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魏晉風雲-後秦開張:姚弋仲】 史前文話 魏晉風雲 149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9-24 10:00
24.jpg


比起前秦苻堅的威震八方,後秦的名頭要弱了不少。
書讀得少一點,都不知道後秦的開國君主是誰,存在於什麼時期。

十六國中,最早出現的「前後趙」,其實是並行的,最終由後趙滅前趙。
前後秦的狀況也差不多,前秦天王苻堅,更是死在後秦手裡的。

擒殺苻堅後,後秦姚萇就稱帝了。

自然,後秦不是突然冒出的勢力,姚萇也不是石頭裡蹦出來的。
姚萇的父親,姚弋仲,跟苻堅的阿公苻洪,同樣都是後趙大將出身。

後趙的崩壞,造成了北方再一次的群雄爭霸。
只是民族自決的大門,已經被匈奴人打開。

大家的選擇,也不再是兩趙的「漢人道統」。

姚弋仲,南安赤亭羌人也。
南安郡在三國時代,也算是挺有戲份的。

自諸葛亮北伐,姜維北伐,都可說是必爭之地。
魏將鄧艾更曾親於此地為太守。

但你獨看三國,就不容易注意到這裡很「羌」。
羌地比較偏青海,赤亭也同樣位在南安偏南的地方。

要說到姚弋仲的先祖,事情就很尷尬了。
其先有虞氏之苗裔。禹封舜少子於西戎,世為羌酋。

從後面看回來:姚氏累世以來,都是羌人的領袖級部落。
那是因為夏朝的時候,大禹把舜的小兒子封在這裡。

這是不是清算流放很難說啦,因為大禹其實也是西戎出身。

而舜就是「有虞氏」,姓姚,名重華。
但是當時其實不會叫他姚重華喔,現代的姓名結構是漢代之後才定下的。

也就是《晉書》直接攤牌了:姚弋仲就是姚重華,舜帝的「旁系子孫」。
是個羌人。

現代人可能有點難理解,不過在當時算是常識。
就連支持胡漢隔離的《徙戎論》,也沒有迴避這個五千年前本一家的問題。

重點是大家經過日積月累下來的習慣不同,文化不同了。

西漢末年的時候,他們被稱為「燒當羌」,趁著西漢管制力降低佔了不少地方。
等到東漢慢慢收回西州各地,又派了雲台將前來掃蕩一番,燒當羌就退出了塞外。

但仍有一部分人習慣這裡的生活,表示願意接受東漢的治理,留了下來。
你知道,這不是移民這麼簡單的事情。

就像匈奴大戰之下,決定尋求西漢政治庇護的部分匈奴人,被西漢搞成了震古鑠今的偉大功業。
這批燒當羌的領袖也加官晉爵,封在了南安郡赤亭這個地方。

然後,年復一年,當然不是日日平安,不過姚弋仲的父親,也受到了曹魏的招安,以鎮西將軍的身分都督西羌。
就在西晉統一天下的那一年,姚弋仲出生了。

注意了,官方沒有顯示姚弋仲父親在西晉的官職。
事實上姚弋仲出生的時候,這邊算是剛被馬隆平定。

姚弋仲少年時,西涼大致和平。
他對家裡的產業也不上心,嗜好是救苦扶孤,收之養之。
重點是後面。

這個行為已經超越「收買人心」,而是建立勢力的程度。

姚弋仲二十歲時,秦涼發生了重大的羌氐之亂:偽帝齊萬年事件。
《晉書》沒有記載,有雄心壯志的姚弋仲在這時做了什麼,鏡頭一轉,直接來到永嘉年間。

西晉的北方控管能力全面失控,匈奴漢國步步逼近。
姚弋仲帶著他的小弟們,向東前進到榆眉。

榆眉在什麼地方?沒有一個定論。
有人認為是陳倉北方的「隃糜」。

這裡本是氐人的居住地,位於隴山東側。

姚弋仲如果走到這裡來,那就相當於準備要進入關中了。
除了他的勇士們,西涼的許多老百姓也攜家帶眷抱娃娃一起來了。

永嘉之亂,東徙榆眉,戎夏繈負隨之者數萬,自稱護西羌校尉、雍州刺史、扶風公。

這樣的官爵表示,姚弋仲以西晉自居。
比起齊萬年之亂,這邊簡單一點:永嘉之亂後,西晉各地官員紛紛自立啊。
同一時期出現了三大朝廷,大家都跟東漢末群雄一樣,自己插一個旗子就要當老大了。

