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魏晉風雲-以漢之名:劉淵】 史前文話 魏晉風雲 679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6-17 09:35
08.jpg


說到魏朝,你會想到什麼歷史事件?
曹丕篡漢,諸葛亮北伐,高平陵之變,司馬師廢帝,司馬昭弒帝,滅蜀。
中間,則是所謂的淮南三叛,發生在高平陵之後,司馬昭弒帝之前。

歷史是錯綜複雜,盤根錯節的。
跟人生一樣。

專家學者老師們為了讓我們更容易理解,快速接受,整理出這些大事件。
比起曹魏,西晉的大事件反而要簡單俐落得多。

司馬炎篡魏,伐吳一統天下,八王之亂,永嘉之禍。
最受「歡迎」的五胡亂華,就算定義嚴格收斂一點,也是從八王之亂後期就展開了。

這是《晉書》的定義。
始自晉惠帝永興元年,即西元304年。

西元301年,晉惠帝為趙王司馬倫「逼退」,當太上皇。
齊王司馬冏召集聯軍拯救天子,一如東漢末年,群雄割據的時代隨之開始。

一定要注意的是,繞過西晉皇室本身的紛亂,地方割據的所主打的招牌是什麼?
是「人心思漢」。

由人心思漢所引發的五胡亂華,何其諷刺?

不過那是定義問題,你說他們是五胡,他們說自己才是正宗華夏。
當返回到「漢」也無法天下歸心,大家索性搬出戰國老祖宗的字號來。

沒有漢人,我們都不是漢人。

這很有趣啦,從《三國志》可以看到,漢人以至魏晉,其實沒什麼「夷狄之防」。
兩漢國際化的範圍,最大包含到整個亞洲地區。

會在那邊說什麼「非我族類」的,都是少數。

但唐人卻寫下一個這麼非得嚴格區別「夷狄與我」的史書。
而現在有更多人認為,唐的本身也是來自夷狄。

兩晉南北朝,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變得如此之深?

西元304年,新興地區的匈奴人劉淵,舉起了以漢為名的旗幟。
這不是當代第一個漢國,也不是匈奴人所建立的第一個漢國。

兩個「第一」,都跟東漢光武帝劉秀有關。

對西晉初年的人來說,曹操的權臣建國,是了不起的模型。
但八王之亂所帶來的人心思漢,就否定了這個套路。

當司馬家完全按照曹操模式,在統一天下後,卻只是不斷反覆重演,導致民不聊生,誰還會認為這是正確的方式呢?
曹氏四十年,司馬氏也四十年。

這個模型,遠遠比不上近兩百年的東漢。

人們要導正這近百年的戰亂錯誤。

劉淵的匈奴,是漢屬匈奴國。
他本人熟讀詩書,精研孫吳兵法。
在魏朝末年即為朝廷官員,更為晉武帝司馬炎所重用。

如今為了振興法統而努力,錯了嗎?

「三百年後的人,卻要說他是匈奴,是夷狄,根本就是扒糞!」
「見不得別人好!」

晉惠帝即位時,劉淵仍是西晉建武將軍,五部匈奴大都督。
但始終鎮壓不住五部匈奴反亂,又沒有皇親國戚背景的劉淵,還是逃不過被免官的命運。

饒是如此,在賈后下台前,進行的大都督大風吹中,成都王仍是對劉淵伸出了友誼之手。
身為八王中名聲最高,堪比劉邦的成都王司馬穎,可非浪得虛名,竟還是舉薦劉淵為五部監軍。

明明是因罪被免,卻官升一等。
不過,劉淵也因此成了司馬穎的手下。

作為八王的下官,要怎麼在八王之亂中,突然打出復興漢室的旗號?

歷史啊,全是套路。
劉淵不在匈奴領地,但他的親戚,攣鞮氏的劉宣就召集了一些人,打算重新榮耀匈奴。

這些匈奴人的身分關係記錄其實很複雜又多錯誤,比方《劉元海載記》就說,劉宣是左賢王,劉淵也是左賢王。
左賢王就是匈奴的太子。若為真,表示五部匈奴各自獨立,不是一個匈奴國。
或者劉宣是「過去」的左賢王,如今是劉淵。

《資治通鑑》好像是乾脆說,劉宣是右賢王。

不管怎麼說,主體的描述就是,匈奴無單于。
沒有單于,誰是左賢王,也沒有意義。

而劉宣並不打算自己當單于。
我沒有特別相信他的志向是輔佐,是想成為蕭何鄧禹。
在曹操跟司馬懿的後面,說想當良相的,肯定都是耍流氓。

事實上,晉屬五部匈奴的民心在劉淵身上,那是不言而喻。
不然司馬穎也不需留下他當監軍了。

劉淵掌管五部匈奴時「明刑法,禁奸邪,輕財好施,推誠接物,五部俊傑無不至者。幽冀名儒,後門秀士,不遠千里,亦皆遊焉」。
而劉宣,就選定了輔臣套路給自己,來當曹操,當司馬懿,有何不好?

