在曹叡的面前更有份量。
眼看三公徵召此人,一概不應,曹叡就親下詔書,要王基回中書省任職。

王基非常認真,不但上書勸諫曹叡不應大興宮室。
更經常在宮廷裡跟一個名叫王肅的傢伙鬥經論文。

王肅是何許人?王朗的兒子啦。
雖然年輕,但因著老學究爸爸,王肅的腦袋比司馬懿這種人都還要老派。

以當代來說,他爸也算大師,自然說起話來擲地有聲。

王基一天到晚跟王肅硬幹,下場就是被外派。
你看啊,前面王基說治理青州一把罩,但到了冀州安平當太守,王基不久就因為公事被罷免了。

有點慘?
就在這個MOMENT,曹叡駕崩啦。

曹爽上台,青年改革。
王肅那個有年輕外表,老人心態的傢伙,很快就被曹爽趕走。

相對的,曹爽也再次徵辟王基回朝,幾番深談後,決定讓王基到對東吳前線的安豐擔任太守。

這中間到底有什麼小祕密呢?
說穿半點不值錢。

王基真正的本領,是法與兵。

當年青州騷亂,正需要這樣專長的人去治理。
冀州自魏王國建立以來,長治久安,王基的長才無處施展,被人家反告過於殘酷嚴厲,也是剛好。

來到前線,那就又再次如魚得水了。
「郡接吳寇,為政清嚴有威惠,明設防備,敵不敢犯。加討寇將軍。」

你說曹爽是個廢物?從王基傳看,絕對不是。
而王基幹得有聲有色,卻聽聞主子曹爽在京城風評越來越差。

王基趕忙寫了一些「治世要論」給曹爽,內容是啥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基請曹爽把他徵召回京。

人在豫揚二州之交的王基,頂頭上司是諸葛誕……以及王淩。
老王淩不放人的經歷,大家都知之甚詳。

於是曹爽跟王基定下的計劃,就是先讓王基報病號後送,再任命為河南尹。
避開老臣們的干涉,一口氣掌握洛陽,重新出發。

但,曹爽的任命命令還沒發出,高平陵之變就爆發了。

曹爽被殺,曾經是他的直屬官吏者,依情節輕重,至少免官。
王基便因此失官。

還好,司馬懿本身是一個有改革意識的主管。
他很快就發布命令,要大家檢討一下正始年間的得失。
再加上司馬懿本知王基有才,隨即復起為尚書,派任為荊州刺史。

因禍得福的王基,又碰上王昶南征,建立功勳。
王基更建議王昶,把荊州首府移往江夏夏口,就近控制吳軍。

這一場勝仗後,朝廷有意思直搗黃龍滅吳。
司馬懿也詔還王基等人商議。

但王基認為,現在江北荊州破而後立,國家也屢經動盪,不是用兵之時。
至少應該先重新讓荊州富裕,再完全控制長江水路,來維持後勤,並阻塞蜀軍的救援道路,如此方能得勝。

司馬懿表示認同。

但不久,淮南第一叛發動,司馬懿也隨之過世。
司馬師迅速漂亮的繼掌大權,意氣風發,王基也上書勸諫。

可緊接著,司馬師就逼退曹芳,改立曹髦為帝。
如此僭越之舉,引發了淮南第二叛:毌丘儉、文欽之亂。

司馬師命王基統領許昌軍士,整軍會合。

軍議上,王基表示,淮南雖叛,但只是毌丘儉、文欽等人作反。
吏民之心,仍未聚齊,只要大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開到,必定土崩瓦解。

司馬師認為很有道理,但其餘諸將多是反對,認為應該穩紮穩打。

王基做為先鋒,心想機不可失,只好抗命出擊,果然被他佔據了軍事要點,也讓毌丘儉、文欽兩方不能會合,為此戰奠定了重要的勝機。

但這一戰更重要的是,司馬師的駕崩。
司馬昭臨危不亂,率兵鎮住洛陽,穩定了司馬家的政權。

待到淮南第三叛,諸葛誕之亂起時,司馬昭也不多想,完全按照王基的戰略與戰術指示,進行平亂。
淮南諸叛的詳細戰況,未來再統一整理。

總之,在王基的運籌帷幄下,淮南得定。
此後,王基就成為了對吳戰線的荊豫第一大都督,五年後卒於任內。

司馬昭感念王基之功,追諡為三公之一的司空。

絕大部分的王基生平,都寫到這裡而已。
事實上,陳壽還記了,王基的侯爵一代而終,司馬炎一度改封王基另外的孫子,但只是關內侯。

等到司馬炎稱帝,下詔表揚王基,「以奴婢二人賜其家」。
對,沒錯,稱讚了一堆之後只有這樣的賞賜。

王基的墓碑,也未載其姓名及諱。
據說是碑刻史上獨一無二的案例。

有人考證,魏晉其實禁立墓碑。
一般發掘盡為私碑,而王基碑卻是官碑。

司馬昭可能是又想幫王基立碑,又不能公然違法,故不署名。

但對上司馬炎最後的詔令,我不禁要想……
王基在司馬家的心中,究竟是什麼樣的地位?

為什麼會是必須讚揚,又不能讚揚的一個人?


看上一章 打賞作者 看下一章

你可能也會想看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