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戰略奇才-大漢最後忠臣&荀令君的走馬燈 大漢皇叔劉玄德 51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5-27 17:35
荀彧是曹操身邊的首席謀臣跟頭號功臣,在諸葛亮跟司馬懿還沒崛起時,荀彧一般被認為是東漢末年名望跟影響力最大的大漢臣子,他以匡扶漢室為念幫助早年有相同理念的曹操規劃統一北方的戰略藍圖,並長期坐鎮安撫後方以及幫曹操建立一個強大的智囊團,對魏國的建立有著巨大的貢獻,被曹操比擬為漢初三傑之一的「謀聖」張良,然而晚年曹操為了加強鞏固權力開始一步一步架空漢室,導致兩人間的矛盾跟衝突日益加劇,最終荀彧無法勸阻曹操代漢的念頭,憂憤而死。

iMarkup_20210527_170828.jpg


我叫荀彧,字文若,豫州潁川潁陰人,魏國開國功臣,大漢忠臣,著名軍事家、政治家、戰略家。

孟德......此時在壽春城外,我彷彿看到孟德含著眼淚默默低著頭不敢看我。然而,那一切終究只是幻覺而已,我想那個心存漢室的年輕孟德已經回不來了,如果讓我重來,我還會選擇跟隨孟德嗎......

在那個名滿天下的潁川荀氏當中,身為一名世家大族子弟要在朝中混個官來做,那倒也不是什麼難事,而我少有才名,年輕時就有成就功名的鴻圖大志,南陽名士何顒曾評論我有王佐之才。

然而我27歲那年,董卓亂政導致民不聊生,各地聯軍紛紛起義討伐,恥於跟國賊董卓為伍的我因此棄官回鄉,而叔父荀爽跟堂侄荀攸更密謀刺殺董卓,來完成這為國出力的壯舉,家族的行為皆表現出了我潁川荀氏的偉大情操,而有先見之明的我深知潁川是四戰之地,一定會被戰火波及,所以通知潁川鄉人去外地逃難,然而鄉人眷戀故鄉情懷不願遠走他鄉,最後我只好帶領家族逃至冀州避難,而潁川最終果然遭受戰火波及。

當我來到冀州時袁紹已取代韓馥成為冀州牧,袁紹以上賓之禮待我,雖然我荀氏家族歷代在政治、經學、文學、音律等方面表現上皆有突出造詣,但亂世中只靠這些是無法拯救國家的,深知如今已天下大亂的我,決定要靠著自己的王佐之才來挽救這搖搖欲墜的朝廷,縱然改朝換代我潁川荀氏依然能享有世家大族的名望,儘管如此,我還是決定要匡扶漢室,還給百姓一個天下的太平,也是為了將潁川荀氏完完全全的發揚光大。

而當我看出袁紹為人多疑、優柔寡斷,又無雄才大略時,我便動身離開袁紹了,幾經思考後,我決定投靠曹操,時人無法理解為什麼我要投靠曹操,當時的曹操不過是一個奮武將軍領東郡太守而已,勢力完全不成氣候,眾人都不看好他,而且他又是宦官之後,我這個世家大族的子弟怎麼甘願與他為伍?

然而我看出了曹操有雄才大略,就算今日不成氣候,日後也一定會揚名天下,有長遠目光的我如此斷定。況且曹操早年立志匡扶漢室,當年他不因懼怕權貴而依法殺害違夜禁行的宦官蹇碩的叔叔,他曾多次上書改善當朝弊政,他曾擔任地方官員整頓內部,他曾拒絕他人廢掉皇帝的密謀邀請,他曾毅然決然拒絕國賊董卓的重賞並起兵反抗。

年輕的曹操種種匡扶漢室的行動都被我看在眼裡,於是我相信曹操,我決定投靠他。

荀先生阿,今天得到先生相助,操真是喜出望外阿!這就像是我得到張良一樣,復興漢室有望了!

主公不必多禮,我當年看到主公為了匡扶漢室的種種行為舉止足以證明主公復興漢室的理念,文若願意和主公一起匡扶漢室!

從那刻起,我就下定決心,既然張良能夠興漢400年,那麼我就要成為能夠力挽狂瀾、匡扶漢室、拯救大漢的子民!

在和主公相談甚歡後,我立刻協助主公平定兗州,並且在主公進兵徐州時負責留守兗州,然而日後兗州卻遭到呂布偷襲導致各地郡縣幾乎紛紛叛逃。

文若阿,我後方遭到偷襲,恐怕根基全毀了阿......曹公深感焦慮的說道。

主公別怕,還有三座城!