劉宣說服了一些人,前去通知鄴城的劉淵找機會回來匈奴,我們來革命。
但司馬穎沒打算放劉淵走,於是只有使者回返。

可這一趟跑下來,劉宣等人就可以打起劉淵名號,在匈奴招兵買馬了。

司馬穎留住劉淵,也不是興趣使然。
當時他正要進京討伐司馬乂,實是用人之際。

奪得政權後,司馬穎更是倚重劉淵。
面對前來找碴的朝廷大軍,也是讓劉淵跟石超領兵出擊。

這邊要打贏晉惠帝,不難。
可接下來王浚帶來的鮮卑聯合軍,就不簡單。

大家都知道,劉淵就跟司馬穎建議,「我們也可以找援軍。五部匈奴一定會接受我的徵召。」

司馬穎說:「你能保證?而且他們能來得及?鮮卑烏丸來得這麼快,不如我先跟皇上去洛陽避避風頭吧。」
劉淵表示:「您是武帝之子,有大功於朝廷,誰不願意為您挺身而戰?可一旦您離開鄴城,示弱於人,即使到了洛陽,誰還會聽從您的指示?」
「更何況五部匈奴兵分二路,定可分別擊破王浚與鮮卑,有勝無敗啊。」

司馬穎認同,賜劉淵北單于之位,前往匈奴地徵兵。

怎料接下來的消息,卻是五部匈奴奉劉淵為大單于。
匈奴援軍未至,司馬穎為鮮卑聯軍大敗,撤往洛陽。

說明一下,史書的角度並沒有去說,真正要反晉建國的人是誰。
但從這段描述來看,劉淵被五部匈奴「軟禁」的可能性,是有的。

劉淵真心想要幫助曾經對他「雪中送炭」的司馬穎。
就連司馬穎被擊敗後,劉淵也對匈奴諸王提出要求:「司馬穎不採用我的建議,擅自出擊大敗。但我跟他有言在先,還是得去救他的。」

於是點出了兩萬兵馬,預備攻打鮮卑。

劉宣這時候沒有出來說話,「陰謀論」就不會成立了。
晉為無道,奴隸御我,是以右賢王猛不勝其忿。屬晉綱未馳,大事不遂,右賢塗地,單于之恥也。今司馬氏父子兄弟自相魚肉,此天厭晉德,授之於我。單于積德在躬,為晉人所服,方當興我邦族,復呼韓邪之業,鮮卑、烏丸可以為援,奈何距之而拯仇敵!今天假手於我,不可違也。違天不祥,逆眾不濟;天與不取,反受其咎。願單于勿疑。

公蝦小?
劉宣表示,現在是上天要亡晉,我們應該奉天承運,跟鮮卑當朋友,討伐晉朝。請單于要相信天意。

「哇,匈奴人好迷信的,又沒文化,相信神鬼之說超合理。」

事實就是這些姓劉的匈奴,都是接受漢家教育的。
劉宣跟劉淵更是學士等級,若非志不在此,完全可以上博士的「蠻夷」。

劉淵怎麼可能不知道,劉宣在講幹話?
但劉宣的意見,就是匈奴諸王的意見。

順之,劉淵的人生就算沒有富貴不可限量,至少也能稱一時之王。
逆之,死定。

劉淵的妥協,更充滿了令人玩味之處。
「好吧,古時候的帝王大禹,周文王,其實也都是來自華夏以外之地……」
忍不住裁判暫停一下,這也是「夏朝由周朝捏造」的重要論點之一。

「我們匈奴雖然只有十幾萬,但以一當中原人的十不成問題。打敗晉朝,上可成漢高祖,至不濟也能成曹魏之業……但是,人生最重要就是這個但是。」
劉淵頓了頓:「中原人是講道統的,未必會願意臣服匈奴。反過來說,大漢朝四百年江山,受到老百姓普遍支持,就連劉備都能撿角撿成蜀漢昭烈帝……匈奴是漢室姻親,約為兄弟,如今兄終弟及,正合古禮。我們與其打著匈奴名號,不如建國為漢,追尊後主起義!」

