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魏晉風雲-文長腦後有反骨:楊駿】 史前文話 魏晉風雲 528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5-25 10:32
《三國演義》第五十三回,諸葛孔明說了一句千古名言:「吾觀魏延腦後有反骨,久後必反,故先斬之,以絕禍根。

魏延,字文長。
在歷史上,於諸葛亮死後,被蜀漢朝廷以叛亂罪處置,臨陣斬殺。

文長這個看起來沒半點特別的表字,在整本《三國志》裡面,只有魏延一個。
而到了《晉書》,又再次只有一千零一個文長。

01.jpg



晉文長,姓楊,名駿。
與賈充合為一傳。

就像羅貫中以未來之眼,幫魏延的腦後安上了反骨。
唐朝人把楊駿放在賈充的旁邊,將要帶來什麼樣的故事,也半點驚喜都不會有了。

楊駿,出身弘農華陰楊家。
東漢四世太尉的楊震,就是弘農華陰人。

兩漢四百年,西都長安東都洛陽,始終都在京畿要地的弘農,自然總是逃不開政治的漩渦。
上可追尋到司馬遷的女婿,把《史記》流傳保存下來的楊敞。
往後的隋文帝楊堅,據說也是弘農華陰楊家子孫。

楊駿的祖先名叫楊奉,不過不是東漢末年那個白波賊帥,而是老太尉楊震最小的兒子。
楊奉的孫子,名叫楊眾,才是大約跟白波賊帥,徐晃的原老闆楊奉差不多同時代的人。

楊眾當時一直護衛著漢獻帝,直到進入曹操的保護網後,仍是做為漢獻帝的親信,受封蓩亭侯。
時為建安二年,距離西晉建國,還有六七十年的時間。

以時人慣於十六歲誕下長子來說,楊駿最多是楊眾的孫子,只會差更多代,不會更少。
他們家蓩亭侯的爵位,到底也算是曹操賞的,就這麼歷經曹魏,沒有被收掉。

魏末,楊駿的哥哥楊文宗繼承爵位,在宮裡當個通事郎。
(據考,楊文宗本名楊炳。因為與李淵的父親的名字近似,故晉書避之)

楊文宗的女兒楊艷,則是司馬炎第一任的妻子。
這當然不是自由戀愛,而是司馬昭給兒子許下的婚事。

倒也不是說楊家當時多麼有權位,司馬昭想要結個親家。
按《晉書》說,司馬昭就是聽說有人給楊艷看過相,表示此女命格極貴。

司馬昭都可以因為司馬炎的面相「非為人臣」而選他當世子,再配一個錦上添花的世子妃,也是合情合理的。

自然,楊艷也就是晉惠帝司馬衷的母親。
不過,看相的人沒有說,楊艷之所以命格極貴,那是因為她本性對權位的戀棧。

司馬炎曾經想要撤換掉太子司馬衷……楊艷可不只這一個兒子而已,但她仍是極力反對。
之後更與荀顗、賈充妻郭照共謀,讓司馬衷娶了賈南風。

就連司馬炎想要擴充後宮,楊艷也只挑選白白胖胖的女性,真正當代的「美女」,楊艷是一個個送她們回去。
即使司馬炎自己看中了卞氏正妹,楊艷也可以找出高大正的理由否決:「卞氏是后族(曹魏的),怎麼能讓她們在後宮擔任低階的女官呢?」
你是不是想換掉我你說啊?

司馬炎也只好摸摸鼻子算了。

後來,楊艷生了重病,司馬炎總算可以放風,跟一個胡夫人特別要好。
楊艷覺得不妙啊,萬一自己死了,誰來保兒子萬年富貴呢?

索性就在交代遺言的時候跟司馬炎說:「我叔父楊駿的女兒,才色雙全,希望陛下您能讓她接替我,照顧後宮與天下。」

就這樣,第一個楊皇后過世後,司馬炎又立了第二個楊皇后,楊芷。
楊駿憑女而貴,在咸寧二年時,正式進入了西晉政治權力的風暴圈。

楊駿,字文長,弘農華陰人也。少以王官為高陸令,驍騎、鎮軍二府司馬。後以后父超居重位,自鎮軍將軍遷車騎將軍,封臨晉侯。

楊駿小時候,當的是「王官」。
曹魏沒有弘農地區的親王,這表示他應該是為「未就國」,在京師王府居住的親王打工。

你知道,曹丕是個機歪人。
才剛當上魏王,曹丕就要弟弟們去封國上任。

也就是魏朝初建時,是沒有「未就國」親王的。

不過呢,就有這麼一千零一個弟弟,可能曾經被曹丕召回。
時為西元223年,親王名為曹袞。

曹袞的母親,是連關羽也心動的「杜氏」。
而曹袞本人文章寫得不錯,對子桓大哥也是很巴結。

關鍵的記錄在於,曹袞本是贊侯,贊公。
曹丕開始大封王時,他卻領「北海王」。

之後因為馬屁拍得好,「改封贊王」。
但三年後不知為何,曹丕又下詔改封濮陽。

可當時就是曹丕突然重病過世。
而接下來,曹袞於「太和二年就國」。

有就國這個動作,就證明他前面人在京師。
楊駿應該就是在西元223年~228年,給曹袞的京師王府工作。

而曹袞就國,楊駿就被遣散,去高陸當縣令了。
這地方在哪?
在長安的正北緊鄰。

我們不難注意到,楊駿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半受司馬懿管制的一個縣令。
後來成為驍騎府司馬。