只見我立刻遊說率領數萬大軍前來的郭貢使其退兵,並成功和程昱保住最後三城,幫助主公守下最後的根基。而當我協助主公平定各地動亂時,主公準備再次進攻徐州。

主公不可進攻!需要把呂布徹底趕走,安定內部後才能再次出征。最終主公聽從我的策略並徹底把呂布逐出兗州,隨後陸續安撫各地郡縣,而我又建議主公迎接獻帝至許昌。

主公,如今我們以復興漢室為大任,如果能夠迎接皇帝到許昌,一方面可以奉天子以令不臣,以天子之名名正言順號令各方諸侯,另一方面我們能夠就近輔佐皇上也完全符合我們匡扶漢室的理念,何樂而不為呢?

文若真是心思縝密阿,是啊,能夠迎接天子當然再好不過了,相信我們離恢復漢室的路已經不遠了!

那麼以後我就坐鎮四方,後方的事務就全部託付給文若了!

隨後主公開始繼續征戰四方,並以我為尚書令,讓我坐鎮留守許昌,託付軍國重任和籌辦糧草之事,同時還能就近輔佐天子,主公對我的信任和器重,讓我對漢室抱著更多的希望和忠誠,這不是盲目,復興漢室指日可待阿!

隨後在官渡之戰,當主公面臨糧草殆盡、生死存亡而有退兵之念時,他深知有個荀彧坐鎮後方,他相信荀彧一定會給他一個最正確的答案,他寫信給我,說有退兵之念。

主公,千萬不能退兵,昔日高祖跟項羽對峙於滎陽、成皋,誰也不肯先退一步,因為他們知道誰只要先退,就可能會從此失去爭奪天下的機會,如今的局勢就像當年滎陽、成皋對峙一樣阿!主公以數萬兵馬將袁紹10多萬兵馬擋住數月,扼其咽喉,使他不能前進,這種情勢急迫的時候,一定會發生變故,這是用奇謀的時候,千萬不能失去這個機會,只要再堅守一陣子,一定會有奇蹟的!

而主公收到我的信後,信心大增,最終果然等到許攸前來投降的奇蹟,最終主公成功率兵燒毀烏巢,扭轉了戰局,在官渡大破袁紹,而在主公回師許昌後,我提醒主公必須提早回去剷除袁紹,以免死灰復燃,最終主公再次與袁紹交戰並再次獲勝,袁紹終於吐血身亡。

這些年來,我幫助主公推薦大量人才,建立一個強大的智囊團,同時秉持用人注重德性的原則來提拔人才。當沒有優秀德才的荀氏家族親戚前來希望我幫他謀求官職時,我只是笑笑的說:官職是用來彰顯能力跟德行的,如果我用人唯親,這樣大家會怎麼看我呢?而我由於擔任尚書令,居中持重掌權達10多年,又與天子親近,同時有高尚的品德和美好的風度,而有荀令君、荀令香之稱。

而當主公平定北方後,我與主公在許昌皇宮外的平地仰視著一覽無遺的藍天白雲。

文若阿,這些年來,你幫我打下了這半壁江山,你在兗州遭到偷襲時幫我守住了最後的根基,挽救了我最後的基業,你幫我規劃了統一北方的戰略藍圖,你幫我推薦了大量人才,你建議我迎接天子,你幫我長期留守後方,讓我糧草軍馬無缺,你在我官渡面臨生死存亡時告訴我一定要堅持下去,你即能出謀劃策,又能坐鎮後方,你就像是我的蕭何跟張良阿!在我統一北方的路上,忠誠而善於密謀,安定內外而平定天下的人,你的功勞最大,而公達則是其次!

主公過獎了,我想我只是在復興漢室的路上多盡一些心力而已,我想這漢室就快要可以復興了,你說是吧,主公!

我與主公仰望著天空,看向南方的荊州跟江東,彷彿彈指之間就能平定南方,統一全國了。而當主公堅持要封我為三公時,卻被我以國家尚未統一,不能受封為由,並讓公達幫我辭讓10多次,才沒有受封三公。

而此時的我早已是全天下最有名望跟權力的大漢臣子了,但那些都不重要,只要能夠看到天下早日太平,或許我就可以跟張良一樣功成身退了。

然而主公最終在赤壁遭受大敗,從那刻起,一切的一切都變了......

天子降詔!丞相曹大人日後可參拜不名、奏事不稱臣、入朝不解履、上殿不解劍!

主公,不是說好的要匡扶漢室嗎?為什麼主公開始潛越了,這樣未免有些不尊重天子吧?