那姚弋仲是個單純的野心家嗎?
恐怕不是。

注意到很多人跟他一起走,甚至帶著小寶寶。
那就叫做逃難了。

永嘉之亂爆發前後,西涼張軌中風了。
當時西涼大亂,特別那個從東漢末就最皮的金城,離南安其實還是頗近的。

所以,姚弋仲這一齣是有名頭的,正是:劉玄德攜民渡江,姚弋仲插旗護民
久沒提怕都要忘了,從齊萬年之亂後,「尊劉抑曹」的概念就開始爆發了。

這個文學手法上確實是這樣沒錯的。
姚弋仲下一樁,就是幫著劉曜討伐晉將。
然後跟後趙石虎說,隴西我很熟啊我幫你去挖牆角吧。

當西晉大將祖約投降後趙,姚弋仲又說:「啊,這種不忠不孝之徒,太危險了。」

是不是活脫脫就一個劉備呢?

更經典的部分在於,姚弋仲一路就是靠著石虎在步步高升。
但當石虎搶奪皇位時,姚弋仲就擺出了高大正的態度:「石勒對你這麼好,把重責大任都交給你,結果你反過來奪他的繼承人皇位?」

而我們的殺人魔王石虎,居然也被他震懾了。
遷持節、十郡六夷大都督、冠軍大將軍。

都飛天了。

整個正派描寫也都出來了。
性清儉鯁直,不修威儀,屢獻讜言,無所回避。

朝廷大議,姚弋仲更是無「議」不與。
卿大夫也怕沒出席會被十郡大都督「噹」,整個都踴躍了起來呢……意思大概是石勒時代會議出席率很差吧。

更有甚者,皇親國戚犯法,姚弋仲照辦不誤。
儼然就是石虎最信任,最剛直,最優秀的大將軍。

然而,隨著石虎重病且稱帝,就有人起兵造反啦。
造反的梁犢打下了洛陽,一路東進。

石虎便召來燕王石斌,並姚弋仲與苻洪一同抵敵。

這個時候,石虎的首都在鄴城。
姚弋仲帶了八千兵馬趕到,讓大部隊在城南郊區駐紮,自己則帶了幾個親信就要入城拜見石虎。

怎知石虎身邊大臣表示皇上生了重病,你姚將軍去領軍省報到,領糧領餉就可以出發討賊了。

姚弋仲大怒:「皇上召我來討賊,又不是來要飯的,要飯我自己沒有嗎?至少要讓我知道皇上是生是死,能見皇上一面,我們打仗也有力氣,就算戰死也絕無怨恨!」

要知道,石虎雖是個胡蠻狂人,他的朝廷架構,漢儒仍然佔了相當大的部分。
面對姚弋仲這個兇巴巴的老羌將,大家怕得要死,趕緊去請石虎接見。

老姚見了石虎,也不客氣就數落他:「你殺了兒子,現在才來後悔搞到悶出病來?孩子小時候你沒讓人好好教導,搞到今天他們互相殘殺,那是你兒子的錯,你又怪到他們的輔佐官身上,難怪人家要反你。」
靠北,有夠嗆。

這一串是在罵石虎原本選定了繼承人,後來兒子們起了紛爭,石虎乾脆殺一殺,選了一個年僅十歲的石世當太子。
而梁犢的叛變,就衍生自之前的爭儲事件:至少姚弋仲是這麼認為的。