曹叡時代的驍騎將軍,就是秦朗。
曹袞的同母異父大哥。

可隨著曹爽跟司馬懿上位,秦朗失勢,驍騎將軍府也沒啦。

大約三十幾歲,明明應該是青年派,卻掉入了爹不疼娘不愛的夾縫中。
楊駿的官職失考。

嗯?不是還有鎮軍府嗎?

遺憾的是,曹魏的鎮軍將軍從頭到尾只記錄了兩個人。
一個是這時候已經死掉的陳群。

另一個則是淮南第三叛時,臨時加設給陳群的兒子陳泰,來協助平亂作戰的。
中間有高達十八年的空窗期。

恐怕,楊駿不怎麼得司馬懿司馬師的歡心。
不過司馬昭是曹操作派,用人唯才。

楊駿此次復起,應該就留在了鎮軍府。
至少,在西晉建國之後,楊駿也算熬出頭來,當上了鎮軍將軍。

等到女兒飛上枝頭當鳳凰,楊駿差不多也是個六十歲左右的老頭兒了。
距離他的人生終點,只剩十五年光陰。
但精華就全在這裡了。

剛開始,西晉大臣對於楊駿封侯,相當反對。

為什麼呢?兩漢哪個皇后的父親不封侯,為什麼反對?
因為西晉封爵採取的是「周制」,而非「漢制」。

著重於「藩屏王室」。
一封宗室,二封功臣。

那你可能要問了,漢朝為什麼加封外戚?

這是因為,不論是劉邦還是劉秀,都借重了「娘家」相當大量的人力物力。
劉邦彭城兵敗後,靠呂氏翻身。
劉秀則是一開始就借了郭聖通所關係的河北豪族之力起義。

也就是事實上,這些開國外戚本是功臣。
後來只是延伸為「不良傳統」罷了。

不良可不是我在說,曹操曹丕父子就已經在避免加封外戚了。

司馬昭更進一步恢復五等爵制,這叫做開國綱領,司馬炎一開始也是遵從的。
張春華的老爸封侯了嗎?
王元姬的老爸……本來就是侯,不加封。

是誰動搖了這個綱領?
其實就是羊祜的姊姊,司馬師的妻子,羊徽瑜。

她先是要求追封司馬師的前妻,後來司馬炎更為她追封其母。
這些都還算是不痛不癢,幫死人掛個名號而已,頗顯孝心,西晉諸臣倒也沒什麼話說。

不過,當楊芷為后,司馬炎上面的老人家,都死光了。
過兩年,伐吳之戰展開,三個月凱旋而歸,當皇帝的還有不膨脹嗎?

司馬炎忍辱負重十數年,終於來到他可以無視老臣意見,當一個真真正正的天子爽上一把的時刻……
總是需要一些自己人。

司馬家的外戚,就這麼崛起了。

大致上來說,大致上,西晉前期的派系可以分兩大:司馬昭老臣系列,跟真‧司馬炎親信系列。
伐吳,是真親信的勝利,但其實早期真親信的人數少,頂多就是拉攏一些「主戰派」來。

親信派頭領張華,也算是很積極拉攏人才了。
但終究是些小魚小蝦。

想要更快影響朝政,還是要透過「特規提拔」。

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皇上要提拔外戚了。
站在那邊反對的,當然是既得利益者--這個時間是非常巧妙的。

我們幾乎可以猜想,一開始反楊氏的,是老臣。
但幾年過去,伐吳大勝,老臣們的態度肯定丕變。

反楊氏,還不如結合楊氏。

更不要說那個因為伐吳大勝都要自請罪的賈充哥了。

即將失勢的老臣派,跟正要崛起的外戚,組合成了全新的怪物。
其實大概我們也能猜想到,新貴派不加戚戚,那十有八九就將跟宗室派進行戰略合作。

而這短短兩行字,或許就是接下來「八王之亂」的關鍵了。

帝自太康以後,天下無事,不復留心萬機,惟耽酒色,始寵后黨,請謁公行。而駿及珧、濟勢傾天下,時人有三楊之號。

滅完東吳,司馬炎這個皇帝就算是廢了。
作為我們想像中的「昏君」,這很正常。

但其實就是說,從古到今他好像是第一人啊。
完成大業,耽於酒色,葬送國家。

後面就多啦,甚麼隋煬帝啦唐玄宗的……

因為過去沒有這種目標。
以前「大皇帝」們的目標,沒有極限。

但在這一百年間,五個國家(漢魏晉蜀吳),十數位皇帝、宰相,都在朝著同一個目標爭奪不休。

只有司馬炎一個人成功了。
阿斗跟孫皓這兩個前面期中考不錯都敢膨脹了,我大晉武帝培養一些小小愛好,難道還錯了嗎?