文若阿,這人總是會變的,以往我確實想匡扶漢室,但這漢室已經腐敗不堪了,我們要順應天時、不可逆天而行阿!

我知道主公對平定中原也有功勞,但就算主公要潛越漢室,甚至要稱王、稱帝,至少也要等到天下太平,統一全國阿,怎麼可以天下還沒安定就開始潛越呢?這樣不是違背了我們當初的初衷了嗎?

文若!我在赤壁大敗而歸名望受損,外面不知道有多少想暗殺我、推翻我的人,他們正在虎視眈眈隨時要讓我消失在這政治舞台上,我必須要為我的子孫著想,要為曹家、夏侯家著想,我必須一步一步的架空漢室來鞏固權力,我已經老了,不能再等了,他們也不能再等了,你懂不懂阿,文若!

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可是我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漢室不敬,那個一心只想匡扶漢室的年輕孟德呢......

文若,我們做人應該要學公達那樣順天應人、經達權變,難道會有人罵公達不忠不義、對漢室不敬嗎?你不管是支持我架空漢室還是不支持,你都能保有榮華富貴,安享晚年的,你這樣堅持要復興漢室,那是逆天而行、徒勞無功!那是愚昧、愚忠!

我這才不是愚忠!我永遠忠於大漢,絕對不背棄,你要反你自己反吧,我絕不反!此時我含淚的說著,之後便動身離去,從此再也沒跟主公見過面了......

過沒多久......

荀先生,主公想要進爵魏公,您在朝廷有相當大的名望跟影響力,主公還希望你能多多支持,那對於大魏的建立是無往不利了!

我們當年舉義兵匡扶漢室,應該要秉忠貞之志,守謙退之節,君子的德行不應該這樣潛越皇權的!你回去告訴主公,我永遠是大漢的臣子,絕對不會是大魏的臣子!

哼,這個荀彧真是冥頑不靈、迂腐之至!他是想造反是不是!真是不知變通,可恨之極,氣煞我也!

此時我在朝中仍然有足夠的影響力可以反對主公進爵、架空漢室,但那又如何?那只是徒增動亂而已,我要的不就是天下太平嗎,就算真的跳出來反對主公架空漢室,那只會造成分裂,造成內部矛盾,增加更多戰亂而已,而就算真的推翻了主公代漢的野心,但那年輕的孟德終究是回不去了......

此時主公正在征討東吳,我受命前往譙縣勞軍,隨後被留在壽春。

看來我是沒辦法阻止主公了,我看向壽春城外的春雨紛飛,自知這漢室終究是無法挽回了,而孟德變了,那個曾經不畏強權堅持要殺違法權貴的孟德、那個多次上書改善弊政的孟德、那個平定黃巾整頓地方的孟德、那個拒絕參與廢立皇帝的孟德、那個拒絕董卓封賞並起兵反抗的孟德、那個試圖復興漢室的年輕孟德已經變了,但我始終沒變,我依然是那個永遠效忠大漢的文若......

雖然我最終仍無法挽回漢室的命運,但人們會記得那個曾經力挽狂瀾、忠於大漢的荀令君,那個足以和開漢400年之張子房相提並論的漢室忠臣荀文若,他不是愚忠,他是有偉大節操的荀令君,就算他不能像謀聖一樣功成身退,不能安享晚年,他也永遠是那個讓人懷念的荀令君,他不要當篡奪權位的曹孟德,他不要當明哲保身的賈文和,他是寧可玉碎瓦全也不願意背棄大漢的荀令君......

此時我彷彿看到孟德含著眼淚默默低著頭不敢看我,隨後抬起頭眼眶紅潤的說:文若,你就安心到地下去吧,你就繼續忠於你的大漢,而我就忠於我的大魏,你沒變,而我變了,但時間會證明我是對的,順應天時才是正確的選擇,逆天而行那是徒勞無功,我答應你不稱帝就是了。然而那大概只是幻覺吧,孟德會不會稱帝已經不重要了,我只知道那個心存漢室的年輕孟德已經回不來了,如果讓我重來,我還會選擇跟隨孟德嗎,我想一定會,但我選擇的是年輕的孟德,那個心存漢室的孟德......

漢建安17年、公元212年,漢侍中尚書令加光祿大夫、萬歲亭侯荀彧病逝,享年50歲,諡號敬侯,追贈太尉。

https://www.facebook.com/皇叔與張角的時光機-穿越回古人的世界-103131015259528/
新創粉絲團喜歡可以追蹤一下~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