老姚又道:「你現在久病在床,太子又小,天下還有不大亂的道理?你要就好好想清楚,反賊什麼的,老羌我去幫你收拾就是了。」
老羌請效死前鋒,使一舉而了。

這個自稱老羌的將軍,說話沒大沒小。
是說石虎本來也是出身軍旅的胡蠻,倒也不怪責他。
既然老羌來得早,就乾脆改以老羌為主帥,賜持節鎧馬。

姚弋仲為人狂放率性,當場穿起御賜甲冑,跨上所賞良駒:「你看老羌這副模樣,能不能打退賊兵?」
哈哈一笑,姚弋仲策馬而去,完全不理會那些繁文縟節,就去討賊了。

然而,在選定石世為太子之前,最有力的候選人,本是石遵與石斌。
此次討賊戰,石斌有功,直接進入中央攝政。

石虎的病情沒有好轉,太子的母親決定處理掉石斌,來鞏固權力。
到最後,石斌被外戚囚禁殺害,石世即位。

石遵則集合了姚弋仲,苻洪,冉閔等大將之力,攻下鄴城,進而篡位。

當時,石遵本答應立冉閔為繼承人,但最終卻選了石斌之子。
溫馨提示,選左賢王本來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漢人才在那邊堅持要皇帝之子。

冉閔就此決定造反,攻入鄴城皇宮,誅殺石遵與胡人,改立石鑒為帝。
自稱漢人的冉閔,這些瘋狂的舉動就等到冉閔傳再來研究。

姚弋仲的載記這時寫到:「冉閔之亂,弋仲率眾討閔,次於混橋。

事實上,這是冉閔已經奪權成功後,姚弋仲以諸侯之名「反抗董卓」的意思。
當時鄴城諸侯紛紛出逃,據地自立。

大概節一段:「段龕據陳留,姚弋仲據混橋,苻洪據枋頭,眾各數萬。

冉閔的行為,再一次於北方掀起了群雄割據。
而位於襄國(後趙原首都)的新興王石祗,決定自立為帝,試圖收攏群雄。

其中姚弋仲就收到了封為右丞相的詔命。
老實說,姚弋仲未必願意給石祗效力,但他不爽冉閔,倒是千真萬確。

姚弋仲一度派出自己的第五個兒子「姚襄」去協助石祗抵抗冉閔,並且交代兒子:「汝才十倍于閔,若不梟擒,不須復見我也。
結果姚襄雖然大破冉閔軍,但因為沒能抓到冉閔,回來就挨了軍令杖責一百。

姚弋仲一共有四十二個兒子(別驚訝,他是正港羌人,不是漢人)。
他常跟兒子們說:「晉室大亂,石氏對我們有恩德,所以我們應該要幫他們討滅亂臣賊子。」
「石氏亡後,中原無主,自古以來沒有胡蠻當天子的。要是我也死了,你們就該順從晉室,竭盡臣節,無為不義之事。」

剛好殷浩來北伐招降,姚弋仲就加入了東晉陣營。
隔年,老羌卒。

跟兩面三刀的苻洪比起來,姚氏是受到東晉史料推崇的蠻族,跟段氏鮮卑一樣。
但其中也不乏有趣的春秋筆法。

比如在東晉官拜車騎大將軍,爵封高陵郡公的姚弋仲,居然只得了一個「卒」。
正常要用薨的。

另外一個有趣的是,姚弋仲很愛說「汝」。
載記曰:「弋仲性狷直,俗無尊卑皆之。

他對兒子也叫汝,對石虎也叫汝。
這就是老師沒教的國文課了:汝其實是表字等級的用字。
對下位者或平輩才能使用。

姚弋仲死前,姚襄就受到他們下屬部族跟百姓的喜愛,被推舉為繼承人。
石祗想要拉攏他的誠意,比起東晉是要高出很多的。

事實上,東晉殷浩甚至派刺客打算來刺殺姚襄。
但刺客見了姚襄,都直接放棄,據實以告。

劉玄德的故事,持續在老羌家上演著。

而在進入兩秦的二代目之前,我們還是不能忘了開啟這次新亂世的主角。
行董卓之事,獲呂布之名的冉閔。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