這邊還可以看到,楊駿不是一隻孤鳥突然崛起的,他還有兩個弟弟。
三兄弟全是軍派出身。有禁軍,有地方軍。

司馬炎以楊家取代權力核心的工作已然完成。
而他自己在這世上的工作,也沒剩下什麼了。

一直以來身體都不太好的司馬炎,再次病倒。
司馬昭留下的「佐命功臣」,都死光啦。

大家伸長了脖子,就是盼望著司馬炎能夠發布新的「惠帝輔佐名單」。
司馬炎可是個好好先生,輔政之位那是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

然而,就在這時候,楊駿突然下令關起宮門,所有官員一概不得探視皇帝。
好吧,皇帝重病,這也算合情合理的處置。

不過接下來,一道又一道的官員人事調動令傳了出來,大家就開始覺得有些不對了。
許多重要職務,一一被撤換為跟楊駿關係較好的人,難不成皇上已經駕崩,楊駿已經成為顧命大臣了嗎?

也就在這個時刻,重病昏迷的司馬炎突然清醒了。

發現楊駿正在偷天換日的司馬炎很是生氣,立刻召來「遺書專門科」的中書省長官,立下遺詔。

楊駿知道了,大為驚恐,立刻趕往中書省,要求借遺詔一看。
看過血滴子傳奇的都知道,皇帝遺詔借出去,那肯定會被偷改。

可這是晉朝啊,誰會知道雍正玩過甚麼把戲呢?
中書省一借出遺詔,楊駿別說修改,直接來個「劉備借荊州」了。

不還就是不還。

任憑公文往返,使者催逼,甚至中書監親自出馬,楊駿就是裝死到底。
終於,司馬炎的人生,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

大臣,皇后,太子,聚集在司馬炎的床邊。
該宣讀遺詔啦。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遺詔咧?
視線集中在中書監身上,中書監也只能怒瞪楊駿。

楊駿不慌不忙,對女兒使了個眼神。

楊皇后阿芷,走上前去,握起司馬炎的手。
「皇上您的意思,是不是要車騎將軍大人輔佐太子呢?」

神智不清的司馬炎,就這麼點了點頭。

楊芷立刻放下這病死鬼的手,站了起來。
「好啦,你們都聽到了,還不去擬詔宣讀?」

所有關於皇帝如何搞砸一切的想像,《晉書》的司馬炎都演給你看。

新的遺詔擬呈司馬炎,他就一個完全沒有反應啊。
兩天後,司馬炎過世。

楊駿權傾天下的時代,開始了。

關於楊駿做了多少壞事,那真的是多到不會想看。
舉凡司馬炎過世未過年就改年號。
或是居住在曹爽的故宅……

其實都到晉朝了,我們應該對「奸臣」有一個基本的認知。
就是「用人不實」。

任何一個人的荒淫暴虐無道,都不會造成一個國家的敗亡。
但是一個人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跟很多人拉幫結夥的時候,國家的制度就會崩塌了。

所以,楊駿做了甚麼細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據傳司馬炎本來的意思,是讓汝南王司馬亮一同輔政。
重要的也不是「這件事情的真實性」,而是宗室派對於楊駿不滿,認為他們也應該站在這個輔政大臣的爽位上。

同時,前代外戚的耀武揚威,也必然造成當代外戚的不愉快。
曾經,賈氏跟楊氏是最親密的戰友。
如今也將分道揚鑣。

賈氏轉而合作宗室,就是八王之亂。

中間的細節還有很多,楊駿傳這邊就快轉一下。
沒錯,一如開頭所提到的,賈后送了楊文長一個叛亂罪,召入了司馬諸親王入宮平亂。

兩漢三國,全都是一個套路。

總之,發動兵變,先殺楊駿。
進到司法審判什麼那是不可能的。

然而,賈后更命人將楊駿家中收藏的書信,全給燒了。

還記得楊駿收藏了司馬炎的原始遺詔?
以汝南王亮與駿夾輔王室。

一旦這詔書重見天日,那接下來說話最大聲的,就不會是賈后了。
而是司馬亮。

即使我們對八王之亂沒有一丁點了解,但只要連續劇看得夠多就會知道。
賈南風與司馬亮的鬥爭,很快就會隨之展開……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