後主阿斗這時也死了三十幾年啦。

關於劉淵這段發言,我基本上都把他提到的「我」,當作「我國」,翻成「匈奴」。
這樣整篇文義才會通順。

不只是劉淵的對白,也是這一篇文章的所有論點。

魏武不稀奇,劉備是傳奇。
三國立場的逆轉,從劉淵這些人求學的時期,就已經展開。

想當然,劉淵的即位文宣,自然也是採取蜀漢那一套:「曹魏叛逆論」。
要注意的是,劉淵並未稱帝,只是稱王。

在這之前,早有偽帝齊萬年,聯合匈奴、氐、羌,對西晉的統治展開反擊。

而萬年之亂(誤),也是造成西晉輿論出現「歧視」的重要原因。
劉淵當時為朝臣,自知其弊,更試圖改「以漢之名」起義,自然也要觀望一下「稱帝」會帶來的影響。

這是一個三角關係。

晉朝跟匈奴好,跟百姓不好。
以匈奴為名,可以輕易開大軍進入晉朝領地擔當聯盟軍。
要消滅晉室很簡單,但接下來要面對百姓的不服從,與鮮卑的正面作戰,未必就是個好選擇。

以漢為名,得到「晉朝」以外的支持會更多,但相對跟晉朝的正面決戰,就不可避免。

劉淵究竟是深謀遠慮?還是把希望寄託在晉朝軍隊上?
寄望西晉能夠打敗匈奴,讓他自己有反轉的機會。

我們無法知道答案,因為并州部隊只能勉強抵禦,接著就是敗戰,撤退。
但為什麼有這種推測?因為劉淵並沒有加強擴大戰果。

而有一個在漢國初建時,被匈奴俘虜的西晉大將王育,頗得劉淵重用。
王育也站出來說:「老闆建國以來一直偏守不出,是在等待時機一舉奪下河東,進而稱帝占領長安,以關中為根據地掃平洛陽!」

就是沒摘錄:你們懂個屁。

劉淵也連忙說,這就是我所想要的。
於是漢皮匈奴國就開始執行這套戰略了。

然而,自劉淵建國以來,「特荷尊重,勳戚莫二,軍國內外靡不專之」的丞相劉宣不見了。
進位稱帝的劉淵,策立三公為:劉和,劉歡樂與呼延翼。

呼延翼,是劉淵王后的父親。
當初去鄴城通知劉淵可以回匈奴當單于的,也就是王后的兄弟呼延攸。

這時候,我們要回頭去想一件事。
劉淵建議「以漢為名」來取得天下「晉人」的認同,但匈奴人本身,認同嗎?

我的答案是不認同。
在不認同的情況下,匈奴人仍能以漢為名在作戰的原因,就是劉宣這個系列在穩住場子。

當劉宣不見了,並不是劉淵就可以無所顧忌成為真皇帝。
反過來說,劉淵必須去面對「漢朝廷」與「匈奴王庭」兩種架構。

最終,劉淵立了呼延王后的兒子「劉和」為太子。
同時立單皇后的兒子「劉聰」為大單于。

就算對這段歷史不熟,光憑戲劇性發展應該也可以猜到,「漢朝廷」要出大事了。

一如劉淵跟劉宣的關係,「漢朝廷」就是「匈奴王庭」的傀儡。
劉淵死後,無法接受的劉和派系,對匈奴派發起了武裝政變,當然就是被收掉了。

劉聰本來希望讓漢化程度比較深的弟弟去接任漢帝,但弟弟不敢接受,大臣們也堅持要劉聰來接任。
推辭不能的劉聰表示:「那我先當,等弟弟長大再還他吧。」

這不是一個中國本土會有的習俗。
但戰國邊疆會有。
趙國會有。

趙國的敵人,北狄會有。

劉聰將弟弟轉為大單于,自任皇帝。
這時候單于又不是單于了,很顯然是左賢王。

胡與漢,越來越交錯複雜,越來越分不出彼此。

匈奴,只是第一個。
他們進入中原的原因,不是因為生活困苦,也不是文化感召。

其實很單純的就是,家族的老太爺要死了,而我們有分遺產的權利。

這是漢武帝所建立起來的龐大家族。
是大漢天威真正的,遺產戰爭。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